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的兔尾巴!

作者:弦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沙发

      推门而入的瞬间,白可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反方向拧了两圈钥匙,把门锁上了。
      
      这是顾寒的房间。
      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后面加上了一句,那个神经病自恋狂爱聊骚的顾寒的房间。
      万一你睡了,他回头你跟说“睡了我的床,就是我的人”怎么办?
      就算是开玩笑,也觉得很……那啥。
      
      白可怎么想,都觉得,如果要去睡顾寒的房间,还不如和卓浩然挤一挤好了。
      卓浩然又不是喜欢他,就算他的男的也无妨。
      但是又总觉得哪里别扭。
      
      白可最终决定——
      睡沙发。
      
      白可第一次睡沙发,睡得很不安稳,翻来覆去的,直到天蒙蒙亮,才睡了过去。
      大半个晚上没睡,累的狠了,一入眠,就是深眠。
      平日里一点声音就能吵醒他,今天连卓培然推门而出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卓培然站在阴影里,看着半张着口,微微带着呼噜声,睡得很安稳的白可,半跨出的脚就这么收了回去。
      他回到白可房间,站在飘窗边,看着天际的鱼肚白越来越亮。终于,第一道阳光从云缝隙里露了出来。
      整个世界亮了起来。
      
      卓培然轻轻拎着行李箱,打开门,然后小声关上。所有动作,是从未有过的轻柔与细腻。
      他有点怕吵醒了沙发上沉睡的人,然后自己面对着面,不好解释突然离开的原因。
      
      他给白可留了条信息。
      【我妈因为我一宿未归,心急如焚,下一秒就想要看到我,抱歉溜啦!】
      
      走到电梯间的时候,正好电梯到了他们所在的楼层,门叮地打开。
      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
      
      男人一身风尘仆仆,埋头大步往前走,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微微抬起头。
      卓培然一看,正是白可的那个室友。
      他想着住了人家宿舍一晚上,怎么都得说句感谢,便停下脚步轻声:“昨天,谢谢了。”
      
      男人脚步顿了顿,回头看了他一眼。
      卓培然这才看清男人的脸。
      
      电梯间并未开灯,清晨的阳光透过一侧的玻璃,柔柔斜射进来。
      柔和的光线给男人度上了一层很淡的金边,但他的面庞却冷冽如寒霜,眼神锋利如刀,看似漫不经心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让他打心眼里吐出一口凉气来。
      
      男人微微皱了下眉:“嗯。”
      说完,转身走了。
      
      卓培然想起昨天第一次见到白可这个室友的时候,他也是说了一句“嗯”。
      真冷真酷啊。
      想起自己那个如同小兔子一样的好友天天和这样的室友住在一起,他又有些担心起来。
      
      卓培然坐在公交车站台上等早上的第一班公车。
      打车软件转了半天,都没人来接他这一单。
      “也难怪白可要住宿舍了,这么不方便……”其实办公大楼下面有特别通道,通向旁边的地铁站,卓培然第一次来,并不知道。
      
      手机“叮”地一声。
      郁昊:早上好呀新朋友~
      卓培然:早。
      郁昊:哇,你起得真早。
      卓培然:你也是。
      
      两人来去聊了几句,太阳越升越高。
      卓培然茫然看着不远处被太阳照亮的草坪,鬼使神差中,他向这个昨天才认识的朋友发出了求助信号。
      卓培然:郁昊,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妥,但我还是想问问,你那有没有地方能让我住几天?
      
