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乃殿上之皇

作者:宫槐知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5.朕绝不会秃!

      丞相府,书房中。
      
      林绪小心翼翼地捧着自己新得到的常平词,他看看封面看看扉页又看看书脊,那双本该似深潭般幽静如今却闪烁着光芒的黑眸中,是满满的喜悦与幸福。
      
      古书古籍向来稀少,他虽贵为丞相却也不是无所不能,这常平词他得到上册已几年,当时便喜欢得不得了,那之后他一直四处托人打听寻找,可一直毫无线索,没想到如今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林绪微微挺直背脊,指腹在书籍上轻轻划过,遂才慢慢翻开第一页。
      
      这常平词并非什么名作,只是其中收录的诗词却极得林绪喜欢,上册他翻阅无数次早已经熟读至能倒背如流。
      
      如今得了下册,他却有些忐忑起来,只看了一页就又合上,生怕这一看之下忍不住收不住就一下看完了。
      
      这书他好不容易到手,自然宝贝舍不得,要细细琢磨才是。
      
      林绪合上书页,不过弹指间却又耐不住喜欢,又翻开来。
      
      紧随着林绪一起回来的护卫站在门外,看到素来冷静沉稳的林绪变得如此,眼中不禁浮现几分笑意,他们家大人也只有在这时候才像个普通人。
      
      没有了那神秘感与捉摸不透的感觉,完完全全只是个因为得到喜欢的东西,而变得笨手笨脚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小孩。
      
      护卫正轻笑,屋内的林绪却已经眉头轻蹙,闪烁着欣喜的黑眸中也浮现出几分呆滞。
      
      林绪微微歪着头,望着自己手中托着的常平词发起了呆,看着这书他就想到晋祁,想到晋祁他便想到之前的事。
      
      对于晋祁每日清粥白菜居然都能吃胖这事,他始终无法理解,更让他心生抗拒的是,一想到晋祁变胖,他脑海中浮现的便是他师父那张脸。
      
      林绪并非出生名门,是他父母为他请了先生才有如今的他,而其中教授武艺的亦是他拜师的那位,便是个足有近两百斤重的体态圆润之人。
      
      据说他少年时曾经做镖师,几乎把大榆跑遍,身手极为了得,也是个潇洒之人。
      
      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早些年还好,近几年来他师傅越发圆润后头上的头发也越发稀疏起来,思及至此,林绪隐隐有些担忧。
      
      对于他林绪是从心底里尊敬的,只不过他身上也有林绪至今都不能理解的地方,例如他那一身与他身形截然不符的漂亮轻功。
      
      想到他师傅,想到晋祁,林绪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晋祁变成圆圆的一只后从天而降的场景,他本就有几分抗拒和呆滞的目光,瞬时间越发抗拒与呆滞起来。
      
      林绪摇了摇头,把脑海中的画面挥散,动作间他已经盘算起来,宫中尚食府那边看来还有余钱……
      
      御书房内,猛地打了个冷颤的晋祁冷静下来。
      
      晋祁看向一旁许澜,后者上前一步禀告道:“臣刚刚得到消息,圣旨下达之后,外面似乎有所骚动。”
      
      这一次林绪仅用三、四天时间就把增收方案拿出,速度之快让外面许多商贾之流都还根本没听到消息,现在圣旨突然就下达,骚乱自然不可避免。
      
      “情况严重吗?”晋祁问。
      
      “比预料的要严重些,这消息传音才公布出去,臣就听说京中不少店家已经走动起来。”许澜留下也是因此。
      
      晋祁眉头紧皱,隐隐有些担忧起来。
      
      商税先皇就曾有意动,但却未曾成功,最大的困难在百官也在这群人。
      
      商贾之流虽然并无一兵一卒但势力却并不可小窥,又是重利之人,为了利益什么都干得出来,若真结党闹事必然大乱。
      
      “丞相知道吗?”晋祁问。
      
      “应当是有听闻。”许澜道,林绪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漏掉这些。
      
      “那就不用担心。”
      
      “皇上?”许澜略有些惊讶,他还以为晋祁必然会忧心不安,毕竟事关林绪。
      
      “那家伙肯定早有应对之法。”再提起林绪,晋祁还有些咬牙切齿。
      
      许澜依旧有些不安,“朝中的情况臣也有些担心,那些人如今虽被丞相大人震慑住,但若真有牵连,臣怕到时会狗急跳墙。”
      
      顿了顿,许澜又道:“也怕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怕这同意增收商税只不过是个幌子。”
      
      商税是动了百官利益,虽然如今一切进行得十分顺利,但许澜总有些不安。林绪乃是整件事的负责人,明里百官不敢不敬,可这暗里也不得不防。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晋祁冷笑。
      
      “是。”许澜道,这朝里头想要扳倒林绪的人多不胜数。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朕倒是想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本事了!别人朕不了解,他朕还能不知道?那家伙是那种螳螂到手还不忘捕蝉,顺道还能把黄雀也给一起逮了的性格。\"
      
      提起林绪那让人头痛万分的性格,晋祁额头的青筋就突突直跳,林绪哪儿都好,唯独这性格真的让人恨不得咬死他!
      
