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罗丛

作者:漱玉泠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桂魄流光浸茜纱

      叶绮给罗慕之烧了三天的菜,罗慕之就享受了三天的饕餮盛宴。
      东坡豆腐里吃到青脆的笋片,肉质柔韧的香菇,温拌蛏子酱香满室,一丝海鲜的腥味也无,葱油清蒸鱼鱼肉松软如绵,双耳蛋羹将木耳与银耳剁碎后,与鸡蛋汁搅匀上锅蒸,再淋上鲜香的海鲜汤和麻油,滑腻如油,咽下去好久,喉咙里还是香的。
      罗慕之餐餐吃得意犹未尽,要不是叶绮怕他还在吃药,怕积了食屡屡端掉他的饭碗,他快要把碟子都吞下去了。
      罗慕之吃得四体通泰,飘飘欲仙,半阖着双目笑道:“你哪儿学来的本事,我家的厨娘也算杭城里颇有名气的了,却做不出这等的美味。”
      
      叶绮笑道:“其实所谓厨艺,除了食材要好,最重要是‘用心’。就如这双耳蛋羹,只可以小火慢煨,将熟不熟时,就得熄了火,扣在锅里,借蒸锅的余热焖熟,这样蒸出的鸡蛋才香滑可口。还有温拌蛏子,只有用新酿出来的头道酱油,才出味道,云大嫂为了买到这样的酱油,在酱铺里等了大半日呢,葱油清蒸鱼也是用的这样的酱油,这条黑鱼是叫他们去三十里外的九月溪捞得活鱼,若不是活鱼,出不了这个味儿!”
      罗慕之微笑道:“你做的菜这样好吃,让我一样做菜还你我是还不起了,不过我可以送你字画作补偿。”
      叶绮低下头,只是笑,心想这个罗慕之,还真是......幼稚得可爱呢!
      
      罗慕之以为她不信,正色道:“你别瞧不起我,我虽然只中了秀才,可是水墨、工笔、写意我样样都会一些,添上梅花篆字的题诗,一幅画能卖三两银子呢!”
      叶绮惊奇道:“哦?你怎知卖三两银子的?难道你卖过画?”
      罗慕之就有些骄傲起来,扬起头来笑道:“我是悄悄叫闰徵把画拿到画斋里卖去,竟卖了三两银子!人家可不知道是谁画的,落款儿上我只写了号,没写真名儿!”
      叶绮赞道:“好本事!”忽然想起件事,问道,“你博学多才,又中了秀才,怎么没参加秋闱?”早就听说罗慕之博古通今,秋闱应试中个举人应该不难。
      
      罗慕之噎住了。转过脸去,细数檐前雨滴,望着苍绿阔大的芭蕉叶上淋淋漓漓不止,如纷乱的思绪,剪不断,理还乱那茜色窗纱,桂树的浅影映在绡纱上,罗慕之一双眸子覆上青郁郁的忧色。
      叶绮见他刚才还兴高采烈,忽而消沉起来,暗想不会是秋闱落第了吧,他心性高傲故而不快!于是安慰他道:“这有什么,俗话说‘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秋闱三年一届,三爷才十六岁,还有大把光阴呢!”
      罗慕之听了,也就不再提这事,二人又说了些别的,叶绮见他说勉强笑着,神色中却掩饰不住的怏怏,便嘱咐他吃了药多歇着,寻了个由头出来了。
      
      正值午后,不当值的丫头小子都歇晌去了,只剩下一个梅果儿倚在廊子底下打着盹儿,手里摇着一柄羽蓝薄绢绘葡萄纹的团扇,一半拍在缥色碎花银罗夹衫上,一半拍在朱红的栏杆上。
      叶绮见她睡得香甜,放轻了脚步生怕扰醒了她,穿过抄手游廊,走过月洞,秋光潋滟,胜似三春,庭院中摆满了各式珍品秋菊,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苦的香气,渺茫而悠远。青砖墙爬满了碧色藤萝,翠阴阴的凉意,与叶绮身上的莲青蟹爪菊缕金绣纹融为一色。
      
      叶绮心田里,也有一丝鲜活的东西,在这清瑟的秋天萌生出春日的蓬勃,暖融融的,拂在她心窝子里——嘴角直想往上勾,某种情愫在她的心底潜滋暗长。
      依兰伸头缩脑地隐在一株半枯的芭蕉之后,叶绮一眼就看见她,压低了声音笑嗔道:“快出来吧,谁还看不见你不成?”
      
