缱绻

作者:红糖果子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现在

      “早上好,护士长。”
      “早上好,马琳。今天有外勤,你去帮茉莉准备急救包,还有…”
      马琳是巴尔尼萨市中心医院的一名实习护士,两天前转科室去了急救科,急救外勤很多,而且能学到很多实用的救护知识,是个锻炼技能的好地方。这天更是有些不一样,一大早护士长就告诉她今天会有军事演习,要她们好好准备。
      和茉莉一起打包急救物资的时候,两人还打趣的说会不会遇到部队里的哨兵,说不定会出现医院里经常有的戏码,遇上一个如意郎君也有可能。
      “哎,我说真的,部队里单身汉可多着呢,说不定跟哪个看对眼儿~”茉莉收拾好一个急救包放在一旁,顺手推了马琳一把,“我们俩都长得不错,你以前还是向导来着,肯定有机会勾搭上的~要不要试试?”
      马琳是两年前在预备役中被淘汰的向导,毕业之后自愿选择了护士的职业,实话说她还是对军队有一定向往,当一名护士算是曲线救国的策略。“不一定就是部队吧,也有可能是警察局啊,再说了,咱们看得上人家,人家不一定看得上咱们啊。”
      “我一朋友就是警察局的,她那边什么消息都没有收到,所以肯定是部队的人,”握着医用纱布,茉莉信心满满的说着,“而且就算看不上,试试总可以吧,万一呢~”
      看她兴致满满,马琳笑笑也没再说下去,心里却很明白,像茉莉那样的无明显倾向者,根本不可能吸引到部队里的人,那都是优中选优的哨兵向导,资质平平的如她都没办法高攀。
      不过女人都是一样的,就算嘴上再怎么说,心里那个一夜成为公主的梦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马琳拿起纱布放进急救包,耳边茉莉的喋喋不休直接被她过滤掉,她现在心里正想着,要不要像茉莉说的那样尝试一下,和她比自己还是有优势的,也许努把力就能够到。
      不过捉弄人的命运,像是给她开了一个小玩笑,一个让她终生难忘的玩笑。
      
      “护士,这边需要医生。”一个清冽的声音穿透马琳的脑壳,像一颗冰弹炸裂在她的脑海,意识还停留在声音出现前,身体已经开始执行命令,飞奔着推出担架,接上那名昏迷的伤患,帮她止血。和她一起待命的医生,此刻也迅速的为伤者连上仪器,直接在救护车里开始检查她的生命体征,而救护车也在人都上车之后,立马发车赶回医院。
      一切都像事先演练过上千遍,整个急救小组的人,宛若一体的配合着各自的工作,完全没有交流,也没有任何差错,几个人就像做梦一样,毫无自我意识的过完了数小时,直到那名伤者情况稳定进入监护室,他们才如梦初醒。
      这种神奇的经历,让马琳有些不知所措,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自己就突然行动起来,还带着十二分的紧迫感,整个行动结束,她的心脏才停止狂跳。那几个医生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完事之后几个人呆呆站在监护室门口,久久才有所反应,踯躅着回到自己的岗位。
      内心的悸动久久不能平复,早上交班的时候,马琳跟茉莉说起了这件事。
      “真的!?你是说你完全是下意识的完成了所有动作!?”茉莉听完惊讶的护士帽都别歪了,“还能有这么神奇的事儿,早知道我就调班到昨晚上了,说不定也能体验一把~”
      马琳嘴上笑着说她是个好奇宝宝,什么都想体验,心里却划出了一条分界线,有些人生来就没有那种命。马琳觉得能体验到那种奇妙经历的,就只能是像她那样的,有着六七分姿色,乖巧善良,尽管能力平平还是能受到上天的垂怜。
      “你说会不会是哪个哨兵的能力啊?”茉莉对着镜子整理好衣领,“哎,昨天你们最后给送到哪个监控室了来着?有机会我溜进去瞅两眼~”
      “…我,不太记得了,”看到茉莉臭美的对着镜子涂着口红,马琳不由得讨厌起来,“你也知道我完全是下意识的在工作,所以…”没有什么原因,就是不想告诉她,马琳抿着薄薄的两片嘴唇,眼神泄露出她此刻的不满。
      “没关系~我待会儿问护士长去,她那边肯定有记录,有新情况就跟你汇报~”说着茉莉还不忘对着镜子跟马琳抛媚眼。
      “嗯,那就等你消息了,我先走一步。”无视对方的招呼,马琳甩上柜门就匆匆离开了。早知道就不告诉她了,什么都要插一脚,茉莉那种人就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吧,还涂那么厚的口红,也不怕吓着病人,哼!
