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爹我当定了

作者:轻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意外【修】

      尖锐的门铃声划破整个房间时,舒元正在沉沉的睡梦中遨游——她难得又梦到了上一世,不仅有开画展的情景,还有跟刁文彦在一起时的片段。
      
      被突然吵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甚至还有点儿恍惚,不知自己是谁,身在何处。
      
      醒了几秒的神儿,门铃响起第二声时,她才穿着睡衣光着脚从卧室走向门口,一边揉眼睛一边问:“谁啊?”
      “我把你的车划了,过来跟你商量一下赔偿的事,麻烦你开下门。”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瓮声瓮气。
      
      “……”舒元愣了下,怀疑自己还没睡醒,她对着门口的镜子照了照,才开口:“我没有车啊。”
      “物业查过了,那车就是你家的。”男人音调不低,中气十足,说话时有股逼人的气势。
      
      “那可能是房东的车,我是租客。我把房东电话号码给你,你联系一下房东吧。”舒元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睛走回卧室,找到手机里房东的电话号码,隔着防盗门报给对方后,就转回卧室,再次栽回温暖的被子里。
      
      可没过五分钟,门铃再次响起,声音仍旧高亢,在安静的早晨,显得有些刺耳。
      
      她有些心烦的吐了口浊气,带着点儿气愤,爬起来找到拖鞋。
      从卧室走到门口这一会儿工夫,门外的人按了6下门铃。
      铃声一声接一声,划破宁静,透出几分压迫人的气势,吵的她竟有些心惊肉跳。
      
      “谁啊?”舒元再次开口,这一回口气不怎么好。
      门外仍是方才那男人的声音:“你开下门。”
      
      “不是给你房东的电话了吗?”舒元问。
      
      这时,小兆轩穿着可爱的小青蛙睡衣,也从自己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他一边揉眼睛,一边往妈妈的方向走,显然刚被吵醒。
      
      门外的男人有些不耐烦的重复:“你开下门。”
      
      “你谁啊?我都说了我没有车。”舒元心里的怒火更盛,其中还有几分恐惧情绪。
      小兆轩走到妈妈腿边,睁着大眼睛,有些疑惑和害怕的盯着门,手不自觉抓紧了妈妈的裤子。
      
      “物业这边的信息不会错,就是你的车,你开下门。”男人一边说,一边用力敲门,显出几分威胁意味。
      “我有没有车我自己不知道吗?真的不是我的车,你不要再敲了。”舒元说罢,咬住下唇,眼睛死死盯着防盗门。
      
      “你先开门!”门外的男人连按三下门铃,巨大而刺耳的门铃声一下下撞击舒元的耳膜。
      她咬紧嘴唇,攥紧拳头,早已睡意全消。
      
      男人没听到室内回应,又继续锤门。
      “咣咣咣!咣咣咣!”门发出闷响,显示着男人的身强体壮。
      “你开门!”他再次高声道。
      
      小兆轩害怕的抱住舒元的腿,盯着门,紧张的道:“妈妈。”
      
      舒元安抚的摸了摸儿子的头,心里的恐惧情绪被想要保护儿子的怒火压住,她朝着门怒道:
      “你是不是有病啊?到底想干什么?”
      “这么喜欢敲门,你就一直敲好了。”
      
      门外的男人就真的继续敲了起来,夹杂着按门铃,犹如催命。
      过了一会儿,电梯响,似乎又有人上来。
      隐约有交谈声,似乎在说“死活不开门,对,现在就一个女的在应门,同伙估计藏起来了。”“对,拒不开门。”
      
      新过来的人似乎应了几声,随即走到门前。
      
      舒元转身走到插座边,拔掉了自发电门铃的充电接收器。
      门铃的声音戛然而止。
      可门外的人却没有停止,一边用力连按门铃,一边锤门——敲门的力量变了,应该是换成新上来的人在敲门。
      
      她深吸一口气,手攥成拳,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抖。
      悄悄走到猫眼儿处往外看,就见一个男人站在门口,靠近着门,显得格外可怕。
      他身后则站着三四个人,都是男性。
      
