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

作者:奈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这姑娘我带走

      
      宁言声低头盯着那一行娟秀字迹,眯起眼睛,眸光一冷,长臂一伸,把人拽回来。
      
      秦落猝不及防,脚下踉跄,差点摔倒,惶急之下,不管不顾,攀住袭击者的臂膀。
      没错,是袭击,毕竟他那么大力,那么粗暴。
      
      “你干什么你,能不能讲点素质?”秦落皱着眉,松开男人,扯扯自己被弄皱的衣服。
      
      话音刚落,宁言声又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把她往车上带。
      “关于协议的事,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烦死了。
      衣服又皱了。等会儿还怎么见人。
      
      “你放开我,再这样我喊了。”秦落扬手击打他的手臂,硬邦邦,石头一样,震得她手疼。
      
      酒楼门口保安和泊车师傅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交换下眼神,警惕地走过来。
      
      秦落以为他会放开她,毕竟被人当作当众欺负妇孺的流氓大坏蛋,挺丢人的。
      然而,她显然低估了这个男人的厚脸皮程度。
      
      他伸手指指从另一辆卡宴车上下来的男人,对赶过来的保安说:“这位是我的特别助理,名叫赵明志,把他押给你们当人质。这姑娘我带走。”
      
      秦落被塞进驾驶座的同时,瞥见姜舒敏出现在酒楼门口,朝这么张望,然后慌忙跑过来……接着便被宁言声的助理拦下。
      
      嘭地一声,秦落被关进车里。
      宁言声绕过车头,开门上车,转过头好整以暇瞧着她。
      女人穿了件黑色礼服,一侧裙摆自膝盖处开衩,露出一截大腿,雪一样白。
      她放在裙摆上的手,也很白,玉一般细腻莹润。
      她的下巴娇俏圆润,让人忍不住想抚摸。
      鱼须状刘海自额角垂下,勾勒她巴掌大的脸庞,柔美精致。
      
      “看够了吗?可以开始谈了吗?”秦落有点不自在地撩了下头发,试图打断他肆无忌惮地打量。
      
      然而他并没有移开视线,仍盯着她,眼神意味深长。
      
      “你到底还谈不谈了?”秦落抬腕看时间,有点不耐烦,“我还要见导演和制片,我一个小人物,迟到不起,你总不能砸人饭碗吧?!”
      
      宁言声古怪地哼了一声,发动车子,径直开上了主干道。
      
      秦落目瞪口呆,这人怎么这样啊,是聋了,还是听不懂人话,叫他赶快谈,他不谈,反而要把她带走,铁了心今天要搅她的局。
      
      宁言声边开车,边拨了电话出去,嘱咐对方全网监控,杜绝今晚任何有关他的小道消息流出。
      秦落震撼不已。
      宁大少爷在酒楼门前与一个女人拉扯,然后将对方硬塞进车里,这样的事,如果真的拍下来发网上,唾沫星子或可掀起巨浪滔天,然他就是有本事把这浪头给拍下去。
      
      *
      
      车子开出了城,繁华隐去,点点星火,像巨大黑丝绒幕布上点缀的颗颗宝石,光芒小而亮。
      再往前,车子拐上一条岔路口,纵入山林深处。
      夜幕似乎愈加深重。
      
      秦落脑中莫名闪过电视剧中的凶杀案现场。
      这种地方真乃杀人越货毁尸灭迹绝佳之地。
      
      秦落咽了口唾沫:“宁先生,你能把我送回去吗,跑这么远,回去肯定会很晚,我妈会找我的。”
      宁言声嗤笑:“跟我装什么乖宝宝。”
      秦落翻个白眼,认命地闭上了嘴。
      
      车子沿着山路,开到半山腰的别墅区,停在一处院落前。
      黑色铁艺栅栏上爬满紫藤萝,香樟树浓密繁茂的树冠罩下来,在地上投下一大团暗影,暗香浮动。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来开了门,宁言声把车开进去,车灯两束明亮光柱扫过花园,车子停在一幢三层建筑前。
      宁言声一言不发推门下车,秦落身处这个陌生地方,只觉别扭,但没得选,只好跟着下去。
      