      马琳一路上气鼓鼓的回到家,早饭都没胃口吃了,倒在床上,拿起抱枕泄愤,直到肚子咕咕响才停手。
      一停下来,思绪就收不住的飘远,又回到昨晚那个时候,当时向她走过来的是个哨兵吗?她记不清了,对方有多高?长得帅不帅?有没有什么特征?她努力的回想,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手搭在双眼上,她好像连对方送来的伤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隐约记得自己给那个人的臂弯包扎过,应该是之前扎入的针头被扯下来造成的伤口,然后就没有别的外伤了。奇怪,她昨天好像就接了这一个伤员,之前还有很多医护人员下去的,她直到凌晨才看到其他救护车陆陆续续回医院,这个伤员有什么特殊的吗?为什么他的待遇和别人都不一样?还有哨兵为他保驾护航?
      马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女人的知觉告诉她,那个伤员恐怕不简单,而且很有可能是个女人。想到这里,她不由的抱紧了怀里的抱枕,心里冒出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怀揣不安,第二天刚到班,马琳就被茉莉悄悄拉到清洁间,进去之后她惊讶的发现里面还有两个护士。
      “这是荷娜,有希。这位是马琳。”简单的介绍三人认识,茉莉兴奋的拉着马琳,说道:“这两个人昨天去过你说的那个监护室,见到了那个哨兵!你不知道对方有多帅!”说着,她拽拽荷娜的袖子,“快把你偷拍的侧颜拿出来给她看看~确认一下~”
      “看可以,我先声明啊,只许看不许碰!男神可是我先看上的~”荷娜撅着小嘴,像是在卖萌,手伸进衣兜,小心翼翼的拿出手机,捧在手心翻找照片。
      马琳看她那样只觉得恶心,那可是她先发现的男神,要不是她跟茉莉说了之前的事情,这些小妖精根本都不会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还说什么是她的男神?!别开玩笑了!
      忍着胸中的不忿,马琳还是很想一睹男神的真容,见荷娜把手机攥在手里不肯放,她只好把头伸过去。
      照片拍的很模糊,不过也足以看清上面轮廓分明的侧脸,浓重的剑眉,挺拔的鼻梁,微微阖上的双眼,有些发青的眼窝,倒像是画上去的卧蚕。
      马琳觉得自己眼前,正冒出一串串的粉红泡泡,“呦呦呦,你还脸红了~你可不准跟我抢男神!”荷娜霸道的收回手机,给了马琳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一张照片,她还嘚瑟上了,“你得了吧,人家有没有主还不知道,就恬着脸往上贴…”马琳真心瞧不起这些小医院的护士,都是无明显倾向者,根本没有跟哨兵结合的资本,还说男神就是她的了,那她也得有这个本事!
      “你少瞧不起人…”有希连忙拉住要出手的荷娜。
      “不需要我瞧不起,这是个人能力的问题,有些就是没那个命~”马琳说着也不顾茉莉的阻拦,推开清洁间的门就走了,那个阴暗的小空间她才不愿再待下去,就留那些低档货在那边痴心妄想吧。
      “哼!有本事你去啊!没本事就知道狗眼看人低…”
      “唉,算了算了,她一实习护士,别跟她较劲…”
      有希和茉莉两人好不容易才劝住荷娜,两人安慰了她一会儿,又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了。
      而这一吵,让荷娜跟马琳杠上了,两人的工作任务本来都不相同,却故意处处碰到对方,然后甩一记白眼再离开。护士长也看出了端倪,新人怎么这么不懂事,还跟实习生闹矛盾,没看到这医院都要忙翻天了吗?
      那天的演戏结束后,医院就接到了一批儿童伤患,问过院长才知道,那是特种部队破获的一起绑架兼非法人体实验案,所有的伤患都暂时在巴尔尼萨的市中心医院,下一步可能会转入军部研究所进一步接受治疗。
      特种部队这几天就在医院驻扎了,包下了整层楼,清理出病房给那些孩子们,还有一个成年人,貌似也是被绑架的。医生和护士出入那层,都要验证身份,查的非常严格。
      由于之前的伤患,都是由急诊科的医生护士实施的救助,应特种部队的要求,现在基本也都是由那些人负责各自的对象,其他科室人手不够,也不允许随意借调,而且一经调走就不允许再进入到这一层。
      更多的信息院长就不再向自己透露,只是一再强调要注意安全,不能有任何闪失,直到他们每一个人离开这家医院。这一切本来就够护士长焦头烂额了,现在还有两个小护士不知好歹的掐暗架,她不治治还得了?
      “马琳,032号病房换药。”说着,护士长把清点再三的药单递给马琳。
      “护士长!为什么让她一实习生去!”荷娜一听要让马琳去她男神在的那间病房,顿时不淡定了,顾不上还在医院走廊,大声的抗议。
      “你给我小点声!”压低音量,护士长狠狠的的在她头上敲了一下,“这是在医院!还为什么,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像什么样子!医院走廊大声喧哗,还有没有点医者素质!”
