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吧,我要回家种地

作者:折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流放

      
      乐心,土地神,她真有亿万良田。
      
      印章:“朋友,中国土地管理法了解一下?”
      
      行吧,她拥有这些土地在神界的管辖权。换言之,在人间,她一贫如洗,真的穷。
      
      毕业回家继承亿万良田,的管辖。
      
      昭告了四方精怪她回来了,警示他们惹事不要惹到她的头上来,乐心拨了拨自己长长的头发,望着院子里的一片荒芜,一时没有动。
      
      四年的时间,小院里荒草弥漫生长,满眼葱茏青绿。而在这一片青绿中间,一丛浓郁的红色月季花开得正盛,红艳艳的,灼人眼球。
      
      院子里没人,印章说起话来肆无忌惮:“装完了?要我说,乐心,装.逼一时爽,收拾火葬场啊!”
      
      这长头发,啧啧,她明日若是敢这样出门,今晚见过她的人怕要报警了。正常的人类怎么会一夜之间头发长长这么多?
      
      要被送研究院的。
      
      “那我也爽了。”  
      
      神清气爽,顺带着失恋的伤也好了一些。
      
      乐心许久不曾穿过柔软的裙衫,她抚了抚袖子,嗤笑。绿色,这个颜色意味真是深长。
      
      “呵哈哈……”
      
      忍不住的笑声突兀响起,那笑声幽幽,沁着凉意,极为空洞,不像是人能够发出的声音。
      
      乐心顺着笑声传来的地方望向了院子的墙头。
      
      墙头上坐着一个削瘦的女孩。一袭白色连衣裙,黑色的披肩长发,她面色惨白,连嘴唇都白惨惨的,乍然一看,阴森吓人,不太像是个人。“原来,你们神也喜欢装……呃,我是说,欢迎你回来!”
      
      在乐心的死亡凝视下,女孩顶着巨大的压力,赶紧转了话题。
      
      印章打招呼道:“乐悦!”
      
      乐悦从墙头上飘了下来,似是身体没有一丝重量一样,轻飘飘的。
      
      近了看,她惨白的肤色更是吓人。乐悦空洞的嗓音叹道:“唉,做鬼好寂寞哦……”
      
      声线拉得极长,丝丝缕缕,绕耳不绝。若是被人听到了,恐怕要留下心理阴影了。
      
      恰在这时,平地一声哭声乍起,尖利刺耳中透露出悲伤与凄凉。
      
      听声音传来的方向,是贺唯秀家。
      
      贺老太怕是去了。
      
      “哇,死人了,我去瞧瞧。”刚抱怨做鬼寂寞的乐悦飘过了墙头,凑热闹去了。
      
      “我们是不是忘记告诉她什么事了?”印章说。
      
      乐心拖着行李箱进屋,“她已经不是小鬼了,做了四年的鬼,她已经长大了,该成熟了,不需要我们再操心了。”
      
      相对比于院子里的荒草葱葱,小楼里倒算是整洁干净。乐心摸了一把桌面,居然连一丝灰尘都没有,她讶异挑眉。乐悦是鬼,无法碰触实物,自然不会是她打扫的。乐悦父母双亡,大伯一家对她并不关心,爷爷早逝,唯一的奶奶已经年迈,平日跟着大伯一家生活,腰弯腿不好,几乎不能走路,更不用说来这里打扫卫生了。
      
      那是谁呢?
      
      乐心嫌弃长发碍事,挥手从抽屉里拿到剪刀,按着她平日的长度一剪刀下去,干净利落地剪断。她将剪刀和剪下来的长发一起放在了抽屉里,随意拖了张椅子坐下,掏出手机,刷朋友圈。
      
      储卫朋友圈毫无动静。
      
      他同寝室的霍成一个多小时前发了一条朋友圈:“四年,再见!”配图是空空荡荡的宿舍。
      
      这样说,储卫也已经离开了。
      
      那张火车票……
      
      印章:“还说不后悔分手?”
      
      乐心坦荡地说:“不后悔分手和我还喜欢他不是一回事。所以,失恋的我最近心情会很不好,你少惹我。”
      
      她一把扯下红绳,随手一扔,已经成熟的印章在空中翻了几翻,靠自己的努力浮在了半空中。
      
      印章代表着土地神的身份,它是四年前被送到乐心的手上的。也意味着,乐心是四年前成为土地神的。
      
      人间与仙界早就不联通,虽然,仍旧有人坚定不移地修仙,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已经好几千年没有人得道成仙了。
      
      如今的仙界治理严谨,很少会放任仙们下凡来。最主要的是,仙界已经不反对仙们自由恋爱、结婚生子,既然已经能在仙界找到对象,也就没必要偷摸着下凡来谈恋爱。牛郎织女、七仙女和董永这种仙凡相恋的事情也成了历史。
      
      另一方面,随着科技文明的发展,人们不信仰仙神,相信凡事要靠自己努力,对仙神的信仰力薄弱。
      
      这样下来,一般的仙们都安心留在仙界,对凡间也没了好奇和留恋。
      
      但,土地神例外。
      
      土地存在,土地神便在。
      
      可,没有仙愿意离开仙界,背井离乡,来人间做这个土地神。
      
      于是,千古以来,土地神都是仙界被流放的仙。
      
      在人听来,土地神是个神,神秘又厉害。但在稍懂门道的听来,便知道,这土地神不过是不讨仙界高层喜欢,被发配到了人间罢了。
      
      印章不知道乐心是因为什么被贬谪下凡,它也不关心。前前后后,它经历过好几个主人。那几个仙,来了人间后,大都郁郁寡欢,不甚言语。它记得,有个在仙界有靠山,后来又被召回了仙界;一个彻底看破红尘,在人间找了一处深山老林,修道去了;一个心如死灰,去了地球上最大的沙漠中心处,挖了个沙坑把自己给埋了。
      
      奇葩见得多了,陡然见到乐心这么正常,印章开头还不太习惯。寂寞了千年的印章,摸清了乐心的脾性后,胆子也大了,敢时不时地开口说话。
      
      印章偷偷摸摸地蹭到乐心身后,见她手机打开在发朋友圈的页面上,写写删删,最后手机一按,屏幕黑了下来。
      
      乐心头也没回:“这么八卦?”
      
