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大师

作者:一度君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旧事重提

      第九章:旧事重提
      等到好不容易买齐食材,乔小橙终于上了车。周渔开车,她为了避免尴尬,也不说话,埋头给贺一水发消息:“小贺总,今天的菜钱,我找谁报销啊?”
      贺一水回了三个感叹号,整齐得像是在为周渔的智商点蜡。随后立刻把原话截图发给了周渔。周渔:“……”
      
      车里太过安静,他冷不丁开口,问:“你很缺钱?”
      乔小橙脸一红,知道贺一水肯定把报销的事儿跟他说了,只得道:“呃……我觉得,公司聚餐,肯定也不会让我出钱,对吧?”
      周渔唇角微微勾起,半晌鼻音回了一个字:“嗯。”声音低沉而温柔。乔小橙低下头,脸更红了。
      
      周渔假借看后视镜,余光却在打量她,感觉像是看一朵花,昨天还是花骨朵儿,今天已经舒展花瓣,欢快自由地盛开了。
      他问:“这两年,过得还好吗?”
      乔小橙不敢看他,说来好笑,这句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没有过问。分手两年后,倒是想起来问一问了。她几乎是含糊地说:“还行,挺好的。”
      
      周渔点点头,接下来便是无话。乔小橙是一个很具有欺骗表象的姑娘,距离在朋友以内的时候,她很好很好。但距离再近,就不那么美妙了。
      而这两年,也许是因为距离又远了,他竟然慢慢淡忘了她的缺点。如今旧人重回,依然坐在副驾的时候,也只是想起了她的好。
      
      可是菜市场到他家很近,这么一点距离,也并没有多少时间让他回想旧事。
      周渔的家地段十分繁华,院子也大。花园里的草坪上,除了落地的球形灯以外,还有一只石雕的德国牧羊犬。狗雕得逼真,仿佛真的能看家护院一样。
      乔小橙一眼看见它,说:“它还在啊。”
      周渔仍是嗯了一声,径直把车停到车库里。乔小橙也不指望他帮忙,自己拎着东西进厨房。刚一进门,冷不丁看见一个陌生男人从屋里出来。二人一个照面,乔小橙吓了一跳。
      
      男人穿迷彩背心和长裤,身材魁梧,肌肉结实,右臂从衣里向外延伸出青色的纹身。这……怎么看怎么像个暴徒啊!乔小橙连心跳都加快了——周渔家不是进贼了吧?
      男人看见她,三个字介绍了自己的身份:“贺一山。”
      啊?乔小橙一愣,贺一水的哥哥居然长这样?!贺一山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有想什么,顿时会心一笑。
      
      乔小橙被看破心思,很不好意思:“大贺总您好,我是新来的小乔。不好意思啊刚才我还以为……”
      贺一笑长得吓人,脾气却不错,笑着说:“以为进贼了?”
      乔小橙被戳中了小心思,顿时有些讪讪的。贺一山却接过她手里大大小小的塑料袋,问:“周渔呢?怎么让你提东西?”
      乔小橙简直受宠若惊,小跑着跟在身后:“哪里敢劳动周先生,这些事我做就可以了。”
      贺一山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有个贺一水那样八卦的弟弟,显然他对乔小橙的来历一清二楚。就算是前男友,这也客气得过了头吧?
      
      但是周渔还真是没有帮忙,他上了楼,乔小橙把油、蜂蜜什么的全部提上去。贺一山一边帮忙一边说:“周渔这可真是……怪不得被人甩了。”
      呃……乔小橙很尴尬,脸都已经烧起来了,但是给老板解围还是要的:“大贺总,其实以前吧,是周先生甩得我。”
      贺一山回头一眼,带了些诧异,但终于还是“哦”了一声。
      
      食材都放好,乔小橙随手找出围裙穿上,贺一山一看,人家这是真熟悉,也不管她了,径直上楼去找周渔。乔小橙忙着把各类肉食切好、腌好,也顾不上二人了。
      贺一山上到二楼,周渔正站在露台边,盯着花园里石雕的黄狗出神。他手里拿着半瓶营养液,这东西显然并不好喝,大都督神情凝重。贺一山说:“又喝这东西!你是女人吗?吃饭都要人哄!”
      周渔不理他,他说:“公司聚餐怎么不叫郑婍过来?”
      这次周渔几乎是立刻就说:“不用。”随后又补充了一句,“随便吃点东西而已,不用叫她。”
      贺一山快步走过去,以审视的目光打量他:“你看起来,并不讨厌小乔。”
      
      周渔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讨厌她?”
      贺一山也拿了根烟点上:“那为什么要分手?”
      周渔深深地吐了个烟圈,好半天才说:“太粘人了。作朋友感觉还好,离得近了,极度缺乏安全感。时时刻刻都想要人陪。”
      贺一山了然:“小女孩嘛,也可以理解。”
      
