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异游戏 [校园]

作者:观寂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My Panadol 1

      夏羽寒很想躲好躲满,然而事与愿违,
      虽然她特别挑选有个大盆栽挡住自己的位子,但这杯咖啡依旧喝的很不清静。
      
      饭店附设的咖啡厅,在非假日时节总是稀落冷清,连服务人员的配置都特别少,
      本是悠哉悠哉的小天地,今早却极度反常,忽然变得门庭若市起来。
      
      进来的,大部分是单身男客。
      像是鲨鱼嗅到血味似的,在附近徘徊骚动著。
      
      夏羽寒饮下一杯加了奶酒的Expresso后,勉强镇压了头痛。
      那奇怪的疼还是隐隐抽动著,时而隐没在思绪的片段间,她抓不住。
      
      不知道是彻夜未眠造成的,她总觉得灵气若有似无的流失。
      她闭目靠著窗棂,半睡半冥想之间,又被周边的杂音吵醒
      
      “小姐,我有幸请你喝杯咖啡吗?”
      
      “Of course NOT.” 夏羽寒没好气的抬眼,重复那已经重复过六次的台词。
      
      简直像跳针的复读机。
      她自我嫌弃的想著。
      
      幸好,在第六位不识相的无聊男子一屁股坐下前,咖啡厅的服务生和领班已经冲过来,一左一右合作无间,硬把无聊男子从夏羽寒面前架走了。
      
      “......”
      
      “喂!喂!住手!我是住客耶!你们太无礼了!我要投诉......”
      
      “投诉啊!”西装笔挺的青年领班双手抱胸,一脸理直气壮:
      “你骚扰其他贵宾在先,赶出去!”
      
      无聊男子吃了闭门羹,离开前,又依依不舍回头张望,朝夏羽寒的方向看。
      看了又看。
      
      在旅行途中想发展艳遇,何罪之有啊!
      但不准人靠近是怎回事?难道这位可爱的姑娘包场了?
      维安还如此森严?
      
      “还看啊!变态!再看我叫警卫了。”青年领班恶狠狠的怒叱。
      
      “你讲不讲理?看一下也犯法啊?!”无聊男子回嘴。
      
      身为罪魁祸首,夏羽寒只想趴在桌上装死,
      她已经躲到全饭店最边缘的咖啡厅,又躲到咖啡厅的最边陲地带,尽力让自己降低存在感了。
      但她身边依旧群魔乱舞,整个莫名其妙。
      
      被男鬼追求就算了,
      现在灾难正在神秘的扩大,还蔓延到三次元现实了。
      
      俗话说,个人造业个人担,但她连自己招引来的痴汉也赶不走!
      
      其实夏羽寒一点都不想恃美行凶。
      她一撩长发,打开小梳妆镜,检视自己究竟哪里出问题。
      
      嗯,没有问题,
      她身穿纯白蕾丝娃娃装,银色绊带凉鞋,彻底融入这个海滨度假村。
      她一直都是这模样,没有换壳没有重生,
      今日和昨日相比,在凡人眼里的差别,大概只是她跟白心琪的闺蜜情谊破灭了而已,塑料姊妹花,比盲肠更多余,不要也罢。
      
      但自从夏羽寒走进咖啡厅以后,就接二连三出现前来搭讪的陌生男子,一个走了没多久又来下一个。
      待到第三名搭讪人士铩羽而归后,男领班便悄悄凑过来问:
      “小姐,你应该没在等谁吧?”
      
      夏羽寒点头,充当默认。
      
      接下来,男领班就自动自发扮演起护花使者,还多请了她两杯咖啡,说是服务不周的致歉。
      最后乾脆守在门口,用虚伪的微笑和制式化礼仪,软性阻挡单身男客的进入。
      
      “谢谢你啊。”夏羽寒松了一口气,露出甜笑。
      
      直到她连喝了好几杯免费咖啡,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哪里不对。
      男领班的行为,就像动物护食一样。
      
      等等该不会不让她走出去吧?
      
      夏羽寒火速戴起太阳眼镜,她应该趁乱逃跑的! 
      其中一名年轻男侍却敏锐的察觉她微小的动作,立刻朝她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抱起水壶,屁颠屁颠的朝她走来。
      
      可她杯中还满著。
      
      “不用不用。谢谢。”
      夏羽寒连忙远远的摆手,直接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那人已经跑到她桌边第十七次了,不像领班有资格请她喝咖啡,所以男服务生每次凑过来的理由,都是试图添水。
      超过分寸的关爱,明显有毛。
      
      但年轻男侍看她看得心花怒放。好美呀!就连摆手拒绝,都这么美这么优雅!!
      
