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黑化之后

作者:生花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9

      宴会上众人沉默了片刻之后,人群之中突的响起来轻轻的笑声,似乎是有谁捂着嘴,憋不住笑了起来。
      
      池悦听见有人交头接耳的轻声议论她:“她说什么?什么糕点送嘴中的?”
      
      “侍郎家的小.姐,什么时候这般粗鄙了?作的诗同那乡间妇人没什么两样。”
      
      “真真是要笑死人了。”
      
      池悦一脸无辜的坐在那里,仿佛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曲雪瑶看了看她,摇头低声说道:“成何体统。”
      
      这场宴会到底都玩了什么,其他家的小.姐们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清楚的便是“秋日里来好风景,千斤糕点送嘴中。”这经典绝唱。
      
      马脸挽秀出去的时候还想去池悦面前奚落她,池悦只是抬起眼皮,淡淡的说了一句:“你确定要这么和未来的顺王正妃说话?”
      
      挽秀得意的表情一窒,沉下脸来看着池悦站起身,看也不看她的走掉了。
      
      挽秀紧紧绞着手里的丝帕,愤愤的说道:“她神气什么,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王爷。”
      
      挽秀身边的女子连忙低声道:“挽秀,你不要命了?妄议皇族可是要杀头的罪。”
      
      挽秀瞥了身边的人一眼,不屑的轻哼出声。
      
      ###
      
      秋日宴会这天,丞相下了朝之后,听府里的下人说,小.姐今天心情挺不好的,宴会结束之后,就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丞相要去换衣服的脚步一顿,还是来到了曲雪瑶住的听雪苑,让下人过去敲开了房门。
      
      曲雪瑶正坐在茶案前煮茶,看见自己父亲过来,站起身来迎接曲丞相。
      
      曲诞看了看曲雪瑶的脸色,问道:“怎么了?雪瑶,谁惹你不高兴了?”
      
      曲雪瑶坐了回去,伸手拿过紫砂壶,按住壶盖倒了一杯茶,给曲诞送过去,嘴里说道:“无事,不过是一粗鄙女子,扰了秋日宴会的雅兴。”
      
      曲诞接过茶,袅袅的茶香慢悠悠的漂浮开,还没有凑近就闻的到香味,他轻轻的呷了一口茶,嘴里漫不经心的说道:“何必为这般人动气。”
      
      曲诞把茶杯放下,抬起眼看了看她,说道:“再过一段时间,你便是太子妃是,以后的皇后,这种女子,看她一眼,都算是抬举她了。”
      
      眼见着曲雪瑶低着头不说话,曲诞叹了一口气,问道:“哪家的女子?”
      
      曲雪瑶方才低声说道:“池侍郎家的。”
      
      “池侍郎?池瀚海?”曲诞喃喃道:“池瀚海的女儿,不就是那个池蓉蓉?”
      
      曲诞坐在椅子上皱起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
      
      曲丞相在想什么,池悦不是太清楚,但是她是实实在在的一站成名了。
      
      一时间,皇城之内的各家小.姐,都在议论池悦在秋日宴会上的“惊才之作”
      
      你想啊,小.姐们整天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想找个人玩都没有,秋日宴会是她们少有能够光明正大出来的机会,因此格外珍惜。
      
      这个看重的秋日宴会上,一般都不会有人出错,也因此,热闹是热闹,玩完之后也很高兴,就是没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回来之后,这事基本上就会忘掉了。
      
      但是今年有了池悦……
      
      池悦和各家小.姐来往的少,所以不是太了解,就这个诗,估计得被她们记到明年的秋日宴会,池悦才能被放过。
      
      不然只要提起池悦,伴随的总是“哈哈哈哈哈哈”和“嘻嘻嘻嘻嘻嘻”
      
      在这个娱乐设施极其缺乏的时代,池悦出的这个洋相扩散到什么程度呢?——就在秋日宴会过去没有两天,池悦在家里趴着看书,绿萝从外面进来,手里托着一个红色的小盒子,低声对着池悦说道:“小.姐,顺王殿下派人送礼物来了。”
      
      池悦来了精神,直起身子对着绿萝说:“拿来我看看。”
      
      绿萝将手里的红色盒子小心的递到池悦手上,然后退到了一边。
      
      盒子没有上锁,池悦把盒子放在床上,伸手掀开了盒子上面的红色盖子,看清楚里面东西的那一刹那,池悦脸上的微笑一顿。
      
      盒子里面装着白色的糕点,小巧软糯,刚打开盖子就闻见一股桂花的香
      气,看模样,就是很好吃的点心。
      
      但是如果不是池悦知道这东西叫什么名字,她可能会很高兴的吃下去吧?
      
      这小小的糕点是皇城内的特产,叫做千斤糕。
      
      池悦……池悦还保持着拿开盖子笑容满面的模样,片刻之后,她脸上瞬间面无表情,咣的一下,怎么把盒子拿开怎么又把它盖上了。
      
      绿萝在旁边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怎么了呀?小.姐。”
      
      “没事,”池悦说道:“顺王府来的人还在外面吗?”
      
