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不听话

作者:梦筱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时光推门进去时,只有一位正在缝纫机前忙碌的老奶奶,脸上全是岁月劳碌留下的痕迹。
      
      听到开门的声音,阿婆推推老花镜,停下手上的活,“丫头,是要补衣服?”她看时光手里拎着装服饰的袋子。
      
      时光边走边拿出裙子:“奶奶,我这裙子被勾了一个洞,您看好不好修?”
      阿婆仔细瞧了瞧,说没问题,让她先坐一会儿,不然出去逛逛也行,估计要半小时才能好。
      
      时光不着急,天热她也不想出去,就在旁边的椅子上等着。
      时晏朗停好车也进来了,他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被布料给吸引住,店里一排排的布料,各种颜色,各种花色和质地。
      他盯着看了一会儿,在时光边上坐下。
      
      时光刷手机,时晏朗打游戏,店里不时就有顾客进出。
      
      时晏朗打了几局游戏,再一看时间,马上六点,阿婆还没把裙子补好。
      他伸个懒腰,手机响了,是时景岩。
      “你们在哪?”
      时晏朗报了地址,说还要有一会儿才回家。
      时景岩:“我过去找你们,晚上在外面吃。”
      
      店里又有顾客进来,时晏朗下意识瞅了眼,是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士,跟他差不多高,气质清冷,两手空空,大概是来拿修好的衣服的。
      难怪这家裁缝铺敢在这里开,店面租金那么贵,原来都是这样的顾客。
      
      男士开口:“妈,您还没好?不是说了,让您今天早点收工,要去给来来过生日。”
      
      阿婆抬头,“这就好这就好,就是去吃顿饭,急什么呀,把这丫头裙子弄好的。”说着,又低头干活。
      
      时光听到说话声也抬头看去,说话的人大概有四十岁?
      由内而外的强势气场,震慑人心。
      看上去就跟时景岩是一类人,不苟言笑。
      这位叔叔眼眸狭长,像鹰隼一般,戴着金边眼镜,锋芒被遮住了大半,即便是这样,时光还是觉得这个人要是做生意的话,肯定是心狠手辣的那种。
      蔚家,来来?
      她不自觉就联想到蔚来,这个人难道是蔚来小叔?
      不过她就只这么一想,并未放在心上,继续看手机。
      
      蔚明海就没再打扰母亲,站在一旁看母亲干活,也没注意店里的那两个小孩。
      
      十分钟后,裙子修好。
      “丫头,好了,你过来看看满不满意。”
      
      时光赶紧收起手机,走过去。
      
      蔚明海这才抬眸看向时光,这一眼,他头脑‘嗡’的一声,有瞬间的空白。
      这女孩脸的上半部分,太像年轻时的她,特别是那双眼睛,要是带着口罩,他会以为就是她。
      之后,心里翻江倒海。
      那种疼,蚀骨。
      
      时光没想到阿婆的手这么巧,根本就看不出来是缝过的,她说了好几遍谢谢,付了钱,跟时晏朗离开。
      
      蔚明海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给车里的保镖发了条信息:【刚出去的那两个孩子,记下他们的车牌号。】时晏朗手里有车钥匙,他刚才看到了。
      
      阿婆解下围裙,跟儿子说:“我去里间换个衣服。”
      
      半晌,阿婆发现儿子没有任何反应,还在盯着门口的方向看,可门口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她在心里叹口气,大概儿子刚才看到那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儿,又想到了自己已经夭折的女儿。
      
      阿婆拍拍儿子的手臂:“帮我把台子上收拾收拾,我去换衣服。”
      
      蔚明海这才回神,“好。”
      他拢拢思绪,开始忙活。
      
      蔚明海买下这个店铺给母亲用来打发时间,母亲年轻那会儿就手巧,他父亲离开的早,母亲就靠着一台缝纫机支撑起一个家。
      他们家兄弟姐妹八人,现在都成家立业,母亲也操劳了一辈子。
      
      蔚明海把台子上的针线盒还有边角料都整理好,出去抽烟,没想到碰到了熟人。
      
      时景岩过来找时晏朗和时光,在店门口看到了蔚明海的车,今晚原本打算跟蔚明海一块吃饭,结果蔚明海要给他侄女过生日,项目合作谈妥后,他们就在会所分开。
      “蔚总,这么巧。”
      “可不是。”
      两人握手寒暄几句。
      
