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的婚姻大事

作者:张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再次登门(修改被锁章节)

      焕章回来躺在床上,对今天的事久久不能忘怀。他心里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金凤亲自登门为自己儿子求婚这在当地还十分罕见,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吗?她为什么不让媒人为她跑这个腿呢?不过焕章现在不想追究这些,也不想考虑这些。他觉得金凤还是那样漂亮,迷人。像金风这样的女人能两次来到自己家里焕章心里已经非常喜欢!这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过去你就是请她到你家里来还不知人家愿不愿意来呢。今天金凤的登门让焕章非常高兴,所以便把种种怀疑和不幸的猜测都置之度外了,现在只有喜欢和快乐。他希望她很快再来。来了之后就住在他家,别走了,永远别走了。两天来她的影子不停地在他面前出现。一个孤独了几年的男人家里忽然来了一位风骚漂亮的女人他能不动心吗?他能不感动吗?而且金凤又是什么样的人物呢?好容易她亲自登上了门。这真是凤凰落在了自家的院子里了。而且金凤还给自己洗衣服、扫院子,为自己的女儿收拾房子。她的模样非常美丽,他真的把她看不够。这几天他激动得连饭都吃不下去。他甚么活都不想干,脑子里全是金凤的影子。思念的痛苦折磨得让他快发疯了。这时他已经忘了好好想一想金凤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的后果将会是个什么样子?他现在什么都不考虑,只觉得需要她,他身边不能没有这样一个女人。只要能和金凤这样的女人经常在一块还想那么多干什么呢?后来的几天里他总是心神不定。连晚上做梦都在想她。如果,她能常来他家多好啊!不过总得有个理由呀!
      过了几天,他到集上买了块布料。为了让金凤再来他家一趟,他决定让她为自己做一件衬衣。本来他是不需要衬衣的。这下终于找到了再让金凤来他家一次的理由。他心里非常高兴。那天正巧她也在集上;他把做衣服的事对她说了。她立刻就答应了。焕章看见她答应得很痛快,很喜欢心里更加高兴。因为金凤也很想再去他家一趟。她很想把她女儿和他儿子的婚事定下来。今天焕章这样邀请这是她求之不得的好事。
      这天一早,老驴就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桌、椅、灶台、门窗都擦洗了一遍。缝纫机尤其擦得干净,几乎是明光发亮。上面放一块那天在集上买的布料,布料上放着一把剪子,其次是皮尺、划粉。缝纫机前放一把椅子。也是擦得发亮,椅子上放一块新软新软的椅垫,他一定要让金凤的屁股坐得舒舒服服,现在一切都就绪,就等着金凤的到来。
      从早上八点一直等到十点,又从十点等到十二点还不见她来。这是怎么回事呢?她是满口答应了的呀!他想。焕章急得要命。他不停地朝门口看,希望有奇迹出现。他在院子里走来走去,鞋底把地上走出一条白白的道……
      忽然听见门外有自行车的响声,他便喜欢地朝门口望去。心想:她来了,一定是她!他先看见一个自行车的前轱辘,很快人也进来了……他全身凉了半截。原来是她的老姐姐。啊!我亲爱的老姐!你今天来的可真是时候!他急忙上前迎接。他不敢怠慢。自从他死了妻子以后,这位老姐就象疼自己儿子一样关心他;对果儿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
      “今天我是来取我那几个小板凳的,你到是给我做了没有?”姐姐问。
      “成了!成了!你快拿走吧!”
      “当然我是要拿走的。这几天干活的人多,坐的不够用……”
      “好吧!好吧!我给你做好几天啦,你赶快拿走吧!”
      焕章急忙从屋里拿出来,给她绑在自行车上。他希望她快点走掉,千万别让她碰上金凤。他估计金凤就在这会儿来,现在得赶快把她打发走。“姐姐,你赶快走吧!我已经给你做好几天了!就是不见你来取!”
