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秀恩爱

作者:我不想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近两天买东西不看价格随便买买买的许茵,过了一把土豪的瘾。
      她有点明白为什么从小到大父母都很低调不让她乱花钱的原因,金钱太能磨灭人的意志力,她小时候要是被父母用钱堆着富养,估摸着她现在比面前这位白富美还要腐败骄奢。
      
      许茵刚拿了一块紫薯山药糕往嘴里送,牙齿咬了半截还没咽下去,瞬间感觉到头顶一道火|辣辣的目光。
      她边吃边口齿不清的奇怪道,“你干嘛忽然瞪我。”
      姜雅气得后槽牙都快要咬碎,“你知道刚才我这个电话,谁打来的。”
      “跟我有关系?”
      
      “何止有关系,关系大了,你的前男友要我跟你带话,你要是不跟他解释清楚你找他老妈要一千万的事,他将会让我家里生意损失一个亿。我招谁惹谁了,你们俩打架,凭什么遭殃的是我。”
      
      许茵也没料到陈亦森会把火烧到姜雅身上,面对姜雅愤怒的眼神,她心虚不已的讪笑,“你放心,姐们不是不讲义气的人。”
      姜雅拿着包起身,“惹不起惹不起,对不住了姐妹,咱俩友情到此为止,还麻烦你拉黑一条龙谢谢。”
      都不等许茵安抚,姜雅已经匆匆离开,好像跟她多一句话都会传染病毒。
      许茵:“……”
      这经不起任何考验的塑料花姐妹情。
      
      陈亦森的话,许茵可不敢当做玩笑,虽然姜雅对她无情,但瑞千弟弟演唱会门票不容许她对姜雅无义。
      姜雅没走多久,许茵就认怂的拨通陈亦森手机。
      第一次,没接通。
      过了五分钟后,她打了第二次,还是没人接。
      跟她玩欲擒故众?
      
      就在许茵犹豫要不要卑微去跟他打第三个电话,手机收到陈亦森发来的短信。
      【晚八点,天蓝水乡】
      狗男人,还跟她摆谱。
      【收到[可爱][可爱]】
      ……
      
      七点五十,许茵的身影出现在天蓝水乡大门口。
      这个点,会所生意正旺,门口的停车场已经被一辆辆豪车给停满,其中一辆极其骚包的黄|色法拉利跑车很是扎眼,车牌两个8三个6。
      来会所开这么骚包的豪车用如此显眼好记的车牌号,据许茵接触的有钱人里,只有他陈亦森一人。
      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陈公子喜欢出入各种娱乐场所。
      
      许茵刚踏入大厅,张总朝她走来,那以往在她面前老板姿态摆的十足的中年男人,此时面上却挂着与其威严形象不相符的讨好笑意。
      “许工,你总算来了。”
      许茵收起眼里一闪而过的讥诮,微笑,“张总。”
      
      张明山对站在前台四位漂亮的前台妹子以及候在一边的身穿制服的一男一女殷勤介绍,“这位就是负责设计咱们店面装修的许工,许大设计师。你们可都要好好跟我记住,以后许工过来,一定不能怠慢,都听到了吗。”
      “是,张总。”
      “小王,快按照陈公子的要求带许工上去。”
      身穿服务员制服的女服务员毕恭毕敬的朝许茵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许工,您这边请。”
      
      前厅休息区此时有不少客人,张明山这番举动,惹来一些目光探究的朝许茵身上看去。
      有两人小声议论。
      
      “那不是茵禾的许工吗?”
      “你认识?”
      “开一小设计公司的老板兼设计师,圈内都知道她当初接了这里的设计和施工就是个大坑,这老板开的几家连锁店都欠施工方钱,当初竞设计标的时候,我们总监还提醒我们不要费太多心思。没想到她倒好,不怕死的连施工标都敢接,还把利润让得特别低。果然到最后贴钱施工,工程款收不回来亏了几百万,成了圈内笑柄。”
      
