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过的奶狗回来了!

作者:998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安如良今天过生日,约了几个好友一起来出来吃饭,突然想起陆琛就发了条消息约一下试试。
      
      原本没抱希望,没想到陆琛答应了?这个惊喜让他足足愣了一分钟,然后激动的差点晕过去。
      
      安如良跟朋友说陆琛会过来,他们还不相信,毕竟在民宿的时候,陆琛那张性冷淡拒人千里之外的脸让人记忆深刻。
      
      七点多点,陆琛准时来到火锅店。
      
      “陆哥,你来啦!”安如良早就等在门口。
      
      陆琛点点头,随手递给他一个口袋“生日快乐。”别人过生日他也不好意思空着手来,顺路让小米帮忙挑了个礼物。
      
      安如良受宠若惊的接过来“谢谢陆哥!”
      
      两人往店里走的时候跟林砚撞了个正着。
      
      林砚眼皮一跳,本能的远离身边宋遥远。
      
      “林哥,好巧啊。”安如良看见林砚也挺惊讶,没想到在这还能遇上他。
      
      “呵呵呵……是挺巧的,你们这是?”林砚笑着打量两人。
      
      “今天我生日,叫陆哥过来吃顿饭,要不你也一起来吧。”
      
      林砚急忙摆手“不了不了,下次有机会的。”
      
      “好吧,那下次一起出来玩。”
      
      从始至终陆琛抿着嘴没说一句话,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扫过来。
      
      林砚呆呆的看着两人的背影,那种奇怪感觉又来了!嘶……胸口闷的难受。
      
      “林哥,咱们走吗?”
      
      “走吧。”林砚快走几步追上宋遥远,两人并肩走了出去。
      
      火锅店里,陆琛忍不住回头隔着玻璃看着两人上了车,悄悄握住拳头。
      
      “陆哥,咱们进去吧?”安如良见他站在原地不动,忍不住叫他了一声。
      
      “嗯。”
      
      ·
      
      林砚把人送回学校,临下车的时候宋遥远还想亲他一口吃吃豆腐,结果被林砚无情的拒绝了。
      
      一想到他刚刚牙齿沾着辣椒片的模样,什么兴致都没了。
      
      “啊,我想起来还有点事,先回去了咱们下次再见!”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宋遥远对着车尾气跺着脚骂了句“恶心,你要没那意思就别人约人家,浪费感情!”
      
      “呼……”林砚解开两颗扣子,松松领口吐出口气,打开车窗放一放车里浓烈的香水味。
      
      想起刚刚在饭店看到的陆琛,他跟姓安那小子在一起了?
      
      在不在一起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管他们干嘛?
      
      可心里为啥这么别扭呢?!
      
      忍不住给张饶打了个电话,约他出来喝酒。
      
      “林大爷啊,这都几点了还喝啊?”
      
      “出来吗?今天心情不美丽。”
      
      张饶爬起来换衣服“出出出,来夜色这喝。”
      
      半小时后两人在夜色门口碰面。
      
      “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张饶搭着他的肩膀两人走了进去。
      
      “没事,就是想喝酒了。”林砚不想承认是因为在火锅店遇见陆琛。
      
      张饶见他不说就没再问,知道林砚的脾气,待会两杯酒下腹,自己恨不得祖宗十八代都能给你交代清楚。
      
      夜色里依旧是音乐轰鸣,年轻的人们跟着音乐在舞池里摇摆。
      
      随便找了个卡座,两人是常客,平日服务生都认识他们,不用说就会直接安排酒水。
      
      今天遇上个面生的,要两人换个位子,说这里已经被提前订了。
      
      新来的服务生长得干净,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西裤,有点小帅,张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越看越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你说这里被预定了?”
      
      服务生点点头。
      
      张饶一时起了逗弄之心“那如果我们不想换呢?”
      
      “这……这先生别为难我了。”男孩眨眨眼睛看起来有点可怜。
      
      “我想起来了!你不是送外卖那小子吗?”张饶一拍脑袋。
      
      男孩愣了一下似乎也想起来他“大…大哥原来是你,修车的钱…我攒攒还给你。”
      
      林砚疑惑的看着两个人。
      
      张饶指着他“就那天早上把我车刮了那个外卖小哥。”
      
      林砚了然的点点头“哦哦,你那车修车花了十多万吧?”其实走保险花不了什么钱,这俩老畜生故意吓唬人家小孩玩。
      
      男孩一听果然脸色惨白惊叫道“这么多!”
      
