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祸害

      
      秦落在进组的前一天晚上,收到宁言声送的一副耳环。
      
      那天晚上,有着很好的月光,对面楼栋家家户户的灯火温暖静谧,像天上的星落凡间。她没有工作,也不用应酬,便打算好好享受悠闲时光,把攒的剧刷一刷,家里没什么吃的了,她下楼到便利店去。
      回来的时候,走到楼下,拿出门卡开门,忽然暗处蹿出一道人影,一把勾住她的脖子,一手抚上她的腰,吓得她心脏一抽,头皮发麻,脑子一片空白,同时双腿发软,整个人往下坠,她双手紧紧护住肚子,声音虚弱颤抖:“别碰我,我是孕妇……你别伤到我的孩子!”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孩子可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是那个混蛋!
      秦落想骂死他。
      
      她气急败坏甩开他,从地上爬起来,甩手把大瓶矿泉水朝他脸上砸。
      被他躲开了。
      矿泉水掉在地上,滚到暗影里。
      
      宁言声勾唇笑笑,俯身捡起矿泉水,拧开盖子,咕咚咕咚灌几口。
      嫌弃地皱皱眉:“这是什么水,这么难喝?”秦落没好气:“砒~霜。”
      “是吗?那我得多喝点,听说这玩意儿杀菌消毒。”
      秦落翻翻白眼:“建议你少喝点,这玩意儿专杀坏细胞,等你坏细胞被杀死,你人也不存在了。”
      宁言声凑过去,从后面贴住她,鼻息喷在她颈间:“这么关心我,怕我死啊?”
      秦落用手肘猛捣他一下,逼的他往后退:“你这种祸害,死不死管我什么事。”
      
      宁言声躲开一点,与她保持一个能让她觉得安全的距离,安静等她开门。
      秦落却没有去开门,转个身面对他,带着点戒备:“你怎么会来这,有什么事吗?”
      
      “很重要的事,上去说。”他一本正经,抬抬下巴示意她开门,刚才他只是忽然心血来潮,跟她开个玩笑,没想到她这么没幽默感,竟然骂他,凶巴巴,像只小母狮子。
      
      ……
      
      上楼,进屋,宁言声从裤兜里取出一只锦盒,打开,一副黄钻耳环,衬着灯光光彩熠熠。
      “为了庆祝你得到好机会,给你买了这个,色泽很漂亮,你戴上,图个好意头。”
      
      卡地亚高级珠宝,价值不菲,好当然是好,只是秦落觉得他莫名其妙。
      “不戴。我这个挺好的。”
      
      宁言声皱皱眉:“好什么,难看。”
      
      秦落白他一眼,下意识摸摸耳环:“哪里难看了,我很喜欢。”虽然算不上名贵,也是自己凭本事赚来的,意义非凡。
      
      他啧一声:“容易掉。”
      
      秦落:“……”
      
      宁言声走上前,扶一下她的肩膀,示意她别动,抬手撩起她的头发,露出精巧圆润的耳朵。
      
      “这个好看,很衬你,你要相信一个阅女无数的男人的眼光。”
      
      他为她换耳环,动作轻柔,手指温热干燥,摩擦过她的耳垂,一阵酥麻,就像清风拂过积雪的树梢,细软枝条颤栗,抖落洁白的雪。
      
      *
      
      翌日早上,秦落正在吃早餐,门铃响了,姜舒敏和一个陌生女孩站在门外。
      “这是你的新助理肖茉。”姜舒敏进门直奔秦落的衣帽间,“我们两个先给你整理行李,要拍两三个月,冬天的衣服要多带几件。”
      
      秦落跟她俩打了招呼,坐下继续吃饭。
      姜舒敏动作麻利拎了两只行李箱出来,往卧室里去:“你卧室衣柜里没藏男人吧?”
      秦落头也不抬,夹起一块煎蛋:“我装好了两包贴身衣服,一包化妆品,其他的,随便。”
      
      姜舒敏转头看着肖茉,面无表情叮嘱:“肖茉,你去准备两盒安全套。”
      秦落闻言,抬眼瞪着姜舒敏,嘴里半块煎蛋堵在喉咙口,咽一下,差点噎死。
      
      她动作利落地往自己身上比划一下:“我都这样了,孕妇,还要以色侍人?丧心病狂你?”
      “你瞎激动什么,我又没有要把你拉去卖,这不是考虑到宁大少有可能探班,以备不时之需。”姜舒敏完全不觉得自己这样的考虑,有什么问题,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她只是出于一个经纪人的职责,为自家艺人的身体健康,保驾护航。
      