      “这会所老板要真欠她这么多钱,怎么两人还能有说有笑。现在欠钱的都是大爷,能开这么大规模会所的,得是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人物,根本就不会叼她一个小姑娘。可你看那老板,对这姑娘的态度,毫不夸张的说简直就像是要当菩萨一样的供着,哪里像是故意不给她结款的样子。”
      “确实很奇怪。”
      “这姑娘看来有点来头啊。”
      ……
      
      许茵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三楼,出电梯后服务员在左手第二房门前停住脚步,“许小姐,陈公子吩咐先带您去泡个澡。”
      三楼每个房间都是很私密的场所,走廊上几乎看不到一个客人。
      许茵有几个问题想问,但转念又觉得没什么意义,她吞下原本想说的话,只是对服务员道,“谢谢。”
      
      许茵推门而进,这个房间里面有个圆形大浴池以及一个按摩床。
      靠近门的这堵墙打了一排柜子,一米一下是带门的储物柜,一米以上是装饰柜。装饰柜上摆着一些精油以及沐浴按摩用的产品。
      储物柜门带锁,锁孔插着钥匙。vip客人和普通客人不同,不用把随身携带的东西放在公共储存区,三楼的每间房都设计了单独的储物柜。
      
      按摩床上,整整齐齐叠着一套白色浴服,靠近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
      许茵关门反锁,把包放进储物柜,脱衣进入已经放好温水的浴池。
      她又不是真的来泡澡,很快起身换上浴服,走出房间。
      
      带她上来的服务员还在门口等候,见许茵出来,恭敬道,“许小姐,储物柜的钥匙我帮您保存,待会您离开的时候我会拿给您。”
      她身上的浴服虽然有口袋放钥匙,但口袋很浅,保不准会掉,反正她包里并没带什么贵重物品。
      “好,谢谢。”
      
      她继续跟着服务员,约莫十几米的样子停了下来。
      “陈公子就在里面。”服务员这次没有在门口等她,说完这句便转身离开了。
      许茵略一犹豫,推门而入。
      
      房间铺着浅灰色地毯,墙壁贴着暗花纹浅绿色墙纸,天花板是用石膏板吊的二级吊顶,离墙壁三十公分的地方是一圈暖色调的灯带,其余则全部是筒灯作光源。
      屋内只开着少许筒灯和一圈灯带,光线偏暗,空气里放着轻音乐。
      
      靠近窗户的地方摆着一张按摩床,床上背对着人躺着一个人影,半裸着上身,整个背部露了出来。
      按摩床旁边,一个长相姣好的姑娘在跟他按摩。
      角落里,点着熏香。
      
      许茵进屋后,朝按摩床上的人影看去,她没有马上朝他走过去,也没有马上说话,只是静静的注视着那个精瘦的背影。
      片刻后,空气里缓缓响起一个慵懒的男声,“出去。”
      正按摩的姑娘回了声“好的”,离开房间。
      
      空气里响起旋律很熟悉,是她喜欢的歌手charlie puth,歌名《River》
      No don‘t run from me river(不必逃避我的爱河)
      Don’t run from me river river(不必逃避我的爱河爱河啊)
      Look you can play it cool(看吧,你可以从容不迫徜徉其中)
      Act like you don‘t care(表现得毫不在意)
      River don’t be cruel(爱河啊,不必如此冷漠)
      You‘re pushing me away(你将我远远推离)
      Don’t want to get hurt(不希望受一点伤害)
      So you hurt me first(而你却伤害我)
      ……
      
      许茵不知是不是受音乐的影响,心情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
      随着关门声落,一个低沉的男声传了过来,“你晚了五分钟。”
      不算洗澡的时间,她其实提前五分钟到。
      