      “我也没工夫在你这里待。你撵我做什么呀!你急什麽呀?我常不来你这儿,咱姐弟俩坐会儿不行吗?”姐姐生气地看着他说。“其实我家里正忙着哩,……不过今天是星期几?你瞧我这记性,果儿也该回来了吧?暑假快到了,她回来就让她到我家里来。我想,她也该嫁人了,我给她瞅了个好婆家呢。这个孩子很聪明,又很勤快,身体也很结实,结婚以后准会给我们生个好孙子-------焕章千万别失主意------你吃过饭了吗?兄弟,今后还是要注意身体------”姐姐推了自行车出了稍门刚走了几歩,又回过头来说:“这件事你一定要记住,可别给我忘了!”焕章怕她又要啰嗦,心里说:“姐姐,你赶快走吧!你的话我听清楚了,我记住了!果儿回来我一定对她说。让她到你那里住几天。我记住了!你走吧!”老姐姐今天看见自己个兄弟有点不对劲,心里有些疑惑便站着不走了。“我的亲兄弟。你今天怎么啦?神情总是慌里慌张的,你有什么心事就对姐姐说,姐姐给你出主意。我们可是一母同胞呀!你慌什么呢?你不留我在你家坐一会儿咱姐弟俩说说话也就罢了,怎么老是撵我走呢?你想想在这个世界上谁和你最亲,除了我还有谁?你再想一想你小时候谁管的你?谁每天抱着你,带你玩?你的衣服破了烂了咱妈大眼睛看不见不都是我给你缝补。咱们的老人年纪都大了又有病不是我管你,你能长这么大吗?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老姐姐编派了他一顿生气地走远了,他这才松了口气。心想:人老了就是啰嗦!话多!
      直到下午两点,金凤才从家里赶来了。她本来计划早早就要来的,可是一想,还是迟一点比较好。晚了她就能在他家留一宿。这一宿可是关键的一宿。
      “好我的姑奶奶!你怎么这时候才来啊!可把人急死啦!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金凤看见他那急样儿,反而笑道:
      “怎么会呢,你想我能不来吗?再说,我是个什么人儿,值得你这样急!你真的想我吗?我有什么可想的?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们男人就是眼馋!”说着拿眼儿瞟了他一下。这一瞟可让焕章心里乐滋滋的,甜蜜蜜的。她说着就来到缝纫机旁拿皮尺:
      “来,让我量一下你的身子。”
      她拿着皮尺量他的臂长,脖子,腰围。这时焕章感到一股春意浓浓的味道,一股袭人的香气向他扑来。金凤今天特意往身上抹了点香水焕章快要醉了。
      因为时间不多,金凤很快地忙碌起来。焕章也无心干活,只是在她身边转来转去。现在他开始想心事------
      直到天快黑的时候衬衣总算做成了。金凤让他试了试,挺合适。试完之后,金凤就忙着收拾回家。其实她不想回家。女人嘛总有点害羞,脸皮子薄,就是想留一宿也不会从她嘴里说出来。她的心也是咚咚直跳,脸蛋红得像早霞。她低着头不敢看焕章。可焕章两眼痴呆呆地看着她像傻了似的。
      “金凤,我想你不必这么急着回家,我们不是还没有吃饭吗!你也忙了大半天,等吃了饭再回去吧!我送你,有我送你,还怕什么?……”焕章笑嘻嘻地说。
      金凤也真的有点饿,因为干了很长时间的活。何况在他家多呆一会她并不是不愿意。于是焕章打火,金凤活面,一会儿工夫饭就好了。这顿饭吃得真有点味道。
      这时天色已经非常漆黑,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仿佛要把这黑暗赶走似的。可是它赶不走。沟里的小溪发出叮咚叮咚的声音,好象是在唱歌。各家各户的窗都亮起来,一家人正围着电视说话、拉家常;或者教儿子做老师布置的作业。这个小村在树木和庄稼的笼罩下更显得宁静。金凤把头伸向门外,又缩了回来。
      “哟!黑的要命!”
      这时焕章实再忍耐不住走过去忽然拉住她的胳膊笑嘻嘻地说:
      “金凤,我看你就别回去了!就在我这里待一夜吧!这样黑的天走路也不方便。路上坑凹不平,我怕把你的脚腕子拐了。停下来陪陪我!我想你呢!”
