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逸闻

作者:江*******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南人舐栏

      先师唐氏泽檀少时,曾于昆仑山巫觋英才学校·穆清分院就学。

      一夜,山中大雪,寒甚。翌日巳时,檀自窗远眺,见一人蹑立阑侧。以望远镜观之,乃知是显荣分院新生·余氏多多。虽觉怪,然犹为学,不可久视。

      及至午时,复观之,见余犹持同势,愈益怪矣,遂离舍往视。盖其舐阑,舌为黏着矣。

      忽见同院同乡·熊楠驾帚逾墙入,闻余声,笑曰:“汝南人乎?必是矣。”然后咒之与分。

      余脱困,自包中取咸鱼予楠,谢曰:“予名余多多,谢学长救!学长焉知予南人?”

      楠曰:“岁有南人入。此真甜乎?”

      余曰:“吾未得其味。学长将俱复尝之?”

      楠无以对。

      檀问曰:“汝何不取之一末,至室中再行尝试?”

      楠惊曰:“坏官物为不善。”

      檀戏之曰:“读书人为格物之事,何谓坏官物乎?”

      楠为之绝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译文:
    我的老师唐泽檀,少年时期曾经在昆仑山巫觋英才学校的穆清分院上学。
    有一天夜里下了大雪,很冷。第二天上午十点多,唐泽檀从窗户里向外看,看到一个人站在宿舍楼下围墙的铁栏杆旁边。用望远镜一看,才知道是显荣分院的新生·余多多。她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还要搞学习,所以不能看很久。
    到了中午,再看时,只见余多多还维持着同样的姿势。唐泽檀觉得更奇怪了,就出了宿舍,走过去看。原来是她(余)舔栏杆,舌头粘住了。
    忽然,同院的同乡·熊楠骑着扫帚越过围墙进来,听到余多多发出的声音,笑着说:“你是南方人吗?肯定是。”然后用咒语把余多多和栏杆分开了。
    余多多脱离了困境,从包里拿出咸鱼送给熊楠,感激地说:“我叫余多多,谢谢学长救命!学长怎么知道我是南方人?”
    熊楠说:“每年都有南方来的巫师入学。这个真的甜吗?”
    余多多说:“我还没尝出味儿。学长要不要一起再试试?”
    熊楠无言以对。
    唐泽檀问:“你为啥不取一小点样本,到室内再尝?”
    熊楠惊讶地说:“破坏公物不太好吧。”
    唐泽檀开玩笑地说:“读书人作研究的事情,怎么能叫破坏公物呢?”
    熊楠大笑。
    太久没写文言文了,复健in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