      姜舒敏进了卧室没多久,秦落听到她一声惊叹:“还说没藏男人,这么大的珠宝,不可能是你的手笔,你挣那仨瓜俩枣的。”
      
      秦落挑眉,是够大的,戴在耳边,发丝掩映,光彩逼人,好在是黄钻,格调轻快明亮,不似港台剧里的豪门阔太,珠光宝气,贵气十足,庄重却也老气。可即便如此,她也觉得太华丽了些,戴不惯,当即就摘了,气的宁言声干瞪眼。
      
      *
      
      《风华》剧组的拍摄地在横店影视城。
      距离上一次在这里拍戏,已有半年,秦落坐在剧组接机的商务车上,看着窗外穿着各色戏服的演员穿梭往来,心情有点不可抑制的激动和兴奋。
      
      到了酒店,一进大堂,秦落迎面看见方晓和卞见川有说有笑走出电梯,卞见川看到她,眼睛一亮,立刻快步走过来,方晓笑容一僵,看向秦落的眼神带着审视、探究和不屑。
      “秦落,你也住这儿?”卞见川眼中带笑,语气温柔。
      “嗯。”秦落抿一下嘴,嘴角形成类似微笑的纹路,“你住这儿?”
      卞见川说:“没有,我来给方晓姐送行李。”
      
      方晓闲庭散步走过来,秦落礼貌地打招呼:“方老师好。”
      方晓今年28岁,入行7年,作品无数,大都没有什么水花,三年前凭借一部商战题材都市偶像剧,被观众熟知,并获得了金花奖最佳女主角,然而这两年,不知为何,一路低开,拍的几部剧网络评分低到惨不忍睹,不过论年龄论资历,她都是前辈,秦落又很喜欢她在获奖那部戏里的表演,一声方老师,诚恳无比。
      方晓淡淡颔首,问卞见川:“你们认识?”
      卞见川用别有意味的眼神看了看秦落,说:“是的,认识,很早之前就认识。”
      “哦,这样,那要不要一起去吃饭?”方晓问的很随意,以至于让这个邀请显得更像逐客令。
      秦落微笑:“不了,我们还要回房间安置。”
      
      大家道别,秦落和姜舒敏、肖茉一起走进电梯,电梯门合上的瞬间,秦落看到卞见川走到休息区接电话,方晓站在他身侧,伸手在他后衣摆处捏下类似头发样的东西,动作亲昵又自然,
      
      *
      
      第二天拍定妆照,秦落和张侃侃、方晓共用同一化妆间。
      秦落饰演的头牌绿萼的妆容精致冷艳,戏服华美。
      方晓饰演的青儿,张侃侃饰演的樱红,在妆容和着装上稍逊一筹,但也足够夺目。
      
      三人化完妆,到影棚拍照。
      秦落先拍,方晓和张侃侃在旁边等着。
      她们之前有过几次合作,彼此相熟,关系还不错,到了一起简直有说不完的话题,聊着聊着,就不可避免地聊到这部戏的女一号。
      方晓轻蔑嘀咕道:“我都沦落到给她当配角了,她后台倒硬,也不知道是谁的新宠。”
      张侃侃撇撇嘴:“管她是谁呢,反正我们冲着元鸿导演来的,当她是个屁就得了。”
      
      摄影师、摄影助理和灯光师围着秦落转来转去,寻找更合适的角度,这时一个场工搬运柔光箱进来,摄影助理专注找角度,没注意差点撞上,那位场工下意识往旁边一躲,就撞了张侃侃一下。
      张侃侃脸色一变,厌恶地瞪着对方。
      小伙子着急干活,也没看是谁,匆匆说了句“不好意思”,搬着器材刚要走,就听张侃侃嚷起来:“诶,你长没长眼睛,怎么乱往人身上撞?”
      她这么一嚷,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纷纷朝她看过去。神色各异。
      
      场务领班赶紧跑过来,客气地笑道:“张老师,怎么了?”
      张侃侃翻个白眼:“你们这干活的也太毛手毛脚了,撞着我了,态度还那么敷衍。”
      场务领班一愣,回头看着那小伙子,同情又无奈,对他招招手:“你过来跟张老师道歉。”
      小伙子放下东西走过来,对着张侃侃说:“对不起,张老师。”
      “你这么冷着脸不情不愿的,什么意思?是你撞了我,不是我撞了你,好吗?你道个歉不是应该的吗,干嘛一副我故意刁难你的样子?”张侃侃的声音又大了几个分贝。
      场务领班息事宁人地捅了捅场工:“你好好跟张老师道歉。”
      场工垂着眼睛,脸色发红,他默了一瞬,忽然九十度鞠躬,说道:“张老师,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小心,请您原谅。”
      “算了,下次注意点。”发现大家都在看她,假装不经意把肩膀再打开一点,以更好的彰显自己的优雅气质,至少要看起来比秦落美。
      