      特别是有些时候,晋祁当真是恨不得把这人挫骨扬灰了。
      
      “你先下去。”晋祁忆起昔日种种,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都扭曲狰狞起来。
      
      “是。”
      
      许澜离开,晋祁越想越气。
      
      不过即使是气得咬牙切齿,晋祁还是在许澜离开之后招来暗卫之首。
      
      “你去跟在林绪身边,暗卫随你调动,只需护他安全,若他出事你们也不用回来了。”话音落下时,晋祁眼中已只剩下刺骨的杀意。
      
      这两年来晋祁的脾气确实好了不少,但熟悉他的人却都知道这并不是因为他收了杀心改了性子,而是因为林绪。
      
      晋祁杀心重,忤逆之人他素来不留,林绪却并非重杀戮之人,是以晋祁也收了獠牙锐爪,匍匐打盹儿,由着陪着林绪把百官连同他在内耍得团团转气得嗷嗷叫。
      
      众官小打小闹不说,可若真惹得晋祁爪牙再露,怕是整个朝堂都免不了血光之灾。
      
      跟随在晋祁身侧已多年的暗卫之首自然明白这道理,领完命令,他毫不耽误立刻行动起来。不消小半炷香时间,整个丞相府连同林绪在内都已经被护住。
      
      入夜时分,丞相府的书房内,林绪把手中纸条递给面前候命的护卫。
      
      “就按我说的去办,切记不要惊动他人。”
      
      “是。”
      
      护卫出门,迎着月色他朝着屋顶张望一番后,转身向着后门走去。
      
      暗卫之首挥手让其他暗卫跟上,虽说他们的任务只是保护林绪,但林绪身边的人他们也要尽数监控,以免有心之人盗用身份借机伤人。
      
      得令,暗卫中有两人迅速出列,隐身于黑暗之中,快速跟上。
      
      暗卫之首见状,刚把目光转向在书房当中的林绪,就见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人。
      
      发现来人,隐藏于暗处的暗卫皆吓了一跳,几人正欲拉开距离,就认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之人竟然是刚刚从后门离开的那护卫。
      
      “这是丞相大人给你们的。”护卫从怀中掏出林绪刚刚给他的纸条,递给暗卫之首。
      
      暗卫之首惊讶,迟疑片刻后他上前接过纸条。字条上写着好几件让他们暗中去办的事,林绪显然是早就已经料到他们会来,甚至是连事情都分配好了。
      
      “皇上让我们护他安全。”
      
      “这里不用你们,有我便好,况且那位大人比我都只强不差。”护卫看向几人,这群人连他什么时候过来的都不知道,若比手段,还不如他。
      
      暗卫顿了顿,终是妥协,“我需要先回去请示皇上。”
      
      他们暗卫,从来只听命于皇上。
      
      护卫不拦,又按照林绪所说交代几句后离开,暗卫之首亦消失与夜色中。
      
      宫中,晋祁闻言瞬间有些哭笑不得,思索片刻后他满眼无奈地说道:“随他吧!”
      
      得知林绪又预料到他的举动,晋祁才平静的心又开始擅自怦怦乱跳起来,声声震耳欲聋。林绪如此聪明,那他的心他又到底有料到多少?
      
      他不信那人一点不知,可他不及林绪那般心思弯弯绕绕缜密如丝,他根本猜不透。
      
      得到应允,暗卫之首却并未马上离开,而是少见的流露出迟疑的表情。
      
      “他还说什么?”晋祁瞬间领悟,定然又是林绪说了什么暗卫都不敢开口的胆大包天之事。
      
      “丞相大人还交代,让尚食府控制皇上饮食,说是积食伤身。”
      
      闻言,刚还心乱如麻的晋祁感动不复,瞬间有了提着砚台杀到丞相府一砚台敲死某人的冲动。
      
      “他什么意思?朕哪里胖了!”晋祁咬牙切齿目露红光。
      
      暗卫犹豫,虽不能确定但还是把林绪师傅之事说了出来,“……此人虚胖脱发,恐是染疾,又或中毒。”
      
      林绪刚入朝时暗卫查过,他师傅确有其人,不过年轻时却并不胖,是离开镖局退隐后才变化,但因不涉及朝廷又事发多年所以暗卫并未深究。
      
      晋祁嘴角狠狠一抽,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崩断,气得双目猩红的他抓住砚台恶狠狠地咆哮起来,“你去告诉他,朕不会胖,也绝不会秃!”
      
      什么心意什么喜欢,这人分明就是看他活得太长要气死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是不是忘了说?本文报名参加了我和晋江有个约会活动,活动期间,一个地雷一票,一瓶营养液一票,求支持,给你们笔芯芯~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今日月半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缄默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妻乃敌军之将
    战胜恰逢兵役到期被放回家的李牧,在乡亲们的安排下娶了个媳妇,成亲当日洞房之中,红罩头揭开时,李牧才发



    妻乃鬼面将军
    大榆有名将,带鬼面,众不知其年岁,只道其面有恶疾奇丑无比,称之鬼面将军。 新来的账房先生许君,庆功宴



    软萌龙在线失忆
    咸蛋主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