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愿你被温柔以待

作者:沈初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8 章

      这周,霍琛和泰源集团合作了一个新项目,这是他上任以来的第一个大项目,公司上下都很重视,霍琛也是忙的不可开交。
      
      到了周六,又有一个饭局,喝酒喝到晚上十一点,本想就直接回公司,第二天醒来继续加班,但是想到好久都没见家里的小姑娘了,自觉自己这个家长当得有点不称职,临时又让司机把他送回家。
      
      初夏时节,A市连绵多雨,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一会,又出现了耀眼太阳,然后接着又下,像小孩子的脸,反复无常,更难受的是空气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整个A市像个大蒸笼。霍琛只觉得自己的伤腿好像隐隐作痛。
      
      司机把他送到门口,他强撑着走到客厅,就支撑不住一下子坐在沙发上。
      
      他没告诉家里人今晚回来,现在也不好意思再把大家都叫醒,拿个靠垫放在身后,略微歇一歇。
      
      一会他听拖鞋踩在木质楼梯上,“哒哒哒”的下楼声音。
      
      赵姨她们都住在楼下,现在能下楼的大概只有温宁的。
      
      疼意阵阵的从骨头缝里边泛上来,弄得霍琛没工夫关心温宁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温宁猛的重新变成初中生,有诸多的不适应,其中最大的不适应大概就是物理公式和化学方程式忘得一干二净。很多时候看到一张雪白的物理卷子,她一点头绪都没。
      
      温宁不算很聪明,但是因为肯努力,心也足够静,从小到大都是好学生,她不能容忍自己拥有糟糕的成绩,所以最近一直在苦补物理化学。
      
      做完最后一张物理卷子,温宁疲惫的打了个小哈欠,准备上床睡觉,但是这个时候又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就想下楼拿点吃的。
      
      走到楼下,隐约看到客厅里的那两盏金枝月影落地灯泛着黄色的光晕,心里也没太在意,以为是赵姨故意留在的,怕她下楼时客厅太暗,转身直接进了厨房。
      
      打开冰箱,看到还有张姐今天上午做的两个红豆奶酪欧包,拿出一个放在烤箱里边,准备吃了就上去睡。
      
      霍琛本不想理温宁,但是她在厨房里翻东西时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在黑夜里格外明显,细细碎碎的声音传到霍琛耳朵里,让他根本没法好好闭目养神,就没忍住出声:“你在干嘛呢?”
      
      温宁猛地听见一个声音,吓了一跳,半响才反应过来那好像是霍琛的声音,弱弱的问:“霍琛哥?”声音还带着被惊吓到的点点颤音。
      
      “不是我还能是谁?”
      
      温宁一听也不顾上拿烤箱里热的面包了,转身走到客厅,看见霍琛半躺在沙发上,额头上满是汗珠,像是在忍着什么痛苦。
      
      顿时表情一变,快步走到霍琛跟前,有点着急的问他:“霍琛哥,你怎么了,很难受吗?”说着还拿着手去触碰霍琛的额头。
      
      霍琛隐隐约约闻到了少女身上的甜香,米白色的头带将额前碎发全部梳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柔嫩细腻的肌肤触感竟然隐隐缓解了因醉酒泛上来的头痛,只是片刻少女的手就离开了,只见她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小声嘀咕了一句:“不发烧啊。”
      
      转而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脸色一变,问他:“霍琛哥,你是不是腿疼了?”
      
      霍琛有些惊讶,没想到温宁竟然知道他腿疼的毛病,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温宁听了,直接盘腿坐在她膝前,伸手开始撸他的裤腿。
      
      霍琛有些慌,只是这个姿势他也不好直接起身阻止温宁,就急急问她:“你干嘛呢?”
      
      温宁将他的裤脚折到大腿上,一边开始按压霍琛腿上的穴位一边说:“我知道怎么按缓解你的腿痛。”
      
      少女指尖柔软的触感让霍琛没忍住一颤,但是接下来,随着女孩力度适当的按压,好像真的缓解了腿上的阵阵疼痛。
      
      少女的手法十分熟练,霍琛忍不住问她:“你从哪里学来的手法?”
      
      温宁肯定不能说是上辈子看你腿疼的厉害,特地跟医生学的,胡乱说道:“我爸爸也有腿疼的毛病,特地学来的。”
      
      想到女孩年幼失父,还是跟自己有关,霍琛心里顿时五味杂陈,愧疚和酸涩一起涌上来,最终都化为对女孩的怜惜:“我以后就是你的哥哥,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把你交到另一个疼你爱你的男人手上。”
      
      温宁听了这话,鼻子也有点酸,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个重承诺的,从来不曾食言,上辈子他也一直充当着她的保护伞,直到她因为情伤出国。
      
      霍琛感觉自己腿上好像有温热的液体,伸手抬起女孩小巧的下巴,才发现女孩已经泪流满面了,这孩子,哭也是安安静静的,惹人心疼,伸手把女孩拉到怀里,安慰她说:“别哭了。”
      
