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总裁的玩物

作者:槿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8

      宁馨扶着颜俏等车过来,转脸就看到了一个陌生男人。
      
      长的文质彬彬,衣冠楚楚,嘴角噙着一抹制式化的笑。
      
      “颜小姐。”
      
      宁馨防备地看着他,“你是谁啊?”
      
      “你好,我是沈轻寒先生的助理。”司言柏温和地说明来意,“沈先生会送颜小姐回去。”
      
      “沈轻寒助理?!”宁馨将司言柏从头到脚打量一翻,嗤了声,“我还是白敬亭女朋友呢!”
      
      司言柏嘴角一抽,示意宁馨往街边看,“那是沈先生的车。”
      
      后座的车窗降下来,露出男人俊美的脸。宁馨认出真的是沈轻寒,呼吸差点停了。
      
      但是,颜俏现在这种情况……
      
      “颜俏喝醉了,还是我送她回去吧。”
      
      话刚落,不远处响起关车门的声音。
      
      沈轻寒从车上下来,一尘不染的皮鞋在地面踩出悦耳的声响。冰天雪地中,一身黑色格外显眼。
      
      他走到颜俏身边揽上她的腰,人便落进他怀中。
      
      颜俏脑子是有些晕,但对危险的靠近还有躲避的本能。在看到沈轻寒的时候,身体已经比大脑先做出反应。
      
      然而没来得及往宁馨身后躲,便被沈轻寒揽进怀里。
      
      她不舒服地挣了挣,水润的眼睛里仍有几分迷离。等那熟悉的感觉反应到神经系统,双眸微微一凝,“我不要跟你走。”
      
      那双狭长的眼里透着凉意,“我是谁?”
      
      颜俏似乎头更疼了。她下意识挣扎,却被沈轻寒紧紧箍住,“想跟刚才的男人走?”
      
      “你就只会威胁人……烦死你了……”
      
      宁馨早已经傻眼了。不就是做衣服的关系吗?颜俏什么时候跟沈轻寒熟到这种程度了?
      
      “颜颜……”
      
      沈轻寒偏过头冷冷一瞥,宁馨脚步立时僵住。等反应过来追上去,车子已经扬长而去。
      
      来晚一步的秦恪从车上下来,目光四处搜寻。
      
      “颜俏呢?”
      
      “……被人接走了。”
      
      他拧眉,“谁接走的?”
      
      宁馨咽了咽口水:“如果没出现幻觉的话……应该是沈轻寒。”
      
      ——
      
      颜俏始终被沈轻寒搂着,坚硬的手臂像个铁钳,硌的她腰疼。车里空调开得很足,她热得有些不耐烦,想拨开腰间的手。
      
      手腕被她指尖剐蹭得轻痒。沈轻寒指骨松开,竟然顺意地放开了手。恢复自由,颜俏立刻挪开身子,躲到了最边上。
      
      “车就这么大,你能去哪?”
      
      她抬手按着太阳穴,迷离迷糊地说话。赌气的模样像小孩子耍赖,“不要你管。”
      
      沈轻寒嗤笑一声,倾过身,笔挺的鼻尖几乎擦上她的脸,“胆子不小,嗯?”
      
      颜俏伸手抵在他肩膀,嫌弃地拧起眉头,“你……离我远点。”
      
      她脸色娇艳,唇红齿白。晶莹的眼中透着丝丝醉意,勾得人心痒难耐。
      
      血液奇异地沸腾起来。沈轻寒哑声问:“我是谁?”
      
      颜俏似没听到。紧紧抿着嘴唇,不理他。
      
      他冷笑,冲着前方道:“颜小姐不想回家,去酒店。”
      
      “回家。”颜俏紧张地望着他,声音紧紧绷着,“我要回家。”
      
      颜俏似醉非醉,眼色清醒中又有几分迷离。白皙的脸颊上染着淡淡绯红,模样娇俏又妩媚。而她说话时无奈却又自持冷静的样子尤其勾人。
      
      沈轻寒喉咙发干,慵懒调笑:“你很喜欢考验我的耐心。”
      
      “沈先生一样。”颜俏的目光笔直地对上他的,好像退无可退,索性孤注一掷。
      
      沈轻寒从不在乎旁人的看法,但莫名的,他不喜欢颜俏看他时候的目光。
      
      “呵。”他扯唇,忽然伸手一把捏住颜俏下巴。他将人定在座位上,自己缓缓凑到她面前。距离太近,颜俏几乎可以看清他长长的睫毛。
      
      视线之内都被他占据,颜俏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想躲却避无可避。不想跟他的气息碰撞,她小心翼翼地呼吸,伸手去推他,“你真的很烦!”
      
      沈轻寒低头,金属质感的声音竟然透着诱哄:“叫我名字,我喜欢听你说话。”
      
      这句话仿佛躲不开的魔咒,颜俏身子陡然一僵。她觉得沈轻寒的存在比解酒药还管用,这一瞬间她彻底清醒过来。呼吸窒了窒,她说话时抑制不住地轻颤:“你神经病!”
      
      “我如果是神经病……”沈轻寒凑到她耳边,轻柔的语气令人竖起汗毛,“在这里就能上了你。”
      
      这句话像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
      
      记忆纷乱而至,各种难堪的画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心中顿时被屈辱感填满。
      
      这幅我见犹怜的模样勾得沈轻寒心如火烧。拇指缓缓向上,在她娇嫩的唇上摩挲,低哄:“叫我名字。”
      
      颜俏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张嘴咬住他的手指。她恨恨瞪着沈轻寒,贝齿劲道毫不留情。
      
      沈轻寒狭长的眼睛微微一眯,仿佛没有感觉一样,手指竟直接闯进她唇齿之间,挑逗地去搅弄她的舌尖。
      
      “真是软。”他声音已经沙哑难辨。
      
      颜俏无法忍受这种行径,直接别开脸。
      
      沈轻寒抽·出手指,轻轻一笑,“我要你叫我名字。”
      
      无论比不要脸还是比变态,颜俏都完败。她闭上眼睛,咬牙切齿地念出他的名字:
      
      “……沈轻寒。”
      
        ☆
      
      深夜,店铺大门已经关了。颜俏打开门,稳住脚步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沈轻寒下车,靠在车边抽烟。零下十几度的天气,身上仍然只穿着黑色衬衫。
      
      二楼某扇窗亮起来,清淡的目光落在那处。
      
      “司助理。”
      
      “先生有事?”
      
      沈轻寒弹了弹烟灰,“颜俏身上的味道我好像在哪里闻到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司言柏:能不熟吗?那是你老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