      蔚明海一半的注意力放在了时光身上,连跟时景岩的寒暄都显得心不在焉,还好,时景岩并未察觉异常。
      
      时景岩给蔚明海做了介绍:“这是我二叔家的弟弟,时晏朗,这是我四叔家的妹妹,时光。”
      
      原来叫时光,挺好听一个名。
      蔚明海今天话多了起来,“上大学了?”
      时景岩拍拍时晏朗:“这个上大三了,时光开学大一。”
      
      蔚明海点点头,他的宝贝要是活着,今年也该上大一了。
      
      阿婆换好衣服出来了,准备锁门,蔚明海赶紧过去帮忙,转身时,没忍住,他又多看了时光一眼。
      
      时景岩让司机先回了,他直接坐了时晏朗的车。
      汽车行驶到马路上,时光才问:“哥,那个蔚总是谁?”
      时景岩坐在副驾,回头:“蔚明海。”
      
      时光点点头,原来还真是蔚来的小叔,蔚来的小叔就叫蔚明海,是金融大鳄,她又问:“哥,你跟他是竞争对手吗?”
      时景岩:“不是,合作关系。”他挺奇怪,她可是平时话很少的,“怎么了?”
      
      时光:“没什么,觉得他不怒自威,是竞争对手的话也不易对付。”
      
      时景岩颔首,确实也是。
      蔚明海这人,城府深不见底,不过这几年已经转变很多,以前他眼里只有利益,杀伐果断,在资本市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现在即便是跟谁竞争,也不会不留余地,总会给对方一条退路。
      他一个朋友的老婆,去年就跟蔚明海杠上了。
      那场商战持续了很久,最终蔚明海没有下狠手,在保证自己利益不受损的情况下,也没有为难他朋友的老婆。
      这种转变,让人匪夷所思。
      
      时光好像明白了一点点,应该是跟他经历有关吧。
      同学跟她说过,蔚明海是前些年才知道自己有个女儿,可惜女儿早就夭折,或许就是这样的经历,让他心软了。
      
      时景岩没再继续聊蔚明海,问她:“晚上想吃什么?”
      “不回家吃?”
      “你请客。”
      时光:“...行。”
      
      时晏朗一听是小哭包请客,顿时食欲大增,今天他可是当了一天的司机呀,“撸串子怎么样?”
      时光无所谓,只要有肉就行,还能吃到烤鸡翅。
      
      时晏朗对吃最在行,北京哪里什么好吃他门儿清。
      考虑到小哭包钱不多,他就找了一家性价比高的老牌烧烤店,店面不大,每天都得要翻台好几拨。
      今天他们来的早,还有两张桌子。
      
      时晏朗知道这里的价位,他们三个人就是撑死也吃不到四百块钱的,况且他点的东西都不贵,于是毫不客气的点点点。
      “你吃的完?”时景岩瞅着他。
      时晏朗:“我点我肯定吃。”
      他低着头,继续在菜单上划着。
      
      时光早上吃过鸡腿,中午阿姨又给她考了一个,晚上她就没点,要了两串鸡翅和几串花菜。
      时景岩问:“够了?”
      时光点头,她虽然一顿无肉不欢,不过食量小。
      
      时晏朗又要了几瓶啤酒,他已经给家里司机打了电话,两个小时后过来接他们。
      他手机又响了,看了眼后直接摁断。
      
      那边气的发来消息:【大晚上的,你还陪你妹呢!】
      时晏朗:【说对了,在陪我妹吃饭。】
      回完,他把手机关了静音,就等着被这个女朋友甩。
      
      时景岩把时光的筷子和水杯都用热水烫了一遍,时晏朗特自觉的把自己碗筷和杯子也递给时景岩,“谢了,哥。”
      
      时景岩抬眸,一言不发的盯着他。
      
      时晏朗讪讪的把碗筷又拿回去,若无其事的瞅瞅这桌,看看那桌,看他们都点了什么好吃的。
      
      时光正在回复爸爸时一盛的消息,爸爸叮嘱她晚上盖好被子,别冻着肚子,【知道了爸爸,您也注意身体。】
      她只顾着低头看手机,没注意刚才时景岩跟时晏朗之间发生了什么。
      