      依兰只得摇摇摆摆地走出来,叶绮问道:“不回屋子歇着,躲在这里做什么?”
      依兰悄声道:“夫人,我刚才听着一些事儿,想跟您说说。”
      叶绮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四下望望,拉着她的手,转过一块大玲珑山石,这才问道:“什么事?”
      依兰绞着辫梢儿,道:“听人说,他们家三爷身子不好,两个月之前昏迷了一回,连秋闱都耽误了......”
      “秋闱?”叶绮倒吸了一口冷气,怪不得他方才闷闷不乐呢,石头上垂下的丝丝藤蔓枯了一半,硬喇喇的扎手,叶绮死死地捏了半日,才觉得手指发痛。
      
      依兰道:“罗老爷下了严命,谁要赶说半个字,立刻打死,所以外头的人竟不知道——怪不得罗家着急给三爷娶亲呢。”
      叶绮抬头,初秋天像是洗得发了白的薄绸子,稀稀拉拉的,透了丝丝的光线下来,弥漫在空气里,像扑天盖地的淡金的烟尘,笼罩着罗府,笼罩着她的心,越来越沉。
      叶绮沉思了半晌,才说道:“我知道了,如今既然已经嫁进来,也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依兰蹙眉道:“夫人也该为自己打算,若三爷对您好,也罢了,若不然,好在如今还没圆房......”
      “住口!”叶绮低喝道,见依兰吓白了脸,又不忍心了,缓了口气对她道,“咱们初来乍到,还不知深浅,你别像在崔府似的四处乱晃,真出了什么事,吃亏的不还是你!”
      依兰从小跟着她,比剑兰情分更厚,叶绮一直把她当妹妹看,说完,还是不放心,又嘱咐道:“洗心居屋里的事,绝不可跟任何人说起。”
      依兰扮了个鬼脸,笑道:“放心吧!”
      
      叶绮极目望去,见淡金的烟尘里笼着一带青色的山麓,迷迷蒙蒙的,她胸口堵得厉害,回到屋里喝了一海碗白开水,静下心来,自己安慰自己,这世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火焰山,以前她经历了那么多事,也都挺过来了,现在,她也一定会在这千里之外的杭城,在罗家,生龙活虎的生存下去。
      叶绮回洗心居的时候,罗慕之仍在沉沉睡着,看着他线条好看的脸庞,特别沉静安详,想起他自幼丧母,虽有父亲,却是一年中有大半年不着家的,比自己这孤女也强不到哪里去,他一心读书求功名,自然是知道商家虽富,终究没有地位,不想却又因为身子弱误了事......虽然罗慕之嫌弃她表姑娘的身份让叶绮很不高兴,但念及此处,又不禁有些同病想怜之意。
      叶绮在床上翻来覆去,午睡也睡不着了,便起身去厨房里做些吃的。
      云大嫂子这几日一直如往常一样准备洗心居的饭菜,只是罗慕之只吃叶绮做的,叶绮又不好驳她,就把饭菜都给丫头们吃了,这时见灶上还剩着半锅老鸭汤,已经冷了,汤面上腻起一层白油,叶绮就把汤倒掉,得新刷锅起灶,想炖个冰糖雪梨盅。
      剑兰和琢玉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叶绮回头笑道:“这里用不着你们帮忙,回去照看三爷吧!”
      