      夏羽寒实在无法再与这种痴汉眼神对视,她乾脆拿出一瓶矿泉水直接放在桌上。软性打枪。
      面对乱糟糟的新的一天,比起喝水,她觉得自己更需要吃一盒Panadol。
      
      她抬手逆光看著自己纤白的手指,指尖一抹粉彩,弧度优美,衬得手指更加修长。
      指缝间一缕红雾溢出,光天化日下倒是冲淡了存在感,在阳光底化为淡淡的粉红。
      夏羽寒脸色微变,她连忙把手藏到桌下,默默敛起灵气。
      
      她骤然醒悟,附近的痴汉大骚动是怎么回事了。
      她的红雾又暴走了。
      
      即使她不想承认,她还是开始一点一滴认识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
      她能勾出别人的原欲,引出他们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渴望。
      激情狂暴爱欲生杀,全都迷失在她的红雾里。 
      
      这就是她暗藏的神秘灵能,谁也不知晓。
      连夏羽寒自己,都是昨晚才发现
      
      她好不容易发掘出来的内建天赋,居然是招引痴汉的范围技!
      
      夏羽寒一点都不想拥有这个,
      在她看来,这能力非常有毒,只会造成全世界都想睡她。
      
      也只想睡她。
      爱与欲望不一样,但她再也分不出爱与欲的分际。
      
      夏羽寒恨恨的在心里对自己赌咒,要是再让红雾外泄出事一次,她就再自杀一次。
      砍掉重练算了,反正又不是没死过。
      
      但就算技能再废再糟心,当前夏羽寒还是得想办法自救一下,练习自己解决麻烦。
      她想了又想。
      
      要怎么施展灵能,才能避免被川流不息的痴汉搭讪呢?
      
      不,没办法。
      因为她唯一的灵能,就是招引痴汉啊!
      
      ……逻辑进入卡死回圈,Loop写坏了。
      再自杀一次,砍掉重练,肯定是唯一解。
      
      …
      
      夏羽寒假装事不关己的望向窗外,侧耳偷听另一头还没吵完的架:
      死赖著不走的第六号男痴汉,坚持护花到底的男领班,还有积极助阵的一干男服务生。
      
      众男的吵嚷声越来越大,人人争到脸红脖子粗,好像全都愿以性命守护夏羽寒。
      唯独夏羽寒本人很想死。
      别的通灵人带天命,她带的这是……什么妖术?
      
      夏羽寒幽幽叹了一口气,
      抬眼望向只有她净眼能见的那些灵界不明物:
      
      徐子翊家的金翅凤凰,向来只愿服务自家主人,不太愿意靠近她,只是在饭店周边巡逻著,
      几绺橙红色的凤凰鸟羽,伴随啪咑啪咑的振翅声,从天际细碎落下。
      
      一只小金龙,趴在窗台边晒太阳打盹。叶峰养的。
      
      一朵金灿灿的九叶莲在她头顶上悠然旋转。张凯雄的法器。
      
      “喵喵喵喵!” 
      
      黑白相间的毛团跳到夏羽寒的腿上,直接翻肚讨摸,还露出一脸慵懒的猫脸。
      它好像忘记自己的任务是来保护夏羽寒了。
      
      “喵喵喵喵喵喵咪呜!”
      
      其实这猫不是她的,这也不是一只正常的猫,
      而是一只伪装成正常猫的猫妖,是林奕养的。
      
      这些法器和灵宠,都是神裔馆的社员慷慨出借的。
      除了靠关系挤进来的白心琪以外,全神裔馆都比夏羽寒强多了。
      他们是仙界特别遴选的【行令官】,万中选一的修真奇才,专门处理人间与灵界之间的各种疑难杂症,能打能战,人人都是未来能登仙的修真好青年。
      
      只有她,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身嬌體弱,谁也打不赢,不知道到底来干嘛的。
      夏羽寒每天都在怀疑自己跑错棚。
      
      她不信神,不敬而远之,
      唯一还能算是后盾的,大概就是这群同为灵能者的同伴了,至少同病相怜。
      
      对了,差点漏掉什么宠物都没养的女汉子熙美。
      听到夏羽寒被欺负,熙美很热心想助战,却不知道该贡献什么才好,
      为了表示心意,熙美便从自己兵器库中掏出一套珍藏的菜刀组,不由分说塞过来,送给夏羽寒防身 ────
      
      等等,菜刀组到底来干嘛的啦!
      
