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又双叒叕死了[快穿]

作者:听说我是黑山老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4章

      第二天,席修背着书包,心情愉快地去上学,准备欣赏一番杜思思跟南宫傲那吃了屎的表情。
      
      结果刚出家门口,就被杜思思给堵住了。
      
      她披头散发,形容狼狈,以前打扮打扮还是个清秀小佳人,现在完全跟个恶鬼似的。
      
      双目赤红,看着席修的表情,像是要吃人。
      
      席修扯了扯书包带子,皱眉道:“麻烦让一让,我上学要迟到了。”
      
      杜思思声音沙哑道:“你得意了,你高兴了,我变成这样,你是不是要撒花庆祝了?”
      
      席修:“???你没毛病吧?你变成这样,还不是自己作的,关我屁事!你再多话,让你也体验一下昨天南宫傲的酸爽。”
      
      杜思思闻言,还真的有些怕了,但是她想到现在正是早高峰,人来人往,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她就不信席修敢暴露。
      
      或者说,她巴不得席修暴露了,好叫大家都知道他是个骗子,小人。
      
      这样一想,杜思思就更起劲了,还笑得有些渗人,“席修,你现在尽情地得意吧,等到了学校你就知道什么叫做绝望痛苦了。”
      
      席修看了眼手表,有些不耐烦,哪家的狗放出来没栓好啊!
      
      他往一旁走去,不想搭理杜思思,杜思思立马就往那方向堵去。
      次数多了,席修越发的不耐烦了。
      
      杜思思阴测测地笑道:“别以为你跟童斯青是真的关系好!我告诉他真相了,你就是那个猥琐又变.态,想要霸占童斯青的死同性恋!”
      
      席修:“……”他一言难尽地看向杜思思,很想知道她的脑袋里面都装的是什么,是屎吗?
      
      “童斯青要是信了你的话,那才是有鬼!让开!”
      
      杜思思冷笑,“我不让!”她张开手臂,死死地堵住出口。
      
      席修皮笑肉不笑,左顾右盼一番,看了她今天穿的是裤子,直接上手,来了个倒拔垂杨柳,伴随着杜思思的尖叫声,席修以不到三秒的速度,将她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
      
      她没有扎成马尾的头发糊了满脸,双手乱拽,被席修放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没回过神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泪眼朦胧地看向席修大步离开的身影,才发现,自己居然被对方直接甩到了对面。
      
      听到杜思思尖叫的邻居们赶忙赶了过来,就见杜思思披头散发一脸狼狈地坐在地上哭,忙问她是怎么了。
      
      杜思思哭着道:“是席修欺负我,他把我扔地上了。”
      
      除了头发本身就凌乱,其余地方都完好无损,根本就看不出被扔的样子,邻居们面面相觑,说席修欺负杜思思,那还真的是叫人不相信。
      
      说杜思思欺负席修,那还差不多。
      
      邻居大妈把杜思思拉了起来,叫她回去换衣服上学,却决口不提席修欺负她的事情。
      
      气的杜思思又不甘又暴躁。
      
      席修到了学校,心里还记着杜思思说的话,准备等童斯青过来的时候,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童斯青一到学校,就见席修望着自己眼睛发亮,还不断地冲他招手,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看的一旁的林妙言调侃道:“我说席修,你至于吗?你不跟童斯青天天见的吗?还装出一副织女一年才见牛郎一次的热乎劲!”
      
      席修随口道:“哎呀,你是不懂我跟童斯青的感情有多好。”
      
      林妙言给了个鄙夷的眼神,然后挽住同桌的胳膊,一副黏黏糊糊的样子,“别以为我没同桌啊!”
      
      席修呵了一声,也拽了拽童斯青的胳膊,童斯青刚坐下,书都还没拿出来,被席修那么一拽,整个人往他那方向偏了偏,唇瓣蹭着席修的耳尖而过。
      
      席修只觉得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擦着耳朵过去了,却没在意,还在那儿跟林妙言斗嘴,“我的同桌是学神,你比得上吗?”
      
      席修跟林妙言也算是欢喜冤家了,每天斗嘴不停歇,势必要压对方一头,可以说,每天看着他们两个你来我往的,都成了附近同学的快乐源泉。
      
      童斯青身子一愣,他怔怔地看着席修,那小嘴还叭叭叭地跟林妙言在互怼,动的飞快。
      
      末了,还转头看他,双眼亮晶晶的,一副求认同的样子,“童斯青,你说对吧?”
      
      童斯青像是被迷惑了一般,点了点头,随后就看席修得瑟地冲林妙言挑眉,一副你看到了没有的小人得志的样子,可爱的叫童斯青又想捏他的脸了。
      
      林妙言丧气,“学神啊,每次我快赢了的时候,你就横插一脚帮席修,好过分啊!就不能让我们光明正大地battle一下吗?”
      
