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未央

作者:林清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第十三章
      
      弋未央一路负手思索:“这幕后主使到底怎么想的?”她努力回想着,总觉得有些细节还是被她自己忽略了,但是自己又怎么都想不起来。她懊恼地走回东宫无忧阁,重新拿回桌上尚膳司报备的菜品单,仔细核对。
      此时千陌也回到东宫,没回沁观轩,径直走向无忧阁。
      “你怎么来了?”弋未央此时看到千陌,心里还有丝丝不舒服。
      千陌一脸忧心忡忡:“你可知西南八郡大旱,蝉喘雷干,颗粒无收。”
      弋未央听此,立刻便知道之前千陌走的突然所为何事,当下便道:“不曾。”
      “不是说‘庙堂之高陌泱卫,江湖之远玉衡山。’吗?你怎会不知?”千陌紧皱着眉头,一抹急躁涌上了心间,语气也加重了些许。
      “你何故冲我发脾气?”弋未央也被千陌这莫名其妙的火点着了,“你不过也是今早得到的消息,玉衡山距此地几近两千里,我不知西南干旱何错之有?你自己做事未如愿,跑我这撒什么野?”弋未央真的是有些不明白,这人怎么能突然间就像转性了一样,和上午流金河上仿佛两个人。
      千陌听了弋未央这两句话,心下也反应过来,忙到:“对不起,阿央,刚刚是我太过心急了,我不应该如此对你讲话。”
      弋未央嗤笑一声:“你愿意怎么讲话,是你的事,无关于我,你只要记得,我们之间只有合作伙伴的关系,日后,若无正事,你还是不要来找我的好。”
      “阿央...”千陌开口便被弋未央打断了。
      “此处只有你我二人,不必惺惺作态。”弋未央假笑。
      “我...罢了,我改日再来。”千陌旋即起身,拂袖离开了。
      弋未央坐在桌前,心下满是不解与莫名。
      正在弋未央还在气着,君墨进来了:“太子妃。”说完后行了礼。
      弋未央正在气头上,千陌主仆这会她是一个都不想见,刚想叫他下去,突然想起君墨是他派去盯着营造司干活的,如今前来怕是有什么事了,当下只得抬头问他:“可是营造司出了何事?”
      “回娘娘的话,营造司今日在打造皇后的碟碗时,把内外全黄的暗云纹换成了内外金黄暗龙云纹,也就是说,皇后的餐具...”
      “僭越了是吧,”弋未央接过话茬,“无碍,你派人再做一套内外全黄的就好,待皇后检查完营造司那批后,偷偷换过来就好。”
      “是。”君墨领命后离开了。
      弋未央心想,这是欺负她不懂辨别颜色吗?还好自己早有准备让君墨盯着。
      她闭上眼,长叹一口气,忽然想起千陌说的,西南八郡干旱,忙吹响清音哨而后把哨子放在耳边。
      这次,很快就有了应答:“何事?”
      听着声音,弋未央觉得像师父。
      “师父,西南八郡大旱,可有此事?”弋未央问到。
      “是。”世亭沉声道,“我也是今早得知此事。”
      “师父,那江陵可有来鎏京?”
      “他下山去了西南八郡,暂时不能去鎏京了。”
      “那师父,我姐姐最近可还好。”
      “放心吧,她好着呢,你要相信你师父。”
      “多谢师父。”说完便把清音哨放回颈间。
      
