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快穿]

作者:欲雪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8

      看着桌面上的一堆信件,林姝戈有点傻眼了。
      等到开会时听见胡主编在夸赞一遍又建议她延续风格写作时,林姝戈才反应过来。
      
      她皱了皱眉,有些为难,“刺绣这个主题是积累了许多素材才萌生的想法……”
      “那就继续积累!有了壳子还怕内容?国内那么多传统技艺,我们书局里也保留了相当多重要素材可以供你取材,这些东西总够你写的。”
      胡主编神色不似开玩笑,林姝戈也认真了些。
      
      “你还年轻,眼光短浅了些。远的不提,《关岭夜话》那位专写珍馐的作者,受了多少饕餮客的追捧,还有那些远近闻名的酒楼场馆,那是送着钱请他动笔……对我们这些搞传统文学的,这些东西乃至《夜话》都算是上不得台面,但不可否认就是有受众……你现在要考虑的东西,不是曲高寡和,而是趁机打响自己的名气,积累一批固定读者。《锦上华章》的风格既然受欢迎,你就多写几篇,等到大家提到这类文章,第一个想到是你,那么你就算在这行业里站稳了脚跟。”
      
      胡毅主编直白的指点道。
      换了几年前,他决计不会说出这种话来,但是近年来行业竞争太大,四海的没落让他心焦。这让他正视起从前那些瞧不上眼的手段。
      他们做的是报刊,销量为重。只要不对资本谄媚,不向权贵弯腰,小小的心机还是用得的。
      他真心在考虑开设专栏,挽救日渐下滑的销量。
      
      ……
      近些日子由于搬家以及翻译工作的增多,林姝戈几乎没时间注意《锦上华章》的情况。
      她只是知道似乎反响不错,却没想到胡主编对她寄予了那么大的希望。
      这篇文章真的有那么受欢迎吗?
      
      她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两方文化的交汇期,任何一方的文化都有其关注者,这些人平时不显山露水,但是一旦有相关事宜,这些人就会比谁都狂热。
      《锦上华章》的用语除了人格化,还有点笑闹的意味在里面,算得上的是诙谐幽默了,这样的写法本身就不让人觉得枯燥,林姝戈还将其翻译得好……洋人很容易接受,甚至赞扬,这又引发了本土那些热爱传统人士的自豪,也自发去阅读追捧……两相结合,这篇文章的热度比林姝戈和四海书局想象中的更高。
      
      当然很快,林姝戈也从另一方面管中窥豹了。
      她平时往来于别墅——书局两点一线,这日难得上了街市去买生活物资,忽然发现了新现象。
      这来来往往的,穿着旗袍绣服的,似乎略多?
      还有那位金发蓝眼睛的,穿个唐装是想cosplay国人?
      
      林姝戈后知后觉,她似乎,是引领了一小股风潮?
      —————————————————
      
      又过半月,刺绣的风潮还没退去,热度倒是燃到了林姝戈的翻译作品上面。
      主要是林姝戈没有再创作,名字倒是不断出现在《关岭期刊》上,读者们看了之后发现,哦,不是她写的,只是单纯翻译…噫,翻译的不错啊……
      于是又有一部分读者追着她的翻译作品去了,四海书局的销量因此没有回跌,暂时保持住了地位。
      胡毅主编心情大好,大手一挥给林翻译涨了薪,林姝戈每月的薪金便到了一百二十元。
      
      这日林姝戈定下了新的写作主题,她接受胡主编的建议,打算延续风格,主题则选择了本土的菜系。
      吃货从古至今,从南到北从未少过,本土菜系不算没落,读者群比刺绣还要广些。
      且这个主题可以写的东西就多了,八大菜系每一系都源远流长。
      林姝戈打算分开八个部分来写,这就变成连载了,虽不是专栏,也似专栏了。
      
      关岭城内传承最久的酒楼‘仙山居’在苏菜上有独到之处,林姝戈通过四海书局的关系联系上了它的当家人,他对这次广而告之的扬名机会也颇重视,于‘仙山居’的包间内殷勤招待了林姝戈。
      这顿饭宾主尽欢,但林姝戈自‘仙山居’离开,没走几步便被拦下了。
      
      是两名熟人,钟青青与陈余致。
      钟青青挽着男人的手,目光是直白的打量。
      片刻,她露出自矜的笑容:“是林小姐啊,真是有缘。我和余致正要到‘仙山居’用餐,相请不如偶遇,不如给个面子一起吃顿饭?”
      
