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求生欲[快穿]

作者:讳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拒婚杀生道大能后(三)

      刹那间,挤攘的小崽子们都安静下来,四周落针可闻,鸦雀无声。
      小孩的眼睛都生得圆而亮,这时更微微瞠大许多,脸上不是冲击过度后的空白,就是强烈撼动下的茫然无措。
      因脚伤闭目养神,脸色苍白地蜷在霁摘星怀中的晋芜,都愕然地睁开眼,不经意间拽着霁摘星自肩头垂落的一缕黑发。
      冰凉、细软。
      
      这群娇生惯养、之前叫嚣着要收拾霁摘星的少爷小姐,真正见到“幕后黑手”了,却一个个又甜又乖地好似是块小奶糕,掰着手偷觊霁摘星。
      也怪不得小崽子们震惊,他们想象中的霁摘星,是个擅长玩弄心术又趋炎附势的小人。出身低微,修为浅薄,合该生的獐头鼠目得让人一眼认出来,怎么会和眼前的美人哥哥扯上关系。
      幼崽们甚至罕见的,对长辈们天然的信任,都生出一缕裂痕。
      ——他们为什么骗我?
      
      霁摘星明明……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见幼崽们一个个手足无措,霁摘星倒没有再逗弄他们。只将人都带到医修苑,把受伤的晋芜交给医修弟子;又安排好了行事稳重的巡卫将这群精贵的小惹祸精送回去。
      这时夜色已将整座暝灵剑宗笼罩,小崽子们见着霁摘星为他们忙前忙后,神色不见不耐,不免又生出一点愧疚来。
      这位哥哥看着,并不比他们长多少岁。
      
      霁摘星月白色的长衫,也不经意间蹭上了晋芜的血,污了一片。
      他没有注意到。
      小崽子们却尤为关注,尤其晋芜,更觉得不小心弄脏了霁摘星,让他羞恼起来。
      
      幼崽们想,应该道谢的。
      又或者先道歉。
      但一时之间,都别扭地没说话。
      
      霁摘星打理好,便准备返回出云峰了。
      他猜测这群小孩多半正好面子得紧,是不情愿与他搭话的,便也没做出什么要接触的举动,只是在离开医修苑时,低声道:“我回去了,你们莫再走丢了。”
      
      于是孩子们一下子慌了,拥上前期期艾艾地道歉。
      他们不应该这样说霁摘星。
      
      着天青色薄烟裙的小姑娘,更是眼角抹红,鼻尖微热地道:“你……你不要和云疏老祖结为道侣好不好。”
      她一下子语出惊人。
      “我也喜欢你,等我长大了,我就可以做你的道侣的。”
      
      霁摘星原本要离开的脚步微顿,倒是回过身来,目光垂落在小姑娘柔软的发旋上。
      
      霁摘星想,她大概是听了自己那句自嘲,于是抱有柔软的同情心。但仍半蹲下.身,看着小姑娘道:“谢谢你的喜欢。”
      
      “傻姑娘。”
      
      黑发修士离开后很久,那青衣的小姑娘都还踮着脚,望向霁摘星消失的方向。
      其他的幼崽们,大致都有点艳羡她,因为只有她独占了霁摘星的一份温柔。
      
      晋芜的伤口不算很深,只是的确失血过多,此时半仰在榻上,显得有几分虚弱。他看着明显魂不守舍的小姑娘,微微挑眉,好似漫不经心地低声反驳道:
      “你说了他那么多坏话,他才不喜欢你。”
      
      ……
      暝灵剑宗今夜不息。
      宗门里撤去了锁灵阵,灵气向周边溢散,惠及过路灵修。更引来凤鸟环绕,显出祥瑞意象来。
      
      皆因修真界里让众人敬仰、又凤毛麟角的分神真君要结亲了。
      
      醴泉今年所酿的灵酒,全被剑宗收拢去,用来宴请宾客。饱熟的可滴出醇厚汁水的灵果、熟炙调制的千年妖兽肉,这些平日需抢夺的异宝,都被暝灵剑宗当成司空见惯的吃食般散出去。于是那些来贺的修士们,笑容都更情不自禁地真心些。
      还有些修士,更热衷与同道辩论道法,又或恭敬请教那些平日见不着的大能祖师——哪怕再有架子的修士,也不会在今日寻衅的。
      
      卜算的吉时是在今日戍时,尚隔两个时辰。
      而天将未亮时,便有人将喜服送至霁摘星处了。
      
      修士随性,道侣大典自然不像凡人结亲那样繁缛,只衣饰梳洗上精心些。
      
      可那替霁摘星梳理的几个女修,是头一次见这藏在出云峰的美人,都有些目眩神迷。
      
      也怪不得云疏老祖,会愿意和他结成道侣,若是换成她们……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妒忌霁摘星能攀上大能好,还是嫉恨云疏老祖能将这样的美人摘下来好。
      
      霁摘星实在生得太好,女修们连给他上口脂和面药都觉得多余,索性只将黑发用殷红的发带束好,发尾自然垂落,又提醒霁摘星换上喜服。
      喜服里衣是白金色交领长袍,外披一层艷红外衫。霁摘星身着喜服,抬袖间,便隐见缎料上的桃花暗纹,叠叠交织,生动无比,好似都能闻到一股香沁气息。
      
      修士黑发白肤,鲜衣修长。
      霁摘星肤色是冷白的,但搭上这样稠艷的衣装,好似眉眼间都落了一点桃花,便显得整个人……都艷丽起来。
      令人神魂颠倒。
      
      他很乖地任由女修们梳洗完,便收到了云疏的传讯,要他去主殿相见。
      那些女修们觉得,云老祖真是一刻都等不得。
      也是,换她们藏着这样的美人,也会将他含在掌心舍不得离的。
      