      进了门,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迎过来,宁言声唤她江姨,叮嘱她做点小吃。江姨应下,然后客气地对秦落打了招呼,转身到厨房去。
      
      宁言声边解开袖扣,边走到客厅沙发前坐下,背对巨大的落地窗,外面黑沉沉的夜幕扑在窗上,简直要把他吸进去。
      在他头顶,枝形水晶吊灯照得满屋光华璀璨。
      他身处这光芒之中,却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强大的冷冽之感。
      
      他上上下下打量她,肆无忌惮,漫不经心。
      她身段不错,腰肢纤细,胯部弧线圆润饱满,胸部线条波澜起伏,饱满圆润,引人遐思。
      
      宁言声眸光一转,落在她脸上。
      他说:“坐吧。”
      
      秦落站着不动。
      这地方冷冷清清鬼气森森,她想回家。
      
      江姨送上茶水,默不作声离开。
      
      宁言声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茶,起身走到秦落面前。
      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声音低沉道:“我叫你坐,你聋了?”
      男人的指腹温热干燥,手上力道不轻不重,不会觉得疼,但足够有压迫力。
      
      秦落抬眸望住他。
      “没啊。我就是不喜欢这个地方,不想坐。”
      
      宁言声松开她,回到沙发上坐下,两手抱臂,淡淡看着她:“适应适应,说不定以后你会常住。”
      
      这男人的脑回路,真是清奇。
      秦落好笑:“宁先生,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这样耍着人好玩儿啊?”
      上午还试图拿钱把她砸进医院,到了晚上,又摆出一副似乎要追求她的姿态,不是耍人是干嘛。
      
      宁言声淡淡回道:“我的意思就是解决问题,既然你告诉了我,孩子的存在,我当然不能置之不理。”
      
      这是秦落最后悔的事,早知道不告诉他了。
      “我告诉你,是因为,这孽缘,是我们两个人共同造成的,虽然是我一个人尝苦果,但能给你添点堵,也能让我心里稍稍平衡一点。”
      
      “孽缘?”他轻轻吐出这两个字,语调并无起伏,不像问句,倒像陈述。
      
      ……
      
      没错,是孽缘。
      秦落想起她和宁言声的那一晚,并不光彩,仅仅源于一场交易。
      
      那晚,她和同是十八线小演员的张侃侃一起参加饭局,某个投资人看中张侃侃,直言可以重金捧她,但需要她拿出自己的诚意与真心。
      面对一个资本家,一个一无所有的年轻貌美的女孩,又能拿得出什么呢。
      
      张侃侃拉着秦落到洗手间讨主意。
      那个又老又丑的死肥猪,她实在不想伺候,可如果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咬牙一闭眼,就当被狗啃了,也不是不行。
      只是她刚巧来了例假,不方便。
      
      “秦落,你帮我这一次吧,你不是房子首付还不够吗,我给你凑一部分,我现在手上也有点资源,以后但凡有好机会,我肯定拉你一把。”
      “这忙我帮不了你,我是想红,可我也怕随便走捷径,将来就算爬上去,也会因为站的不稳,掉下来摔死。”
      
      后来,不知张侃侃耍了什么招数,得以全身而退,而她神志不清被死肥猪献祭给商界大佬宁言声,落得如此下场。
      也怪她识人不清,又疏忽防范。
      她蠢,她认栽。
      吃一堑,长一智,只是这代价有点大,但也没办法,日子还得照过,娱乐圈还得照混,她也不能为此宰了谁,自己去蹲大牢。
      总之,先顾好眼前,其他的,从长计议。
      
      ……
      
      秦落微微摇头,甩掉不堪回忆,平静直视宁言声。
      “现在我已经明白了,试图给你添堵,纯属我自不量力,你是宁大少爷,有钱有地位有手腕,只需要派个人随便甩点钞票出来,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根本犯不着烦恼什么。”
      