      他乞求的样子很可怜,好像饥饿的狗在求食。
      金凤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可是不这样又怎么能成呢?他要是和她较劲不答应他女儿做自己的儿媳妇那儿子的婚事就更难办了。杨果这么好的儿姑娘又到哪儿去找呢?一个漂亮又有身份的女人委身于一个她不喜欢的男人如果没有所求她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就像得了人家钱财出卖自己的身子的女人一样。不管男人多么丑陋,多么不堪都要尽心尽力服侍。她只是难堪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反对也没有笑嘻嘻地表示同意。这是女人惯用的手段。今天失去贞节以后再也找不回来了。她的好名声就在今晚给断送了。不过,为了儿子即使断送了名声也值。这样一想她计划留下来侍候焕章一晚。
      “让我把碗给你洗一洗吧!”
      她正在挽袖子,焕章忽然走过去拉着她。“金凤,不必来了。我想你也累了,该早点休息。留着明天洗吧。”而金凤呢,她也愿意这样,于是就把手里的活丢开。她把焕章推开来到床前整理被褥,打扫床铺。焕章看见他的希望很快就要来了心里十分高兴。金凤也想要让焕章听她的话这是唯一的法子。于是他俩很快地上了床。不过金凤在这时大概想起自己这么一个优秀、贞洁、有身份的女人却委身于一个无赖她感到一种无可奈何的痛苦。其实她并不愿意和焕章这样的人来往,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种痛苦的表情很快被焕章看出来了。他问:“亲爱的!难道你今天不喜欢吗?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如果有什么心事请说出来,我的回答一定让满意。”听了这句话金凤心里非常高兴。她立刻笑容满面地说:“亲家,我想让你的女儿嫁给我儿子。我们两家做一门亲,你同意吗?我喜欢你这样的人。你是个好人,我愿意和你做亲。”自从妻子去世以后他很少和女人接触过,今天能让金凤这样的女人侍候自己简直是癞□□吃到了天鹅肉。要不是他有扬果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儿他今辈子也别想得到她。这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做梦也想不到。听了金凤的话焕章想了一会说:“金凤,这件事我还做不了主,等女儿回来还得商量商量再说。不过我那女儿很听话,也很孝顺。我的话她会听的。”金凤说:“这就好。你养的女儿自然你自己明白。我能看得出来杨果很聪明,善良,孝顺,心眼好。她做事很像你。一个好老人才能养出一个好后代。你的话她一定听。我等你的好消息。”焕章笑道:“金凤,你放心。我也喜欢你这样的人。我也愿意和你做亲。我会让我女儿嫁给你儿子。”很快屋里的灯息了。夜是那样的安静。
      第二天天大亮他俩才起床梳洗。老驴还是不想让她走。金凤在这个家已经是第三次了。她也愿意服侍焕章。就这样一直到天快黑,才送她回家。
      这几天金凤一直为一件事而焦躁不安。因为焕章说过他要亲眼看到她儿子的学习成绩才放心。她看得出来,他对她的儿子开始注意了;也许他还要知道得更多。这些都使金凤感到害怕。因为自己的儿子的确配不上他的女儿。但她还是决不放弃;她一定要让杨果做自己的儿媳妇。可是小宝的学习成绩只不过是个中等生。这可怎么办呢?如果连这件事情都瞒不过去,那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你怎么不去找一下赵彬?”她的很老实的男人忽然提醒她。“他现在就在二中做事,听说还是个小头头;你可以找他商量一下,也许他会有办法。他是我舅表姐的女婿。只要是咱们家的事,他一定肯帮忙……”这时金凤立刻眉开眼笑。
      “是呀!你怎么能想到这一点呢?”
      她男人笑道:
      “他不是你的亲戚,你当然想不到。这又是给咱们的儿子办事,亲爱的你想我能不操心吗?赵斌,这个人心眼好你去找他吧一定能成。”
      第二天金凤真的找到赵彬那里去了。她说明原因,赵彬知道是为了儿子的婚事,就满口答应下来。金凤务必要他在儿子的毕业证上把各门功课的分数都填成高分;操行评语都要有拔尖、优秀等字样……
      “这,你就不用操心啦!”赵彬笑着说。“在这方面我比你内行。”随后,金凤拿出二百元钱,塞进他口袋里。
      “别声张,拿去打点打点!”