      周渔掐了烟:“那时候……我没多少耐性。”
      这一点,贺一山倒是清楚明白。他说:“她看起来对这里很熟,应该没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走,打两局去?”
      周渔搁下手里还剩一半的营养液,两个人一起来到搏击训练室,换了衣服,开始热身。
      乔小橙一个人在厨房忙碌,不过她还挺喜欢周渔家厨房的。毕竟这里的大部分东西,都是她添置的。周渔不太管她怎么花钱,她那时候毕竟年纪小,什么烤箱、破壁机、咖啡机,都是按自己的意思添置。
      
      她把肉类腌好,打开冰箱便皱了眉头——冰箱里几乎全是饮料,剩下就是各种营养液。她看了看就放回去,也没再碰——作为一个下属,随便动老板家里的东西可不是个好习惯。
      但这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两年厨房里的电器一定过得很清闲。乔小橙摇摇头,她想要这个烤箱好久了,一直下不了决心去买。
      有的人明明就有,却偏偏放着不用。
      小区里有专门的社区超市,她把肉腌完了,干脆又出去买了蛋挞皮和蛋挞水,加上鸡蛋、面粉、奶油什么的。
      再次回到厨房里,乔小橙斗志昂扬地挽起袖子——来来来,让本大师来看看,你们还是好样的不!!乔大师开始动员整个厨房的老伙计们了。
      
      搏击训练室里,周渔和贺一山下手都狠,你来我往,互不相让。贺一水一上楼就看见周渔和贺一山两个人像两头抵角的牛。他赶紧说:“差不多得了啊!丢下人家小姑娘在厨房做饭,你俩在这里内讧!打出伤来丢人啊!”
      两个人这才住了手,贺一山出了一身汗,周渔也好不了多少,头发都在滴水。两个人拿了毛巾,各自去洗澡。贺一水靠在贺一山浴室门口,说:“案子处理得怎么样?”
      贺一山随口说:“还好,只是语言不通,费了些功夫。”
      贺一水笑得要死,他跟贺一山虽然是兄弟,却一点也不像。贺一山光看外表就像个有暴力倾向的坏蛋头子。怎么着也应该监狱几进几出的人物。而他却清瘦斯文。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贺一山是个大学渣,偏偏他品学兼优。
      
      他说:“让你带上我死活不肯,现在知道有个弟弟的好处了吧?”
      贺一山没理他,反而问:“昨天你说小乔进到时间夹角了?她的守护生肖是什么?”
      贺一水耸耸肩:“没来得及问啊,昨晚大家都很累了。”
      贺一山只好又问:“能力强弱呢?”
      这么一说,贺一水就开启了吐槽模式:“还说呢!你是没看见,周渔护她就跟老母鸡护崽子似的。一涉及血腥的地方,看都不让看一眼!还给了个巧克力哄她呢!那巧克力在里面能抵一天的热量消耗!他倒好,随手就扔出来哄小姑娘了。我看他要么是病得不轻,要么是余情未了。”
      
      贺一山说:“他打算自己带小乔?”
      贺一水摊手:“这倒是没说。我估计他没那耐性。说起来,他是有点不对劲,今天让他陪小乔出去买菜,他居然也去了。不会是想来个旧情复燃吧?”
      贺一山冲完澡,穿好衣服,说:“不太可能。是他跟小乔提的分手。”
      “啊?”贺一水愣了,周渔可不像是吃回头草的样子。片刻后他说:“那他……不会还想圈养着人家小姑娘给他做饭吧?”这倒是越想越有可能,贺一水自言自语:“这家伙,造孽啊。”
      
      贺一山拿了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从浴室出来,两个人刚来到训练室,就愣住了。只见桌上放了一盘蛋挞,很显然乔小橙上来过。这里因为是私人训练室,浴室离得非常近。而且也没有刻意隔音,不知道刚才的话她听到了多少。
      贺一水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很有给自己来一耳光的冲动。
      倒是贺一山顺手拿起一个,吃了一口,说:“我突然有点理解他了。”
      
      到将近中午的时候,常凤他们就全过来了,本意是帮忙来着。谁知到了之后才发现,乔小橙已经忙得差不多了。
      这时候甜点也有了,水果也已经切好。肉全部腌上,菜也摘洗干净了。大家一看,也没别的事,于是将烧烤炉架上,冰镇啤酒什么的搬出来。
      背阴处的草坪顿时就热闹起来。
      