      “在呢,”绿萝说道:“顺王说,要让您看看礼物,然后告诉那个小厮您喜欢不喜欢,小.姐,您喜欢吗?”
      
      池悦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坐了片刻,然后说道:“喜欢啊,顺王的礼物,怎么会不喜欢呢?”
      
      “太好了,”绿萝笑道:“那我这就出去和顺王的小厮说,叫他回禀顺王殿下。”
      
      眼看着绿萝要出去,池悦连忙喊道:“等等。”
      
      池悦下了床,汲着鞋踢踏踢踏的跑进了内室,从书架上划了一本书出来,翻到一页,折了一个大大的角,跑出去递给绿萝,说道:“替我给顺王府的小厮,说这是我的回礼,让顺王只看一眼便可。”
      
      绿萝虽然不解,但是也没有过问,她行了一礼,说了一句:“是。”拿着书便去门外了。
      
      ###
      
      顺王府。
      
      顺王殿下正坐在书房内看一本兵法,书房门被轻轻扣了两下,站在顺王身后的随喜看了顺王一眼,便走过去开了门。
      
      小厮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随喜,低声说了一句话,随喜点了点头,拿着手里的东西走到了顺王身边。
      
      顺王的视线从书上抽离,问随喜道:“怎么?”
      
      随喜把手里的书双手递给顺王,低声说道:“这是池府大小.姐给您的回礼,说让您只看一眼便可。”
      
      顺王把手里的书放下,眼睛里明显的浮现出笑意来,他伸出手,对着随喜说道:“拿来我看看。”
      
      随喜遂将书递给了他,脸上看起来有点欲言又止。
      
      顺王将书接了过来,看了一眼名字,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二道门编案》?听说是现在市面上流行的话本啊。
      
      顺王想起来那一句:只看一眼便可,竟一时间不知道池蓉蓉这是什么意思。
      
      直到他随手翻开这个话本,发现其中被折住了一页,顺王伸手将那一页翻开,看了一眼那页上面的内容——他现在才恍然明白池悦是什么意思,看了又看,随后低低的笑出声来,满目都是温柔的星光。
      
      那页上面的第一个字是“哼”,一眼便看见了,看来蓉蓉对他的故意撩.拨调侃,是极为不满意了。
      
      顺王把那书拿在手里,看了又看,翻开又合上,忍不住又抿着嘴低声笑起来。
      
      随喜在一旁看着他,低声喊道:“殿下……”可是傻了?
      
      顺王摆了摆手,好不容易才把笑意压下去,问道:“何事?”
      
      随喜眉毛都扭在一处,而后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您觉不觉得……您和池家小.姐,有点太亲近了?”
      
      顺王眨了眨眼,柔声说道:“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和她亲近,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什么不对。随喜在心中暗道:很正常,但是您就不觉得您最近有点不正常?
      
      随喜已经不止一次的看见过顺王吃着饭,看着书,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
      
      随喜挠了挠头,又换了一种说法:“那您觉不觉得,您对池家小.姐太过于宠爱了,您是喜欢上她了吗?”
      
      顺王神色不变,柔声道:“喜欢不喜欢的,那又怎么样呢?我只知道她是我的未婚妻子,我作丈夫的,自然是要保护好妻子。”
      
      随喜张了张嘴,刚要说话,便突听外面有人尖声道:“皇上宣顺王殿下入宫,顺王殿下何在?”
      
      顺王和站在旁边的随喜两人对视了一眼,他动作一顿,面上的表情瞬间沉重起来。
      
      ###
      
      池悦是在第二天,池瀚海下朝的时候知道这件事的,她心里不怎么惊讶,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惊讶了一番:“什么?圣上要顺王殿下去治理水患?”
      
      “是啊,”池瀚海说道:“连太子殿下都没有做到的事,顺王殿下怎么可能会做的到?”
      
      那可不见得,池悦在心里想道,但是面上依然忧心忡忡的问池瀚海:“那顺王什么时候启程?”
      
      “一会儿吧?”池瀚海说道:“皇上催的比较急,下了朝之后,顺王就要准备前往邱泽。”
      
      池悦一惊,对着池瀚海说道:“父亲,我想去送送顺王殿下。”
      
      池瀚海低下头,看了她半天,最后还是说道:“嗯,去吧。”
      
      顺王府那边,顺王的确是在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他没有坐马车,而是穿了利落的黑色衣袍,翻身上了马。
      
      红棕色的马匹打着响鼻,不安分的在原地乱动,顺王一手握住马缰绳,一边温声对着随喜说道:“邱泽路途遥远,你就在王府里看家,不要出去了。”
      
      随喜说了一句“是”,眼看周围的下仆都在收拾东西,没有人注意到这边,随喜靠近马匹,低声对顺王说道:“昨日陛下召见您之前,曲丞相曾经入过宫。”
      
      顺王听了这话,少有的皱了一下眉头,同样低声对随喜说道:“此事等我回来再谈。”
      
      顺王说完这话,直起身子一拉缰绳,准备要启程的时候,不远处一辆小马车突然风驰电掣的跑了过来,活泼的少女穿着粉色的衣裙,冲他喊道:“殿下留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