      拍完照,秦落从影棚出来透气。
      一辆器材车停在一棵大柳树下,两个小伙子正弯着腰在整理器材。
      “小马,听说你媳妇儿刚生了孩子,还没恭喜你呢,晚上请你喝一杯。”
      “算了,我媳妇儿不赞成我喝酒,再说我也没那个心情。”
      “因为刚才那事吗……不是我说,那女的真他妈作逼……”
      “其实那也不算啥,出来混饭吃,受过的气多了去了。”
      ……
      
      肖茉捧着红豆莲子糖水走过来,秦落喝了一口,发现味道很好,很滋润,甜而不腻,秋季干燥,喝这个刚刚好。一问,肖茉说是自己备了食材亲自煮的。秦落叮嘱她明天备一口大锅,多煮点,分给大家喝,从导演到场工,要人人有份。
      肖茉年纪不大,办事却很细心高效。第二天上午就弄来两个大电饭锅,熬了满满两锅糖水,用外带咖啡杯分装,一杯一杯送到每个人手里。秦落跟她说派送食物的时候,态度要拿捏好,要不卑不亢,她也做的很好,逢人就叫老师,微笑只露三分,亲切自然,令人心安。
      剧组里几乎人人都喜欢她,很是给秦落加分。
      秦落心里也高兴,把自己常用的包送一个给她。
      肖茉不好意思要,挺贵的,秦落自己都小心保养的。
      “拿着吧,你工作这么踏实认真,我很感谢你,送点东西给你也是应该的。”
      
      *
      
      一天傍晚,秦落收工回到酒店房间,肚子饿,想吃酸辣粉,肖茉从行李箱里翻出两包拿去厨房煮。
      姜舒敏从外面进来,脸色不好。
      秦落一问才知道,张侃侃和方晓背地里说她装模作样收买人心,刚巧让姜舒敏听到了,她气恼她们针对秦落,想黑她们一下,给她们点教训,又苦于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秦落拍拍她的手臂:“算了,别去费那个力气,现在我们应该集中能量干正事,等我大红大紫了,再给她们点颜色看看,也不迟。”
      她这话倒不全是玩笑,张侃侃坑她那一次就够她记一辈子了,她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以后若有机会她自然要教训一下张侃侃,让她长长记性,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秦落压根也不怕别人议论,收买怎么了,也得人家愿意被她收买。
      其实她也并没有太多想法,只是一点点恻隐之心,无论什么原因,她毕竟得到了这么好的机会,能赚很多钱,过好日子,可剧组里那些底层工作人员,也很辛苦,又赚的不多,有时还要受气,被人看不起,一点糖水,不值什么,但如果那一点甜,能带给人一丝抚慰和温暖,也是功德一件。
      谁要觉得她装,看不惯,那就气死他们好了。
      
      姜舒敏想来想去,还是不甘心:“现在这样不行,你得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她张侃侃为什么敢背地里编排你,还不是仗着有段少撑腰,你不能把她怎么样,如果你亮出宁大少这张最强王牌,你信不信她能给你跪下。”
      
      秦落正吸溜吸溜吃酸辣粉,听她这么一说,呛了一下,辣椒蹿到喉咙里,辣的她眼泪都咳出来了,喝半杯水才压下去。
      “还是算了,她能咬着牙跪下去,我还怕闪了自己的腰呢。”
      
      姜舒敏朝天翻个白眼:“我是说精神上,一旦你征服了宁言声这座珠穆朗玛峰,从此张侃侃们在精神上就永远低你一头,这是一种本能的慕强心理,是人性,一点都不稀奇。”
      
      “你也说了,他是珠穆朗玛峰,我可高攀不上,再说他那种人冷心冷情的,满脑子利益算计,当资本家或许很合适,当丈夫……我怕自己会短命。”秦落用纸巾抹了抹嘴,继续嗦粉。
      
      这时,手机响了。
      她低头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宁言声。
      她心头不由泛起森森凉意。
      看来背地里真不宜议论人。
      招魂儿似的。
      
      她接通,只听宁言声说:“接这么快,想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好啊小可爱们~(,,??ω?)ノ"(?っ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