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又双叒叕死了[快穿]

作者:听说我是黑山老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席修,又死了。
      
      橘黄色的路灯下,少年提着一袋烧烤,热气从袋中涌出,带着一股烤肉跟孜然的香味,叫人垂涎欲滴。
      
      席修就是在这股香气中忽然有了意识,他茫茫然地看向四周,似乎有些迷惑,浑圆的眼中写满了迷茫,像极了林间的麋鹿。
      
      他——怎么记得,自己好像又死了?
      
      可是,为什么要用上一个又字呢?
      
      席修也不明白,小脸皱的跟包子一样。
      
      而此时,头顶的争吵声也越来越响,这场景似乎有些熟悉。
      
      “杜思思,你到底在闹什么?有什么可闹的?我喜欢你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我们不是已经是男女朋友了吗?”暴躁的男声即便是在夜生活开始的时间也显得格外的响亮。
      
      席修一个激灵,双眼咻地瞪大,杜思思!!!
      
      “南宫傲,我一点都不清楚,我们也不是男女朋友,你不要再自作主张。现在,马上从我家里离开。有钱了不起吗?凭什么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女声气急败坏,很快就传来了推搡的声音。
      
      南宫傲,这曾经被席修在私下里笑过吐槽过无数遍的名字,终于将他所有的记忆都串了起来。
      
      他,席修,今年十七,一个高二普通学生,在周日晚上买夜宵回家的路上,路过杜思思家,忽然有个盆栽从天而降,就那么不凑巧的地砸到了他的头顶,他痛的失去意识,当场死亡。
      
      而现在,他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又活过来了。
      
      似乎,又回到了他死前的那个场景。
      
      等等,死前!
      
      席修忽然想起什么,忙不迭地往后退去,刚退开一步,就见一盆栽顺着他的鼻尖,砸到了他的面前。要不是他退得快,可能就要重复之前的惨状。
      
      席修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看着那四分五裂的盆栽,想起自己死前的痛苦跟绝望,他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席修愤愤地抬头看去,只见阳台探出两个脑袋,杜思思在盆栽掉落的时候,吓了一跳,生怕砸到什么人。
      
      见到席修站在那儿,差点出事的样子,杜思思连忙道歉,心里也是后怕,忍不住责怪起南宫傲,要不是他跟自己吵架,她也不会失手打落盆栽。
      
      要是席修出事,她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家跟席家邻居多年,也算是青梅竹马长大的。
      
      南宫傲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的火,现在听到杜思思因为一个男生跟埋怨他,心里的怒气更大了。
      
      “你因为这么个弱鸡男跟我吵架?你说,你跟我分手,是不是因为他?是不是?青梅竹马!呵呵!”
      
      南宫傲一双冒着熊熊怒火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席修,警告道:“我告诉你臭小子,杜思思是我女朋友,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席修怒极反笑,气到想拿手中的烧烤砸他,但是一想到南宫傲这种人,还没资格用香喷喷的烧烤对付他。
      
      于是乎,他就捡起了地上盆栽的碎片,发泄般地往三楼扔去。
      
      席修知道以他的臂力跟姿势,不可能砸到南宫傲的,可是他就是忍不下这口气,他都已经死过一回了,哦不,说不准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都死过好几回了。
      
      杜思思好歹还知道道歉,南宫傲呢,这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样子,真叫人讨厌!
      
      南宫傲看着席修做无用功的样子,嗤笑一声,就那小胳膊小腿,还好意思冲他扔东西,笑话。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块碎石头擦着南宫傲的脸颊而过,击碎了杜思思家阳台的玻璃,哗啦啦几声,整片玻璃都碎了。
      
      南宫傲捂着出血的脸颊,一脸地不敢置信。
      
      杜思思看着自家阳台的玻璃,发出了愤怒的土拨鼠的尖叫声,“席修,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席修也是一脸蒙,他看了眼自家白皙的手,十指修长,只是食指指腹上有明显的写字写出来的茧子。
      
      那是每个高中生的标志。
      
      除此之外,一起都很正常。
      
      那他是怎么把一块碎片渣渣,成功地砸到南宫傲,还砸碎了杜思思家的阳台玻璃的?牛逼到他自己都茫然了。
      
      席修懵逼的自己都不知所错,却听到阳台上杜思思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席修脸一沉,收回了外放的思绪,见到了地上的还带土的绿色植株。
      
      二话不说,便捡了起来,瞄准杜思思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巴,咻地扔了过去。
      
      完美,正中目标。
      
      那带着泥的根部刚好趁着杜思思张嘴的时候进去了,此时看着,就好像人脸上长草了一样。
      
      席修见了,叉腰狂笑,他算是发现了,自己死后,貌似多了一个金手指,那就是力大无穷。
      
      忽然觉得好爽啊!
      
      席修才不管阳台上两个人在那咆哮大骂,他报了仇,美滋滋地提着烧烤就回家去了。
      
      家里没人,席父席母都去上夜班了,他们就是普通的工薪家庭,为了生活,常常加班。
      
      席修只要一想到,自己死后,自己的父母该是多少伤心,他就觉得自己刚才那两下还太轻了。
      
      他愤愤地将烧烤吃完,然后去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想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自己死后还能活过来?为什么觉得自己好像死了很多次的样子?
      
