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饭馆

作者:少地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展鸰不擅长安慰,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才干巴巴的道:“你父亲是个好父亲,一定很疼你吧?”
      
      虽然这小姑娘才刚吃饭的时候还抱怨父亲管得严,可若当真狠心严格,她一个闺阁女儿怎么可能马术娴熟!且青天白日就能偷跑出城?
      
      由此可见,这不过也是个外严内松的女儿奴罢了!
      
      说起这些,诸锦果然眉飞色舞起来,“他最疼我啦!”不过马上又黯然,“如今也只有他疼我啦!”
      
      小姑娘抱着膝盖缩在一边,小小的,如同阴影里努力生长的蘑菇。
      
      展鸰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没说话。
      
      车内忽然就沉默了。
      
      然而诸锦是个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的好姑娘,过了会儿,她也不知怎的就想起来之前未完的话题:“展姐姐,为什么没有公鸡,母鸡就孵不出小鸡?”
      
      外面的夏白迅速迸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
      
      大小姐不知道这些事,可他知道,这却该如何解释?
      
      展鸰笑的肚痛,忽然对夏白有了点同情和戏弄的心思。
      
      她清了清嗓子,对诸锦眨眨眼,一本正经的问:“你真想知道?”
      
      诸锦用力点头。
      
      展鸰再次笑起来,这姑娘的求知欲真是强烈到近乎实质化。
      
      “也罢,我就说与你听,话说天下阴阳”
      
      刚说到这里,外面夏白的咳嗽声瞬间拔高,猛烈的仿佛下一刻就要背过气去。
      
      展鸰笑的要打滚,诸锦却不乐意了,猛地掀开车帘谴责道:“好端端的,你又折腾什么?要咳嗽去后头,家去赶紧吃药!你这动静大的,展姐姐说话我都听不清了!”
      
      又是这招,打量她还是小孩子好糊弄么?
      
      夏白的脸是真白了,越过自家小姐的肩膀看向后面那位,十分无奈的抱了抱拳,因为过分咳嗽而略显沙哑的嗓音中明晃晃透出疲惫,“展姑娘,您好歹悠着些。”
      
      这可是知州家的千金,您听听您这都乱七八糟说些什么?回头若叫大人知道了,还不扒了我的皮!
      
      “生老病死爱恨情仇,不过天理人伦罢了,这本不是难以启齿的话,”展鸰笑的云淡风轻,“姑娘们间的闲话而已,我自有分寸。”
      
      夏白哪里肯信?刚要说话却见诸锦皱着眉头冲他摆手,直接开口撵人,“夏白,你前头探路去,我们女孩儿家的私密话你也要听吗?当心我回头告诉父亲,叫他”
      
      “大小姐,属下的月钱已经快叫您扣光了,”夏白面无表情的道,知道大势已去,无法挽回,干脆破罐子破摔的冲展鸰作揖,“展姑娘,还望您看在大人的面儿上,好歹掂量着些。”
      
      说完,果然打马去前头探路了。
      
      展鸰就笑着冲他的后背道:“我自晓得,回头若不好了,你再咳嗽便是了。”
      
      夏白的脊背明显僵硬了下,一抖缰绳走的更远了。
      
      展鸰和夏白对视一眼,笑作一团。
      
      闹完了之后,诸锦一双眼睛都亮晶晶的,一个劲儿的催她快讲,表情激动且真挚,如同后世那些渴望未知的纯洁女学生……
      
      正是好奇的年纪,谁还没变着法儿的打听点儿特殊信息了?
      
      展鸰忍笑,权衡利弊之后决定还是不要得罪一位前途无量的知州大人为好。
      
      “其实单纯从诞育后代来讲,人与动物也没什么大的分别,人分男女,兽分雌雄……”
      
      考虑到这个时代的整体水平和接受程度,展鸰极其谨慎而小心的将该讲的东西重新排列整合,尽量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委婉表达出来。当然,具体细节那是决不会讲的。
      
      就是说想生娃娃,必须得男女雌雄在一起,经过某种亲密无间的神圣仪式,双方各自贡献一点东西,然后才会有后代。
      
      所以,如果公鸡没了,即便母鸡继续生蛋,可生出来的也只是蛋而已,永远都孵不出小鸡。
      
      诸锦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脸蛋红扑扑的,看向展鸰的眼神中充满了敬仰。
      
      这个姐姐可真是了不起,懂得这样多!
      
