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的病弱白月光[穿书]

作者:雪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cut!很好!”张候拍了下手,满意地啧了几声。苏苏披上衣服赶紧跑向了更衣室。

      张候擦额头的间歇,余光陡然瞥到斜后方站着的一群人。他惊诧了一下,随后赶紧走了过去。

      “傅总。”张候笑道。

      傅祁的视线从女孩儿消失的方向撤回来,旋即面向和他说话的人。

      张候正要问他怎么在这里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旁边有另一个剧组也在拍戏,好像是国际大导的戏,据说投资史无前例的高,而傅总的公司环娱正是那电影的最大投资方。所以,傅祁估计是来片场巡察巡察拍摄情况的。

      傅祁对他颔了颔首,继而转身离开。跟在他身后的一群人亦步亦趋随着他出了影棚。

      张候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但是每次与傅祁见面总觉得心脏紧缩犹如被什么东西压制着,密不透风的闷窒让他大气儿都不敢喘。

      说起来,加上这一次,他统共也就和傅祁见过两次面。第一次见面还是在一次宴会上,他站得远远的,和傅祁搭过两句话。

      圈内最大的娱乐公司的老板,而且还是首富傅氏继承人之一,能够和人家说上话就已经是他的莫大荣幸了。他一边感叹一边又觉得自己忒没出息。

      苏苏换下湿透的戏服,哆哆嗦嗦地穿上自己的衣服。她知道今天会拍淋雨的戏,所以多带了两件衣服,就是怕自己又弄感冒了。她把头发吹干,在更衣室里吹了很久的暖风后才包裹着外衣出了更衣室。

      “苏苏!”才出来,她就见张候在向她招手。她快步过去,“导演?”

      “你不准备签个公司?”张候瞧着她吹干的短发。

      愣了愣,苏苏道:“不准备。”

      上辈子被经纪公司所束缚,很多事情都无法做主,现在她可不想再被约束住了。她拍戏是为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把自己困住。

      张候觉得苏苏这女孩儿很奇怪,既有一种剔透感,又有一种看不穿的复杂感。极致的矛盾如同她的容貌和气质的矛盾一样。

      “你确定?如果你想签公司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我————”

      “不用的,谢谢您。”

      张候诶了声。没有经纪公司的话,她怎么继续发展下去?单干?艺人单干的话除非是已经很有名气的,不然资源也不会主动找上你。

      可是这小姑娘到现在连半个新人都不算,哪里有什么名气?他可不想一个极有潜力的明日之星就这样被埋没了。

      他清清喉咙,状似劝嘱,“签一个公司的话,对你以后发展有利。难道你还想以后一个一个找剧组面试?有了公司就有了资源,到时候直接挑剧本岂不是更好?”

      话音落下,苏苏摇摇头,“没事的。”

      其实她现在的状态用四个字可以概括:随在,佛性。

      第一,她不缺钱,所以不用为了钱那么拼命地拍戏。

      第二,她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可能要挂了,她不必要把自己捆绑给别人。

      第三,她不担心有没有戏可拍,有人找她拍,并且剧本她喜欢的话,她会拍,如果没有人找她拍戏,她也无所谓,现在拍点戏过过瘾就行了。

      她的眼神很坚定。张候心底里啐了声,人家不愿意签公司,他操个什么心,她又不是他什么人!他说:“那行吧。”

      苏苏再次向他致以谢意。

      傍晚刚收工,张候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当他知道电话是环娱那边的人打过来的时候,他诧异着,不知道环娱突然打电话给他做什么。

      “投资?”他张了张口。环娱怎么突然要投资他的电影?他惊了惊,又听那头人道:“投资和保底皆由我方公司负责。”

      还保底?

      他的脑袋像是被人撬开,全部东西都抽了出去,只余下空荡荡的一片。他这电影一开始拉不到投资,投资商都不太看好这部电影。小众,还偏文艺,故事比较晦涩,完全不迎合大众,投资商们看不到赚钱的点。

      然而这剧本他很喜欢,一直都想把它拍出来,奈何资金一直不足,为了圆自己的梦,他咬咬牙,自掏腰包投资了这部电影。如果电影失败了,就相当于他之前赚的钱全部打水漂了。

      可是现在竟然有公司愿意追加投资而且还给他保底。最重要的是这公司还不是其它公司,居然是环娱。

      忆起上午傅祁经过这里的事情,张候暗忖,难道是无意间看到他在拍的戏了,一时兴起要投资?

      他放下电话,神色晦暗不明起来。

      彼时苏苏已经坐上离开会傅家的车。她紧抱着双臂,缩着肩膀,惹得出租车司机频频回头看她。

      “你冷吗?”出租车司机疑道。

      苏苏微赧,“没有。”

      司机若有所思地瞟向她压紧的衣领,然后默默地调高了车厢内的温度。

      车内瞬间变得暖和了很多。苏苏全身松弛,小声说了句“谢谢”。

      傅瑾知抱着元宝,目光从窗口下滑,瞥见穿得厚厚的苏苏从花圃处哆哆嗦嗦地往前走。

      思及她今日没去上课,老师说她请了病假,他眼里升起冷讽。

      生病了还能去外面?不会是根本就没生病吧。他轻抚着元宝的软毛,冷哼一声从窗台前走开。

      苏苏没想到这副身体能差到这种程度。只是淋了点水,起先只是觉得冷,后面她洗了个热水澡又钻进被子里后就不觉得冷了,然而没过多久她就觉得喉咙发痒,十分难耐。她叫了几声周嫂。可是没人回应。