      “我没有派人甩钞票给你。那份协议书不是我授意的,我毫不知情。”他云淡风轻,理直气壮。
      
      呵。秦落撇嘴。
      邪了门了,你的助理不经过你同意,敢拿着鸡毛当令箭?
      三岁小孩都没这么好糊弄。
      
      “敢作敢当,我没必要骗你。”他强调。
      “哪是谁干的?”秦落脱口问,纯属好奇。
      
      “这个不重要。”他换个姿势,双腿交叠,好整以暇看着她:“重要的是,这件事怎么解决。”
      “这件事很好解决,你放我走,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这么简单。”秦落边说,边用手指勾勾包带,做好了逃出生天的准备。
      
      这男人气场冷酷,一股辣手摧花的劲儿,他家也冷清的跟墓地似的,还是躲远点好。
      
      宁言声皱眉,不耐地啧一声:“话都没说完呢,你老想着走干嘛。”
      他顿了下,对她招招手:“过来。”
      
      秦落奇怪,有啥话,说呗,她又不聋,但还是下意识走过去。
      
      刚要坐下,他伸手拉住她,顺势一带,她跌坐在他怀里。
      
      秦落心头一惊,本能挣了一下,双臂被他钳住,动弹不得。
      
      她很烦:“谈事就谈事,你耍什么流氓?”
      
      宁言声自动忽略她后半句话:“我叫你来,就是要好好谈谈,偏偏你像个电线杆子似的,冷冰冰杵在那,一点诚意都没有。”
      
      哈?秦落都要气笑了。
      这人还要脸不要啊,颠倒黑白的功力,简直无人能及。
      
      宁言声抓起她的手,戳戳她的脸:“看看你,表情都扭曲了,心里憋着坏,骂我呢是吧?”
      
      ……
      
      姜舒敏的电话打来时,秦落仿佛溺水的人突然抓到救命稻草,猛地从他身上蹿起,跳到一边,接通电话。
      “喂,敏姐,你要来接我吗?”
      姜舒敏气定神闲:“我上哪接你啊,你不是跟宁总走了吗?”顿了下,再开口,语气神秘又有点难以掩盖的兴奋,“诶,你够可以的啊……宁言声那朵高岭之花,不是谁都能沾上的……”
      
      自家经纪人莫名庆贺的口吻,让秦落感到很扎心。
      
      “我可以个屁啊,敏姐,你赶紧来接我,我在这深山老林打不到车啊,我都被人强行掳走了,你就这么放心吗?”
      “他可是宁言声,他不是什么沙雕男,当街掳走少女,实施犯罪。而且他助理把身份证和工作证都押给我了,说他们老板只是想跟你谈谈,我估摸是想追你,你就算没兴趣,也可以交个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姜舒敏语重心长,就差没手把手教她怎么抱大腿了。
      “对了,今晚的饭局你不用担心,我替你跟他们打个招呼,就算真的无意中得罪了他们,问题也不大,你以后应该不缺资源。”姜舒敏胸有成竹地预测。
      然后,挂了电话。
      
      ……
      
      秦落捧着手机,悲壮地想,最后一次获救的机会也失去了,等到明天,某小明星在某商界大佬的宅邸香消玉殒的头条登出来,姜舒敏你就等着后悔一辈子吧!
      
      她绝望地转过身,面对那个衣冠禽兽。
      
      人正悠然自在喝茶呢。
      一副谅你插翅也难逃的傲娇德行。
      
      宁言声放下杯子,杯盏发出轻微的咔哒声。
      
      “行了,别扯那些没用的了,孩子既然来了,就是缘分,我们应该好好迎接他。”
      
      秦落微微蹙眉,本能有种不好的预感。
      
      继而,便听他说:“下月初八是个好日子,我们可以先领证,婚礼慢慢筹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评论,助我爬榜好么各位小仙女们……群么~mua! (*╯3╰)小红包在招手哟(^U^)ノ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