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上半部]

作者:老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常言道:借酒浇愁,愁更愁。
      又常言道:酒入愁肠,化做相思泪。
      呸!
      司空摘星这个尖脸猴腮的家伙,这么看都无法与“相思泪”这种唯美凄然的词汇联系到一起。
      而且,浪荡江湖数载,从没听说过他和哪个女人有过纠葛。连青楼脂粉都很少沾染的人,能有什么感情纠葛?
      所以看到司空摘星堆坐在一堆酒坛子中间,陆小凤只有一个想法:这家伙酒瘾犯了,而且来势凶猛!
      陆小凤数了数脚边东倒西歪的空酒坛,一共7个,他怀里还紧紧抱着一个,还在咕嘟咕嘟的灌。
      这家伙馋虫上脑,当酒喝不死人的。
      但是陆小凤很清楚想做不能做的痛苦(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家凤凰是CJ的~),所以他不劝他也不骂他,抱着怀里的酒坛子挤在他身边坐下来。
      有酒,兄弟一起喝。
      酒不过两口,陆小凤终于知道唐沫可以假扮司空摘星的原因。
      猴精这家伙,喝高了。是真的喝高了。不停往嘴里灌酒的同时,嘟嘟囔囔说着什么。
      陆小凤只管陪着喝酒,闲话一路耳边风。只是这风稍微大了些。
      “陆小鸡,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你知道喜欢一个人却只能看着的辛苦吗?”一口酒扑面,多半淌进领子里。
      哦,原来猴精有喜欢的人了,等下!猴精有喜欢的人了?!
      陆小凤眼睛瞪得圆圆的,不过下一刻就耷拉下本想竖起来的耳朵。这家伙的声音实在太含糊了,与其白费力气,不如安心喝酒。
      酒是好东西啊,一醉解千愁!
      “喜欢哟,喜欢真是奇妙的东西,看着他就会心跳,他一靠近就会不知所措……”继续喝喝喝,喝得满头满脸烟霞烈火。
      陆小凤摸摸胸口,那里热热的,眼前隐隐浮现某个人的身影。
      司空摘星摇头晃脑,含含糊糊的念着:“……欢正好,夜何其。明朝春过小桃枝。”
      脑海中那人的映像逐渐清晰,清晰到下颚上一片青青的胡茬都看得清清楚楚,陆小凤仰头大口灌下满腹竹叶青。
      司空摘星自顾呵呵傻笑,忽然大声问:“这春为谁来?”
      陆小凤噗地一口喷出满口酒水,回头看向司空摘星,后者一脸傻气望着天空呵呵笑个不停。
      果然是喝高了。
      ——这春为谁来?
      脸上没来由的一阵火辣辣的热,这酒还真上头上脸,热得人有些茫然无措。陆小凤抱着酒坛子靠在墙上发呆。
      夜风很凉,却吹不散浑身的燥热,更挥不散脑海中愈加清晰的人影。
      那人……那人……宛如这扑面的风呵,越是接近,越是想要看得更清楚,拥有更多,恨不能一把抓住,拥抱入怀……呵……
      “春为谁来……”喃喃念着,陆小凤阖上了眼。
      入我梦来吧,入我梦来吧。
      
      ×××
      
      夜半时分,厉南星在马厩旁的矮墙角捡回了烂醉如泥的陆小凤和司空摘星。
      仲燕燕的毒终于得以控制,偏偏又多出两个满嘴胡言乱语的醉鬼。司空摘星酒量虽好,但是酒品奇差无比,醉了之后和成了精的猴子没两样,厉南星不过是想将他扶回房间,便被扯开了外衫,拉掉了脑后束发的紫色带子,样子狼狈不堪。幸好金逐流及时赶到,接过司空这枚烫手的山芋,不然他真不知如何是好。
      陆小凤倒是很安静,倒在他肩头时一直低喃着某个名字,听得人耳根燥热泛红。
      厉南星刻意忽略掉那个无比熟悉的名字,咳,难得糊涂。
      