      霍琛也不是个善于安慰人的人,除了说出这三个字,就只能一下一下摸着女孩柔顺的头发。
      
      温宁紧紧的抱住霍琛:“霍琛哥。”觉得这是自重生以来,两人的心挨得最近的一次。
      
      霍琛感受着女孩在怀里小声的呜咽,有心想转移话题,止住女孩的哭泣,便问她说:“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快考试了,我在题啊!”温宁的声音还带着鼻音,睁着一双水雾蒙蒙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霍琛,又长又翘的睫毛上还有一滴欲掉未掉的水珠,在氤氲灯光的照耀下,影射着黄色的光芒。
      
      这时,客厅的落地钟“咚”的响了一声,12点了。
      
      霍琛脸顿时黑了,说:“我让你给我考状元了吗?年纪小小还学会熬夜了,快去给我睡觉。”
      
      温宁被训斥的有点蒙,觉得此刻的霍琛倒真像个担心女儿身体的老父亲。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前世那个初到霍家的温宁,她才不怕霍琛跟她黑脸,软软的撒娇:“霍琛哥,我错了,我做完卷子才注意到这么晚了,下次不这样了。”
      
      “身体是最……”
      
      还没说完就被温宁打断了,只见她朝霍琛身上嗅了嗅,睁大了眼睛问他:“霍琛哥,你喝酒了?”
      
      霍琛:“……”
      
      这孩子现在学坏了,现在还敢打断他的话?
      
      “你怎么不早说,我去给你热醒酒汤。”
      
      霍琛经常有酒局,所以赵姨应该经常给他备的有醒酒汤。
      
      霍琛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到了女孩“哒哒”跑开的身影,杏色睡衣背后的粉红的小兔子,也随着女孩的身影一跳一摆,睡衣的短裤柔软宽松,显得女孩的两条白玉般的腿又细又长,脚裸纤细的仿佛一折就断。
      
      霍琛又将身体靠在靠枕上,有些朦胧的想着:还是太瘦了。
      
      第二天早上
      
      因为有厚厚的窗帘的遮掩,卧室里一片昏暗,只有少女床头的手机散发着幽光。
      
      温宁按掉自己的闹铃,挣扎着坐了起来,只是还没坐够半分钟,就又躺下了,抱着自己的小猴子抱枕进入了梦香。
      
      楼下的赵姨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温宁来霍家一个月了,女孩饮食作息一向规律,现在都快八点了还没有下楼,赵姨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叫一下温宁。
      
      还没等赵姨做决定,霍琛先下楼了。
      
      霍琛看到赵姨有些纠结的站在楼梯口向上忘,就问:“赵姨,干嘛呢?”
      
      赵姨今早看见放在厨房盥洗池里盛过醒酒汤的碗就知道霍琛昨天回来了:“少爷昨回来也没叫我。我这是看温宁这么长时间还没下楼,在想要不要叫一叫她。”
      
      霍琛想:“这姑娘昨晚睡估计已经快一点了。”于是就跟赵姨说:“不用叫她,周日让她多睡一会。”
      
      赵姨见霍琛西装革履的打扮,就没忍住问他:“今天还要去公司啊?”
      
      “嗯,吃过早饭吧,不急。”
      
      赵姨年龄大了,就有点爱唠叨:“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天天还只知道工作,也该歇一歇,谈个恋爱什么的。”
      
      赵姨从小就照顾霍琛,是霍家的老人了,这话她说出来霍琛也不好反驳,嗯嗯啊啊的应合着。
      
      刚好这时候温宁下楼了,她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简单T需,上边还有简单的云朵图案,云朵上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猫咪在睡觉,下边浅卡其色的休闲裤,扎了个干净利落的马尾,随着少女下楼柔顺乌黑的马尾一甩一甩的,如果忽略白皙小脸上乌青的黑眼圈的话,也算是元气少女一枚。
      
      赵姨看见后就惊叫起来:“宁宁啊,你昨晚是干什么去了?”
      
      温宁也很无奈,她皮肤从来不长痘她,但她只要一熬夜黑眼圈就格外明显。今早起起床的时候,她无奈的看了那黑眼圈半天,15岁的她手边没有任何化妆品,拿热毛巾敷了半天眼睛不见好转,暴躁的直接在淘宝上买了两瓶遮瑕。
      
      温宁瞥了一眼在那边偷笑的霍琛,睁着一双水润的杏眼,诺诺的看着赵姨说:“我昨晚写卷子了,没注意时间。”
      
      霍琛虽然为温宁帮自己转移了火力感到高兴,但小姑娘昨晚毕竟是因为自己才睡的那么晚,正了正色收回自己嘴边的笑意,出声解围说:“学习也要注意时间,快点过来坐下来吃饭。”
      
      “哦。”听见霍琛的话,温宁如获大赦,连忙小跑过去坐下吃饭,吃的时候有那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赵姨,一副我知错了,我很乖的模样。
      
      赵姨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是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