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秀恩爱

作者:我不想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他连我的手都没碰过。
      颜莞脑海里浮现几天前见到的人影,懒懒洋洋的,姿态傲慢,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言语明明轻佻,但却丝毫不令人生厌。
      真是让人无法控制不去了解的男人。
      
      林夏走后,母亲打来电话,问她和陈亦森相亲的事,言语间满是希冀。
      “莞莞,陈太太昨天跟我聊天,陈太太好像对你很满意,说亦森现在还没个定性,希望你不要介意。”
      “妈,我知道了。”
      
      “虽说他陈亦森性子爱玩,但像这样的出身爱玩也很正常,除了这点,他各方面完全挑不出半点毛病。莞莞,这个机会,你可得抓牢了。”
      颜莞拿着手机缓缓走到窗边,她这个办公室视野极好,前面没有高的楼层遮挡,一眼望去便是滔滔江水。
      反光的深蓝色玻璃里,映照着她窈窕优雅的身影。
      
      高处站久了,已经习惯了俯视。
      要想一直能够俯视,甚至爬得更高,俯视更多的人,她需要找一个能让她足够仰望的人,来拉高她脚下的台阶。
      陈亦森,是个很好的选择。
      
      “妈,您放心,我心里有数。”颜莞嘴角微扬,琥珀色的瞳孔里充满了自信和欲望。
      那样对女人充满诱|惑力和吸引力的男人,又有谁不想得到。
      
      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日期,心里默算,从上次相亲后,两人有将近一个星期没有再联系。
      是时候该她去抛个橄榄枝。
      葱白匀称的手指轻滑过手机屏幕,点开通讯录。
      按照字母排序的人名,陈亦森排在前列。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安静的空气里响起一个极低哑的声音。
      像是被烟头烫过,略带些沙哑,性|感的要命。
      “喂。”懒懒散散。
      
      颜莞眼前似乎浮现一张似笑非笑玩世不恭的俊脸,心口有点发热。
      “我是颜莞,不知道陈公子还有没有印象。”
      “有事?”
      
      电话里那漫不经心的语气,让颜莞脸上笑意微收。
      “我们杂志想做一个关于陈公子你的专访,不知道陈公子能不能给几分薄面,接受采访。”
      说完,颜莞没来由的有些紧张,就像是小时候考完试等待着老师公布分数的前刻。
      
      等了片刻,她没有等到陈亦森的回音。
      高傲的孔雀感觉有那么一丝丝的受挫。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再次开口时,手机扬声器里幽幽飘来一声地低喘,细柔婉转,像是黄莺在叫。
      接着,是一阵清脆的骂骂咧咧。
      
      “陈亦森,你去死好了。”
      “你丫属狗的,怎么不去吃屎!”
      “你就是一不要脸的畜生,国家怎么没拿你脸皮去研究防弹衣。”
      
      尽管骂的话很难听,但电话里的女声细若游丝,不像是在骂人,倒像是在撒娇。
      女声骂完,接而是一声低笑。
      “死你身上。”
      “吃你就够了。”
      “要脸又不能让我舒坦的上天。”
      
      嗓音黯哑,又欲又苏,带有|宠|溺。
      明明隔着电话,颜莞感觉身上像是有电流滑过,浑身都麻了起来。
      她脑海里脑补出一副少儿不宜的画面,年轻的男女,结实的身躯,甜腻的气息……
      
      那可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陈亦森,竟然有人敢骂他?
      不是说交往过的女朋友手指都不碰一下的?
      
      手机里很快没了声音,颜莞瞬间感觉体内的力气被抽离了大半,连站着都有些吃力。
      根本就没听说过他陈亦森交了新的女朋友,电话里的出声的女人是谁?
      难得看中的人,好不容易可以满足她所有要求的人,难道就要这么放弃?
      