      门外男人大概是通过猫眼儿处的光影变化,判断出舒元正在猫眼儿处往外开,瞪着猫眼儿,朝她道:“别看了,开门。”
      声音与之前不一样,沉沉的透着股威慑力。
      
      舒元被吓的一个哆嗦,快速缩回头,咬住嘴唇不敢发出声音。
      转头看向小兆轩,他害怕又强忍眼泪,依赖的抱着她的腿。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坚强和勇敢。
      
      拿起手机,她拨通了哥哥的电话,那头舒逸像是也才刚睡醒,声音还有些哑。
      听到她求助,舒逸也瞬间清醒了,大声让她别怕,说支援马上到。
      
      随即,舒元又拨通了物业楼区管家的电话。
      她跟对方介绍了现在的状况,说明这几个人自称是问了物业后上来的,请物业那边过来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还有就是门外的男人说的被划花的车,是否真有其事。
      楼区管家还没上班,听了也很紧张,称马上赶过来,让她别急。
      
      舒元刚挂了电话,房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居然让舒元开门。
      “房东,门外的壮汉一直用力砸门,问他怎么回事也不说,特别吓人,像神经病一样,我怎么可能开门?”舒元立即反驳。
      
      门外的大哥听到舒元这么说,隔着门反驳道:“谁吓人了?谁像精神病?”
      
      舒元没有搭话,蹲下将兆轩抱进怀里。
      小团子柔软而温暖的身体,让她的心稳了几分。
      
      房东那边听了舒元简单的介绍,才知道了这边的具体状况,不再要求舒元开门。可他人现在在广州出差,没办法赶回来,只好让舒元先联系物业,让物业过来处理。
      
      舒元挂了电话,门外的大哥仍在不遗余力的砸门。
      听到舒元不再讲电话,对方甚至朝着她喊道:“你再不开门,我找开锁的过来开了!”
      
      “你再敲门,我要报警了。”舒元也不甘示弱。
      “你报吧!”男人居然比她还横。
      
      舒元又怕又气,她干脆不答话,转而拉住小兆轩的手,亲了亲他,勉力挤出一个微笑,“没事,别怕,有妈妈在。”
      兆轩睁大眼睛眨了眨,突然张开肉嘟嘟、短短的小胳膊,抱住舒元,在她耳边奶声奶气道:“妈妈别怕。”
      
      舒元眼睛瞬间一热,她忙深吸一口气,压下胸口这股热意。
      “你们到底是谁?到底想干嘛?”情绪不稳,她朝着门外吼的声音变得有些哑。
      
      “警察,你就开门吧。”门外后上来的壮汉突然道。
      “……”舒元皱了皱眉,“那你们为什么之前说是划了我的车?你们有证件吗?”
      
      她凑到猫眼儿处。
      男人从兜里掏出一个证件,往猫眼前展示。
      但光线朦胧,证件上面的图案和字迹并不是很清晰。
      
      舒元脑海里浮现无数歹徒假冒警察后,入室杀人、抢劫之类的恶性案件。
      她想了想,虽然从未拨打过110,有些怯意,但终于还是决定报警。
      
      接电话的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性,语气充满了安抚的力量。
      对方转民警后,声音憨厚的男警i察让她等一下先不要开门,称会先调查一下是否真有民警在她所在的小区执勤,两三分钟后会电话答复她。
      并嘱咐她不要害怕,耐心等待。
      
      舒元挂了电话,心才稍微定了些。
      她抱紧小兆轩,坐在门口的换鞋凳上,听着门外一下一下的敲门声。
      
      此刻,她才发现,自己睡衣后背和腋下都已经湿透,此刻凉凉的,有些冷。
      她微微战栗了下,将怀里暖呼呼的小肉球抱的更紧了一些。
      
      兆轩感觉到妈妈的恐惧,他虽然也很害怕,却还是昂起头,伸出肉肉的小手,摸了摸妈妈的肩膀。
      
      “别怕,一会儿舅舅和警察叔叔就都来了。”舒元轻声安慰。
      兆轩认真的点了点头,可在敲门声响时,他还是不自觉的跟着颤抖。
      
      时间流逝的速度像突然变得缓慢,每一秒都掰开成60份儿,龟速爬行。
      
      突然,她仿佛听到了电梯门开的声音。
      竖起耳朵,紧接着,她就听到一个如大提琴般低淳好听,又理性沉着的声音:
      “请问你们是什么身份?有什么事找这家住户吗?”
      
