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作者:九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途中不断的有人从他们觉得离他们亲朋家最近的路口离开,去通知他们的亲朋。
      
      卢大嫂着急娘家,但她和卢桓都受伤不方便去,只能叫去附近的人带个话,最好是能一起走。
      
      一直到中午时分,一天最热的时候,才到了福集镇。
      基本上所有人一到福集镇,就全累趴下了。
      
      一到福集镇,卢父就对大家伙儿道:“福集镇上就有医馆,有伤的都去医馆上点药,天太热,别伤口给捂烂了!有闲钱的,叫大夫几幅药带着备用,这么热的天,中暑了可不行。”
      
      连续赶了三个时辰(六个小时)的路,不光人需要休息,牲口也要休息。
      
      *
      
      车子一停下,卢桢就伸手把宝丫抱了下来,见卢大嫂也要起来,卢桢连忙制止她:“嫂子你歇着吧,我给宝丫把完,再带小石头去。”
      
      卢大嫂这两天有些嗜睡,已经睡了一路了,婆婆和小姑子还这样体谅她,让她十分不好意思,撑着身子要起来:“没事,我……”
      才说完,头就有些眩晕。
      
      卢母过来刚好看到这一幕,“哎哟,你可赶紧躺下吧,受伤了逞什么强?你小姑子就是给两孩子把个尿,累不着她,再说还有我呢!”
      
      她一把抱起小石头,要带他去小便。
      
      卢大嫂望着婆婆和小姑子的背影,眼圈有些红。
      
      这个时代将就多年媳妇熬成婆,原本婆婆虽也不是刻薄的,但也没有这样体贴过她,她平时孝敬公婆,敬重丈夫,只是履行一个女人和媳妇的基本德行罢了,此时却觉得自己遇到了这世上难得良善的好婆婆,好小姑子,哭着同时又笑了,心中温暖,即使是面对未来茫茫逃难路,似乎都没那么害怕了。
      
      即使丈夫瘸了,有公婆在,有她在,日子总能过下去的。
      
      卢桓不知道她心中千思百绪,见她红了眼,不由问她:“怎么了?”
      
      卢大嫂笑着摇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遇到这么好的婆婆,是我的幸运。”
      
      卢桓也笑了,牵着卢大嫂的手:“别想太多。”
      “嗯。”她红着脸点头。
      
      等卢桢和卢母带着两个孩子回来,卢大嫂起身,“我也下去。”
      
      卢桢突然反应过来,路上赶了六个小时的路,不光孩子憋不住了,大人们也都急着放水了。
      
      她连忙把宝丫放入车厢,“哥,你帮着看着点宝丫。”又急忙把卢大嫂扶下车,到屋后一个树荫密集的无人之处,“要我扶着吗?”
      
      卢大嫂红着脸:“不用。”
      
      卢桢就背过身去,替她望风。
      
      古代也没个厕所,即使有厕所也被地震震塌了,只能这样露天大小便。
      
      卢大嫂在牛车上躺了一路,原本就头晕,被颠的头更晕了,反而是下车后觉得舒服一些。
      放完水她也不愿回去了,在树荫下的石头上坐着休息,卢桢想到卢桓,过去把宝丫接过来,问他:“哥,我去把爹给你叫来。”
      
      卢桓一愣,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木然点头。
      
      卢父也是早憋不住,自己先放了水,回来就见女儿过来找他,“爹,哥叫你!”
      
      有些话几乎不用说,懂的都懂,卢父也懂,小跑着朝牛车过去,把卢桓扶下车。
      
      福集镇也是震区,镇上房子倒塌了小半,就连路面上都倒了写废墟,车队过不去,只能临街停下,卢父叫了几个人去清理前面的路面,他去弟弟妹妹家。
      
      卢父的弟弟叫卢有福,是个长的白胖富态的中年男人。
      见到卢父的时候还愣了一下,紧接着就像见到亲爹亲娘一样,朝卢父扑了过来,悲嚎一声:“大哥,你大侄孙……没了~~~!!!”
      
      悲戚的哀嚎,吓得宝丫一个瑟缩,趴在她背上紧紧搂着卢桢的脖子。
      
      卢桢感受到她的害怕,连忙伸手去拍她后背安抚她。
      宝丫的小脸就紧紧贴在她背上。
      
      *
      
      卢有福比卢父小五岁。
      
      卢父因为常年在外跑商闯荡,没太多时间孝顺上面二老,二老也因为身边只有小儿子在,难免对卢二叔更疼宠几分,一直拉着卢父补贴小儿子。
      
      卢父原身对这个小他几岁的弟弟也很是包容,就兄弟两个,也不外道,能给的,凡事也都拉扯他一把,导致卢有福哪怕都三十多岁当爷爷了,他性子还有些立不住,年轻时候依靠爹娘和大哥,现在爹娘都去世了,就靠着大哥,没个主意。
      
      此时看到卢父,就跟见了亲爹一样,抱着大哥就哭起来,好不凄惨。
      
      “大松受伤了,大松媳妇也没了,我大孙子也没了……”想到他白白嫩嫩的大孙子,卢有福哭得更惨,原是白白胖胖富态的长相,此时头发散乱衣着凌乱十分狼狈。
      
      他坐在卢父脚边,哭得像个孩子。
      
      卢父被他哭的也是心下凄凉,想到记忆中那个跟弟弟一样长的白胖的孩子,眼圈也不由一红,拉他:“快起来,多大人了还做小儿之态?也不怕被人看了笑话。”又道:“你大侄子也受伤了,腿断了,唉,能说什么?能在天灾中保住一条命就已经是万幸了。”
      
      卢有福何尝不知道?只是他从小被他爹娘养的娇,性子软弱惯了,就有些受不住。
      
      “大松伤势怎么样了?看过大夫了吗?”
      