      几句话吼得荷娜不敢再吱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琳一脸□□的推着药车离开。
      春风得意的推着小车,马琳心里那叫一个痛快,护士长可真是帮自己出了口恶气,还附赠了见男神的机会,她开心的简直要飞上天。不过高兴归高兴,她还有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确认病房里那个伤者的身份,要想展开追求攻势,首先得找到自己的情敌都有哪些。
      马琳步履轻盈的走到032号病房,门口有个女性哨兵把守,她递过自己的工作牌,拉下口罩让对方检查,在对方还给她工作牌之后,便准备推门进去。
      “等等!你现在不能进去。”守着门的霍利一把抓住马琳推门的手。
      “疼!”马琳吓得连忙缩回去,那哨兵是想把自己的手腕捏碎吗!“为什么不能进去,我要给她换药。”在哨兵逐渐增强的气场面前,马琳也不敢大声说话。
      “再等五分钟,现在还不行。”霍利很不耐烦,这些小护士成天在这个病房门口晃悠,看得她心烦,而且雷诺少校刚刚出去了,房间里只有菲尔德一个人,少校走之前叮嘱自己,他回来前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等不了!这个药必须马上续上的!”马琳才不管对方有什么理由,她只觉得这个人这么拦着自己,肯定有什么不想让自己知道的,这样她反而想要进去看看。“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去找医生,看他们怎么说!你又没学过医,病人出了什么事你负不起这个责!”她今天就要进去!谁也别想拦着她!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换完马上出来。”霍利犹豫了一会儿,才做出决定,她的确耽误不起,万一菲尔德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基本可以预想到自己会被雷诺撕成几片儿。推开门让对方进去,自己则站在门口盯着她的动作,希望这小护士手脚快点,能赶在雷诺回来之前换完药。
      这还差不多,看着眼前推开的门,马琳趾高气扬的走了进去,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男神并没有在房间,四人间的病房里,在靠窗的一个床位,躺着那天那个人。
      不得不说,那人长得也还是不错的,还是金发,看着对方微微起伏的胸部,果然自己的预感没错,是个女的。
      “快点!”霍利不耐烦的低声催促。
      马琳没理会她,取出药瓶换掉挂在点滴架上,快要空掉的瓶子,两个瓶子在接触的瞬间,发出清脆的“叮叮”声。再次确认药瓶接好以后,马琳弯下腰检查有没有跑针,顺便调整输液的速度,转眼便看到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剔透的琥珀色瞳孔,让她失神沉浸其中,直到腰间传来的一阵剧痛,才把她唤醒,“啊!”马琳瞬间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你!”门口的霍利也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之前一直卧床的人,一脚踹飞了身旁的护士,然后翻身推倒病床,现在正躲在病床后面,输液的针头也被她扯下来,雪白的床单上刚溅上几滴鲜血。
      完了、完了、完了,要死、要死、要死,自己这回闯大祸了,虽然不知道菲尔德为什么会在换药的节骨眼醒,但这架势明显是把她们当敌人了,少校回来要是看到这一幕,非得把自己撕的稀碎。
      “你别害怕!那个,你已经被我们救出来了…已经不在实验室了,这里是医院,你冷静些。”霍利语无伦次,她只希望菲尔德别再误伤到她自己,可她还没走出一步,那边隔着病床就开始用精神压威胁。
      “呜-”马琳还躺在地上,她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自己的腰都要散架了,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害怕菲尔德再有其他动作,霍利也不敢上前,更不用说把马琳拉出来,就在三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雷诺回来了。
      他几乎是冲进走廊的,不用看他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全局控制现在还开着,整栋楼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更不用说他重点监视的这间病房里发生的骚动。
      “闭上嘴,都给我出去…”冲到门口的雷诺下达了第一个命令,霍利不用说,马上躲得远远的,而马琳则像机械一样起身,死死捂住自己的嘴,连滚带爬的逃出房间。
      她跪坐在走廊,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呆滞的状态,命令下来的那一刻,她连疼痛都感受不到了,大脑像是机器一样,调动四肢运转,直到有人给了自己好几巴掌,才慢慢找回知觉。在被人搀走之前,视线隐约瞄到房门再次打开,她抬头想看一眼男神的脸,收到的却是对方的厌恶,甚至还有憎恨。男神挥手让旁边的人把自己弄走,在陷入昏迷之际,她看到男神松开按住脖子的手,上面满是鲜血。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马琳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她已经完全回忆不起来那个人的样貌,也不敢再回忆,她只要一想到那天的经历,整个人就浑身发抖,男神这个词,在她心里也就此蒙上深灰色的阴影。
      醒来之后没多久,马琳就接到医院的解约,她之前的实习记录也一并作废,院长要求她身体一有好转,就立马转院,不能在中心医院多待一分钟。
      而这次事件之后,特种部队的戒备变得更加森严,第二天就联系了部队的军医部,直接来人把解救出来的孩子们连同菲尔德一并接走,护送往帝国首都邻省的丹尼尔堡疗养中心。同时帝国军部也从巴尔尼萨警察局,把数十名涉案人员押往帝国监狱,接受刑讯。
      三天之后,巴尔尼萨彻底归于平静,就像先前一样,安静祥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