      展鸰看了她几眼,不由得感慨万千。
      
      放在半年前,如果突然有个人跳出来跟她说,你马上要给一个跨越时空的年轻女孩子借由公鸡母鸡教导性启蒙知识,她一定是认为对方在扯淡,然而现在……
      
      因有夏白在前头开路,这回展鸰进城直接没有下车,守卫一看夏白的腰牌就抬手放行了,结结实实体验一把什么叫特权。
      
      展鸰直接将二人送到知府衙门后门口,几个门子先还疑惑怎么来了辆骡车,结果下一刻就见自家小姐从车上跳了下来,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娘咧,他们家小姐是坐着骡车回来的!
      
      “行了,看你们到了我也放心了,走了啊!”展鸰也没多说,而且看着夏白满脸的警惕,估计也不会让自己再开口,索性放下泡菜就潇潇洒洒的挥挥手走了。
      
      诸锦还挺不舍的,在后头追了两步,“展姐姐,回头我再去找你玩啊!”
      
      展鸰没回头,只是伸出胳膊晃了两下。
      
      再有小半月就过年了,她也该准备些年货,若是往来客人多,顺便卖上些个,若是没有买的,他们自己留着吃或是送人都好。
      
      左右她如今有钱了!
      
      出门前去拿斗篷的时候,展鸰顺便开了张远送来的赏银包袱看了,里头足足一百二十两纹银!而她如今手头上所有流动资金加起来也不过三十几两……当真是天上掉下来的一笔巨款。
      
      先去买粮食,一问才知道,因到了年底,各色粮米菜蔬鸡鸭鱼肉都涨价了,这一车东西下来,恐怕要比平时多花一二两,若非如今有了巨款,肯定要心疼的不得了。
      
      因展鸰前些日子来过几回,为人和气好说话,且给钱也痛快,掌柜的和伙计都甚是愿意同她做买卖。
      
      “展姑娘,又来啦?”掌柜的正在盘账,见她过来忙亲自迎上去,笑容可掬的问道,“距离上回来可才小半月呢,可见买卖是好的。”
      
      但凡做买卖的,自然要出账入账流动起来,最盼着的便是东西隔三差五不够卖的。眼见展鸰三天两头的来,先来生意是红火的,不然断断消耗不了那么许多粮食。
      
      “借您吉言,还算过得去,”展鸰也谦虚的笑,“白米白面各三十斤,豆面十五斤吧,再有五色豆子也都来十斤。对了,若是有糯米和黄黏米,也来几斤,糯米多些。”
      
      要过年了,也得准备些年糕,南方的白年糕,北方的黄年糕,滋味儿不同,却一样的好吃。还有那什么麻团啊汤圆的,可不都得用糯米么?
      
      可惜啊可惜,这会儿竟然还没有玉米!黄灿灿的粘豆包多么好吃!还有煮玉米、松子玉米、金玉满堂等等……
      、
      不知道周边有没有跑海运的商人,若是有,倒是可以考虑托他们往海外寻寻,毕竟若能成功引进并推广种植,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一桩。
      
      “好咧!”掌柜的爽快应下,转头打发伙计去了,又往里面让,“这大冷天的,且进来喝杯茶暖和暖和。”
      
      “不了,”展鸰摆摆手,“还要去旁的地方置办年货,瞧着雪越发大了,还是早些家去是正经。”
      
      “这话很是,冬日里到底是自家才舒坦,”掌柜的笑呵呵的,一张圆脸越发显得和气,“其实这大老远的,若是贵店用量稳当,留个地址,回头我叫伙计按月送去就是。若有什么要添减的,一并告诉了小子们也就是了,省的姑娘来回跑动。”
      
