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遇上假锦鲤

作者:舒小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靳祁扬是跟着夏绵到洗手间的,一直站在外面等她出来。
      
      听到洗手间开门声,立刻走近。看到夏绵脸色苍白,满是羸弱,不由得伸手扶住她。
      
      “去医院看看吧。”
      
      也许是吃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从前莫瑶瑶就因为吃了外面的小吃而引起肠胃炎,也是这样吐的。再看夏绵,能和莫瑶瑶成为闺蜜,想来也是常常吃外食。
      
      夏绵摇头,回以虚弱的笑容:“可能是吃多了,有点反胃。不碍事。”
      
      想想她那个连汤带面下了一半的碗,靳祁扬接受这个说法。
      
      “你的脸色太差了,我送你回去。”
      
      靳祁扬伸手扶起她,让她靠着自己。转身的时候,刚好遇上店里打扫的阿姨,“你老婆怀孕了吧。”
      
      “回家吃点清淡的,多躺躺就好了。”
      
      怀孕!?
      
      两个人同时懵了。
      
      靳祁扬难以置信,低头看她。而夏绵腿一软,靠着墙又蹲了下去。
      
      “你……怀孕了……吗?”
      
      靳祁扬小心翼翼地问。那天的一切都过于不真实,他确实没有做过任何措施,怀孕不是不可能。
      
      夏绵快速摇头。
      
      “是阿姨想多了。”这不可能,她明明吃药了,不可能的怀孕的。
      
      “夏绵,别紧张。”靳祁扬蹲下看着愣住的她,感觉到她的紧绷,手掌不受控制地将她散落在脸颊的发丝勾起,“嗯?”
      
      “我只是没吃好而已。”夏绵咬着唇,搭在膝上的手慢慢握紧。
      
      靳祁扬扶她起来,用手擦拭她额头的汗,两人走回座位上,拧开一瓶水递给她。
      
      “喝点水。”
      
      夏绵接过矿泉水,说了声谢谢后,用手拄着头,看着很不舒服的样子。
      
      不知道她想起了什么,突然抓起手机看了下日期后,脸色更差。只抬头说了句“你慢慢吃。我还有工作,先走了。”转身跑出店子。
      
      靳祁扬掏出一张百元钞放在桌面,立刻追出去,却连她的影子都没见到。
      
      这条街道他第一次来,是繁华街道的一个胡同,左右两边都是小食店,到处是人,放眼望去根本找不到她。
      
      寻人未果,靳祁扬只能皱着眉回公司找。
      
      # #
      
      从医院出来的夏绵像个没反应的幽魂,完全是凭借肢体本能在行走,耳边不断回荡着一声的诊断:
      
      “你怀孕六周了。”
      
      这话如晴天霹雳,直接把她劈晕了。拿着化验单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发呆。
      
      身后是公园,对面是医院,眼前是一条宽阔的路。
      
      眼前车来车往,川流不息,像一帧帧镜头急速而过。而夏绵就像武侠片中被人点了穴道的可怜女主,连眼神都没有波动。
      
      “医生,我吃过药的。”
      “药物避孕也不是百分百的。”
      “做人流很伤身,你考虑清楚。”
      
      一种无力的挫败和对生活的失望,如同利刃深深刺进心头。夏绵捂住脸,不停地问自己怎么办。
      
      泪水顺着指缝滑下,沾湿了搁在腿上的化验单。
      
      很多人走早路上看到长椅上的姑娘哭泣,从无声至有声再到消声。
      
      短短半天,夏绵觉得自己历经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刻,比酒店那夜更艰难。
      
      直到头顶响起略略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
      
      “是你啊。”夏绵抬头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人,用手被蹭蹭眼睛,努力挤出了很难看的笑。
      
      “怎么坐在医院门口?来看医生了?”靳祁扬用着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
      
      夏绵用包包挡住腿上的单据,“走累了,坐这儿歇会。”
      她不是腿累,而是心累。
      
      想静又不想太孤独,所以才停在医院门口。这种车来车往的地方,很吵却也很安心。能看到人生百态,能闻到酸甜苦辣。
      
      然而,这仅限于她一个人的时候。
      
      夏绵不想被追问,不想把自己的私事摆在明面,低头用手搓了搓脸后站起来,“休息好了,我先走了。”
      
      “我送你。”靳祁扬拉住她的胳膊。眼睛都哭肿了,他觉得要是不亲自送回去,整颗心都不会放下。
      
      “别拒绝,顺路而已。”
      
      ·
      
      其实靳祁扬刚从母上大人的魔爪下逃出来的。他非常不厚道地把弟弟扔给靳夫人摧残,一个人找借口溜了。
      
      开车路过弟弟工作的医院,终于想起“兄友弟恭”和“手足情深”两个词,这才把车停在路边,拿出电话想找个借口把人从母上大人那救出来。
      
      看着夏绵孤单柔弱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靳祁扬拨通孪生兄弟的电话:“帮我查一下今天你们医院的病人。”  
      
      “我的亲哥,医院有规定不能透露病人隐私。”
      
      “那你的休假期就一直就在家里陪妈看相册吧。”
      
      相册,顾名思义就是靳夫人给两个儿子挑女人的影集。本来他还是可以帮忙分担一些的,但前提是他心情好。
      
      显然,夏绵的问题影响着他的心情。
      
      “名字发我!最好有身份证号码!”
      
      电话那头的靳楚扬气急败坏。太了解自己这个又闷又不近人情的哥哥了,不让他满意的话,别说母上大人已有的一本相册,他绝对能再找个三本五本帮着折磨他。
      
      “挂电话发你。”
      
      靳祁扬看着身边推着婴儿车路过的女人,突然补充道:“等等!先查妇产科。”
      
      大概是知道这句“妇产科”能引起的后遗症吧,靳祁扬不想听到电话那头某人的叽叽喳喳,直接把电话挂断,快速开车回家。
      
      半小时后,靳祁扬刚把车停在公寓楼下,就接到了短信。
      
      “夏绵,女,妊娠六周……”
      真的是怀孕了。
      静坐在车上的人似乎没有任何不悦的情绪,眼前竟浮现正在攀爬的小小的一只。
      也许未来并不难熬了。他的嘴脸蓦然勾起不易察觉的弧度。
      
      很快,靳祁扬再度拨号过去。电话接通就冷冰冰地一句话:“她有没有约手术。”
      想到她刚刚的反应,靳祁扬很怀疑她不会留下孩子。
      
      “这倒是没有。”妇产科的手术,显然是那个了
      那边的靳楚扬听到这语气,就知道对方心情不好,“但听说她离开时脸色很不好。”
      
      “哥,她就是那晚的女人?”靳楚扬实在忍不住,盯着被亲哥挂电话的风险,还是问了心中的疑惑。
      
      “是她,你时刻帮我关注她的情况。”
      
      挂了电话,靳祁扬丢开手机,整个人仰在靠背上,合上眼睛。
      听到夏绵没有预约手术,悬着的心似乎落地了。
      “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不太舒服,比较短小,后面会补上的。
    情商低·靳总:我虽然不懂爱情,但我知道先霸占了再说啊。
    ·
    感谢:
    读者“墨”,灌溉营养液*2
    读者“女王家的”,灌溉营养液*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