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卿莫属

作者:墨月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七十三、

      两人高高兴兴怼完一通后,手机终于回到了秦卿手里。然后他就看见阳光帅气的白大少爷抽风非要扮演小奶猫,喵喵叫着:“我的生日礼物呢~?”
      生日礼物就是把你脑袋塞马桶里喝厕所水!
      秦卿朝天翻白眼:“你好好说话。”
      白翊飞冷静地在床上换了个姿势:“明早几点回来?我去接你。”
      “六点下班,估计七点到吧。”
      “我六点去医院门口接你。”
      秦大才子受怼人语录影响,不由自主也跟着变成那个画风:“你是想来住院吗?用不用给你准备个病房?”
      白翊飞兴奋地卧槽一声:“病房PLAY吗?绑约束带吗?”
      变态!小绵羊对于那方面始终没那么开放,恼火地挂断电话。大狗狗怎肯罢休,锲而不舍打了几个,终于又缠得对方接起。
      “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威胁都那么软萌。白翊飞在电话这头兀自流口水,脑子里疯狂思考怎样骗他在床上说这句。还没等想出什么好招数,那边突然传来轰轰的爆破声。
      “老婆你那边怎么回事?”
      “不知道……”秦卿声音离远又靠近:“好像外面在放鞭炮。”
      有个稍成熟些的男声插话:“糟糕,莫名其妙突然开始放炮,那群病人肯定要闹腾。”
      果然不出五秒,白翊飞就隐约听到背景有些杂音,细细分辨都是在喊:杀人了!枪毙了!快逃啊!躲起来!
      “老婆……”
      秦卿迅速打断他:“我得去帮忙,先挂……”
      哐!!!一声骇人巨响伴随着小珍的惊叫撕开仅剩的些许宁静,成熟男声连连爆呵,东西砸落声、撞击声、叫骂声,杂乱且不绝于耳
      白翊飞吓得差点从床上摔下来,用力抓住手机死命呼喊却没能得到回应。他手脚发抖如帕金森发作般挣扎着爬起,再看手机时发现电话挂断了。
      回拨——暂时无法接通——回拨——暂时无法接通——回拨——暂时无法接通。
      他呆愣两秒,转完疯狂地打龙小易和周蔼电话。
      龙小易的电话没人接,周蔼倒是很快接起,但声音中浓浓的都是睡意。
      “白翊飞?呵呼……怎么了?”
      白翊飞急得要死:“你快去重型病区看看,好像有点不对劲!”
      “啊?重型病区?那离得很远还有门锁着的。”周蔼踢踢踏踏不情不愿地起身,几乎同时,休息室大门被人用力敲响。
      “都起来去重型病区,快!”
      “我靠什么情况?”周蔼满脸懵逼地跟着其他人行动,发现手机还连着线,忙道:“我先过去看看,等下给你回电话。”
      这头白翊飞已经毅然冲出门,招出租车直奔医院。奈何路途略远,就算半夜路上车少,开起来还是得半个多小时。这段时间简直如烈火焚身般难熬,他一遍一遍拨打着秦卿手机,听到的都是无法接通的回音。
      多亏半途他接到周蔼报平安的短信才没有在路上直接精神崩溃进医院,饶是这样,到目的地下车时也长腿一软,差点没跪下给司机磕头。
      半夜载人到精神病院而且那人还表现得像个重症病患,司机心里那是各种发怵,收了钱连数目都不点,飞速踩油门逃离。白翊飞蹒跚走了几步重新掌握双腿自主权,略微分辨方向,直奔有灯亮着的大楼。
      他运气很好,首次找到的就是重型病区,只不过这病区可不像普通门诊,进去没跑几步就被铁门拦住去路。
      白翊飞认真思考了一下是砸门还是打电话,在精神病院不能乱作死的求生欲让他强忍下焦躁打给周蔼报告位置。不出三分钟,他看到从侧面跑来两个人影,靠近之后发现其中一个赫然是自家老婆。
      秦卿跑得气喘吁吁:“你怎么过来了啊,不是让周蔼跟你说了没事吗?”
      白翊飞虎着脸又想打他又想抱他,最终还是选择过去搂住,然后毫无形象地嚎啕大哭。
      周蔼听了几声嚎之后,默默滚走留出空间供他俩抽风。
      “呜呜呜混蛋……呜呜呜我们回家……呜呜呜咱不干这劳什子心理医生……”
      秦卿无奈地拍他背顺气:“不就是病人犯病跑出来外加不小心把我手机给摔坏了么。”
      “呜呜呜我不管!呜呜呜不准离开我半步!呜呜呜是哪个病人我要去揍他!”
      得,还有劲儿想着去揍人。秦卿嫌弃地把他提溜开,看到那涕泗横流的脸又觉得很好笑,辛苦憋着忍不住向上飞扬的嘴角,牵起手带他去休息室。
      “到我床上躺会儿吧,天亮我们一起回去。”
      