      卢有福红着眼睛点点头,用袖子抹了把脸上的眼泪鼻涕。
      
      卢父去看了卢松的伤,幸好没伤着骨头。
      
      卢松作为原身弟弟的长子,也是被原身带在身边教养过的,也跟原身去跑过商,人也比较警醒,地震的时候他倒是先醒来了,跑去救儿子,哪知儿子媳妇都没救出来,自己也受了伤。
      
      卢父到底不放心卢松的伤,拿了消炎药给卢松吃了,又叫卢桢过来,将他身上的伤重新消毒包扎。
      
      “这药丸是我从前从一个西域商人那里得来的,据说是他们那边的特产,跟我们这里的药丸很有些不同,效果却很好,你先吃两颗。”又给了他一些跌打损伤的药丸,道:“药丸不多,但命更重要。”
      
      他大儿子是刑警,跌打损伤的药都是家里常备的,像什么三七片、云南白药、七厘散,家里都有。
      
      卢松是被屋顶整个砸下来,压到废墟下,倒是卢有福运气好的很,居然丁点伤都没有,也是他废了老鼻子劲把儿子从废墟里挖出来,人才这么狼狈。
      
      卢松的伤比卢桓好得多,卢桓是完全不能走了,卢松却还能自己走。
      
      看着一车队的伤患,卢父倒是希望能有个大夫跟他们一起走。
      
      上次给卢桓正骨的那个大夫,在卢父说震后可能有瘟疫,邀请他同他们一起离开的时候,表示如果真有瘟疫,别人都能离开,唯独他这个大夫不能离开,如果大夫都离开了,那就是彻底放弃这里的人,更何况,这里还有如此多的伤患和灾民。
      
      卢有福想到大哥震后居然立刻赶过来找他,又是感动的稀里哗啦,但看着如此庞大的一个车队,又有些不解地问:“大哥,你们这是……”
      
      卢父叹了口气道:“这次地震死了太多人,天又这么热,怕人死后无人收尸,会有瘟疫,就先带着大家逃难去了。“
      
      卢有福一听有瘟疫,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转身收拾行李去了,半句话都没有的,要跟卢父走。
      卢父望着跟小孩子一样的弟弟,心中无奈,叫卢二叔的二子卢柏去姑姑家,问他们愿不愿意跟他们一起走,要是愿意,就赶紧收拾东西:“我们未时出发。”
      
      他们到福集镇正好十一点,休息两个小时,一点整出发。
      
      早在他们来到福集镇,在小木棍的影子处于正中的时候,卢父就调好了表,将太阳照在小木棍上,影子刚好在中间位置的时候,将手表时间调到十二点整。
      
      卢姑姑就住在镇上,卢柏脚程快,很快就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对卢父说:“姑姑……姑姑没了!”
      卢姑姑没了,她的丈夫儿女也不愿意跟着走。
      
      卢父知道这样的情况,沉默了下,带着卢柏去埋了卢姑姑的地方,没有纸钱,只能找了块石头放在那做记号,今后如果回来,还能再找到卢姑姑。
      
      *
      
      卢桢自己也早已憋得不行,带着宝丫一起去一个无人的角落,没想到听到宝丫说要拉粑粑。
      
      卢桢连忙解了她的尿不湿。
      尿不湿是刚换上的,之前的尿不湿早已尿满了,许是天热的缘故,宝丫的屁股和大腿那里起了一些红红的疹子。
      
      这时代,就是小女孩,也是穿的严严实实,可她记得她嫂子整天说的就是,小孩子能冷不能热,一热就容易起湿疹,所以衣裳都穿的单薄,像这样炎热的天气,小侄女在家都是穿短裤短袖的,宝丫还是一身古代童装,从脖子包到脚。
      
      她见宝丫伸手挠了挠脖子,解开她领口的扣子一看,脖子上也起了一些细密的疹子。
      她连忙掏了湿巾给她擦拭脖子上的汗,又擦干净自己的手指,拿了她小侄女的杏璞霜给她擦了脖子,在给她擦完屁屁后,又将她屁屁和大腿都擦了护臀膏。
      
      大腿那里许是兜了尿不湿的缘故,也长了一些红疹子。
      
      想了想,还是将她衣服脱下,从她小侄女小时候的衣服里头,找出两件夏季汉服给她换上。
      
      小汉服是棉麻材质,十分轻薄两块,粉红色,下面是九分的宽松小裤子。
      
      这衣服粉粉嫩嫩的,小姑娘穿着十分可爱。
    插入书签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带着房子穿到小冰河的灾荒年间



    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
    杀马特少女穿越修仙世界后,她又穿回来了!



    校霸的初恋
    【预收文,求收藏】如果生活不宠你,我宠你。



    穿成总裁白月光
    苏苏苏爽爽爽打脸虐渣系列文



    穿成总裁前女友
    你是我生命里的光



    回到私奔前夜
    她要把那个辜负过她的男人腿打断。



    回到过去
    轻松甜宠



    若尔
    已完结



    谎言
    对待白莲花,要么忍,要么滚,要么狠!



    白莲花,滚粗!
    虐渣男虐白莲花的爆爽文,你值得拥有



    孟醒
    虐渣打脸爽文



    重生之黄太子记事
    青春热血重生励志文



    酒醒以后
    已完结



    若星消失在世界尽头
    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姑娘的奋斗史



    腹黑
    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伪灰姑娘的故事



    花瓶记
    一个长的像花瓶的姑娘的故事



    重生之小女子记事
    小女子的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