      对方的信息回的很快。
      郁昊:有,你在哪,我来接你。
      
      看到这条信息,卓培然深深的吸了口气,觉得压在自己心头的某片阴霾也被照亮了。
      
      ·
      
      白可醒来后,第一时间去敲自己房间的房门。
      好半天,没人开。
      他推门进去,房间里整洁的像是没人住过。
      
      白可懵了一下,迅速回沙发旁拿起手机,想给卓培然打电话。
      屏幕亮起,卓培然留给他的信息先跳了出来。
      “搞什么鬼,莫名其妙的,走的话好歹叫醒我,去送一送他啊。”他嘟囔着躺回沙发里,一手枕着头,盯着天花板发呆。
      
      又过了一会,闹钟响起,他鱼跃跳起,决定先洗脸刷牙上班去。
      
      正刷着牙,门从外被推开,吓得他浑身一颤。
      朝着镜子定睛一看,顾寒那张明显一晚没睡,显得有些憔悴的脸倒映在里面,有些魄人。
      
      白可顾不得满口的牙膏泡沫,扭头朝着顾寒,惊愕道:“你不是去X城了么?”
      “忙完了,我就回来了。”顾寒抽了张纸巾递过去,嫌弃道,“擦一下,喷我一脸。”
      白可拿起牙刷杯含水过了一下嘴里的泡沫,吐掉后,擦了下嘴,才说:“可你不是昨天早上才去的吗,这么快?”
      
      顾寒眯起眼:“你希望我不要回来么?”
      他下巴处一片青黑,隐约的胡茬露了出来,与眼下的黑眼圈倒是辉映成一对儿。白可的心莫名纠了一下,他皱眉:“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寒:“那你希望我早点回来?”
      白可张了张口,竟不知如何回答。
      
      这个问题,若是旁人问起,他的答案是肯定而且迅速的。
      顾寒问的话……
      
      顾寒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移开目光看向镜子里的白可,说:“其实是我不大放心。”
      白可想起昨天顾寒临走时说的那些话,心里头的一点怪异迅速消散,没好气地说:“放心吧,我没睡你的床。”
      顾寒还是看着镜子里的他:“我不是担心这个。”
      
      白可莫名其妙:“那你担心什么?”
      顾寒:“担心有人想要偷走我的东西。”
      
      顾寒说话一向直接,突然这么打哑谜,白可一时间不大适应。他挤了点洗面奶,对着镜子打着泡沫:“难不成你房间里有什么奇珍异宝?”
      “不在我房间里。”顾寒把人推到一旁,拿起牙刷,用牙刷头点了点自己胸口,“在这里。”
      
      ·
      
      沈言比顾寒晚两天回来,脸上的沧桑比起顾寒,更甚。
      看样子,收尾工作也不轻松。
      
      沈言对于顾寒半路抛起他赶回来的事只字未提,估计是两人达成了什么协议,或者是顾寒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叫来白可,把案子的所有资料交给他,与此同时和他说着一些后续事件的重点。
      
      白可听着他的叙述,将一份一份资料分开,贴好了标签,准备带回自己办公桌上慢慢整理。
      沈言点了点放在最上面的一张A4纸:“这个是顾寒在现场手写的一些要点,你自己辨认一下,不行就去找他。”
      
      这字够龙飞凤舞的,白可细看了一眼——
      一个字都认不出来。
      
      他抿了抿嘴唇,把资料抱在怀里:“好的,我整理的时候去找顾主任对一下。”
      
      沈言靠在办公椅上,翘起二郎腿,喝了口茶:“也就是你受得了,其实之前的案子档案,有关顾寒的都是他自己做的。”
      “你没发现么,你来了之后,做的最多的是顾寒经手过的任务的档案。”在白可疑惑的目光里,沈言慢悠悠继续,“其实并不是他办的案子多,而是,没人乐意给他整理。堆积着,时间久了就越来越多越来越难以整理。”
      
      “还记得你刚开始来的时候我说过的话么,我说顾寒能力出色,让你有问题就去找他?”
      白可点点头。
      
      “说起这事,我还有点愧疚呢!那时候你刚来,大家都担心顾寒又把你吓跑了,落得之后真的没人可用的地步,私底下说好,无论如何,在你面前只说顾寒的好话。”
      
      “……”白可一时无言,好半晌才问,“那为什么现在又——”
      “现在啊,看你和顾寒处的不错,我们都放心啦。”沈言对着他眨了眨眼,“说实话,你有没有觉得,顾寒是你认识的人中,性格最差,最恶劣的家伙?”
      