      其实寓意上来言,道侣大典将近,双方是不应提前见面,要不然日后相伴坎坷。但谁叫云疏修为太高,多少年随心所欲,未曾被规矩方圆束缚,怎么会在意这些虚礼。
      何况他们本便不是情投意合,不必在意日后不恩爱美满。
      
      云疏把霁摘星叫来,也不知是为何。
      
      分神老祖端坐在主殿之中,并未换上喜服,只是素日所着白衣,看上去十分冷峻。
      因云疏刚修炼完的缘故,殿中甚至比外面蕴着霜雪的长廊还更冷一分。霁摘星行过礼,目光便落在云疏身后,刀架上悬挂的无鞘长刀上。
      只多看了一眼,霁摘星便收回目光,端雅平和。半点没有今日要结亲的喜意,更瞧不出他要结亲的人,是这世间罕有的分神大能。
      一如他第一日进暝灵剑宗那般。
      
      云疏并没有意识到,两人间的氛围相比一对正常的道侣而言相差多少;或者是意识到了,也并不在乎。
      他突然抬手,真元便汇成一道冰刃,向霁摘星修长的脖颈刺去。
      
      霁摘星反应也极快,他起身以真元汇成一掌接住,面色微有些苍白。
      云疏在试霁摘星的修为根基如何。
      金丹期巅峰。
      于是难得开口夸奖道:“很好。”
      
      化物道骨是宿主修为愈高便愈好取出的,金丹以下则无法完整剖出。
      而云疏已经筹谋好在今夜,便亲手取出霁摘星的道骨。
      
      分神大能的猝然出手,哪怕已手下留情得像是一场戏弄,也让霁摘星应接的颇为辛苦。口腔中甚至泛出了一点腥气,霁摘星微微舔掉唇边的猩红,在云疏的夸奖下,他抬起眼,眸子璀如晨星,满心满眼的,倒映出眼前银发的男子。
      
      “云前辈过誉。”霁摘星唇微微弯起,突然回忆起从前般,“那日前辈出现在郁水宗时,也是这样一式,便斩杀了槐妖。”
      
      郁水宗是霁摘星从前的宗门。在那个贫瘠小世界中,已算是修真界魁首了。
      小世界灵气衰竭,练气期便是“真人”、“仙长”,半步筑基便是一方大能。却偏偏穷山恶水地养出了近元婴期的槐妖,肆意吞杀生灵,强占郁水宗,小修士们却奈何不得。
      但那槐妖还未遭天雷劫难,便被下界除妖积攒气运的云疏斩杀。只顺势一举,不仅救下郁水宗,连着这方小世界也免于崩塌在三千大世界里。
      
      霁摘星提起这些往事时,面上皆是温情,极缱绻地道:“前辈恩情,摘星不敢忘怀。”
      
      这样的话,霁摘星说过很多次。
      甚至对云疏同样感激的人,也有很多,毕竟他是时常亲临下界斩妖的大能。
      云疏已经听惯了。
      
      他只淡淡回应一声,又道:“你回去吧。”
      
      霁摘星便依旧含笑,拂袖告辞,只是临走前,他的目光又落在云疏身后的刀架上。
      落在那柄如流淌着月华、剑锋雪亮的长刀上。
      
      “云前辈,”霁摘星问,“这把长刀,能不能赠予我?”
      
      说来奇怪。霁摘星在云疏身边待了这么久,虽然资源不少,却从没有主动讨要过什么东西。这还是他第一次开口。
      
      “这是妖刀。”云疏淡漠地看着他,“你压不住它。”
      虽是这么说,云疏顿了顿,又改变了主意:“我寻相配的刀鞘给你。”
      这便是答应了。
      
      霁摘星又笑起来,眉目无一处不柔和。
      “多谢前辈。”
      
      美人含笑,霁摘星本便十分的样貌,又多出十二分的摄人。这幅场景,便是谪仙看了也要心神不属地扎进美人乡中,但云疏见着那笑,却只是微顿了一顿。
      突然生出一种相当微妙的心绪来。
      
      ……
      澧泉美酒的香味,弥漫在整座极欲宗里。
      
      谁人也未料想,云疏老祖的道侣大典,竟然也引得另一位分神大能出宗前来。
      谢池梦行事向来随意,他挑了地落座,也不必暝灵剑宗专人来招呼,便只顾招惹逗弄对面的男子。
      
      “阿留啊,你说说你师尊,连结道侣这样的大事,也不问问你的意见,”谢池梦笑嘻嘻道,“只怕有了道侣,便要忘了徒弟了。”
      
      他眼前俊美苍白的男子,神色颇带无奈:“师尊要寻师娘,何必要问过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多年后的云疏回想起今日:……
    妙就妙在现在捅的刀以后都扎回自己身上,嘻嘻
    感谢小天使的雷和营养液,咕咚咕咚咕咚嗝!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幼稚园班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辣椒啊小辣椒 5个;秦秦向上、eyzy 2个;兔子不吃胡萝卜、日常吃瓜群众、清野、枯犬、骨头、玖竹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沉沉青岁晚 50瓶;花花 20瓶;一岁.、新欢 14瓶;非零、洒金、阿白九二、Gospel、枯犬、幼稚园班长、控制 10瓶;猫、夏森·溪 6瓶;银印青绶奉常、安以、费事儿、kassye、一介、贰 5瓶;夏目贵志的女卡、苏祁 3瓶;落叶的忧伤、韶光烟景、对门轻点吧、喻区、初玉-Leo、是林山小可爱吖 1瓶;
    谢谢支持,啵啵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