卿卿我我

作者:川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2.

      
      言卿脚上微痒,但不难受,还有点诡异的舒服,搞得她心里皱巴巴的。
      大部分激烈的情绪都在霍云深反复的抚摸里消磨掉。
      
      闵敬说得对,霍云深这样的人,就算是手|枪上膛顶着他,他也不会去沾厌恶的东西。他想要达到的目的,完全可以通过更直白的方式做到。
      
      可霍总看似无所不能,唯独对逃离自己的老婆手足无措,在公众面前降身价,崩人设,他认了,面子身份,他也不在乎。
      
      他宁愿过程曲折,不惜去节目上做个会引人诟病的霸总,只是因为……他在用笨拙而有温度的方式维护她,希望她少一些抗拒。
      
      言卿再一次觉得她可太不容易了。
      
      酸吗?酸,为霍总酸,甜吗?也甜,为云卿甜。
      她是又酸又甜,夹在中间好难。
      
      “霍云深,我不和你吵架,咱们心平气和说,”言卿嗓子微哑,语调却总是甜软的,“谢谢你帮我,但是最后那段你专门为我说话的,真不适合播出去,对你对我都不好,会引发太多猜测了,你让节目组剪掉,也别让现场的人在网上乱传,我们补录一段正常的,行吗?”
      
      霍云深睫毛压得很低,在眼睑下凝出晦暗的影。
      他沙沙问:“最后那段,哪里不正常。”
      
      “你替我争取那么多,把S都给了我,能正常吗?”云卿头疼,“有件事你不知道,那天我上你车被人看见了,节目组盛传有个黄衣服女生跟霍总关系匪浅,我否认之后,刚巧也穿了黄衣服的宋雪然就把这绯闻女友的身份给认领了,现在你亲自把她面目曝光,还狠虐,再对我这么偏心,那帮小姑娘肯定把眼光转向我啊。”
      
      霍云深眉心拧起。
      
      言卿苦口婆心:“我一个小选手,接下来每天都很忙,得拼命努力,争取对得起霍总给我的S级评定,我可不敢做你的绯闻女友,到时候全网铺天盖地骂我人肉我,我真受不了那个刺激。”
      
      霍云深不语,低着头,继续给她按摩。
      他手掌宽阔火热,揉完了伤脚,接着往上按,女孩子细弱雪白的小腿在他手中不盈一握。
      
      言卿险些叫出来,身上一酥,软塌塌向后倒。
      靠,霍总练过是吧?也太爽了,跳舞的酸疼都被他十指给捏出去。
      
      霍云深见她乖了,这才抬眸,直视她湿漉漉的眼睛:“绯闻女友这词用的不对,你是未婚妻,录制也没什么不正常,对于霍氏也好,霍云深也好,走到今天,本来就是为了能光明正大偏心你。”
      
      言卿一呆,警报等级十连跳:“等等……未婚妻?!”
      “十八岁那年秋天,你答应等年纪到了就嫁给我,”他唇抿着,不愿痛苦泄露,“我早就选好了日子,天天盼着你长大,可你不见了,一走三年,那个日子早就过去了……”
      
      言卿急得要死,又无力辩解。
      
      霍云深这个死心眼儿,即使她把自己从一岁细数到二十二,嘴巴说破,他也不会听,坚定不移把她当成云卿。
      
      她算是看透了,他就是个一根筋的偏执狂,节目根本成不了她的避风港,反而变为他的控制范围。
      要真想有个了结,她还得像之前用钢笔逼着动脉一样,找到一个让他放弃的点才行。
      
      他爱的人是云卿,那是不是……只要能证明她跟云卿之间仅是外表和名字相似,其他完全不同,就能让他认清现实,早点死心。
      也免得她……万一哪天不小心陷进去。
      
      言卿想通,精神来了,一拍座椅:“霍总,你跟我说说,云卿到底哪个方面讨你喜欢?”
      “每个。”
      
      言卿换个表达方式:“你因为什么爱她的?”
      “没理由。”
      
      言卿莫名被喂了满嘴狗粮,无奈地措了措辞:“我的意思是,云卿对你好吗?”
      霍云深盯着她:“对我好,人人拿我当病人,当疯子,怕我,怨恨我,但是她爱我。”
      