      剑兰笑道:“三爷睡着了,还没醒呢,我们俩想跟夫人学厨。”
      琢玉站在一旁,恳切地点点头。
      叶绮打量了她俩一眼,对剑兰笑道:“往年我学做菜时,你总是拦着我,这时竟也想跟着我学这个了!”
      剑兰红了红脸,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了,那时是怕姑娘你一个主子竟学粗使下人的活计,怕旁人小瞧了您去,现在不一样了。”
      琢玉笑道:“夫人若不嫌弃,就教一教奴婢,若做得好时,夫人也可得一份受用。”
      琢玉虽是商家婢女,却心气极高,现在主动要学做菜,着实不易。
      叶绮道:“你们乐意学,我就教教你们,不过也要看你们各人的悟性。”
      两个丫头高高兴兴地洗了手,一人拿了一个雪梨,细细地帮叶绮削起来。
      
      瑞萱堂里,裴氏抱着一只西洋花点子哈叭,静静地抚摸着光滑如缎的深棕色皮毛,缓缓开口,问旁边捧茶侍立的姚氏,道:“你做的那件事,都打扫干净了吧?”
      姚氏恭敬道:“母亲放心,一点把柄也留不下。”
      裴氏暗自哂笑,但愿如此,这个媳妇脑仁儿不大,胆子却肥,时常做些着不着四六的事,最后还得让她来善后。裴氏叹道:“没想到到头来,不但没搅了这桩亲事,却让老爷横下心来,硬要娶媳妇过门。”
      姚氏急于岔开话题,说道:“如今当务之急,是得叫三弟妹在母亲跟前立立规矩,三弟妹这人,表面上不言不语的,可她才揭了盖头,就连我这个嫂子都敢呛,母亲若不扬刀立威,往后她就敢跟母亲打擂台了。”
      裴氏含着单薄的笑意,道:“立威?只怕不那么容易吧,说到底,我只是个继婆婆,哪如咱们娘俩一般亲近呢?”说着,拍拍姚氏的手背。
      姚氏难得婆婆这样和蔼,顿时飘飘然起来,威风道:“母亲此言差矣......”
      
      “嗯?”裴氏扬了扬眉,怎么这老二媳妇今天说话这样文绉绉的了?她当然不知道,这句话是姚氏那天跟叶绮学来的。
      姚氏还以为她说的话太深奥,婆婆不明白她的意思,略带得意地解释道:“她不是官家小姐么?官家可是最讲究孝道的,您忘了前任余杭知县,就是因为对嫡母不敬,被皇上免了官儿,母亲虽不是三弟的亲娘,却是正室夫人,三弟妹理应对您卑躬屈膝的!”
      卑躬屈膝?裴氏虽然念书不多,却也觉得媳妇说的话不大像,知道她一向着三不着俩的,也不去深究。
      这时一直默坐在旁边的罗绫轻轻笑道:“母亲万不可妄自菲薄,她若是崔家小姐,咱也说不出什么来,偏偏只是个表小姐,爹娘兄弟俱无,母亲若再被她压一头,可就笑话了。”
      
      罗绫穿着一身大红羽缎的百花彩蝶襦裙,头上插金戴玉,朝阳五凤挂珠钗闪着耀目的光泽。
      罗绫自幼娇生惯养,凌厉有余,涵养不足,当着儿媳妇,裴氏不便责备女儿,只能提醒道:“阿绫!”谁知姚氏却极赞赏罗绫,笑道:“妹妹这才是正经小姐的款儿,我听说在权贵人家,未出阁的女孩子都是娇客,纵然刁蛮些也无人计较的。”
      “嫂子说谁刁蛮?”罗绫翻了个白眼。
      姚氏张口结舌,深悔又说错了话,裴氏出来打圆场道:“好了,你们别在这儿打牙了,叶绮方才说要来请安,我叫她晚膳时过来,咱们先探一探深浅,再作打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曹雪芹《秋夜即事》:绛芸轩里绝喧哗,桂魄流光浸茜纱。苔锁石纹容睡鹤,井飘桐露湿栖鸦。
    打分评论有红包随机相送,前排优先,小仙女们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