      夏羽寒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后知后觉的跑来,明明她还没把昨晚的内幕昭告天下。 
      但顶著如此奇妙的异界阵仗,她自己都觉得不妥,
      她直接滑开手机,从社团联络名单中找到那只金龙的主人 ──── 也就是二年级的叶峰。
      
      “叶同学,你叫大家别忙了啦。真的不用了。”
      
      “我要保护你啊!我如果不积极表现,就死定了!东东大魔王扬言要断我手脚耶!”电话另一端,叶峰声音听起来馀悸犹存。
      
      “东东。他开玩笑的吧。剁你手脚能干嘛?”当标本挂墙上?
      
      “不不不!小夏你听我说,因为你是萌新,你不懂!
      你太晚加入了,所以你不了解东东的恐怖!”叶峰以阻止天魔降世的口吻,极力强调此事的严重性:
      “他向来说到做到,君无戏言!千万别让东东亲自出关,不然我真的死定了!”
      
      东东。程晓东。
      神裔馆的第十八届社长。
      
      其实东东已经卸任闭关了,二年级的叶峰才是现任社长,但显东东的专断集权,在众学弟妹内心都留下深刻的阴影。
      对外宣称不问世事的东东,依旧天威难测。
      
      “总之这很重要啦!东东下令了,神裔馆宣布戒严!他没说解除警报,我们就不能掉以轻心!”叶峰补充:
      “小夏,你一定要接受我的爱!呃、不是,是接受我们的保护!”
      
      宣布戒严?什么鬼?
      于是夏羽寒只好接受这个礼遇设定,因为找不到方法拒绝。
      就像她无法选择不通灵一样。
      
      夏羽寒伸手戳戳猫妖毛毛,
      猫很软,龙很强,唔……
      
      不行,不行,全都不行!
      
      这些灵宠,在里世界助阵当然很强势,魑魅魍魉都要退避三舍,但……帮她赶跑现实痴汉?
      有用吗?
      
      夏羽寒最后决定提起熙美强力推荐的菜刀,一根一根倒竖起来,插在对坐的椅子上,直接设起刀山陷阱。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想爆菊就试试!
      
      来啊,互相伤害啊! 
      
      她刚插好乱七八糟的刀阵,外头便传来一声刺耳的急煞,还伴随著引擎的轰鸣声。
      夏羽寒以指尖轻轻拨开遮阳廉的缝隙,往下瞥了一眼,一辆流线完美的Ferrari已飙至饭店门口。
      
      那车身红得耀眼,艳艳的,如焰火如血光。
      又如她的伴生法器彼岸花。
      
      车门一开,高挑颀长的身影,轻巧俐落下了车。
      海风吹乱了他的前发,帅气中添了几分凌乱的性感。
      
      彷彿察覺到什麼,他扬头凝眸,朝她的方向望。
      夏羽寒心下一跳,连忙缩起手指,匆匆躲到帘幔之后。
      
      竟是他。
      她没想到程晓东真的亲自来了,从极北到至南,明明距离那么远。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慌,她下意识又打开了小镜子。 
      
      就在此时,气喘吁吁的107班导师陈老师,终于排除万难,汗流浃背的闯进来:
      
      “夏羽寒!大家都在找你!” 
      
      …
      
      …
      
      107班导陈老师满头大汗,眼镜糊了一片水雾,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
      当他走到咖啡厅门口,试图突破重围时,也是夏羽寒刚收拢红雾之际。
      
      稍早之前,陈老师已经经过咖啡厅至少五次了,每次路过,咖啡厅门口都有人在吵架。
      身为一个温吞的教员,陈老师只顾著找学生,别人的消费纠纷干他屁事?当然是能闪多远就闪多远啦。
      
      陈老师屡屡绕路而行,
      这么来回了几次,他才发现好像有哪里异常 ────
      
      一个家店门口,不管何时,都会换上不同顾客跟服务人员对骂,骂得天昏地暗,难道很正常吗?
      其中必有猫腻!
      