      言卿默默吐槽,是挺疯的,可一细想,又觉得他这句话苦涩不堪,唯一爱他的人已经没有了。
      
      她又问:“云卿性格很好吧?肯定是温柔体贴小天使,不爱钱财只爱人的那种。”
      看到霍总眷恋的神色,她就知道准没错了。
      
      那既然如此,她反着来试试。
      
      言卿悄悄双手合十祷告,女神对不起,霍总对不起,我是被逼无奈,只能走一走恶劣路线了。
      
      剩下的路程,言卿为了转换形象,一直板着脸沉默,对霍云深后续问的什么“春秋季节身体状况”、“跟贺眀瑾什么关系”,一概冷冰冰不理睬。
      
      十几分钟后,车开进一家高端私人医院的地下车库,私密性良好,言卿更有了发挥空间,在霍云深准备抱她下车时,她用足了力气,手“啪”的挥开他,眼神带刺,口气凶狠:“霍云深,你能不能别总动手动脚的!我自己不会走吗?!离我远点!”
      
      说完她大幅度甩掉他手,准备忍疼往前走,结果低头一看,惨了,霍云深没给她穿鞋!
      言卿愁死了,但气势绝对不能丢,单腿着地,一步一步往前蹦。
      
      霍云深脸色暗了暗,上去搀她,言卿皱眉推开,口吻呛人,“你没完了是吗?我早就想和你说了,别随便碰我,我最讨厌你这种人,不懂尊重,有点钱就为所欲为,你一摸我我都……”她尽力说,“我都觉得恶心!”
      
      “讨厌”,“恶心”,应该都是对霍云深伤害很大的词。
      她果然看到他眼里的疼。
      
      言卿错开目光,转身蹦着去按电梯,态度更恶劣:“你那么大的集团没事做?不怕破产吗?去工作行不行?别像狗皮膏药似的跟着我,烦死了!”
      
      她表情语气肢体配合完美,心里在偷偷拧巴,边凶边道歉,觉得自己说不定可以发展做演员……
      
      电梯到了,言卿挪进去,紧急按下关门键。
      都这态度了,霍总那么骄傲一个人,总得闹闹脾气冷她一下吧。
      
      然而下一刻,逐渐闭合的电梯门被手撑住,霍云深在她厌弃的注视里进来,蛮力把她抱起,微白的唇敛着,不说话。
      
      言卿坚决挣扎,作的像样,手肘不小心撞到他胃部好几次,起初她没反应过来,后来注意到他忍耐的闷哼,才心惊胆战收敛。
      
      VIP电梯一路无人,出去后走的也是安静的特殊通道。
      
      外科诊室里,医生护士早在等待,言卿默念了好几遍阿弥陀佛,挑了个最容易收拾且没有易碎品的托盘,一脸蛮横地推倒,哗啦洒了一地:“你干什么的!弄疼我了不知道吗?”
      漂亮小护士连声道歉,委屈说着自己的不是,不忘泪汪汪去瞄霍云深,往他身边凑近。
      
      “你瞄他干什么?”言卿戏精上身,努力调整出尖酸嘲讽的调调,“喜欢?想攀高枝?你有能耐怎么不扑上去啊。”
      小护士被戳中,慌得否认,满室医护噤声,不知如何是好。
      
      霍云深抬手盖在她头上,侧过脸示意:“你们先出去。”
      接着他蹲下身,把双手消毒戴上医用手套,亲自给她处理。
      
      言卿没想到他会这样,脚一颤想躲,被他按住脚腕,嗓音明显比之前黯了很多:“别动。”
      
      霍云深拆掉纱布,露出她脚底缠到变形的伤口,轻轻吹了吹。
      
      言卿浑身不禁发抖,难言的酥麻从温热拂过处升腾,涌窜到四肢百骸,她耳根变红,咬唇别开脸,闷声说:“你……你有病是不是!疯子!”
      