      张饶翘着嘴角“我那车买的时候花了三百多万呢。”
      
      男孩都快哭了,双手抓着衣摆低着头不停地道歉“对不起……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可以啊我又不着急用钱,这样我加你个微信咱们以后联系。”
      
      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碎了屏的手机,点了半天才把二维码点开“大哥你扫我吧。”
      
      两人加上微信旁边的领班看见张饶匆匆过来“张哥林哥来了,这小子是新来的不认识你们。”
      
      “没事,小孩挺可爱的。”张饶收起手机笑的一脸暧昧。
      
      领班知道张饶什么德行,怕他惦记这孩子伸手拍了陈昕一下“那边有客人要酒,还不赶紧去。”
      
      张饶摸着下巴看着那小孩的背影,跟林砚说了声“屁.股真圆。”
      
      林砚笑骂他一句“禽兽!”
      
      “哎,真的特别圆,裤子都撑的鼓鼓的。”张饶笑的一脸淫.荡。
      
      有别的服务员送酒过来,林砚端起酒杯想都没想就先干了一杯。
      
      “哎哎,您可慢点,哪有这么喝的?”张饶吓了一跳。
      
      “哥哥今天心里难受。”
      
      “不是约了个体育生吗,怎么,人家没看上你?”
      
      “没看上我?!我林砚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他凭什么看不上我,我看不上他还差不多!”
      
      “对对对,那因为什么难受啊?”
      
      林砚摇头捂着胸口“不知道,这里疼。”
      
      “心绞痛?”
      
      林砚点点头。
      
      “有可能是冠心病,有时间去医院做个检查。”张饶点着一根烟,目光开始搜索刚刚那个小服务员。
      
      冠你奶奶= =
      
      林砚一脸无语,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大口。
      
      “老张,你还记得李想吗?”
      
      张饶一愣“怎么提前他了……”
      
      李想跟他们俩是大学同学,也是张饶交往时间最长的一任男朋友。
      
      两人在一起的那会可真是天天撒狗粮林砚都快被腻歪死了。
      
      当然分手的时候也够惨烈,张饶缓了两年从那段感情走出来,这几年才开始跟着林砚一起游戏人间。
      
      “你跟他分手的时候什么感觉?”
      
      张饶吐了口烟“什么感觉?要了我半条命。”
      
      林砚叹了口气“我倒是没那么厉害,就是胸口闷得厉害,呼吸不畅。”
      
      张饶来了兴趣“林大爷有喜欢的人了?”
      
      “喜欢的人?不知道……”两杯酒下肚林砚已经七分醉意。
      
      “说说因为什么难受?”
      
      “他删我好友……还把我拉黑了。”林砚有点委屈,端着酒杯又喝了半杯。
      
      张饶赶紧伸手把酒抢下了,不能喝了,林砚这酒量不喝正好一喝就多。
      
      “你说的是陆琛?”
      
      林砚点点头“连朋友都不跟我做。”
      
      张饶皱眉“这不是很正常吗?”谁会跟自己失败的暧昧对象做朋友?
      
      再说本来这个圈子里就一1难求,遍地飘零,这俩人要是搞在一起多浪费资源。
      
      “你为了他来买醉?”张饶有吃惊,这不是林大爷的风格啊!
      
      林砚靠在沙发上打了个酒嗝“今天在川府遇上他跟姓安那小子在一起。”
      
      “姓安的小子……跟咱们一起在民宿玩的那个安什么良?”
      
      “嗯。”
      
      张饶想起那天陆琛还亲了那小子一下“他俩还真搞一起去了?”
      
      灯光闪烁,忽明忽暗的照在林砚的脸上。
      
      “那小子有什么好的,不如我高不如我帅,长的也就那样,柔柔弱弱一推就倒…嗝。”
      
      “所以……你这是吃醋了?”张饶试探的问。
      
      林砚一拍桌子“放屁!”
      
      完了,张饶这一句捅了娄子,林砚伸手揪着他领子“我没吃醋!我又不喜欢他,我得病了,冠心病心脏病心绞痛!”
      
      “好好好,你没吃醋。”张饶轻轻拍了自己脸一下,我特么嘴真欠。
      
      “走走走,快回去睡觉。”林砚喝多了就开始耍酒疯,张饶心里惦记刚刚那小孩,想赶紧把林砚整回去睡觉。
      
      “我不困,我也没喝多你放开我。”林砚挣扎的回到座位,拿着起手机不停地加陆琛好友,一边加嘴里骂骂咧咧“混蛋,王八蛋……不就是不给你日,你就敢把老子删了……”
      
      张饶哭笑不得,抬起头突然看见那个小服务生被几个人围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虐,基本就是俩老爷们搞对象,也不存在追妻火葬场。
    林哥渣但是不花心,琛哥会把他日服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