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又欺师灭祖了

作者:相茯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仙儿,这世道险恶,你不可能永远都如此单纯,我这么做也是锻炼你,为了能让你能快速适应。”谷主伸出手想要去触碰沈仙霖的头发,却被沈仙霖给躲过了。
      
      谷主悬在半空之中的手停驻了好一会儿才收回,随即喟叹道:“去年你出谷寻徒,外面什么世道,你应该都亲眼见到了,在这样的环境中,你必须做出改变。”
      
      “外面世道如何与我无关,我也不能改变它,再说了,云秀谷这么美好,我为何要出去受罪?”
      
      “可是你终是要代表我们云秀去参加六年后的那场武林盛会,到时候出去闯荡之时,你必须学会一些算计,也不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伤了自己。”谷主说着倒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愿以真心换真心,也不是所有的真情都得靠算计得来,我无愧于天,无愧于地,堂堂正正做人,堂堂正正做事,不愿意于阴谋渡人。”
      
      她自小优越轻松的生活环境便注定了她不是那种阴险狡诈之人,她性子本来就比较软糯,学不得那些弯弯绕绕,反而光明正大的说出口、摆在台面上更适合她的风格。
      
      或许日后她会对今日的此番言论持有怀疑态度,但至少此时此刻她还是不愿意将每个人都看作黑暗的产物,甚至连亲近人之人都拿来算计,谷主能一次次地“考验”于她,她却不能弃这个恩人于生死边缘之中。
      
      谷主听着沈仙霖这番话,她只得无奈摇头,随后又问道:“仙儿,你可知我为何这般喜欢你?”
      
      沈仙霖不明白谷主为何突然转移了话题,但是又好奇:“为何?”
      
      “你而今这般模样像极了当年的我,以为以心换心便能换来真心相待,但是到头来却还是输得一败涂地。”谷主叹气,眸子虽从未离开过沈仙霖的身,但其中却又是另番故事,“你这般傻,日后可是要吃大亏的。”
      
      “日后的事日后再说吧!现在便去担忧多少年之后的事,不是给自己徒增烦劳嘛!我只活在当下。”
      
      若真要去担忧那些还未发生的事,桩桩件件还不得把她气死,好不容易“偷”来的青春时光,她要将每分每秒都过得精彩,不能给自己增添过多烦恼。
      
      “好吧!看来我还是说不过你。”谷主心里举起小白旗,只得摊手,紧接着又告诫道:“只是日后可别跟我哭诉。”
      
      沈仙霖并未注意谷主说了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便迅速坐直身子,问道:“谷主,咱非得去参加那什么武林大会不可吗?我是觉得我们一辈子都生活在这个世外桃源里,挺好的,不必担心会过上朝不保夕的日子,外面的纷争都与我们无关,这样不好吗?”
      
      “不行,你必须去参加那场武林大会,你不但要去,而且还要给我争一争,最好能将御剑山庄那群废物全部都给我打趴,让他们跪地求饶,让他们成为全天下人的笑柄,让他们永远都抬不起头做人。”
      
      谷主越说越激动,竟从床上猛地站了起身,双袖一甩手背背后背对着沈仙霖,眼睛透过半开的窗棂飘向远方,眼底是承载不住的怨恨。
      
      “师伯,放下吧!”沈仙霖将身体往床边挪了挪,上前拉住了谷主手,有些心疼她这个师伯。
      
      她怎会不知谷主为何如此固执啊!
      
      年轻的女子本是名动天下的医女,多少青年才俊为其倾倒,却单单喜欢青梅竹马的英俊少年,郎情妾意、珠联璧合,二人也正是是众人羡煞的神仙眷侣,正当要谈婚论嫁之时却突糟变故,少女狠心与情郎断情,自此二人分隔两端,少女也从此立下誓言永不出谷。
      
      而这少女便是如今云秀谷的谷主。
      
      当初沈仙霖做这个任务的时候可是满满骂了那情郎三天,老渣男死了也不足惜,而对云秀谷谷主更多的是同情。
      
      若说她遇到那样的事,她也不能释怀,或者此生都会意难平,而今当她身临其境之后,她却要劝谷主放下过去。
      
      “放下?谈何容易。”谷主嗤之以鼻,她甩开沈仙霖的手,走到窗边,一手死死地抓住窗沿的栏杆,狠声道:“岂能放下,不将之拆骨入腹,我日日都不得安心。”
      
