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媳妇撩已是日常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场大戏(二)

      穿过池塘水榭,谢攸宁带着傅朔向一片吵闹而去。
      
      傅朔皱着眉,他很讨厌这些人,离得越近越讨厌,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
      
      果然,在傅朔还没见到那位铸剑世家的公子就听到一阵起哄的声音,还有几声卡在喉咙里马上就要冒出来的小娘子……
      
      粗鄙!
      
      傅朔第无数次在心里骂出这个词。
      
      “嘿呦,小,不对,得叫傅大人,快快快行礼了!你们一个个几品官见到了太子少傅还不赶快行礼!”
      
      谢安然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谢攸宁稍后一点的傅朔,眼睛里满是戏谑。
      
      大概是想到了那天被傅朔手底下的人打了,心中不忿吧。
      
      “谢校尉别了,这大礼傅某不敢受。”
      
      坐上太子少傅的位子以后,谢安然多少在人前的面子还是会给的。
      
      “怎么今天没带那个丫鬟?还挺厉害的。”
      
      谢安然身边坐着五个人,有两个女孩,说说笑笑间眼神一个个往傅朔身上瞟,像是看玩具一样的眼神。
      
      “她不是丫鬟。”
      
      谢安然眼睛一瞪,伸手就揽过身边的一个姑娘,“饶词你告诉傅大人,这带在身边的不是丫鬟是什么?”
      
      “公子,这跟在身边的哪有丫鬟啊!”话音带着三个弯,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哪个妓院的。
      
      “哎呦,不是丫鬟啊,那是什么?”谢安然貌似一脸求教的样子,可连带着谢攸宁都看得出来,这是要埋汰人。
      
      “若是公子啊,玩上两日就扔到黑市的是什么?落在傅大人不也一样,难不成傅大人养个人在身边看着?这是说自己……不行吗?”
      
      “哈哈哈哈……”
      
      说完一众人堆在一起哈哈大笑,“你们……”谢攸宁提刀就要砍,傅朔一把拦住,“那是你哥,收回去!”
      
      “可他……”
      
      “一次两次吗?收回去!”
      
      谢攸宁咬牙狠狠瞪着谢安然,傅朔深呼吸吐出一口气,“谢校尉,听说今日有带位溧阳的新朋友,不知傅某可有幸相识?”
      
      谢安然身边一直没说话的陆玉终于睁开了眼,他好像刚刚醒一样盯着傅朔,手中敲打着一把黑色的扇子,扇骨上刻着两个字,方珏。
      
      陆家方珏,京师出名讼师,当年同傅朔一年科考,败在褚家公子手中一点都不屈,毕竟褚家世代出状元,可偏偏还败在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人身上。
      
      他父亲不过是一个刑部尚书,而且看起来好像连上升的空间都没有,凭什么就能做众多寒门弟子中的佼佼者?
      
      一同殿试那天,这个傅朔连正眼都不瞧他一下!
      
      陆玉的目光实在太灼人,傅朔想视而不见都不行。
      
      “傅大人想认识我的朋友?从前不是骂我们这些下三滥连名字都不配拥有吗?现如今这是……嗯?”
      
      傅朔渐渐扯出一个笑容,“从前是傅朔冒昧,不了解就随口乱说,还望谢兄谅解。”
      
      谢安然冷笑一下看了看身边的陆玉,眼中忽然一阵戏谑,“记得傅大人画技超群,小子最近手头有点紧,不知可否讨一张画作卖银子?”
      
      “送画有何不可,不知可否让我见见那位……”
      
      “画了就见。”陆玉忽然开口说话,那副诱人的嗓音沉在心底,却偏偏能撩人心弦,久颤不停,坐在他身边的女人差点没软在他身上。
      
      书案在一边就有,连墨都是磨好的,像是之前有人用过一样。
      
      谢攸宁拽住他的衣袖,“你的画哪能随便送人?”
      
      “怎么不能?”
      
      “你……”
      
      傅朔拍拍他肩膀走到书案旁提笔便画,似乎早就想好画什么。
      
      陆玉起身走过去,他想看看这人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没两刻钟的时间,傅朔就放下了笔,那是一幅很简单的画,简单到只有一片山,三棵树,一个人。
      
      可陆玉却觉得,那片山后面的,才是傅朔真正画的,他根本就不屑将自己的画给这些人看,看不懂看得懂都是蠢材。
      
      陆玉冷笑一声,“傅大人要见的就是在下,新朋友。”
      
      傅朔皱眉,“这位仁兄的名字是……”
      
      “陆玉。”
      
      傅朔深呼吸想要挤出一个笑容,可太生气了,他实在笑不出,压着嗓子里的那股火忽然就喷了出来,“谢安然你欺人太甚!”
      
      “哪里话,你说的新朋友,你见了,怎么还生气了?是吧,饶词?”
      
      “自己说不清还要怪我们谢校尉,真是不要脸!”
      