      她记得上次林姝戈给了陈余致一巴掌的事,还为陈余致感到十分不值,不就是拒绝了她的求爱?至于没皮没脸纠缠还恼羞成怒吗?
      虽然陈余致十分绅士的表示不追究,但是既然今天恰巧碰上,钟青青觉得不能错过机会。
      
      ‘仙山居’的吃□□贵,林姝戈怕是一辈子也没吃过,她就是要让林姝戈见识一下,掂量明白彼此的差距在哪里。
      怀抱着不良的心,钟青青姿态并不高。她琢磨了一下,无论林姝戈怎么回答,她都有办法趁机羞辱对方。
      
      但林姝戈面色不变,只是语气冷硬的回了一句,“不给。”
      不想给你面子。
      
      钟青青脸上露出错愕的神情,但她很快反应过来,“林小姐何必拒人千里之外?你是余致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对了余致,你上次是不是说林小姐是位绣娘?”
      她好像问询一般看向陈余致,但事实上没有等他回答,钟青青又自顾自的说道。
      
      “林小姐怕也知晓最近刺绣火热的事了,我家的旗袍行订单许多,家养的绣娘也忙不过来,我觉得可以请林小姐到我家工作,待遇嘛,肯定是比那些不知名的小绣坊好的,林小姐也就不必那么操劳了。”
      她含笑看向林姝戈,心中的优越感是十足的。她虽然不知家里的生意,但是父兄最近都意气风发,她的底气因此而满涨。
      
      林姝戈确实没想到,自己带来的风潮还给钟青青家带来了好处,但她也没有多想,算算时间原剧情中的资敌案爆发就是最近,钟家旗袍行的生意哪怕再是兴隆,也不过是兔子尾巴罢了。
      只是这些想法,她实在没必要说出来,更不会与钟青青陈余致讨论。
      她也不想听两人的废话,于是她十分干脆,转身就走。
      
      “哎……林小姐!”
      钟青青瞪大了眼,她实在没想到,有人居然不礼貌没教养至此!
      她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全然忘了自己一开始就不安好心。
      
      过了一会儿,她怒气未消,转头就说,“余致,你看她太过分了!”
      她语气有些冲,但陈余致没有生气,低声安抚钟青青,“别和没素质的人计较,省的气坏了身体,你现在都是要做母亲的人了,要心宽些。”
      
      钟青青低头摸了摸肚子,稍微平静一下,才走进‘仙山居’中。
      陈余致被落在后面,他面上依旧温和,只是微微垂下眼皮,挡住了眼中的恼怒不甘。
      最近他加紧了对钟青青的追求,终于突破防线,让钟青青怀上了孩子。
      
      他觉得时机到了,趁机向钟青青求婚,可是钟青青也许是觉得套牢了他,在这个时候反而闹起了小情绪。
      大小姐的脾气不太好,这点他是早有预料的,只是钟青青时常无理取闹要哄,久了也让他觉得疲倦不满。
      他从前怎么没发觉她这么刁蛮?!
      
      后悔倒是不至于的,毕竟想要当钟家的乘龙快婿,没点付出怎么可能?
      但心里有点复杂也是真的。
      特别是乍然遇见了林姝戈。
      
      不同于钟青青一直在说话,陈余致从始至终都是保持沉默的。
      主要是上次在三马街,他觉察林姝戈是自甘堕落了,这天他再看她时,就特别注意了一下。
      她又漂亮了许多,打扮初看是低调不起眼,但多看两遍就发现移不开目光……
      也因此,他更鄙夷她了,甚至觉得和她说话都拉低了自身格调。
      
      可是心中明明是歧视轻蔑的,当钟青青和她站在一起时,他又无法忽略这个事实。
      那就是在外形上,林姝戈真的出色太多了。
      这让他十分不舒服,还有些看不顺眼钟青青。
      
      总之思绪万千,让他从始至终无话可说。
      …………
      ——————————————————
      林姝戈回到别墅区,将这天记下的信息整理了一遍,她发觉一开始所想的分八个部分描写并不现实。
      每一个菜系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多年来的发展使它们本身就是一部长长的历史。
      她粗略写下苏菜部分的大纲,发现按照她的所想,光是一个部分就有近四万字的篇幅。
      
      《窗口》上有那么长的版块吗?
      林姝戈不得不删减了许多,但哪怕是这样,也还有三万字左右的内容。
      她想了想,本就打算分部分写,那么分的再多些,也就不算什么了。
      
      于是周一时,她拿着新写好的五千字去找了胡主编,胡主编看过后,果然不觉得长期连载是个大问题,他问了问林姝戈接下去的思路,认为可以刊登,便要她直接到排版处交稿件了。
      同样是一等的品级,这次林姝戈没有翻译,五千字拿了两百块钱的稿酬。
      
      当然最后翻译也是由她自己完成的,只不过她本就是四海的翻译员,倒是没有再拿额外的稿费。
      胡主编知道这件事后,更发欣赏,觉得她做人做事颇有章法,便也投桃报李,将她的薪金涨到了一百七十元。
      
      这个涨幅与涨薪速度,在业内都是引人瞩目的,林翻译一时间在附近的书局都十分出名。
      于是林姝戈发现,她平时出入后山路,与她打招呼的人多了许多。
      林姝戈看着那些面生但颇热情的编辑、作者们一开始还有些拘束,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
      月末,林姝戈将苏菜系写完了,她的手上,也多了一千两百元的稿酬费用。
      此时她正拿着读者来信在看,这算是她近来的,为数不多的消遣之一了。
      只见这一封毫无文采,十分直白。
      
      “金陵丸子、水晶肴蹄、清炖蟹粉狮子头、黄泥煨鸡……啊!我都想吃!”
      
      林姝戈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也想吃嗷嗷嗷~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攸然子洛、Procrastinatio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望月舞木、絮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