      颜莞垂下来的右手握了握紧。
      不,她颜莞的字典里,没有“认输”这两个字。
      ……
      
      松软的大床上,许茵整个身子陷在里面,像是找不到支撑点摇摇欲坠。
      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像是被什么机器给碾压过一般,没有一个细胞幸免。
      连骂都懒得骂了,她只想省点力气。
      
      陈亦森左胳膊摊开,让许茵枕在脑下,右手搁在她细软的腰肢。
      “疼?”嗓音低低。
      许茵掀起眼皮,望着看不清本来颜色的窗帘,脸色难看。
      “帮你揉揉?”语带怜惜。
      “走开。”许茵几乎是带着气音。
      
      陈亦森放在她腰际上的手稍稍挪动了一下地方,掌心触觉滑腻,眸色不经意间微暗。
      “这几年一直都为你守身如玉,不收点利息,嗯?”慢悠悠的,语意未明。
      
      许茵眸色变了变,她轻垂眼睑,咬着下嘴唇。
      后背紧贴的肌肤,似乎能感受到上面的肌理,滚烫的灼人,黏糊的累赘。
      她想离他远点,可身子稍动,腰肢的那只手便稍加力道,身后的气息,像是一张无形的大网,把她死死的禁锢住。
      
      “女朋友交的比谁都多,屁的守身如玉。”
      声音跟猫爪似的,挠得人痒。
      陈亦森咬着她耳垂,气息微重,带着几分克制,“没骗你,怕你回来跟我闹,你又这么难哄,动不动就拉黑远走了之江湖不见。”
      
      许茵刚才还满腔的怨气,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这句话给吹散了大半。
      “真生气?”
      许茵作势拉开他放在腰上的手,“重。”
      “我松开你就不气了?”
      许茵没吱声。
      “那我不松。”身子又贴近她几分,呼出的气息发着烫,“一辈子都不松。”
      
      “你别闹。”
      “没闹,做我女朋友,嗯?”
      许茵感觉自己的心头像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伤口快要愈合时的那种痒。
      “我妈的事,我来解决。”陈亦森把她往怀里捞了捞,嗓音极低。
      
      许茵抓了抓床单,内心摇摆不定。
      “对我这么没信心?”
      许茵轻轻闭上眼,身后的气息似更重了些,像一堵厚实的墙,稳固又牢靠。
      “看在刚才那么卖力的份上,给个机会?”
      
      许茵胳膊捅了他一下,撇嘴,“下流。”
      陈亦森低笑,“抱你去洗澡,再睡会去吃饭?”
      许茵闷声,“不去。”
      
      陈亦森把她翻了个身,垂眸凝视着她,灯光下脸上还残留着未褪的欲|望,漆黑的眼底幽深凝重,语气沉下来,“刚才那个电话,是家里介绍上个星期介绍的相亲对象。”
      
      许茵睁眼,盯着他性|感的锁骨。
      那里还有一道细细的爪印,被她抓的。
      指甲得剪了。
      
      “放心,没你好看。”
      “身材也没你好。”
      “我眼睛都不看。”
      许茵闷哼,“关我屁事。”
      “还气?”
      “就气。”
      
      陈亦森把胳膊放在她嘴边,“给你咬一口?”
      “我又不是狗。”跟你似的,动不动咬人。
      不行,指甲还是不能剪。
      陈亦森鼻息炙烫,“嗯,我女人。”
      
      许茵垂下来的睫毛颤了颤,心软得稀巴烂。
      “抱你去洗澡?”
      她极轻“嗯”了一声,脸颊微热。
      真TM没出息。
      ……
      
      方如萱生日,伽蓝酒吧,包了场。
      酒吧内特地装扮过,零零散散的飘着粉色气球,有一面墙用粉色玫瑰组成爱心形状,前面摆着一张长桌,桌上堆了很多粉色公仔。
      少女心十足。
      
      酒吧灯光调得很暗,相对来说,只有用粉色玫瑰装饰的那堵墙灯光打得最亮。
      方如萱坐在这堵墙前的皮质沙发上,身穿藕粉色小香风连衣裙,斜肩款,裙子上镶嵌了一些亮片和水钻,BilingBiling,笑着的整张脸上似都写满了“生日快乐”这四个大字。
      
      白富美小姐妹群如约而至,一个比一个穿得闪,手上的包更是一个赛过一个的大牌。
      据说陈亦森会过来,她们怎么能缺席。
      八卦小姐妹团体一到齐,话题一扯到陈亦森身上便滔滔不绝起来。
      
      “如萱,陈亦森今天真的会过来?”
      “确定,一个小时前我还跟他通过话。”
      “会带姜雅那闺蜜来吗?”
      “不知道,我哪敢问那么多。”
      “不是说陈太太跟陈亦森相亲了?”
      