      谢攸宁见傅朔都气红了脸,一副拔刀的样子,“你……”
      
      可谁都没看清,一阵淡蓝色的风席卷而过,桌子上的砚台碎了,而那饶词眼前正停着个女人,手中还有一片碎了的砚台。
      
      “我要看看究竟是谁不要脸!”
      
      梁自清气急了,手中的碎片几乎想都不想就划在饶词的脸上,随着一身撕心裂肺的尖叫,饶词引以为傲的漂亮脸蛋再也没有了。
      
      看着正躺在自己怀里的女人叫得凄惨谢安然除了发愣,一动不动。
      
      傅朔看到那道淡蓝色的风时,心里就忽然通畅了,一点都不气了。
      
      “闭嘴!”梁自清一脚踩在一众人面前的矮桌,手中还有饶词脸上的血,嘴角冰冷的笑让人不寒而栗,饶词一下子就不敢哭了。
      
      “不管你有谁撑腰,傅朔不是你能随意侮辱的人,今日只是刮花你的脸,下一次我让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谢安然似乎终于缓过神来,赶紧把饶词推了出去,离开了座位。
      
      梁自清放下腿深呼吸,从来到京师她还没这么生气过,刚刚那都是什么鬼话!某人居然还都应下来委曲求全?
      
      她走到谢安然面前停下来,“你该感谢我今日没带刀进来,上次没打服你是吧。这次呢?想知道一下什么是断子绝孙?他应该没孩子吧?”
      
      梁自清回头看了眼谢安然的同伴,一个个低着头不说话,梁自清又将目光看向站在傅朔身边的陆玉。
      
      陆玉一脸震惊,没有搭话,梁自清眼神一斜就看到陆玉拿着画的手,“你给我把手从画上离开!”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怕,总之是忽然就松开了画。
      
      梁自清冷笑一下转回头看着满头冷汗的谢安然,“兄弟,别看我是个女人,断子绝孙这活我没少干!肯定干净利索。”
      
      “哎哎哎哎……”
      
      说着梁自清抬起了自己的左腿向后登了一下,眼见着就冲着谢安然两腿中间去了,谢攸宁忽然使劲抓了傅朔一下。
      
      “哎!”
      
      果然梁自清停了下来,傅朔拉住她,“这次算了,不是他找上门的。”
      
      “不是他找上门的?难不成是你啊?”
      
      “嗯。”
      
      “就说嘛……不是,你说什么?”梁自清松了箍着谢安然的手,谢安然一溜烟跑没了,“你说你自己找上门的?”
      
      “昂。”
      
      “不是,为什么啊?”
      
      谢攸宁给了还坐在长椅上不知跑的几个人一个眼色,一个个如蒙大赦跟着谢安然的方向也跑没了。
      
      谢攸宁见陆玉还不走皱起眉,“你还不走,这女人发起疯她自己都怕!”
      
      陆玉捡起地上的画走到傅朔身边,似乎勇气都回来了,“傅朔你记住,我叫陆玉,记住了!”转身就走。
      
      可梁自清眼尖,他手里还有傅朔的画,一把抓住他,“画给我。”
      
      陆玉攥着画有点不想给,梁自清道,“松开。”
      
      陆玉还是松了手,临走前还多看了两眼那幅画。
      
      梁自清正要好好问问傅朔为何去找谢安然,就见水榭对面一个黑衣红裤武服的男人一脸笑地看着自己。
      
      傅朔正要解释,就见梁自清眼神不对,顺着她目光傅朔也看到了那个男人。
      
      佘孟邺站在那里没有多久,应该说从梁自清出现,他才站在那儿,见对面的人都发现了自己,他也没想着躲,踩着长廊的栏杆就越过了池塘稳稳地落在水榭边。
      
      “姑娘好功夫,刚刚那一出英雄救……不对,反正是惊艳到佘某了。”
      
      梁自清见他没什么恶意松了口气,倒是身边的傅朔在听到佘某时快步走了过去,“不知公子可是溧阳佘氏的后人?”
      
      佘孟邺也没否认点了点头,“佘孟邺,溧阳佘氏第二十三代。”
      
      “那就是了,梁自清快来,这位可是铸剑世家的传人,当年开国高祖的龙渊剑就是他的先人铸的。”
      
      梁自清忽然明白傅朔今日为何要“送上门”了,“你就为了找他?”
      
      “对啊,你那柄剑的柄都锈了,剑锋也有些齿痕……”
      
      “傅朔你……”梁自清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踹翻了矮桌转身就走,看样气得不轻。
      
      傅朔想去追,可又怕身边的人跑了,只好留下来,“佘公子,是这样,我想给那位姑娘铸一把剑,您看,可否帮个忙?傅某当然不会让您白帮,酬金您说了算。”
      
      佘孟邺看这两人也很有意思,一个书生一个女侠,这搭配果然新奇。
      
      “我住在远山客栈,闲得很。”
      
      傅朔连忙道谢,却被叫住,“先生未留姓名。”
      
      傅朔恍然,“在下姓傅,单名一个朔,傅朔。”
      
      佘孟邺点点头目送两人离去,嘴角弯了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最强助攻登场!!!
    啦啦啦(~ ̄▽ ̄)~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