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米7的金主与8千包年的金丝雀

作者:彪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为早日奔小康而奋斗

      “破案惹,原来Lang喜欢母0惹,本LZ CP粉梦醒了。”
      “这年头真情实感嗑CP是要遭天谴的。小声bb一句,彭彭南大Meng哪个都比Lang和ZIN的cp感强吧,Lang和ZIN就倆路人。”
      “nmsl,楼上的南粉可闭嘴吧。”
      “对不起,楼上那人是我们南南的反串黑,我们南瓜给大家道歉。”
      
      “抱走Meng,我们萌萌不约。#Lang出柜#,和萌萌没关系,请关注9月28日Meng白马歌会。”
      “#Lang出柜#,和萌萌没关系,请关注9月28日Meng白马歌会。”
      “#Lang出柜#,和萌萌没关系,请关注9月28日Meng白马歌会。”
      “#Lang出柜#,…”
      “焖粉可做个人吧,这是什么睿智操作,Lang聚聚的广场都被洗了,粉随蒸煮,一样不要脸。”
      “带话题转是我们考虑不周,我们道歉。但大家看,这个Lang粉在背后诅咒Meng粉死全家。表面义正言辞白莲花,背后简直恶臭。截图/截图/。”
      “我们Lang粉都在担心聚聚会不会受影响,没空和你们撕,倒是焖粉居然潜在粉丝群当卧底,作业做完了吗?”
      
      “做了一个彭延旭倒贴Lang的时间点整理,长图,注意流量。彭延旭真是流量毒瘤,谁红贴谁。不多说了,自己看吧,明眼人都知道谁才是真正关心Lang的人。”
      “#挂人# #澄清,彭彭没有倒贴Lang#,我也做了个长图,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的。做图的人这么能,是不是编导专业啊?这种人还是ZIN的粉头?笑鼠。”
      
      “#反挂#,我是组织过粉丝活动,也和ZIN认识,但我只是真爱粉,不是什么粉头,对长图有疑问我欢迎,嘲我我叼你老母。大家看,那位才是彭延旭的粉头,利用粉头身份在朋友圈做微商,长图/。”
      “反转,彭延许和ZIN的两个粉头是舍友,曾经一起倒卖过演唱会门票。九宫格/”
      “两位解解戏真多,粉头比蒸煮还红,要不你们出道吧,上台表演原地撕逼,我给两位解解举灯牌。”
      
      除了明面上或者暗地里的撕声依旧,大部分的转发和评论都是震惊和祝福的,也有一些人,不知道是想引起别人注意还是本身就欠揍,公然嘲讽Lang是给佬。
      这些人的出现成功将所有仇恨拉到自己身上,实现了饭圈的大和谐。
      “大清都亡5亿年了,怎么还有人歧视同性恋。”
      “Lang做错了什么?要被你们这么诋毁?出柜有错吗?”
      “知识普及,同性恋不可怕。/点击阅读长文。”
      
      “热度过去了吧?我来说点幕后真相。圈内人士,Lang和李以卿的儿子我都认识。不要猜测我的身份,不会爆马。李以卿隐婚,为了不被发现,她儿子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法国去了,她的儿子以下简称李。
      李16岁就交过男朋友。倒是没怎么乱搞,可能是缺乏关爱,还有心脏病,就很安静很听话的一个男孩子。
      他男朋友当时不知道他家里有钱,搞着搞着差点把李卖到会所里,是个骗财骗色的大渣攻。
      后来被李的家人发现了,渣攻遭不住,打完最后一炮提起裤子就走。但李说无论怎么样都想和渣攻在一起,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不能自拔了。
      你们是不知道,大白天,李抱着渣攻,一直在哭,把渣攻的衣服都哭到滴水了。一直被渣攻拖着走了两条街,最后李哭到没力气,就被甩路边了。都上当地新闻了。
      李回国以后,被伤得很深,不说话也不交朋友,有心理问题,不信你们可以去三院问问精神科的医生。
      直到遇到了Lang。是的,你们没有猜错,渣攻是个混血儿。李看到Lang的那一刻,身影重叠,过去种种瞬间涌上心头,仿佛一缕阳光照进了阴冷潮湿的地下牢笼。
      那时Lang的确是被李包养了,可以说是替身吧,不过Lang作为被包养的,很有职业道德,就一直陪着李。人间岁月短,是不是包出真爱难说,但一定是有感情的。
      至于Lang和南大,以至于后来的各位,个中种种,不是一时半刻能说完的。
      Lang是不是喜欢李这种母0这点不确定,总之一开始Lang就是为了钱呗。有一点大家可以想想,为什么Lang推了电影都要山长水远跑到岛上和他们一起录节目?但错过就是错过了。各位CP粉们莫忘初心,还有回忆在心头就好。”
      
