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罗丛

作者:漱玉泠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玉户帘中卷不去

      秋意渐深,偶尔有一两片黄叶贴在绿纱窗上,旋即又轻轻落下,巧儿倚在八扇桃木隔上,拿黑珠儿线杂金丝,打着同心络子,桃心木的隔扇上精工细雕着瑰丽的花鸟,栩栩如生,却是凝固的,一个人影从云母透雕灯芯草的屏风后面转出来,夺下巧儿手里的同心络子,气咻咻道:“你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做这个,太太说了,若是咱们自己不争气,往后就不管咱们了,由着夫人把咱们打发出去!”
      “那有什么办法呢?咱们不过是人家的玩意儿而已,要撵出去,还不是主子一句话的事。”巧儿无奈地看看春娇,人强莫与命来争,春娇就是看不透这一点。
      “哎呀呀,要出去你出去,”春娇柳眉挑起,“我在这里十几年,锦衣玉食的惯了,这一出去,哪还受得了吃糠咽菜的日子!我可不想像绢小姐的娘一样,落到那样惨的境地!”
      
      巧儿放下手里的活计,倒了一碗温茶,递给春娇,倩笑道:“姐姐是知道的,若论伶俐乖巧,妹妹哪及得上姐姐半分?只求姐姐一旦成了事,还念着咱们这些年的旧情儿,赏妹妹一口饭吃!”
      春娇最爱听人奉承,经不住巧儿三句哄,就喜笑颜开,接过茶来,喝了一口,笑道:“罢了,咱们也是一条绳儿上的,眼看着夫人要撵咱们了,若再不能得三爷的欢心,咱们可是死路一条了!”
      “可不是么!”巧儿满脸忧色道。
      春娇笑道:“你放心,有太太给咱们的东西......只要用一丁点......”
      巧儿道:“那妹妹先在这儿替姐姐祝祷了。”她嫣然一笑,影子印在扇屏上,如绣在黛色屏风上的一支淡白的花。
      
      黛色琉璃樽里,疏疏几枝秋菊,摇曳出斑斓的淡影。
      “这秋荠菜拌鸡蛋包的饺子,再蘸上酸酸辣辣的酱汁,太好吃了!明天还做这个!”罗慕之挥汗如雨,一口气吃了两大盘饺子。
      “明儿给你做别的!”叶绮笑盈盈道。
      “那也好!”
      “汤药三爷可都服下了?”叶绮问道。
      “嗯,剑兰早就端过来给我喝了,哦,对了......”罗慕之想起来一件事,拿出一碟子点心来,道,“剑兰和琢玉给跟着你学厨了?这是琢玉做的绿茶酥,说是让你尝尝口头,品品有什么不妥?”
      
      叶绮拿起来尝了一口,笑道:“不错,琢玉是个细心的,三爷不是说了么,各人有各人的口味,只要做的时候知道那人的口味就行了,比如这碟子绿茶酥,我觉得还要再搁些糖,三爷吃着,只怕是太甜了!”
      罗慕之笑道:“不错,正是你说的,要‘用心’罢了!”
      嘉木成荫,绿森森的影子映透了窗纱,落在乌木几案上,案上的茶点似乎也沾染了几许绿意,静静地散着清甜。
      一室静好。
      叶绮道:“那回头琢玉问起来,三爷说给她就行了,三妹叫我教她打蝴蝶绦子,我这就去了!”
      罗慕之心头忽然落了空,目含失望之色,道:“这就去了?”
      叶绮道:“三爷不必等我,只管歇着吧,大夫说了,叫你别太劳累了!”
      
      罗慕之看着她匆匆地收拾笸箩针线,眼看就要走,心中不快,憋了半日,才道:“你只会给旁人做活,我外衫上那几条蝴蝶绦子都旧了,你也不瞧不出来!”
      “是么?”叶绮打开紫檀琉璃大柜,紫檀木散发出的馥郁芬芳淡淡飘出来,叶绮翻了翻罗慕之的衣裳饰物,微笑道:“三爷一应的络子绦子都是新做的,哪里还要再做?”
      罗慕之抢辩道:“那样粗糙的活计怎么戴出去?回头我就都赏给闰徵——我不管,反正你得替我做!”
      叶绮扑哧笑了,道:“我怎么听琢言说,三爷的配饰都是□□坊最好的针线娘子做的,那些人可都是尚宫局出来的女官。”
      □□坊遍布天下,各地都有,专为达官贵人订制衣饰,里头最贵的私家订制,是由尚宫局告老出宫的司衣或女史充任裁缝的。
      
      罗慕之鼓着腮帮子不说话,叶绮笑道:“好了,我知道了,一定给你做!”罗慕之这才展颜笑了。
      看着叶绮走了,罗慕之就唤琢玉,问叶绮嫁妆里给他准备的中衣鞋袜在哪里,琢玉也不大清楚叶绮的东西,只得找来剑兰,剑兰找出一件湖水色绫子竹叶暗纹中衣,两双棉纱袜,一对撒花云缎红鞋,都是叶绮一针一线绣的,罗慕之抚着鞋帮上的云头,喜不自禁。立刻叫剑兰伏侍他换上,站在西洋镜子前头来来回回的照,只觉得中衣软软的,穿在身上,无比地服贴,如千百只软绵绵的小手拂着他的心窝子。
      琢玉笑着打趣道:“哎哟,我算是头一回知道,原来三爷这样爱照镜子!”
      罗慕之作势要拧她,琢玉笑着跑了。
      