      方如萱一副了解内情的样子,故意卖起了关子,“这是真的,相亲对象还是我帕森斯的同学,正好前几天聊天聊到这个上来了。我那同学家世背景那是真厉害,圈内有名的白富美,追她的人那是排队。”
      众人被调起了胃口,纷纷追问,“谁?”
      “快说快说,看我认不认识。”
      
      方如萱高深莫测的一笑,轻轻吐出两个字,“颜莞。”
      众人惊了惊。
      先不提颜莞的家庭背景,她是时尚圈知名人士,以前是在美国的时尚杂志工作,两年前回国,担任国内知名时尚杂志主编,常年出入各种慈善晚宴,和很多明星都交好。
      
      像方如萱这群白富美小姐妹团体,平时最喜欢就是各种奢侈品买买买,怎能会不认识国内有号称“时尚女魔头”之称的颜莞。
      时尚,知性,漂亮,优雅,高贵的代名词。
      白富美中的白富美。
      
      方如萱说完,笑容带了几分狡黠,“还有哦,她今天也来。如果……陈亦森带姜雅那闺蜜过来的话,场面应该很好看。”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一个个兴致被勾得更甚。
      光想想方如萱说的那个画面,大家都觉得特别兴奋。
      
      “颜莞这个级别的白富美,跟陈亦森倒是般配。”
      “就是嘛,要是颜莞这样的和陈亦森在一起,我是服气的,一点都不酸。”
      “以颜莞的段位,对付一个不知道哪个疙瘩冒出来的村姑,还不是小意思。”
      “就是,我从姜雅那打听到,她那闺蜜就是从一个十八线小县城底下的一个一百八十线小镇上出来的,她所在的那个县城,我上网查了查是个贫困县呢。”
      
      “啧,贫困县?”
      “她还是贫困县下面一个镇上的,你想想得有多村多穷。”
      “笑死了,就这出身,姜雅还曾大言不惭的跟我们吹嘘是个白富美?我家保姆的出身都比她好。”
      “不会她那闺蜜以为出国读个大学就是有钱人了吧?”
      “多半是呢,没见过世面村姑是这样。”
      
      “陈亦森估计是没见过村姑,所以觉得稀奇。”
      “多半是,别说陈亦森了,我都没见过几个村姑。”
      “时间久了就腻了,男人不都喜欢新鲜的,他陈亦森本来换女友就跟换衣服似的。”
      ……
      
      直到颜莞到来,这群小姐妹才止住嘲笑许茵的话题。
      颜莞身上着上下两件白色套裙,身材比例极好,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浑身上下白的发光,比方如萱那套贴着亮片和水钻的衣服看上去还要闪。
      她的身影一出现,众人深刻体会到什么叫hold住全场。
      
      气质,身材,模样,太秀了。
      先来的几位男同胞眼睛直接放在她身上移不开。
      什么叫仙女?这就是。
      
      颜莞微笑朝方如萱走去,手里提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生日快乐。”
      言谈举止给人如沐春风之感,让人不由心生亲近之意,和方如萱那群小姐妹站在一起,高下立现。
      
      方如萱:“谢谢。”
      她怎么感觉颜莞才是今天过生日的小公主一样。
      “先坐会,还有几个人马上过来人就到齐,想喝什么可以去吧台那让酒保调。”
      
      颜莞颔首,就近拉了一条椅子落座,对着酒吧门口的方向。
      她眼睛看向被玄关遮挡的入口,原本带着笑意的眼神闪过一抹暗色。
      ……
      
      酒吧门口的青石台阶上,穿着小裙裙脚踩细高跟的姜雅,时不时跺着脚挥舞手里Gucci羊皮小包。
      她情愿在门口喂蚊子,也不愿进去听塑料花小姐妹逼逼叨。
      死女人,还不来,哪怕在路上便秘也该到了。
      
      姜雅埋怨了两句,终于,一辆深蓝色的玛莎缓缓停在路边。
      后车门开,一前一后下来两个身影。
      姜雅眼前一亮。
      路灯下,一黑一白的年轻男女,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对璧人。
      
      玛莎在两人下车后掉头开走,渐渐没入街上的喧嚣。
      街边林立的商铺霓虹灯闪烁,人来人往的街头嘈杂纷扰。
      时间在缓缓走入酒吧入口的两个身影上静止。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女主出身小镇,小镇工业发达,却属于贫困县这个设定,确实有类似原型。
    因为我都是现码,没存稿,所以每天都更得比较晚~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