      霍云深一言不发,沉默地给她清理,手法轻柔,把她的疼痛都抚过。
      言卿的情绪来回翻滚,堵在嗓子里,涩得鼻酸。
      
      等重新包扎好,她吸了吸鼻子,努力作妖:“我饿了,不想动,你去给我买凤梨酥,要鼎祥记的,不许派别人。”
      她在网上看到过,是网红店,好不好吃不知道,但排队很长。
      
      霍云深摸摸她的头发,交代门外的人守着她,独自去买,天很冷,他穿件有帽子的外衣挡住脸,排队许久才买到。
      
      带着一身寒气回到诊室外,他怕冰到她,先脱了外衣,露出里面的暖意才进去,言卿接过一看,嫌弃地往桌上一丢:“我要刚出锅的,凉了怎么吃,没胃口,你再去给我买奶茶。”
      霍云深低低说:“好。”
      
      她刁难地说出复杂的口味,自己都记不住,霍云深毫无怨言去了,回来时杯子是热的,他脸颊却苍白。
      
      言卿要被负罪感折磨死,愤愤喝了一口,又推开不要,昧着良心说:“难喝死了。”
      她抬头:“你这么予取予求,那陪我去商场啊,我回国来没带什么衣服首饰。”
      
      云卿是乖乖的小可爱,一定心疼着霍云深的一切,他的心,情感,身体,钱财。
      
      可她在践踏。
      恳请霍总讨厌她。
      
      霍云深低眸,重新把她抱起,仔细拨开她黏在颊边的碎发:“想去哪个?”
      “……贵的!越贵越好!”
      刷爆他的卡!
      
      事实证明是刷不爆的。
      
      言卿腿脚不便,身残志坚地摇晃在各大品牌店里,提前悄咪咪问好可以无理由退货的,小手一挥大肆挥霍,装出最拜金的样子。
      
      霍云深全程跟着她,除了逼她换一身裤装之外,始终放任,还在她站不稳的时候扶一把。
      英俊,懂事,无底线无额度的随身ATM机。
      
      言卿买到累,累得快要装不下去。
      
      她怕功亏一篑,提出要回节目组,霍云深把她带回车边,她眼疾手快坐进副驾驶,以防跟他挨着,还高高在上命令司机:“走。”
      
      够可恶了吧,够烦人了吧,够没水准了吧。
      她自己都要崩溃了。
      
      哪知道霍云深利落拉开门,掐着她双臂把她从副驾驶拎出来,托着她膝弯半抗在肩上。
      
      言卿吓得扑腾,被他推进后排。
      
      车门“砰”的关闭。
      
      后排和前面驾驶座中间降下隔板,形成密闭空间,霍云深面色冷凝,伸手抚上她瓷白的脖颈。
      
      言卿忐忑咽口水:“你,你干什么?就算明白我不是你的卿卿,也不用杀人灭口吧!”
      霍云深指尖一动,拨开她颈边一点沾染的尘埃。
      
      皮肤相贴,热度失控蔓延。
      
      霍云深问:“玩够了么?”
      “你……”
      
      “能乖了么?”
      “霍云深!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死心?”言卿水濛濛的眼睛瞪圆,“我这么脾气坏,没素质,虚荣拜金爱花钱,又折腾你,你还认为我是云卿?”
      
      “你是。”
      言卿疯了,掐着自己的脸怒道:“还说什么爱云卿的一切,我看你就只爱云卿的这张脸!”
      
      霍云深眸色一沉,眉宇间故意添了凶戾。
      他抓过言卿的手腕,把她放倒在自己腿上。
      
      言卿没有防备地趴了下去,胸口压在他坚实的肌肉上,屁屁随之翘起。
      
      霍云深的手带着烫人的温度,略微扬高,轻缓落在她布料包裹的臀肉上面,“啪”的一小声。
      
      言卿被拍得一晃,满脸通红,彻底傻了。
      
      她晕得七荤八素时,听到男人的威胁在耳畔低沉响起。
      “再敢瞎说,扒了裤子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自作者的俯视:你也就嘴上说,真碰一下看舍不舍得。
    -
    感谢在2019-12-01 00:10:24~2019-12-02 00:25: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王二狗、馒头喵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馒头喵、和泉纱雾、拍马也难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馒头喵 30瓶;共栖、Mikanya、老白脸 10瓶;元元家的华华、墨璃爱你、满载一船星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