      春娇欣喜若狂。
      三夫人去三小姐那里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成功失败,在此一举。她把早就准备好的参汤放在黑油葵花式食盒里,找个小丫头拎着,摇摇摆摆地来到洗心居。
      罗慕之挺拔的身姿就映在绡窗上,洗心居外头当值的丫头婆子吃了饭乐了清闲,都在三三两两的打双陆,摸骨牌,也没人看见春娇。
      
      叶绮穿过香园小径,看见蓝幽幽的夜空上贴着一弯橘红的月牙儿,像一只红玉髓的牛角杯,杯身上黑压压地雕着龙蛇或花草,浅橙里面绽出黛紫。
      静美的月色底下,是几品万寿菊和蟹爪菊,花朵繁茂,一朵挨一朵,开得密密层层,难得其中还有一盆燕尾吐雾,叶绮取出怀中的小银剪子,剪下一枝来,又从墙角折了几枝丹桂,转身又回了洗心居。
      “怎么又回来了!”罗慕之惊喜道。
      “我看见园子里有一品燕尾吐雾开花了,记得上次三爷说过喜欢这个花,就剪下拿回来,赶紧拿回来养在瓶儿里,别叫蔫了!”叶绮笑道。
      罗慕之拿了个水晶同心瓶,把那枝燕尾吐雾和几枝丹桂一起插在瓶里,叶绮这才发现她走了这一会儿工夫,罗慕之竟从头到脚换了一身新,再仔细看时,都是她的针线,暗暗莞尔,心里甜丝丝的。
      新月依旧,那只红玉髓的牛角杯斜斜地,仿佛立时便要倾下甘醇的桂花酒来,桂花酒斟下来,落在叶绮和罗慕之的心头,两人笑而不语,都有些醉意。
      
      “你们让我进去,我给三爷送下参汤,立刻就出来!”春娇甜的发腻的声音,浓得化不开。
      罗慕之和叶绮相顾一愣,只听依兰的声音在外头说:“主子在里头呢,我劝你别去碰一鼻子灰!”
      春娇心想,废话?主子不在里头,我进去做什么?冲依兰不屑地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我!”说完,不听,一径往内室走去。
      叶绮才想撩起桃红堆花软帘斥她出去,忽然看见罗慕之一根手指抵在唇上,示意她噤声,罗慕之脑中灵光一闪,悄悄点手儿招呼叶绮过来,叶绮不明所以,走到罗慕之跟前,春娇欢快的脚步声“哒哒哒”地越来越近,忽然,罗慕之拉过叶绮,翻身把她压在榻上。
      
      这变故来得太快,叶绮脑里子一片空白,只听见春娇“啊”的一声和汤碗跌落地上的脆响。
      罗慕之回头怒喝:“谁?”
      琢玉颤颤地跟上来,回禀道:“回三爷,是......是春娇姑娘,非要给三爷送参汤,我们怎么叫她她也不听!”
      “拖出去,打二十下手板子,只管撵出去干净!”罗慕之言之凿凿,不容置喙。
      叶绮被罗慕之压着,又羞又急,心口里小鹿似的乱撞,没想到罗慕之这样......这样耍流氓!
      
      春娇哭天喊地被拽了出去,叶绮捏紧粉拳,拼命地捶罗慕之,罗慕之俊美的脸庞与她只有一线之隔,叶绮被他身上浓重的男子厚厚的包裹着,羞得一脸汗,可恨罗慕之竟然还霸着她不放,只见她挨近叶绮的颈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松开她。
      叶绮差点背过气去!
      “你......你做什么啊!”叶绮的脸像熟透的柿子。
      “我寻个缘故,好把她打发了,省得你做坏人!你不谢我,还冲我横眉竖眼儿的!”罗慕之无耻地笑。
      “你......你这个......”叶绮说不出骂他的话,伸手拎起一只缕金云雁细锦枕头,冲罗慕之扔过去。
      
      罗慕之伸手接住,眉目疏朗地笑道:“难道你不想打发她?那就把她留下,我是无所谓的!”
      叶绮警觉地看看他,眯着眼儿笑道:“哦,原来是三爷舍不得——我也不是那拈酸吃醋的人,人家好歹伺候你几年,要留就留下罢!”
      罗慕之道:“我不敢留,我好吃好喝地养了她们几年,难不成还要养她们一辈子?”
      琢玉一直听着屋里的动静,怕二人为了通房丫头拌嘴,这时走进去,对叶绮笑道:“夫人不知道,春娇和巧儿自从搬进来,一直住在后头的两间厢房里,从没进过正屋。”
      叶绮这才知道自己白白别扭了这许多时候,转念一想,罗慕之与裴氏本就不亲近,裴氏给她的丫头,他自然不会亲近,唉,难道橘生淮北则为枳,自从她嫁了罗慕之,怎么越来越笨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唐?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谢谢秀秀的手榴弹,么一个~~
    打分评论有红包随机相送,前排优先,小仙女们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