      掌柜的倒是挺会做买卖,若是能送货上门,这一笔买卖基本上就能确定长久的做下去了。
      
      能方便自然是最好,且这家粮店的货品相好,量又实在,展鸰选来选去才订了这里,轻易也不愿意换。
      
      当下两人一拍即合,暂且说定下月还按这个量送去,若有要临时加减的,只需告诉送货的伙计,银子也是一月一结,交由伙计一并捎回来。
      
      稍后算钱,掌柜的就道:“本是涨了价的,不过姑娘你是老主顾,这回咱们就按原来的,下回再说下回的。”
      
      展鸰道了谢,顺手从车里摸出来走时装的两罐泡菜和一小包腌蛋,“这是本店做的些小玩意儿,十分下饭,掌柜的不嫌弃就拿着尝尝鲜。”
      
      掌柜的闻弦知意,也不推辞,又笑道:“展姑娘办事爽利,我自然是欢喜还来不及。你且放心,若是用得好,回头我必然告诉了一干亲朋!”
      
      像这些积年的老字号,口碑要得,人脉也要得,若果然能得到他们的青睐,什么卖不出去?
      
      两人又说了些闲话,那边伙计们已经装好了车,展鸰同掌柜的道别,又去买了些油盐酱醋糖,另塞了半车萝卜白菜土豆。
      
      想起来有好长时间没见潘家酒楼的潘掌柜了,展鸰也顺道去瞧了他,照样送了几罐泡菜。
      
      潘掌柜见了她还一阵唏嘘,只说再也没遇见过那样好的野猪,若是回头她再捉了,务必留给自家云云。
      
      要过年了,街上热闹了好些,摊子上也有许多平日不常见的货物,像什么南边来的果干儿,北地来的干果儿,吆喝声此起彼伏。
      
      展鸰要了两对红灯笼,准备回去挂在门口,也图个吉利。
      
      意外看见有卖藕的,忙买了几斤。黄泉镇附近并没有成规模的大湖泊,莲藕之类多是从外地运来的,隔三差五才能看见一回。且今儿的莲藕外头还裹着泥巴,十分新鲜,当真是运气好才能遇上。
      
      另有松子榛子核桃瓜子,也都买了些,准备回去自己炒。
      
      等最后叫卖鸡鸭的摊主提上来十来个笼子,车里已经是满满当当坐不下人,连展鸰自己都只能坐在外头。更别提那骡子,当下撩了撩蹄子,十分不满的叫了几嗓子,说不出的响亮。
      
      展鸰有些歉意的拍拍它的脑袋,“真是辛苦你了,回去好好歇几日。”
      
      说完,又顺手从车里拿了几个萝卜,那骡子晃了晃毛茸茸的脑袋,挺矜持的咔嚓嚓啃起来,尾巴一甩一甩的。
      
      等骡子啃完了萝卜,眼见着心情都好了,还主动用脑袋去蹭展鸰。
      
      展鸰笑笑,跳上车,“行了,回家啦!”
      
      骡子痛痛快快的打了个响鼻,一甩头,颠儿颠儿的撩开蹄子小跑起来。
      
      出城的人有些多,天气不好又慢,队伍排得老长,骡子急的四蹄乱踩,被展鸰拍了几下才老实了,只是又哼哼,看样子是非要萝卜吃。
      
      展鸰没奈何,一边拿萝卜喂它一边啼笑皆非道:“你倒是金贵,使唤一趟要这些好东西喂。好些百姓家就连这些白菜萝卜都是拿来救命的呢!”
      