      印章:“嘿嘿。”
      
      乐心将行李拎到二楼卧室,将箱子打开,把《教育理论》和专业书以及各种试卷搬到了书桌上。
      
      没错,她要考编,当一名传道授业解惑的教师。
      
      嗯,所以这并不算是纯正的种田文。励志、向学、热血,还有……鬼。
      
      乐悦失魂落魄地飘了进来。
      
      乐心不明所以:“看个热闹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印章:“……”它要是有人的样子,肯定要对乐心狂眨眼睛了。前因后果不能连起来想想?它都知道乐悦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乐悦幽幽地说:“我看见他了。”
      
      “谁?”乐心想起来了,“贺文骏?”
      
      她站起身,走到乐悦跟前,仔细看了两眼:“没沾孽障,——你没化身索命厉鬼,直接上去把他给掐死?”
      
      乐悦:“……”对不起,打扰了。
      
      乐悦转身要飘走。
      
      乐心学着她的嗓音幽幽说:“他看见我了。”
      
      乐悦又飘回来,漆黑到无神的大眼睛盯住乐心,“谁看见你了?”
      
      乐心捋了捋衣袖,“你想的那个人。”
      
      贺文骏看见了乐心。
      
      乐悦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四年前她身死的时候,遇到了乐心。乐心替代了她的身份,成为了她。乐心能让所有见到她的人都认为她是乐悦,哪怕是完全不相同的样貌,他们也不会起疑心。
      
      只除了一个人。
      
      那时,乐悦央求乐心:“只除了一个人,我让他见到你,便知你不是我。”
      
      那个人,是贺文骏。
      
      所以,贺文骏问乐心是谁。围观的村民们不带恶意地笑贺文骏,解释说,几年不见就不认识乐悦了?乐悦这几年也没长变啊,还是一样的漂亮。
      
      贺文骏百口莫辩,他拿出手机相册里乐悦的照片,村民们一看笑得更欢,“可不是乐悦嘛。文骏你是怎么了?四只眼睛还辨认不出来?”
      
      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可别人看不出来。贺文骏浑身发寒,看乐心的眼神像是在看妖物。
      
      乐心淡定在旁解释:“可能是读书读傻了?”
      
      周围为之一默。
      
      贺文骏扶了扶眼镜,克制不住地手指发抖。
      
      乐悦在知道贺文骏已经和乐心见过面之后,整个鬼都颓废下来,飘在小院里转来转去。乐心头都被她转晕了,她一抬头,却见小院墙头上又露出一张老年鬼脸。
      
      很普通的农村老太太打扮。
      
      乐心淡定地想,我真是想回家种地来着。
      
      储卫回到自家别墅的时候,他爸爸储卜凡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美食节目,在讲如何做红烧排骨。
      
      储卫进门后,储卜凡往他身后看了一眼,见只有他一人,便问:“说好的带回家的女朋友呢?”
      
      储卫随手往鞋柜上扔了钥匙,没说话。
      
      储卜凡自问自答:“为什么呢?哦,分手了,失恋了?”
      
      他关了电视,看着自己的唯一儿子,“吃饭了吗?”
      
      储卫瘫在沙发里,没什么精神,“不吃。”
      
      “瞧你这点出息!”
      
      储卜凡瞪了他一眼,“当初让你出国留学镀镀金,你不干,说要追人;我让你早点从学校出来,来公司在实践中学习攒经验,辍学也行,你不干,说要和女朋友谈恋爱,等正常毕业就结婚。现在好了吧,女朋友没了,鸡飞蛋打。”
      
      储卫冷着脸:“有你这样做父母的吗?撺掇自己儿子辍学?”
      
      储卜凡微笑:“我有矿啊。”
      
      储卫:“……”
      
      “别跟我面前一副失恋了就天塌地陷的样子,也别颓废憔悴。当初可说好了的,你一毕业就进公司干活。明天你就去上班,做个霸道总裁,开豪车,穿高定,走上人生巅峰。你要是想迎娶白富美,我让你妈妈去物色物色相亲也行……”
      
      “我妈呢?”储卫打断储卜凡。
      
      “逛街买买买去了,还没回来。”储卜凡又将话题拉了回来,似笑非笑地说:“不想相亲?这是还记挂着你女朋友呢?哦,不,是前女友了。”
      
      他也不是不开明的家长,“那就不相亲,先做霸道总裁吧!真羡慕你小子啊,你有个有矿的爹,是个快乐的富二代,一毕业就能继承亿万家产,哪怕失恋了,爱情不如意,但是事业上一攀高峰,绝不会受到爱情和事业的双倍打击。知足吧,小子!”
      
      储卫:“……”为什么他突然想去种地了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12点整可以蹭玄学,我想试试,于是,昨天刚说12点21更新,今天就变成12点了,啪啪打脸==
    女主名字乐(yue)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