      “卧槽这是什么渣攻贱受脆皮鸭纪实文学。”
      “已经脑补了13万字。”
      “我也听说了,Lang劈腿了。”
      “不过金主是个贱受,跪着求他回来的。”
      “贵圈真乱。”
      “有记者已经去走访Lang的同学和家人了,很快就知道真相了。”
      “走到最后不一定是最爱的,但一定是最适合了。”
      “我哭了,你们呢。”
      “大家快看,安妈妈回应了!”
      
      “什么鬼,假的不要信。Lang和何南培彭延旭还有ZIN,Meng没有一毛钱关系,而且Lang都说不想被过分关注私生活了,捕风捉影,你们这样和市场门口说三道四的大婶有什么分别。”
      “活久见,吃个瓜也被教育。一句话得罪全体CP粉,哪里来的野鸡,就你拎得最清。”
      “吃瓜群众也有错?我们又没有恶意。”
      “明星还不是靠粉丝赚钱?明星的隐私算隐私吗?”
      “截图/谁一直发私信骂我,敲你妈!我一分钟几百万上落。算了,我不和你们吵,我相信大部分粉丝都不会伤害自己的爱豆。总之不要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去打扰他。”
      ———
      
      “这都几个月过去了,Lang还是没出现,是不是退圈了啊?”
      “悲报,我朋在一间网吧拍到Lang在卖唱。”
      “Lang快回来吧,流泪/。”
      
      林在福和所有事务所都是劳务关系,就是临时工,虽然基本争取不到什么资源大部分时间都在背景洗脚,但只要合同到期了,还是走得很容易的。
      
      这是一间新开的服装公司,主打清新可爱系少女成衣。林在福填了简历,发了自己之前设计过的lolita服饰,三个工作日以后就收到了面试通知。
      来面试的几位求职者都没有穿紧身衣打耳洞穿得闪闪发光,反而和其它专业一样,都穿的正装,拿着公文袋,脸上都是青涩和忐忑。
      
      林在福一进去,就看到了一和烫了发的女人,穿了双红高跟。
      方景景说:“啊?是你?你还没查过这间公司的股权人吗?居然敢到我眼皮子底下来?”
      总而言之林在福最后面试通过,入职了。上司是位穿唐装的中老年男性,不说还以为他是写毛笔字或者是画国画的。
      有的人表面上身上散发着国家级非物质遗产传承人的气质,暗地里却是萌萌哒甜系少女服饰的设计师。
      “阿福,你的设计虽然还有一定的缺陷,但还是很吸引人的,证明你和我一样也很有少女心嘛。先跟你说,高定有高定的美丽,轻奢有轻奢的魅力,我们走平价路线的就不是说不能成功了。以后跟着我干,我们的目标是承包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衣柜。”
      于是林在福开始了画稿→改稿→打版→改稿→改稿→…的社畜生活。
      
      方景景有事没事就下来检查工作,那双两米长的腿就在她眼前来回晃。她在办公室里拿着茶杯看了半小时,摔门就走出去了。
      “林在福,你走来走去是要做什么?昨天的色差改好了吗?看到你的脸,我就想吐!”
      那双两米长大腿的主人惊慌回过头来:“妈,我是你亲儿子,吐错人了。”
      “是你?我生的就不吐了吗?一样吐,你来做什么,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老板?你来看我们了?”
      “随便逛逛,逛着逛着就到这边来了。工作还好吗?”
      “不知不觉两年了。我最近被指派给一个□□嫌疑犯当辩护律师,目前在着手工作。”
      “你肯定能好好完成工作的。”
      “说实话,虽然我知道所有的嫌疑人都有辩护的权利,但我很苦恼,感到自己对这次的工作没有激情。”
      “你比我当律师的时间还长,我也许不能给你提供帮助。不过也许你可以和萧澄聊一聊。四年前那个「女孩反抗杀害□□犯,最后以故意杀人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的案件,就是他给意图□□女孩的死者做的诉讼代理。也许你曾经听说过,女孩被判入狱四年后,网上很多人指责代理律师。”
      
