渎职·新历90年

作者:夜中糯米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6月3日

      Xus:那么,你是希望改变咯?
      
      Flo犹豫了片刻,最后怅然地说是。然而,即便心里这么乞望,他也想不出有什么方法。
      
      Xus:……说起来,你别怪我话太直。
      起初我以为你们两个关系很亲近来着,也住在一起。
      实际观察下来,总觉得有点担心啊。
      
      这位大人所说的何尝不是Flo也在忧心的事实?尽管心里明白,听到他如此耿直的一句时,Flo心里依然打个大咯噔,一股子苍凉与伤感接踵而至。
      
      空床位,比起旁边的那张要硬很多,躺着其实不怎么舒服。Flo偏头,斜斜地看着那边沉睡着的人,越看心里的那股子难过越发旺盛,于是他马上移回了视线。
      起初的晕眩感已经缓解许多,他便坐了起来,背后靠上冰冷的床头板。四天来不曾好好睡眠过,他却并不觉得困,可能这便是晕眩来得急去得也快的原因。
      
      Flo:Xus大人呢……?
      您是一开始,就和那位,关系这么稳固,的吗?
      
      Xus:怎么可能呢。
      对了,我和你讲讲,我们以前的事情怎么样?
      说不定听了能让你稍微开心开心。
      
      ……他这是在自嘲吗?看着这位脸上一直泛着的温和的微笑,Flo不知道做何评判。
      可能谁都会有在伤心的时候听别人的更惨状来宣泄的心态,Flo鬼使神差地嗯了一声。旋即他自己反倒紧张起来,意识到时已经抓起了手边未拆封的消毒枕头。
      
      Xus:我自己说这种话大概挺奇怪的——和现在这个话痨不一样,以前的我很安静来着。
      为了让我这种人打起精神来,Zor他没少下过努力呢。
      
      Flo:完全,想象不出来啊……
      
      Xus:有时候回头看看过去,我自己也不信。
      记得曾经和你说过,以前我并不是魔王殿的人,而是处在恰恰相反的那个对立面。
      
      除了此前几次的直接提到以外,这也能从他如今和Cyn小姐的交情中看出个一二。
      他顿了顿,后垂眸,笑意冷清了些许,然而始终不曾散去。
      
      Xus:……
      我和你一样,是“死过一次”的人。
      而且经历很像。
      顺带一提,最近这里不是一直在说着要拆掉吗?
      
      Flo:嗯……
      大前天,您提到过,这和我有关。
      ……于是?
      
      Xus:不想再看到悲剧的重演了。
      ——咳。
      你知道吗,最开始我对Zor的感情和“喜欢”“爱”这样的词语完全不搭喔。
      
      他这声清嗓的意味总觉得很足,但这位大人既然岔开了话题,Flo就算追问肯定也不会有任何结果——至少“现在的”自己不行,在后遗症的影响下,他已经很难再和人争论。
      算起来这是第几次被敷衍了……?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有机会得知。
      
      Flo认识这位大人是三两个月前的事情,认识的时候,他们已经互相相当地信任和依赖。
      原本就因为羡慕而相当好奇,只不过Flo不可能想到竟然会在今天这样的状况下,以这种形式听到他们的曾经。
      
      Xus:“献祭仪式”之后,我被Zor捡回了家,那个时候还没有魔王殿一说,只是普通的小房子而已。
      小时候在村里不曾被人温柔对待过,所以刚开始面对那个成天只会傻笑笑时不时乱弹吉他的家伙,除了疑惑以外,心里抱有的基本都是惧怕了。
      
      害怕面对吗……Flo理解为什么他先前说“经历类似”了。
      就好比刚才想要偷看旁边的人,却自己因为恐惧而收回了视线一样。自从认识Sui先生到现在已经有好几年,自己果然无时无刻不在怕着。
      明明这四天照顾他的时候毫无顾忌来着……可能是被焦急的情感覆盖了的缘故。
      
      Xus:……怕会不会迟早有一天,被他“也”给抛弃掉。
      
      Flo:(“抛弃”……)
      (真是个可怕的词语。)
      (我已经经历过了。)
      那个……至少现在,您很“爱”他吧?
      促使您,情感转变的,理由是……?
      
      Xus:这个嘛,就是我比起你而言比较幸运的一点了。
      
      他突然伸手过来探了探Flo的额头,量了片刻他喃喃说你也发了烧。还指责称不只是睡眠不足,浑身的照顾是不是全被用在了别人的身上而忽略了自身。
      Xus大人的手并不宽大,却是暖腾腾的。手掌停滞了片刻后一路往下,直到盖住了眼睛。
      
      不晓得为什么,一直没有造作的倦意居然一拥……而上……
      
      Xus:晚安。
      你已经很努力了。
      
      将这人安置好并盖上薄被,Xus站起来准备出门。临开门前他最后瞥了眼室内,轻声道:
      
      Xus:Zolf和你不一样,他懂得什么叫迁就。
      ……你继续装睡也可以,我待会再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