      “顾主任其实也没那么难相处吧……”越说,声音越低。
      
      白可的眉心轻跳了一下。
      不知怎么的,听到旁人说顾寒脾气差,人恶劣,他心里越来越不爽。
      这些其实也是他心中所想,他也觉得顾寒这个人糟糕,但听到别人说他,就怎么听怎么不顺耳。
      
      像是一件不怎么喜欢的物品,心里很多次想着丢了吧,反正也不怎么用到。但真被别人拿走了,他就难受,整天惴惴不安,像是少了一件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
      明明,就是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小玩意儿而已。
      
      “嗯?”沈言放下茶杯,双手交叉在胸前,好整以暇看着他。
      
      沈言是除刘萌萌以后,办公室里第一个主动与白可聊天的人。
      大概是借了他原型猫的缘故,沈言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慵懒的大猫,说话做事,鲜少有雷厉风行的时候。
      但当他认真看人的时候,那双猫眼像是有着能穿透人表层看清内里的能力。
      白可被他看的心砰砰狂跳。
      
      头顶的暖风机嗡嗡直响,带着热意的风吹的他直冒汗。
      他用力咬了记嘴唇,把怀里的文件夹抱的更紧了些,笑了笑:“不说这个了,那我先去做材料了。”
      沈言的目光在他身上打了个转:“行。”
      
      ·
      
      周四下午,办公室千年难得一遇的停电。
      天越发冷了,白可之前搬过来的时候没怎么带冬衣,决定回家去取一些。
      
      晚饭时——
      林瑜又做了一大桌的菜,一家四口,围坐在一起边吃饭,边看电视。
      
      白安刚夹了块红烧肉,视线一瞥,发现自家老哥也跟着伸筷子进红烧肉碗里,夹了一筷。
      他顿时瞪圆了眼睛。
      
      他看到白可目不斜视,眉头也没拧一下,毫无障碍地把肉放进了嘴巴里。
      咀嚼的时候,脸上隐隐有几丝陶醉的神情。
      
      白安忍不住戳了戳母亲的手肘。
      林瑜也发现了。
      她拍了记自家老公的大腿。
      
      白可抬头,见桌上另外三个人用一种特别热烈的眼神看着自己,悬在半空中的筷子顿时转了个方向,夹了筷青菜。
      “你们……怎么了?”
      
      三人还是用那种眼神看他。
      白可讪讪:“妈你今天的红烧肉做的特别好吃。”说完,迅速给白安使了个眼色。
      白安立刻接话:“对对对,妈,超级好吃,好吃的我恨不得和这肉住一块去了!”还特别配合地又夹了一大块红烧肉。
      
      林瑜回神,嫌弃道:“你看看你的块头,还和肉住一块去,我看是肉住在你那不肯走了吧?”
      白安与白可不同,十七八岁的年纪,虎背熊腰,身高将近一米九,名副其实的“熊”娃。
      
      白安嘿嘿笑,林瑜转头对白可说:“小可,你最近看起来气色都好了不少,整个人精神了很多。”
      白可抿了下筷子:“嗯。”他不好意思说,是顾寒做东西好吃,吃着吃着,胃口吃开了,自然就什么都好了。
      他见林瑜一脸期盼,补充了句:“其实是好久没吃妈妈做的东西,有些想了。”
      
      白可向来很少说这么温情的话,林瑜表情有一瞬间的愣怔,很快变成笑容满面,不停用公筷给白可布菜:“喜欢就多吃些,以后工作不忙了,就多回来吃。”
      “好。”
      “来,再吃点。”
      
      电视里播放着某道相亲节目的预告,白安指着其中一个大胸小姐姐和林瑜说:“妈,那个是不是和李阿姨家的那个长得很像?”
      林瑜扭头瞥了眼,突然放下手中的筷子,用餐巾纸擦了擦手,看向白可:“说起来,妈妈有件事一直想和你说,电话里又不大方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24个小时飞过去又飞回来的顾主任点个赞~
    顾寒:我真是操碎了心X2。
    很快又有更操心的事情了_(:з」∠)_
    鞠躬,感谢看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