      没一会儿,花菜好了。
      这是时光最喜欢吃的菜,她拿了一串吃起来。
      
      时晏朗挑食,不爱吃素的,不过看时景岩吃了,他也就拿了一串尝尝,果然难吃,可又不敢浪费,硬着头皮吃了下去。
      
      时景岩问时晏朗:“这个暑假都在忙什么?”
      时晏朗:“跟几个同学接了一个小项目,忙活了一个多月,十天前刚完成,休息休息准备开学。”
      “赚了多少钱?”
      “没多少,吃吃喝喝之后,一人分了十来万。”
      时景岩颔首:“不错。”然后话锋一转:“赚了这么多也不想着给家里每人买个礼物?”
      时晏朗:“......买!买!我明天就去买。”
      
      时光一直默默吃着花菜,听他们俩在那聊。
      
      期间聊到开学报到,时景岩让时晏朗把那天空出来,跟他一块去学校。
      时晏朗本来不想去,可想到小哭包没有父母送去报到,他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时景岩很少在这样的店里吃烧烤,吃完浑身都是烧烤味。
      时晏朗吃撑了,是真的撑着了,站起来后胃难受,又赶紧坐下去。
      时景岩踢他一脚:“出息!”
      
      时光起身,去收银台结账。
      
      时景岩朝收银台看去,时光正背对着他们,他从钱包抽出一张卡塞到时晏朗口袋。
      
      时晏朗有点懵:“几个意思呀?”
      他把卡拿出来看了看,是张储.蓄卡。
      
      时景岩示意他:“收起来,别被陶陶看到。”
      时晏朗还是不懂,不过照做,赶紧把卡又揣到口袋里。
      
      时景岩收起钱包,交代他:“明天就以你给家里人买礼物的名义,带陶陶去逛街,给家里每个人都买,给陶陶多买点,衣服,化妆品,看她喜欢什么就给她买什么。”
      
      时晏朗恍然,难怪刚才大哥问他赚了多少钱,还让他给家里每人都买礼物,合着是做铺垫呀。
      
      时景岩说:“陶陶心思敏感,还有点轴,我要是直接买给她,她心里有负担。”
      
      时晏朗觉得:“那你直接给她钱呗,想买什么买什么,她现在跟四婶闹僵了,肯定没生活费了,就算有,六百够干什么的?”
      
      生活费和学费时景岩会给,可问题是:“陶陶那个性格,不会把上学的钱花在打扮上面。”
      每个女孩在这样的年纪都爱美,陶陶应该也是。
      
      时晏朗明白了:“行,包我身上。”花钱他最拿手,尤其是花别人的钱。
      
      时光买单回来了,时景岩问她:“一共多少钱?”
      时光:“零头没要,才三百。”
      时景岩起身,“那卡里的钱还够请一顿的,下次你继续请。”
      时光:“......”
      
      时景岩跟时光没坐时晏朗的车回去,时光也说吃多了,主要是后来喝了两杯脾气,有点撑,时景岩就陪她散步回家。
      时光每次跟时景岩单独在一块时,就不知道要跟他聊什么。
      
      到了路口,正好红灯,时景岩递给时光一张卡,“密码改成你生日了。”
      时光怔了几秒,反应过来后也没接:“爸爸给我的一万块钱够用的。”
      
      时景岩绕到她身后,拉开她背包的拉链直接把卡放进去,又把拉链拉好。
      “我那天既然跟四婶摊牌,就已经决定负责到你进入社会,本科上完你在国内读研或是到国外读研都行。”
      
      时光想取下背包把卡给他,却被时景岩按住包带:“这是给你的学费和生活费,也没给你多,仅够你用的。”
      
      时光张张嘴,又没吱声。
      如果她执意不收,他会内疚。
      “谢谢哥。”
      
      时景岩淡淡笑着:“以后有钱了多给我点花花就行。”
      
      时光也笑了,心里回答了他,肯定会送你很多礼物,只要我买的起。
      她突然想起来,她的裙子还落在时晏朗车上。
      
      时景岩:“他明天还去奶奶家接你,这几天他也没什么事,想去哪直接跟他说。”
      
      绿灯亮了。
      过马路时,时景岩下意识就把手搭在时光肩头,把她往怀里带了一下,一边左右看着汽车,一边不忘跟她说:“慢点。”
      
      车水马龙,人潮拥挤。
      时光却听到了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300个红包,前100,200随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