      成亲本是大好喜庆的日子,也是一个女子最美好的日子,可她的成亲日却是她人生的毁灭之时,那对狗男女不但害得她颜面扫地,还被整个江湖耻笑,她怎能不恨,狠不得亲手杀了那对狗男女,以解心头恨。
      
      沈仙霖不知道如何劝解才能让谷主放下心中的执念,最后也只得旁敲侧击:“如今天下局势如何,我相信谷主您比谁都清楚,别到最后将整个云秀搭进去了,不值得。”
      
      她玩这个游戏等到满级开始真正的大侠之路的时候还常常想,如果云秀没有参与那场纷争,这世外桃源便也不会被毁了,如果云秀谷主不那般执拗的去进行那什么“袖手计划”,那她也不会身首异处。
      
      “不会的,不会儿。”谷主拼命摇头,她突然变得很激动,整个人的精神显得特别的亢奋,下一秒迅速上前抓住沈仙霖的手臂,死死地捏在手中,“仙儿,你信我,我们现在有你呢!一定不会发生那些事的。”
      
      得天命之女者得天下,而预言中的天命之女现在正乖乖地待在她云秀,那姑娘的实力与气运她算是亲眼见过的,所以她还怕些什么。
      
      一时间,沈仙霖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上像是插进去了无数根银针,密密麻麻地疼痛上心头,她很想一掌推开谷主,但是瞧着谷主第一次在她面前失控,只得向黄之杏睇去一个眼神。
      
      收到指令,黄之杏迅速上前半抱半拽着谷主远离了沈仙霖,“谷主,仙儿现在还生着病呢!身子本就虚弱,您这样会伤着她……”
      
      黄之杏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推门的声音打断,谷主此时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而沈仙霖因谷主那么一折腾,她一松手,沈仙霖虚弱的竟如枯萎的花朵一般直直地落到床上,末了还轻轻地弹了一下。
      
      随后三人都不约而同地望着门口。
      
      来人是容亦,一身玄青衣服包裹着瘦小的身体,肤色如雪,白白嫩嫩看上去像个小包子,乌黑的头发被一根赤色发带高高束起,月色落到小少年的背后,小少年垂睫,月亮的光晕挡去了他眼底的戾气。
      
      “师父,药来了。”容亦端着一碗冒着热气儿的中药朝着沈仙霖走去,可当他经过谷主身边之时却停了下来,微微仰头望了谷主一眼,眼神还是亦如往常一般清澈,只是眼底却藏匿着肃杀之气。
      
      他还记得方才她们三人所谈的话,他以为只是简简单单的取药引而已,不曾想这里面竟有如此迂回的过程。
      
      眼前这个人不但是给他下毒之人,还是伤害他师父的人,若不是因为她,师父也不会冒死入思过崖与后山禁地,更不会如此脆弱不堪地躺在床上,他会好好记着这个人,若有一日他定会加倍奉还。
      
      沈仙霖不知容亦为何会停在半路,还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谷主,她现在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也不想去追究,便似有若无地叫了一句:“亦儿,药给我吧!”
      
      容亦闻言便从谷主的身上收回了眼神,几步上前挨着床而坐。
      
      他先是将药放到床边桌上,再起身弯腰慢慢将沈仙霖扶到床柱边挨着,最后端起药碗将药递到沈仙霖的手中。
      
      沈仙霖接过药,先试了试温度,见其刚刚好,随后便将整碗药一饮而下,其间眉头都不皱一下,喝完药没多久,睡意更上头。
      
      她先用巾子擦了擦嘴角药渣的残留物,然后将巾子放到床边桌后就又重新躺了回去,最后说道:“亦儿,替为师送送谷主她们吧!为师累了。”
      
      她是累了,两日的不眠不休,染上风寒还未好好休息,便见着过来找她“谈心”的谷主,她强撑着一丝气力陪她们浪费时间,最后在小徒弟送来的一碗药过后,她再也撑不住了。
      
      “亦儿,师父不喜欢黑色,日后不要穿黑色的衣服。”这是沈仙霖在沉睡之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走到门口的容亦顿了脚步,回头望着紧闭双眼的沈仙霖,他心下一阵暖暖的热意流过,嘴角微微上扬,眼底是化不去的柔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谷主为什么没有勇气去报仇 会在以后说明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