      ×××
      
      将两人安置好,厉南星随金逐流来到他的房间。
      自从千辛万苦来到丐帮,一直专心为仲燕燕疗毒,兄弟两个并没能好好聊过,借此机会姑且小聚。
      金逐流叫丐帮弟子准备了上好的碧螺春,厉南星端杯浅尝,竟是自己偏好的寡淡口味,不由得淡淡笑起,“贤弟费心了。”
      金逐流开心地笑,露出白白的牙齿,“知道厉大哥要来,我老早就叫人去寻来准着了。”
      仍是不太习惯旁人的热络的,既然对方是金逐流。厉南星只是淡淡笑着点头,“那梅花四杰,贤弟打算怎么处置?”
      充盈在金逐流脸上的孩子气瞬间荡然无存,他恢复成那个威震江湖,掌控武林微妙平衡的疯魔盟主,“大哥要为他们求情吗?”
      被看穿了心事,厉南星苦涩地点点头,“谁能无过,他们想必有自己不得以的苦衷。”
      金逐流默默地看着他好半晌,轻轻舒了口气,“大哥仁爱仁心,但是江湖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
      厉南星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道理我都懂,放心吧。”
      金逐流无奈地看着他受伤的肩膀,“如果你真的懂,就不会受伤了。到底要说多少遍,你才能真正明白……”
      “逐流。”厉南星压低嗓音,“我没事的。”
      金逐流腾地站起身,满面的愤慨,满眼的怒火,“你没事你没事,你永远都没事,有事的永远是别人!他们打伤了你,我就是要他们受到相应惩罚!”说罢,抓起挂在墙上的拐剑几欲夺门而出。
      “逐流。”厉南星依然一派波澜不惊,淡声喝止他冲动的身形,“你现在已经是武林盟主了,怎么还这么莽撞?凡事宽容,换个角度想想,你就不会这么冲动了。”
      金逐流蓦然转身,双目圆瞪,“你要我换个角度,你怎么不换个角度为我想想?我的结拜大哥被人伤了,我却要为他们找理由,找借口脱罪?我做不到!”
      “你必须去做。”厉南星口气冷冷的,“你是武林盟主,整个武林都掌控在你手中。”
      金逐流怔忡了,随即凄然笑起,“厉大哥,这么多年你游历江湖行医布药,结果呢?恨你的人依然恨不得手刃你。”声音一顿,舒缓了不少,却依然凌厉不减,“他们并不会因为你的善行而对你有所改观,只是因为你出身天魔教,天魔教!”
      是的,天魔教。
      厉南星深深吸气,忽然觉得有些疲倦了。
      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知道他真正想要的并不是游历江湖,做一个百姓口中“妙手仁心”的大夫,而是……
      “那是姑姑的遗愿。”如果说了,就会有人懂么?“她希望我……”
      “我不懂。”金逐流硬生生截断他的话。
      厉南星怔怔看着他,眼中某些隐隐的希翼瞬间泯灭。他勾了勾唇角,笑未成型,人已起身,“我也该回去了,天快亮了,休息一会儿吧。”
      金逐流伸手拦住他,倔强不服输的表情孩子气十足,“你的衣服都破成这样了,换一件再走吧,这样出去很难看。”
      厉南星这才想起自己的外衫被司空摘星完全扯烂了,不由地微微羞赧,“好。”
      金逐流由柜子里拿出暂新干净的衣衫,才转身,发现厉南星双手死撑桌案,身子摇摇欲坠。
      他慌忙冲了过去,“厉大哥,你怎么了?”
      厉南星极力克制阵阵涌上头顶的眩晕,挤出几丝笑意,安抚他,“我没事。”
      金逐流干脆拦腰将人扶稳,凝出凌厉的神情,“我不是你的兄弟吗?你到底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厉南星怔了怔,“我没想隐瞒……”
      房门吱呀一声被从外向里推开来,厉南星与金逐流不约而同循声望去。
      门口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身形颀长,面容俊朗,最有特点的是,他长了四条眉毛。
      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