      “这不行,嫂子,都是自己人!”赵彬有点不好意思。
      “现在都这样,吃吃喝喝,不收可不行……”金凤执意不从,非要他收下不可。
      一个月之后,小宝和杨果都毕业了。杨果本来是可以考大学的,因为她爸爸不同意就没有去考。最近又加上金凤的话:“你就这么一个女儿,考上大学以后她就远走高飞了,你后半辈子可靠谁呀!”其实金凤知道自己儿子根本考不上大学,当然也不同意杨果考大学;正好焕章也有这个心事,这就正合了金凤的心。
      果然过了几天金凤拿着儿子的毕业证,笑喜喜地来见焕章。
      杨果今天去她姑妈家了。她姑妈因为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侄女儿,十分想念,就捎书带信让她从学校回来务必很快就来。杨果也很想她的姑妈。所以今天一大早换了件衣服就去了。
      焕章已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金凤;今天一见心里喜欢得什么似的。所以金凤一进门他就把她抱在怀里,早把过去说的话忘得干干净净;甚至连那毕业证看都不看一眼;气得金凤在心里暗暗骂道:
      “你这挨刀的!我费了九牛之力才弄出来,你连看都不看一眼,还害得我花了二百元钱!”
      “现在总该商量我们儿女的婚事了吧!”金凤乘机对他说。
      “当然可以商量!”他对她说。“还商量什么呢,你说咋办就咋办……”
      “可是果儿呢,她回来你和她谈了吗?”焕章笑道:“我那女儿说;‘爸爸,我相信你的眼光,一定不会错的!’你瞧,我那女儿多听话!她对我可孝顺哩!你尽管放心……”
      “那么,我们就订个日子让他俩见见面。”金凤说。
      “其实果儿对我说:“‘那天毕业考试完了以后,她和几个同学在街上逛碰上了小宝。我们互相看了一眼。他长得很帅,其他就不清楚了。’原来他们都已经见过面了。看得出来,我们的果儿很喜欢你们家的小宝。你说得很对,他俩是天生的一对!”焕章笑喜喜地看着金凤的脸说。“可以说她现在完全同意了这门亲事。金凤,您尽管放心。我那女儿很听话又很孝顺,我的话她不会不听。”
      金凤听了当然喜欢。不过她心里却纳闷了。她非常担心的就是杨果说的“其他”二字。焕章现在没有问题,他现在完全听她的;她怕的就是他的女儿。(不过杨果由于过于相信自己的父亲所以才造成了她婚姻上的最大失误。这将是她一生最大的痛苦。)
      一个下午他们俩都在讨论小两口的婚事,天快黑的时候,金凤就要回去,焕章拉住她:
      “不能留下来吗?”
      金凤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她看了他很久很久。她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似乎是不放心。但如何才能让她心里踏实、放心,她终于想到现在该如何做了。
      只见她忽然对焕章说:
      “焕章!我亲爱的,你爱我吗?”
      自从她和他交往以来,她还没有对他这样亲热过,焕章有些奇怪,这时金凤盯着他:
      “我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说吧。”
      “你能保证你女儿完全听你的话吗?你敢向我保证你女儿会嫁给我的儿子吗?你能拿得准吗?”
      “金凤,你今天怎么啦!”
      “不怎么,我要你向我保证!”
      焕章忽然笑道:
      “今晚能留下来吗?”
      “如果你能保证,不但今晚,以后随时都可以,就是做你的情人我也愿意。”
      “我保证!我向天发誓!我要我的女儿杨果和小宝成亲,让她做你的儿媳妇。金凤,这下你满意了吧?……”
      金凤不走了,她留下来了;她象这个家庭的主妇一样给他做饭、扫地、铺床、洗衣服……她什么都愿意给他干。啊!母亲,一个伟大的母亲,可以为她的儿子奉献一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