      有了钱消费也就上去了,买起东西来肆无忌惮的,身后这一车也十多两银子呢!都够寻常百姓开销半年的了。
      
      骡子就晃脑袋,一双长耳朵在空气中摇摇晃晃,将纷纷扬扬落下来的雪花搅出一个微型气旋儿。
      
      展鸰替它弄干净背上落的雪,又将带来的羊毛毡子盖上,这才安心了。
      
      这年月,牲畜就是最宝贵的生产力和财产之一,且它们也都是有灵性的,得好好呵护着。
      
      百无聊赖间,展鸰就见不远处许多人围着一张告示议论,就顺势问旁边的妇人,“大娘,那是出什么事了?”
      
      “有人找孩子哩!”那妇人唏嘘了一阵,“外面省府的,一路贴到这里,那天杀的拐子!”
      
      不管什么时代,人贩子总是最令人发指的社会毒瘤之一,无数原本幸福的家庭因他们一朝破碎,无数原本快乐的孩童堕入地狱……
      
      展鸰跟着叹了一回气,可到底无能为力,转头也就忘了。
      
      雪越下越大,还没到晚上的天就阴的发黑,不用她催促,那骡子自己就加快了速度,一路小跑。
      
      四面八方都是呼啸的北风裹挟的雪片,大如鹅毛,势如瓢泼,遮天蔽日,地上很快就白了。
      
      除了风声之外,只有骡子蹄子踩地、车轮碾压路面的动静,以及它脖上挂的铜铃叮当做响。在这寒冷的冬日,声音都好似被冻住了,被狂乱的北风用力吹开之后,连同雪花一起飘飘忽忽,却传不了太远。
      
      偌大而虚无的空间无边无际,混杂着冰冷的空气形成一个奇异的空间,周遭黑暗处仿佛潜伏着伺机而动的猛兽,只等行人稍有懈怠便会张着血盆大口扑出来!
      
      展鸰用斗篷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眯着眼睛看前方分辨不出东西南北的路,渐渐地,竟看见路边有几点昏黄的火光微微晃动。
      
      走得近了,才发现竟然是铁柱打着灯笼在路边迎。
      
      风很大,雪也很大,他不知在外头等了多久,头上、肩上密密麻麻落满了雪花,若非被大风吹得摇摇摆摆的,远远看见简直像一个雪人了。
      
      展鸰心头忽然一片火热,胸中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归属感。
      
      同样发现骡车的铁柱快步上前,帮着牵骡子,“没想到雪下的这样大,姑娘冻坏了吧?二狗子热了姜汤,快进去暖暖身子。”
      
      展鸰跳下车来,用力伸展了下胳膊,笑容灿烂,“好。”
      
      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一宿,呼啸的西北风刮得像饿鬼下山,可客栈的地龙烧的热热的,屋内暖烘烘,四人睡的不知多踏实。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的氛围很好,实在不方便断章,干脆就这么发吧,好肥的一章!都要把我自己感动了,你们不夸夸我吗?
    对了,昨天有读者跟我讲,说第一章一直看不了,确认是APP看不了,网页和wap没问题,打客服电话报备之后,昨天我的APP已经正常了,就是不知道大家那边怎么样?如果方便的话,可以拜托你们用APP看一下第一章吗?不管能看不能看,尽量反馈一下,我看看是不是还需要进一步采取措施,拜托啦!谢谢!
    PPS,抽奖是肯定会抽奖的,不过具体时间不确定,会提前在作者有话说里讲,大家注意关注一下。我现在暂时定了三种内容,一个是我喜欢的那个牌子的辣白菜,还有一个是山东产的出口韩国的韩式甜辣酱,拌饭特别好吃!炒两个菜再弄一点酱拌到米饭里,真的超级好吃啦!再一个就是最近我比较沉迷的华夫小面包,哈哈哈,特别香甜可口,不过吃多了会腻,到时候我看看抽几个,抽中的盆友自己选吧



    演技派征服世界
    《吃货偶像》姊妹篇,也是一篇很萌的娱乐文



    这该死的变身
    会72变的姑娘威武雄壮!



    巨星们的糕点屋
    美食文,美食文,图文并茂的美食文~!



    重生之赢家
    很用心的写了,现在看也还几乎是最喜欢的一篇文!!



    星二代的那些事儿
    星二代的那些事儿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