      随即,几个男声开始对话,舒元没有听的很清楚。
      
      不一会儿工夫,门外又传来敲门声,这次的敲门声很轻柔,像是知道她在害怕一般。
      然后,是那大提琴般的男低音,和缓道:“舒元,你在门内吧?我是易书鸢,这几位的确是警察,有我在,你开门吧。”
      
      “……”舒元有些不敢置信。
      ??
      !!
      啊?
      真的是警察?
      可是……
      
      虽然心里还有怀疑,但易书鸢却神奇的让她的恐惧情绪消失大半。
      
      突然有了靠山和安全保障,她终于打开门。
      
      易书鸢站在门口,挡住身后的几个男人。
      他目光幽深,视线快速的上下打量过舒元。
      看见她的样子后,他一步迈到门口,微微侧身,挡在舒元身前,遮住了她半边身子。
      
      舒元便凑近一步,几乎靠着他的背,一双眼睛防备的望向门外4个男人。
      
      几人中站在最后的瘦高男人,手里举着执法记录议——朝着几人拍摄,以记录整个执法过程。
      另外两个则将证件举到舒元面前,她低头确认过的确是警察,再看看易书鸢,见学长态度平静的朝她点头,她此刻才真的信了。
      
      长舒一口气,紧随而至的,是令人窒息的尴尬。  
      这真的就……很尴尬了……
      
      她吓的要死,坚决不给开门,还……还骂他们神经病?
      天那!!!!
      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啊!
      欲哭无泪!
      
      “麻烦出示下身份证。”门外方才敲门的警察沉声说道。
      舒元品了品这声音,语气虽然严厉,的确是透着正气。
      她忙点头,拍了拍兆轩的头,穿着睡衣去取证件。
      
      小兆轩站在门口,妈妈转身进屋后,他立即展开手臂,改抱住易书鸢的腿。
      这是易书鸢第一次看见舒元的儿子,他感到小腿处软软的、暖呼呼的,心里莫名升起股异样情绪来。
      说不清,道不明。
      
      “稍等一下。”他先安抚了下门外的警车,待警车点头后,才低头静静打量抱住自己的小男孩儿。
      
      小小一直,被舒元养的白白胖胖的,短发清爽而柔软。
      刘海儿大概是因为刚睡醒,有些汗湿的贴在额头上。
      小家伙长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眼尾微微上翘,皮肤白白嫩嫩的,嘴角不笑时也微微上翘,像舒元。
      
      他手在身侧僵了好半晌,才迟疑的轻轻拍了拍小男孩儿的脑袋。
      见小男孩儿因为他的碰触仰起头,眨着眼睛疑惑的看他,不知怎么的,他竟弯腰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待柔软的小身体窝进他怀里了,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三年前,就是这个小家伙的出现,让他以为舒元跟自己的男朋友修成正果,所以才离开中国,去美国交换学习。
      如果不是这小东西的出现,他那时可能就会挖刁文彦的墙角了。
      
      都怪这个小东西!
      而现在,他居然将这小东西抱在怀里!
      
      他甚至还轻声问小家伙:“你刚才勇不勇敢?保护妈妈了吗?”
      这简直不是他!
      不是那个少言毒舌,不喜欢与别人亲近的易书鸢!
      
      怎么每次遇到与舒元有关的事,他就变得这么……不像自己?!
      
      易书鸢正独自挣扎,内心天人交战,小家伙却只是有些小心翼翼,却又充满好奇的打量他。
      
      兆轩对上易书鸢有些凶的浓眉和长目,窝在对方怀里,完全不敢造次,但却又不觉得特别讨厌。
      他乖乖的点了点小脑袋,一脸认真的表示自己勇敢,且一直在保护妈妈。
      
      “……”门外的警i察面上也露出尴尬表情,他们不知道屋里还有孩子。
      
      舒元拿身份证时,110的电话也回拨了过来,对方表示敲门的是刑i警,请她开门配合工作。
      她忙表示已经开门了,很配合,绝对配合。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刑i警。
      回答对方问题时,显得特别乖巧,再也没有了刚才不开门时的凶悍。
      