      趁着人齐,常凤把大家都给小乔介绍了一下。公司里四个负责人,周渔一个,贺一山、贺一水两个,也就是人称的大贺总、小贺总。公司里的事儿大多都向他们请示就好。
      常凤级别比二人低,但是大案子毕竟不是随时都有的,大多数时候都是些费时费力还没多少钱的小事。这些都是她亲力亲为。
      另外两贺和常凤手底下各有一批人。比如贺一山下面就有陈饮白、赵友、何甜等人。贺一山能打,他也喜欢身手不错的人。所以带的人也都是擅长格斗,反应敏捷、体力超强。
      
      贺一水八卦,他的部门就是个八卦团伙。可能八卦的传播还需要思考,所以贺一水手下的人都聪明。汪羽、严华、黄原原之类,都是脑子灵光、思维活跃的人。
      常凤是大姐大,爱照顾人,所以她手下的人也大多热情、细致。大家都喜欢把新人交给她手下来带。其中江晓鹿、伍子齐、米贝儿等都很有潜力。
      
      乔小橙和他们全部打过招呼,回头把鸡翅烤上,熟练地刷油、蜂蜜和烧烤汁。对于吃的,她似乎从懂事起就有一种奇怪的天赋。
      大家都开了碑酒,乔小橙却是滴酒不沾的。旁人再怎么劝,她也不为所动,只捧了一杯鲜榨果汁,一副养生老干部的模样。
      
      虽然不喝酒有点扫兴,但是她烤肉勤快。
      以至于大家先时还自己烤,后来没过多久,就围了过来,等着她投喂了。乔小橙很有眼色,先给周渔烤了一块蜂蜜羊排。切好放进盘子里端给他。天气毕竟是热,她额上出了不少汗。
      周渔问:“你是厨子还是他们没长手?!”说得好像他自己就长了手似的。
      其他人一听,赶紧自己动手了。乔小橙有点尴尬,反倒是其他人被他冷嘲热讽惯了,也没人把这话放在心上,江晓鹿喊:“常姐,你有没有带充电器?我手机没电了!”
      
      常凤还没说话,乔小橙说了句:“你旁边有地插,里面有数据线,防水盖打开就能看见了。”
      这话一出,大家的目光都看过来——果然是前女友啊,熟悉得跟自己家似的。乔小橙更尴尬了。
      周渔好容易吃了点东西,突然手机响。他看了眼来电,随手端了一碟子羊排,回屋里接电话了。他前脚一走,后脚常凤就说:“快快快,给我烤两个鸡翅!!”
      贺一水紧随其后:“小乔,我要牛肉!”
      贺一山对于这些人的阳奉阴违十分无奈,于是说了句:“顺便给我来个玉米!”
      
      二楼露台上,周渔接通电话,问:“什么事?”
      电话那头,郑婍说:“在干什么呢?公司里一个人都没有。”
      周渔淡淡说:“今天没活,不上班。”
      郑婍说:“我这里有一个案子,七八个知情者,有点棘手,一块接吗?”
      周渔靠在栏杆上,目光微抬,看见院子里草坪上,那个人站在烧烤炉前,手里拿着小刷子,埋头往牛肉上刷油。一瞬间他心思也不太专注,电话那头,郑婍喊:“周渔?”
      
      周渔这才回过神来:“不接。”
      郑婍很奇怪:“最近你都不太接活了,是懒了还是胆小了?”
      话语亲近,显然是对十分信任的伙伴打趣。周渔说:“你要怎么认为都可以。”
      郑婍笑出声,说:“要出来吃饭吗?”问完,似乎想起什么,说:“我找了一个不错的厨子,说不定做的东西能合你胃口。”
      周渔说:“不用。没别的事我挂了。”
      
      草坪里,乔小橙正在专心作大厨,周渔拿起一根羊排,东西入口,有一种奇怪的味觉复苏之感。
      他是真的厌倦再嚼木头渣了,以至于突然想,乔小橙虽然粘人一点,但缺点比起优点,还算可以接受。
      何况现在她长大了,身边又没有其他男人。真要在一起,似乎也还好。只是当年那一场不痛不痒的分手,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
      
      他觉得其实两个人可以再谈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第九天。哎哟我的妈,感觉自己每天都美美哒!
    感谢 芳草凄迷 的地雷*6
    感谢 五月s 的手榴弹*1
    感谢 小花生花儿 的地雷*3
    感谢我不是小可爱 的地雷*2
    感谢 陈 fgyg007 流光飞舞 17814393 rilagogo 雨点 晴花 东瓜 刹?e??朗 的地雷*1
    记录一下成长哈。今天 收藏2670个,评论1166条,营养液1524瓶。感谢留评、投营养液的宝宝哈。爱大家。



    江湖小香风
    一度君华最新欢乐古言,求宠幸~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