      席修不确定地掐了自己一下,疼的厉害,那就说明不是在做梦啊!
      
      他眼睛亮了亮,难道是老天觉得他死的太无辜,所以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而且还附赠了一金手指吗?
      
      想到这里,席修就忍不住美滋滋起来,那真的是太好了!他那么年轻就死了,他还觉得可惜呢!
      
      既然有了重来的机会,他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取考个好大学,让爸爸妈妈高兴。
      
      席修握拳,觉得干劲十足。
      
      他以为自己会翻来覆去睡不着,没想到一躺下就睡着了,睡着就算了,还做了个让他恍恍惚惚的梦。
      
      在梦里,他知道了自己所在的是一本书的世界,书名叫做《校霸的傲娇女友》,女主是杜思思,男主是南宫傲,写的是两个人吵吵闹闹的爱情故事,而他不过是两个人爱情路上一个极其没有存在感的炮灰路人。
      
      杜思思跟南宫傲为什么在阳台争吵,因为南宫傲的母亲扔了一张支票给杜思思,让她拿着钱离她儿子远一些。
      
      杜思思觉得自己的自尊受辱,怒不可遏,她本来对南宫傲是有感觉的,而且还已经同意了做他的女朋友,被南宫傲的母亲那么轻蔑地扔了一张支票,她气的发疯,就跟南宫傲吵架要分手。
      
      吵架就吵架,偏要动手,动手就算了,偏要选在阳台。
      
      选在阳台就算了,偏要在阳台摆盆栽,一砸下去,他这个在书中没什么存在感的炮灰路人甲就这么归西。
      
      而他的死,却促进了两人的感情升温。
      
      杜思思害怕极了,一条人命,她怎么承担得起?
      
      于是乎,南宫傲就发挥了男主该有的作用,把这件事处理的妥妥当当,让杜思思对他另眼相看,感情加深。
      
      后续的事情,席修就不清楚了,梦境并不清晰,他只知道关于自己在书中的戏份,也只知道自己死后,除去席父席母痛不欲生外,杜思思跟南宫傲活的依旧很开心。
      
      既没有什么愧疚心,也不觉得什么对不起他。
      
      甚至,席修还看到了南宫傲的心里独白,感谢他死的时机好,不然他跟杜思思哪能更进一步。
      
      席修从梦中醒来,气成河豚,气到爆炸,就差拿着菜刀冲到杜思思家把两个人都砍成稀巴烂了。
      
      他运气不好,被两个傻逼连累害死,害死就算了,南宫傲还仗势欺人,硬逼着他爸妈原谅杜思思。
      
      杜思思原本害怕不安,还有些愧疚,见席父席母原谅她后,又恢复了原样,每天过得开开心心,仿佛那愧疚不曾出现一样。
      
      甚至还跟南宫傲抱怨席父席母每次见到她都没好脸,让南宫傲私下里逼得席父席母卖房搬离了这里。
      
      梦境到他父母凄惨离开就结束了。
      
      席修只觉得呕血的很,手在床沿一用力,硬是拽下了一块木头。
      
      他学着电视里那些装逼大侠的样子,将那块木头攥紧在手中,下一秒,木头变木屑,哗哗地从他的手中落到了床上。
      
      席修目光灼灼,再次确认了,上天果然是看他可怜,送给他这么一个金手指。
      
      席修磨牙,他一定会用金手指摁死南宫傲跟杜思思两个傻逼的。
      
      门外传来吵闹声,似乎是他的父母跟谁吵起来了。
      
      席修看了眼时间,晚上十一点多了,他才睡了不过一个多小时。
      
      他抹了下额头的冷汗,下床穿好拖鞋走了过去。
      
      却原来是杜思思的父母同样夜班回家,发现了自家阳台玻璃被打碎,气急败坏,询问了杜思思,知道是席修干的后,立马就赶过来了。
      
      席父席母却一点都不信这是他们家乖儿子干的,他们的儿子,他们清楚,虽然成绩比不上杜思思,但是乖巧听话,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
      
      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滴滴,因为这本耽美快穿是个大长篇,接下去的两本预收也是长篇,所以我接下去先开个短短的小甜文《穿书后我揣了男主的崽》,估摸着二三十万,来调剂一下。
    后面接下去的两本耽美是《我养的毛茸茸都是大佬》以及《玄学大师的科研强国路》。
    《穿书后我揣了男主的崽》文案:
    黎祁穿书了,穿成了《霸道总裁的迷糊爱人》里的一个炮灰双性人。
    炮灰深爱男主,不惜下药爬上男主的床。
    后来啊,他就揣了上男主的崽。
    惨的是,炮灰最终难产死在了手术台上。
    黎祁只觉得肚皮一凉,现在吃避孕药还来得及吗?QAQ
    顾渊做了个梦,梦到自己被人下药,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结果一睁眼,发现自己居然成了一个男人的小拇指。
    顾渊:???
    吃了药,结果却发现小拇指莫名其妙不受控制的黎祁:!!!吃避孕药还会伤到手指的吗?
    后来,黎祁发现不仅自己的手指不正常了,是哪哪都不正常了。
    又名《老攻是我的零部件》
    排雷:双性设定,生子,不喜误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