      快盘查完时,物业管家也赶了过来。
      最后几经沟通,舒元才知道事情原委。
      
      原来是房东虽然将房子租给了她,但因为她没有车,房东就在几个月前,将空出来的车位租给了一个中年男人,结果这个人犯事逃逸。
      刑i警根据那辆车的线索,最后找到了这里。
      
      刚开始敲门的是物业,刑i警们在楼下确认过车辆后上来,听到物业说住户坚决拒绝开门,因并不知道舒元刚开始跟物业交流了什么,以至于接收了一个错误信息,默认了屋内住着涉案嫌疑人,且拒绝配合。
      
      物业最初没有立即表明身份,也是觉得室内住的是嫌疑人——完全是为了麻痹嫌疑人,诱使嫌疑人开门配合搜捕。
      却不想舒元没有车,立即就对物业的话产生了质疑,反而抵死不开门。
      ——谁也想不到,房东会有,车位和房子租给两户人的骚操作。
      
      当物业道了歉,几名刑i警确认过她的身份并离开后,舒元仍因为自己拒不开门配合工作,甚至恶言相向,而觉得忐忑不安,很是不好意思。
      实在是太尴尬了。
      
      虽然她和宝宝也吓的不轻,但到底是虚惊一场。
      反而是害刑i警大哥们一直被自己骂,还在门外干站了快半个小时,更令她耿耿于怀。
      
      她明明一直都是良民,又乖又可爱的那种。
      哪想到会出现这样的误会,无意间居然做了‘恶霸’。
      
      有些失魂落魄的舒元,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家一向很排斥与陌生人接触的小混世魔王,居然无比乖巧的窝在易学长怀里,没有哭,也没有闹。
      
      ……
      
      易书鸢关上房门,目光扫视了一圈儿,房间很干净整洁。舒元是个好妈妈,也是个优秀的家居好手。
      鼻息间嗅闻到女性特有的馨香,和孩子的奶香味,让他有些恍惚,又有些害羞。
      
      这是他第一次来她家。
      竟好像……也是他第一次与她这样独处——虽然还有个小东西,但这小东西实在乖到几乎没有存在感。
      
      在舒元将一双新拖鞋放到他脚边后,他很自然的换上拖鞋,登堂入室。
      
      没想到,如此这般的‘第一次’,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目光扫向有些魂不守舍的舒元——
      柔软的睡衣会随着她的动作,勾勒出她窈窕的曲线。
      刚睡醒又受了惊吓,她表情有些懵,眼睛润润,面色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羞耻,红彤彤的,粉嫩撩人。
      光着脚,穿着一双凉拖,小巧可爱的脚指头微微翘起,脚腕骨骼清晰,线条好看。
      
      “学长,真是谢谢你,怎么是你来了呀?我哥呢?”舒元一边搓着手里的身份证,有些笨拙的往卡包里塞,一边问易书鸢。
      她到现在,都还有点儿心不在焉——欺负了刑i警同志,对她来说实在个不小的心理负担。
      
      微微抬起头时,她颈部线条被拉长,白皙的皮肤、好看的曲线,都让易书鸢有点儿心猿意马。
      
      尤其……
      他视线不自觉下移,额……
      
      这丫头……是不是没穿bra???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真人真事改编,无黑点,勿深度解答】
    ……
    仍有小红包掉落哦~



    我的印钞机女友
    来啊,瞎写啊,谁怕谁啊!



    这个爹我当定了
    腥加尖,赛神仙!



    我,C位出殡。
    穿书混迹娱乐圈,我是爸爸的戏精白月光!



    当万人迷被迫穿到恐怖电影中
    当娇里娇气、怕鬼的唐安穿越进了恐怖电影中之后,在活下去与男人的尊严中,唐安果断的选择了……继续女装大



    一觉醒来嫁人了!
    十八岁少女,一觉醒来成为二十八岁已婚成功女性。



    儿子是男配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进了书里,成为恶毒男配的妈妈。



    贫僧
    他为我开了闭口禅,毁了不坏身,破了空色戒。我却一心要偷他守的三卷佛藏,还一走了之,陷他背了不该之罪…



    我不成仙
    传闻,她有过一个曾杀妻证道的夫君。



    一卦定君心
    爱我,宠我,可解你卦中之凶!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
    穿入虐身小黄文,成为甩了大佬的蛇蝎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