      陈老师悄悄避开那群吵得旁若无人的无聊男子,探头往内张望,
      有别于门口的喧闹,里头窗明几净,安安静静的,只有一名女客。
      
      简直像千金大小姐包全场似的。
      
      陈老师一开始还没意识到,那儿坐著的就是夏羽寒。
      他大起胆子把脸贴在玻璃门上,再瞧仔细一点。
      
      夏羽寒托腮斜倚窗边,背对著大门,恰好被半墙的盆栽遮住了侧脸,只露出连身裙下一双白腻的玉腿。
      
      在学校时,陈老师早看惯学生穿著制服的低调模样,一时脑袋倒没能转过来。
      他记得的,总是那个永远低头看自己的书、偶尔才懒懒的抬头看黑板一眼,举起手来回答难题,帮全班解围,也帮老师解围的贴心资优生夏羽寒。
      而不是换上便服后,就清丽不似人间的少女。
      
      远远看著,她的身姿剪影,就像独自来度假村消磨时光的富二代,跟周遭的南岛风情一点都不违和。
      
      陈老师再往一旁的无聊男子们望去,忽然茅塞顿开!
      是他自己感知太迟钝了! 
      
      外头这群挡门小怪,肯定是夏羽寒拖来的。
      
      但她是怎么做到的?
      這又是什麼怪招?
      
      陈老师其实也是个半个通灵人,只是平常总是关起感知,彻底融入广大的群众中,避免被当病患。
      他连拍了自己脑门好几下,又弹弹眉心,好不容易开了灵眼。
      
      气光的轮廓在模糊中渐转清晰,陈老师定睛一看,夏羽寒周边,果然飘满了各种不明物。
      有莲花,有金龙,有凤凰,有猫妖,还有猫妖呼朋引伴喵来的三花猫,橘白猫,乳牛猫,各种花色的中华田园猫......
      
      身为圈内的边缘人,陈老师对基本的人物关系还是很有概念:
      
      那只盘踞在窗框的金龙,是神裔馆现任社长叶峰养的。
      展翅俯瞰的火凤凰,是副社长徐子翊的仙界侍女。
      众猫团子围绕的猫妖首领,是文书干部林奕的爱宠。
      
      当届神裔馆的顶尖人物,他们的贴身守护全跑到夏羽寒身边?
      看起来大概是真的出事了。
      
      陈老师急著推门走进来,想不到男领班比他更眼明手快,一个箭步冲上来,伸臂便拦:
      “这位先生,请问你单身吗?没带女伴?”
      
      “是啊,就我一个,我找班上学生。”陈老师说。
      
      “很抱歉。本日规定,单身男子禁止入内消费哦。”
      
      “???????”
      
      单身男子禁止消费?
      这奇怪的饭店规定简直前所未闻!莫名其妙!
      
      陈老师费尽唇舌,还出示自己为人师表的证明,前头的男领班坚持用防贼的眼神紧盯著他,又三番两次阻挠他入内。
      实在有理说不清,他乾脆远远朝夏羽寒的方向猛挥手:
      
      “夏羽寒!老师找……”
      
      夏羽寒还未反应,一只火凤凰就从屋梁上俯冲而下,刷得一声展翅,挡在两人之间。
      黑白猫妖的猫掌和小金龙的尾巴也同时甩出,要来人不准再前进一步。
      
      陈老师的气被猛然一震,胸口像是被揪紧似的,闷痛了一下。
      夏羽寒这才回过神,她眨眨眼,抬起头来。
      
      她有一双微微上翘的狐狸眼睛,眼波流转间,美的特别锐利。
      咖啡色的眼瞳蕴著一汪深潭,那潭水似旋非旋,望不见底,就像黑洞在亘古寰宇中静静蔓延。
      
      她微倾起身,转过脸庞,青丝自削瘦的肩头流泄而下,直至腰际。
      纤细的手臂,雪白修长的玉腿,衬著白色蕾丝连身裙,她背著窗,身后的阳光在她的轮廓镶了一圈金色光晕。
      
      她站在逆光之下,悠悠回眸,像是神祇飘下的剪影,那么遗世独立。
      周遭的空气凝滞了,就等待著神谕。 
      
      夏羽寒看清楚来人,她合起了小镜子,示意放行:
      
      “哦,真的是我老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举起你的小喵掌,帮忙按个印留言嘛~(扭)



    我只怕你想不起我
    神跟你想得不一样!带你一秒进入通灵人的异想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