      秦卿最终也没能把人带去休息室,因为白大少爷听他说还得回去守夜之后死活不肯分开,使出十八般黏人之术硬是要跟着。没办法,他只好跟值班医生说好话,保证管住大狗不捣乱之后才获得应允。
      小珍姑娘非常高兴,利索地把扫把簸箕塞给白翊飞:“扫吧,少年!”
      白翊飞任劳任怨接过,清扫病人砸碎的玻璃残渣。
      秦卿把撞翻的桌椅扶起放好,听白大少爷在那儿嘀咕:“哪个精神病干的好事,真想揍丫一顿……”
      他好笑地抬手指指旁边病房:“就那个干的。”
      那房中正发出无与伦比的惨叫,伴随哐嚓哐嚓不知道撞击什么的动静,听着都能抖三抖。
      这么凶的?白翊飞探头探脑看了会儿,转身真切地握住老婆的手:“幸好你没事,不然我肯定揍死丫替你报仇!”
      报个鬼仇哦。秦卿嫌弃地甩开手,示意他闪边儿去。
      不知道是因为前面的意外事故耗尽了霉运还是阳光帅气的白大帅哥自带幸运加成,后半夜格外太平,甚至连病人们的叽歪声都小了许多。不习惯熬夜的小珍姑娘东倒西歪各种打瞌睡,秦小绵羊抱着摔成碎片的手机心痛不已。
      白大少爷财大气粗:“纠结啥啊都用两年了,买个新的呗。”
      你又懂个啥。秦卿在背后偷偷鄙视他,但没好意思直说其实是心痛手机里面两人的聊天记录。
      看来得把内存卡拿去维修点,问问能不能把记录复原出来。毕竟这只手机是高考结束结婚之前买的,存了好多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和短信。
      哪像某个不差钱的,几乎半年换个新手机,还不是最新款不要,也不知道在追求啥。
      
      守夜成功结束,后面的写实习报告不值一提,八月中旬两人终于踏上回家之途。回家后也不得空,莫名其妙行程就开始繁忙,各种亲朋好友闻风而来每人占据一天半天,还没怎么体验“假期”,就已到了返校的时刻。
      “路上小心哦~”袁霜看着大包小包的儿子儿媳妇,忍不住就旧话重提:“真不用买辆车?”
      是对车有多执着……虽说近几年汽车行业发展突飞猛进,大众对学生党有车这事好像接受度变高了不少。说到这个,白翊飞不禁佩服自家老婆的先见之明,高考结束就去考了驾照,比那些有车没证想开不能的好太多。
      当然他还是坚持己见:“买辆自行车就够了妈。”
      秦卿表示支持:“对啊,而且随便哪儿都能停,比汽车方便。”
      那行吧,既然两个孩子都这么说。
      袁霜叮嘱李叔把他俩送去机场,转身就拿了手机开始托人买车。待白翊飞跟秦卿落地晃悠到学校,一辆画风与破旧宿舍格格不入的新自行车已大模大样停在楼底,吸引着所有过路人的目光。
      车边站着的青年男子满脸笑容地过来握手:“白少,您好您好。”
      白翊飞茫然跟他对握:“大兄弟,啥情况?”
      那男子听到大兄弟仨字惶恐万分:“不敢当不敢当,我是白氏驻B市分公司的经理助理,您可以叫我小蔡。”
      驻B市的分公司白翊飞倒是稍有点了解,寒假时他跟他爹提起过B市的发展前景,白炜熠派人考察之后觉得可行,干脆就弄了个分公司。暑假回去的时候据说已经弄得有声有色,盈利相当可观。
      不,这些不是现在的重点,重点是这辆看起来无比炫酷适合拉出去展览而不是拿来骑行的自行车是什么鬼?
      秦卿稍作推理想到应该是袁霜的大手笔,但他真没预料到婆婆大人效率如此之高,就这么几个小时时间硬是能整出幺蛾子。
      从小被娘亲吓唬到大的白翊飞已经飞速接受了展览车的现实,跟那儿挑刺:“咋连个带人的后座都没有?”
      小蔡差点没摔倒:“这个车子主要是用来骑山路的,带人不太安全。”
      白翊飞:“我又不骑山路,我就上下课带带老婆,你给我把后座安上。”
      有钱人家的思维果然难以揣测!小蔡哭丧着脸推着价值五位数的自行车去修车摊装了个几十块钱的后座,觉得自己简直暴殄天物。
      白翊飞对改装完推回来的自行车十分满意:“很好,这样多顺眼。”
      你高兴就好……小蔡心累地把车停在他面前,鞠躬告辞:“那我先走了,您如果有事需要帮忙随时可以联系我。”
      “OK,辛苦。”
      是挺辛苦。小蔡默默回想自己从上司那儿接到帮白大少爷买自行车的紧急任务,花几小时对比车子品牌性能优劣又到处找货跑上门自提,千难万险运到学校,然后被下令装了个几十块钱的后座……
      早知如此为毛不在大学城的小车行里随便买辆交差!只要几百块钱,说不定对方还更满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