      “老板,我还在呢。”
      “萧澄?你没辞职吗?”
      “这不钱花光就回来继续打工了吗?不过出庭是不可能出庭的,就靠改诉讼状来维持生活这样子。小女孩哪来这么多烦恼,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检方和控方一起审你,你还想打赢官司?上去走个过场,躺着领律师费就好了。”
      “老板,他根本没有离职。什么躺着领律师费,我当然是要对我的委托人负责任的!”
      “年轻真好啊。”
      “我是不会被你的咸鱼气场影响的,判决依据法律和事实真相确定,又不是我说几句话就可以改变的。老板,你回来长住吗?”
      “是啊,我找到工作了,在外贸公司。”
      “哇!祝老板升职加薪!”
      
      大家还是很好奇Lang的私人生活,总有记者不分日夜在他们楼下蹲点,最后李吉祥和林在福搞完卫生,撕了春联,还是决定搬家。
      新的住处周边也很繁华,但不是灯红酒绿的那种繁华,本地人很多,旁边一条街是花鸟鱼虫市场,另一条街是茶楼饭店,每天要提早一小时起床挤地铁才能准时上班。
      房子比较小巧,没有大阳台,飘出来一点点的露台刚好能摆个烧烤炉。但采光很好,其中一面墙是个大窗户,窗台是大理石的,很宽,可以躺人。窗户外面是另一户人家塔的竹棚,种了丝瓜青瓜各种瓜,时常还能听到那家的母亲赶儿子回房做作业的声音。
      楼上住的是一户年轻夫妇,过的也是早出晚归的生活,他们的露台上种了几盆葡萄。葡萄和野的爬山虎稍微长得疯一点就会吊下来,爬在李吉祥他们家的窗玻璃上,引来一群鸟在附近甩屎。
      
      “在干什么呢?周日也不能休息。”
      “下周二就要给工厂交样案了,我看看用用哪种线的效果好。”
      “我看看你是怎么绣的?”李吉祥抬起林在福的手,爬进他怀里,看(打扰)他绣花。
      
      “恭喜你们入伙啊,虽然迟了两个月。”门居然没关,一推就开了,进门就看到一个腿长两米的男人端着个绣花绷子在绣花,另一个男的趴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我打扰你们了吗?我许鹏,还记得吗?”
      “李先生,醒醒,有客人。”林在福拍拍李吉祥的后脑勺:“起床了。”
      “啊?”李吉祥伸直脖子迷迷糊糊往四周看了下,门口真站着个人,手里拿了一条香烟还有一瓶酒。他发了一下呆,立刻从林在福身上下来,红着脸站到一边。
      
      “我是几年前给你们拉皮条的那个,许鹏。真是做梦都没想到我手下居然有成了的。”
      “许先生,介绍他人□□触犯刑法。”
      “我已经被罚过了啊,拘留了十日罚了好几千呢!我现在不干了啊,你们不要举报我啊!我现在是正经人,在房地产公司当销售,前几天看到出售的合同上有你们的名字,还想来给你们庆祝一下呢。”
      他往西服里掏了掏:“你们看,这是我的工作证,我还有计算机二级证,英语课程函授学位,最近还报了网络课程学韩语,哈撒喲。虽然我初中还没毕业,走了弯路,但现在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
      “不好意思…请进来坐吧,我去烧茶。”
      “不用啦,我放下烟和酒就回去了,今天有客户来呢,就在隔壁楼。为早日奔小康而奋斗!”许鹏热情地分别握了一下他们的手。
      “哦!嗯嗯!大家一起加油。”
      ————
      
      林在福像往日一样上歧途看小姐妹们分享的情感小故事,但一登录就被运营踢了。
      Lang:“运营,请问为什么要踢我?”
      运营:“我们歧途的宗旨是独立自主还清包养费。你居然和你的金主成了,违背了组织的最高理想,自己心里没有一点b数吗?”
      李吉祥在一边看,问:“被钟秦楚囚禁过的先生现在还好吗?”
      运营:“还用你说?等他精神状态好一点,我就去搞那个死扑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