      她下床拢紧衣服,捧着水杯去外面接热水喝。

      脑袋有些沉重,她扶着头,慢慢地下了楼梯。饮水机前隐约站了一个人,她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一团影子。

      喉咙愈发痒了起来,她难受地闷咳着,急急地来到饮水机另一旁。她颤颤巍巍地把杯口抬高。

      水哗啦哗啦流进杯子里。

      哐当一声,杯子从手中滑落。

      正转身离开的傅瑾知顿滞住。他垂眼看见鞋子上裤脚上染上了一大片水迹。他的脸色比刚才见到苏苏来到他左侧的时候更加黑沉起来。

      绷紧下颌正准备叱她,一抬眸却见她的手撑着墙壁,仿佛马上就要倒下去。

      他冷冷地俯视着她,抬脚就要走开时,听到一声低低的轻喃,“帮我接点热水。”

      傅瑾知充耳不闻,撇开眼睛。

      袖口一紧,他厌恶地低下视线。她轻轻地扯着他的袖子,眸子里氤氲着雾气,面色潮红,唇色略白,如溺水的鱼一翕一张,“帮我,帮我接点热水。”

      凝着她泛着雾气带着乞求的瞳仁,他怔了半瞬。她似乎已经没有力气,手指轻轻攥了攥他,身体从墙壁上滑了下去。

      傅瑾知转头就走。

      然而走了两步却顿住了脚步。

      舌尖用力一抵腮帮,他返回去,倾斜着腰,捡起她的杯子。

      热水溢满水杯。他凉声道:“水!”

      苏苏虚着眸子,伸出手臂去拿水杯,但是她使不出力气,半天都够不到水杯。

      傅瑾知看的不耐烦,倏然一弯腰,把水杯送到她手边。

      热气飘到苏苏面颊上,她立即抓住杯子,凑到杯口前。

      暖暖的热水漫过喉腔,浇灭了难受的痒意。苏苏缓和着气息,就着杯口又抿了两口。

      傅瑾知浑身僵硬地屈着背脊。手指被她捧住,覆盖着温软的触感,暖意一点一点渗透进血液里,他仿若被冻住,一时不能动弹。

      嗓子不再难受后,苏苏舒了舒气,视野逐渐清晰,她恍然注意到她的手盖到了拿着杯子的长指上。她猛地缩回手,这才发现站到自己面前的是傅瑾知。

      “谢谢。”她哑声道,头还昏沉着,如同在头顶负了千斤顶。

      收好发烫的指腹,傅瑾知砰地一下把她的水杯放到饮水机上,寒着脸大步走远。

      苏苏咳了咳,继而费力撑着墙壁起身,执着杯子摇摇晃晃地回了房间。吃了备用的药后,苏苏在被窝里捂出了一身汗,昏昏蒙蒙地睡了过去。

      猛力把门摔上,傅瑾知胸口起伏不定地看向自己的手。

      上面还留着方才的温软触感。他捻了几下,眼底骤然闪现一双雾气蒙蒙的眼眸。

      他狠狠地握紧拳头,将那双眼睛挥散,然后拿出纸巾用力揩拭着手。

      元宝小心翼翼地伏在他旁边盯着他,胖爪子探出一截,试着碰他。傅瑾知平复好情绪,慢慢地抱住了元宝。

      翌日。

      张候见苏苏还没到片场,于是给她打电话,电话却半天没接通。正要再拨过去,手机突然一震动。

      “你怎么还不来?”张候一看是苏苏的号码,立即接通问道。

      “导演对不起,我生病了。”苏苏沙哑的声音通过电流传入他耳中。

      生病了?怎么回事?

      “昨天淋了雨,发烧了。”

      张候脑海里闪过苏苏那张淋了雨脆弱的面庞,过了半晌,道:“那你今天还能不能来?”

      “能,只不过要迟到一会儿,对不起。”

      挂断电话,张候去了监视器旁边。拍了半个小时,忽然有人进了棚子里。

      看到走进来的两个人,张候啊呀一声,迅即停下拍摄,迎了上去。

      “傅总,您来看看?”张候笑呵呵道。

      傅祁扫视了一下摄影棚,旋即皱起眉。

      一看到傅祁皱起了眉头,张候心里立刻一咯噔,“傅总?”

      昨天环娱注入了投资,今天傅祁就来了片场,张候简直是受宠若惊。但是惊讶之于又很是疑惑。

      人家一天多忙啊,怎么会专程来看他这小电影的拍摄情况。

      “所有人都到齐了?”傅祁倏然问道。

      “还有个演员没到,等会儿才会到。”

      闻言,傅祁点头,说:“继续拍。”

      扮演茉莉的女演员眼神发亮地瞄向坐在右边的男人。

      环娱的老总啊。将将三十岁的年纪,年轻英俊,气质非凡,一张脸甚至比圈子里的男星还要俊致,最重要的是人家还是单身。

      能够嫁给这样的一个男人估计是圈里所有女星的愿望。她心底冒着粉红泡泡,做出的动作不禁妖娆妩媚起来。

      “沈媛,让你演医生,不是让你演美女!”张候低斥道。

      “对不起导演!”沈媛急忙回神。她摆好姿势,认真演了起来。

      傅祁单手抵着额侧,食指轻轻地在软座扶手上敲击着。他神色岑淡地望着前方,眉骨蓦然一动。

      一股夹杂着药香的清甜从身后渡到鼻端。他回头,一眼望进女孩儿的瞳孔里。

      苏苏抱着暖水袋往棚子里走,才进去就与突然转过脸的男人正面迎视上。

      她攥紧暖水袋,脑中迸起“傅先生”这几个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改一下时间,以后定在晚上六点更。作者君写的好酸爽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