      千陌拖着脚步出了无忧阁,站在廊下回望无忧阁,顺手摘了一片树叶,拿到眼前看了看,转了转,紧接着扔了那片树叶,径直回到了沁观轩。他甫一进屋,手上便发力,直接锤向屋内的桌案,那桌案瞬时间分崩离析,连带着一桌杂七杂八的物件,一起溅落到屋内四处。
      无意中,弹起的碎片划上了他的面颊,他才微微反应过来,似乎自己刚刚却实有些失态,是因为什么?他晃了晃自己沉昏昏的的头,似乎有些眩晕,他皱皱眉,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头,心中一怔,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几个大喘气之间,他有些撑不住了,还未等出声喊人,便直直地倒在地上,而暗处的君宇君轩见状,闪身出现,只见一地狼藉和倒地不起的千陌。
      君宇君轩对视一下,君宇急急出声:“君轩,你先给殿下把脉,简单处理一下,我去请太子妃。”说完转身离开了。
      君轩点点头,上前,支起千陌的手腕,刚一碰上,君轩眉头一皱,手迅速弹开,他心下起疑,刚想张口,却想到但此时屋内并无别人,无法诉说,见状,只得伸手入怀,拿出一个精致的瓷瓶,从中倒出一粒药丸,捏着阡陌下颏,把药丸塞了进去。
      无忧阁离沁观轩不算远,屋内,弋未央听到了沁观轩传来的动静,她长须一口气,翻了个白眼,接着便准备继续查看寿宴所需事宜。她刚坐下,就听到君宇在外面:“太子妃娘娘,我家殿下刚刚晕倒了,还望太子妃娘娘去看望一下。”
      弋未央心下烦闷:“不去,我又不是医者。”
      “...”君宇不知说什么好,还未等他想好开口,便听到君轩的传音入密:“殿下的情况此时非你我能解决的,速去城南,请穆公子进宫。”
      君宇一听,此事当真无法耽搁,当下对着屋门口说:“还望太子妃娘娘探望太子殿下。”接着,转身离去。
      弋未央坐在案前,十分不想看望千陌,但是转念一想,若是千陌真的出问题了,自己又已经和皇后八皇子站到了对立面,怕是也不得善终,想到此,她纠结了许久,末了,十分不耐烦地起身,前往沁观轩。
      进了沁观轩内室,映入眼帘是守在床边的君轩,她看了看安静躺着的千陌,上前,拽起千陌的袖子,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开始给千陌把脉。
      时间一点点流逝,弋未央的手还是没拿下来,君轩见了,开口:“太子妃娘娘,可查出是什么症状了?”
      弋未央摇摇头,现在的千陌气血紊乱,呼吸微弱,面色发白,手心出汗,脉象时虚时实,或数或迟,她心下迟疑。
      
      八皇子千阳住在坛阳宫,听闻皇上的召见,急忙换好衣服,匆匆前往御天殿。
      进了御天殿八皇子便跪下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起来吧。”皇帝挥挥手。
      千阳起身才看见坐在旁边的柳丞相,急忙行礼:“舅舅。”
      柳丞相点头。
      “老八可知西南大旱?”皇帝试探性开口。
      “回父皇,儿臣不知,西南有大旱,此事应由地方上奏,由工部上报,儿臣监管户部,怎能知晓工部的事情。”千阳一瞬溜说了出来。
      千阳一番言语听着无错,但是柳丞相觉得他太过于直白,颇有点此地无银的感觉。柳丞相看了看皇上,果然,看见了皇帝眼中一闪而过的幽深。柳丞相心底摇摇头,眼里闪过一抹复杂,自己的外甥,肯定的保,可是跟了皇上这么多年,他自然是知道皇上的脾性。既然如此,还是让自己来转移皇上的注意力吧。柳丞相想着,接着便起身:“皇上,当下最要紧的便是查探太子殿下所言虚实。”
      皇上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异色,缓缓开口:“太子,岂会用天下做玩笑。”
      柳丞相心中一宽,这个老皇帝,面子重要,但固然重不过他的江山。但是脸上却是十分惶恐:“皇上,老臣...老臣不是这个意思,老臣是想说...西南...”
      “罢了罢了,”皇上挥挥手,“老八,你且收拾一下,带领一千人,进入西南八郡地界...”皇帝停顿了一会,接着说,“每人带路途所需三倍粮食。”
      千阳一听,不可察觉的皱皱眉,跪下领命离开了御天殿。
      御天殿内,老皇帝起身负手,眼神晦暗不明,“该回来了...”
      
      东宫沁观轩。
      坐在屋内的弋未央只听屋外吵吵嚷嚷:“我说君宇啊,你有事找本公子,好好说嘛,干什么把我一路扛过来,我现在胃里翻江倒海,难受极了,只想躺着,什么也不想做。”声落,只见一个手执扇子的白衣公子进来,“千陌啊,你如何啊?怎的大白天躺在床上,啧啧啧。”
      “穆公子,我家殿下疑似中毒,君轩无能为力,因此请您来诊断一下。”君轩拱手打断了他的话。
      “呦,什么毒,把我们君轩都难住了?你跟我学了两年,怕是都学到狗肚子里了吧。”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穆公子?应该就是那位“着手成春挽天下”的穆逸辰穆公子了。想到这,弋未央内心有着说不清的滋味,她自嘲了一下,旋即站起身笑嘻嘻地开口:“好久不见啊。”
      穆逸辰见状,楞了一下,旋即又恢复刚刚的嬉笑之态:“七年不见,确是好久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耶.一个隐藏的人物终于出现了,未来好多戏都是关于他的
    我觉得我的男主角是史上最惨的男主角,丝毫没有男主角光环
    天哪
    可怜的千陌
    今天又是加油码字的一天(^-^)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