      许茵双手放在浴服口袋里,朝按摩床走去。
      她伸出手打算代替刚才跟他按摩的姑娘,哪知还没碰到他的背,耳畔淡淡响起三个字,“手拿开。”
      
      许茵停留在半空中的手定格住,杏眼微收。
      随即,她赌气一般的把手放在他背上,有一下没一下毫无技巧的在陈亦森那结实的背肌敲打起来。
      没敲两下,陈亦森翻了个身,紧紧遏制住她双手,力气很大。
      
      许茵咬着嘴唇,“嗤”了一声,“疼。”
      陈亦森注视着她,眼底忽明忽暗,像是在暗涌些什么。
      很快,陈亦森松开她,同时下了按摩床。
      他也没理她,不言一发的打开按摩床对面的门,里面是汗蒸房。
      
      许茵瞬间感觉到一股热气迎面扑来,她看了眼陈亦森背影,跟着走了进去。
      四十五度的高温,没坐一会,许茵浑身上下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关上门的那刻,音乐声消失,陈亦森靠墙而坐,闭目养神。
      空气安静极了。
      
      许茵坐在陈亦森对面的墙边,两人隔了三米的距离。
      许茵:“我和你之间的事,与旁人无关,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就是。”
      陈亦森缓缓睁开眼睛,面上没有任何表情,看许茵的眼神,也仿若在看陌生人一般。
      他没有说话,很快又闭上眼睛。
      
      许茵皱眉,语气冷淡了几分,“一千万是我主动找你|妈要的,你破坏我公司那么多单子,我找你|妈要一千万应该不过分。”
      “是不过分。”陈亦森没睁眼。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威胁姜雅。”
      “我的意思是一千万不过分,但你不该找我妈要。”语气很是平淡,听不出喜乐。
      
      出汗量大,许茵没一会便觉口干舌燥,她舔舔嘴唇,盯着像是在享受汗蒸犹若老僧入定的陈亦森。
      不知是不是温度太高,她胸口燃了一把火。
      她正经跟他谈事,他却摆出一副漫不经心悠闲懒散的模样,真是有够让人不爽。
      
      “你知道我什么性格,你想让我来求你,做梦。”
      陈亦森再次睁开眼睛,只是这次,眼底浮了一层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还是老样子,火爆的脾气一点没变。”
      
      许茵来找他可不是打算吵架的,面对陈亦森的讥诮,她不予理会。
      陈亦森朝她丢过来一张黑卡,很精准的落在她腿上。
      “你不是喜欢逛街吗,后天去米兰,正好我让人带你去高定周,你想买什么随便刷。”
      
      陈亦森这个举动,彻底把许茵给惹怒,她紧紧捏着卡,指尖泛着白,恨不得立刻把卡甩回他身上。
      不,脸上。
      他当她是什么,一个随意用金钱打发的玩物?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
      
      陈亦森见她生气,笑了。
      “这就沉不住气?你前两天找我妈要钱的时候,不是挺理直气壮?怎么,现在我给你钱,你反而生气了。”
      
      许茵把卡重新握在手心,“行,既然咱俩关系已经这样,那大家把话说开。你不要总对我摆出一副我伤害你对不起你的受害者模样,当初我跟你分手,是你那位亲爱的老妈来找我逼我跟你分手。你陈家什么阶层什么背景,我一个小镇出来的乡下妹子,哪里敢高攀你们陈家。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很现实的问题,我们之间不会有结果,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把青春浪费在你身上。自由恋爱,你情我愿的事,结婚都能离婚,谈朋友分手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换个角度,如果当初不是我先提出来的分手,而是你先提出来,难道我现在会像你一样处心积虑的报复回去?我自认问心无愧,不觉得我有什么对不起你。”
      
      许茵语速很快,说话跟机关炮一样,一句都没停留。
      陈亦森静静的等她说完,毋容置疑的口吻,“过来。”
      嗓音低沉慵懒,霸道中又带有让人难以拒绝的蛊惑。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