      童斯青淡淡地回了句,“不能!”说着,还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唇。
      
      席修得瑟地叉腰,“看到没有?我是有坚强的后盾的。”
      
      他一转头,准备夸夸童斯青,印入眼帘的却是他低垂着眉眼,神色柔和的摩.挲着唇.瓣,一副冰山融化春.水.荡.漾的模样,看的席修莫名地就咽了下口水,然后慌忙转头。
      
      等等,席修抓抓脸,为什么他要看着童斯青咽口水呢?虽然对方真的秀色可餐,可这也只是一个形容词啊,难道他已经丧心病狂到要对着童斯青下饭了吗?
      
      林妙言难过地落泪,扑倒同桌的怀里求安慰,“同桌啊,如果你也是学神就好了,这样我跟席修battle动力都大了。”
      
      同桌是个非常温柔的女孩子,闻言,轻轻抿唇笑道:“可是就算我是学神,我也没童斯青的气场啊,恐怕你还是赢不了。”
      
      林妙言想了想,觉得非常有道理,于是就更心酸了。
      
      早读开始,杜思思还是没来学校。
      
      席修想到他要问童斯青的问题,一秒就把之前的不自在给抛却了,“大佬,大佬,问你个问题。”
      
      他将语文书高高地竖起,以抵挡老师的视线,然后往童斯青那边挪了挪。
      
      童斯青不动声色地回了句:“什么?”
      
      “杜思思今天一大早就在大门口堵我,跟发羊癫疯似的。还说她告诉你什么真相了,说我就是那个猥琐又变.态,想要霸占童斯青的死同性恋。这到底什么情况?”
      
      席修特别不满杜思思的形容词,“我很阳光帅气的好嘛!什么猥琐又变.态,一点品位都没有。”
      
      他拿手肘推推童斯青的胳膊,“她什么时候找得你啊?你应该没信她的鬼话吧!”
      
      童斯青垂眸,目光落在他乱动的胳膊上,“昨天下午我们分开的时候,她来找我。”
      
      席修骂骂咧咧,“我去,太阴险了!果然是趁着我不在,想要挑拨离间。她都说了什么啊?”
      
      童斯青抬眼,不知何时,浅褐色的瞳孔变得深邃而幽暗起来,看着席修气鼓鼓的小脸,忽然轻轻一笑,“她说你喜欢我,为了霸占我,所以让大家都以为我们是同性恋,是一对。”
      
      席修一秒呆若木鸡,“???”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使劲地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道:“这个神经病,果然是脑子不正常。”
      
      他甚至想着,要是之前他不是因为被杜思思推下的盆栽砸死,也可能会因为杜思思作妖的各种事情而被害死吧!
      
      “你应该没信吧!那个家伙就是满嘴谎话。”
      
      席修气呼呼的,恨不得等杜思思来的时候,再给她来一个倒拔垂杨柳。
      
      童斯青眼底泛起笑意,伸手捏了下那因为生气而越发鼓鼓的腮帮子,“没信。”
      
      只不过,她让他明白了一些事情。
      
      席修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就说嘛,大佬你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会被杜思思给蒙蔽了双眼。”
      
      他哼了一声:“等杜思思到学校后,看我怎么收拾她。”
      
      童斯青道:“她退学了。”
      
      席修:“???什么时候的事情?”幸福也来的太突然了吧!
      
      “就昨晚。南宫家下的命令,南宫傲被南宫夫人关在了家中,不允许他出来。”
      
      席修忍不住想叉腰大笑,但是一看到讲台的老师,勉强克制了下来,却还是满脸笑意,“666,真是个好消息!难怪她一大清早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唧唧歪歪不知道说什么,原来是因为被退学了啊!”
      
      一想到两个人过得不好,席修心里就熨帖的很。
      
      童斯青继续道:“按照南宫夫人的手段,估计不久以后,杜思思就会搬走,从此跟南宫傲断了联系。”
      
      闻言,席修忍不住啪啪啪地拍手,“干得漂亮!”
      
      虽然在梦境中,他不清楚他死后南宫夫人是不是插手了这事,但是想到南宫傲现阶段的本事,还有南宫傲为杜思思对他们家做的一切,肯定有南宫夫人的手笔。
      
      但是一想到现在对方把这些手段用在杜思思身上,席修就畅快的不行。
      
      南宫夫人那么痛恨杜思思,前世为什么会帮她,肯定是有原因的。
      
      而原因可能就在南宫傲身上。
      
      他想了想,问童斯青道:“你说如果杜思思犯了大错误,比如杀了人,南宫傲为了救他,会求南宫夫人帮忙吗?”
      
      童斯青想了想道:“按照他的性子,会。”
      
      “那南宫夫人那么讨厌杜思思,怎么会帮她呢?南宫傲怎么说通她的?”
      
      难道是以救杜思思为要挟,让他们两个分手?
      
      可是在梦境中,明明这两个人黏黏糊糊的,过得很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NKKKK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