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回来后她失忆了

作者:早勤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杜昀西盯着早孕试纸看了又看,依旧没能凭眼神抹杀掉其中一条色带。
      她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怀孕呢?
      她的大姨妈是在她出事前一天结束的,之后一个月一直住在医院,根本就没有怀孕的基础条件!
      
      门外,陈医生估摸着时间敲响了卫生间的门。
      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思考,结合杜昀西从得知怀孕后的表现,陈医生难免产生一些不太好的猜想。
      
      杜昀西长得美,盈盈双眸如秋波剪水,一身肌肤胜雪白。
      陈医生活了半辈子,还从来没见过哪个人的皮肤可以完美到杜昀西这种程度,细嫩到看不清毛孔,堪称真正意义上的玉肤雪肌。
      
      丑陋又宽大的病人服装穿在她身上,也显出几分清雅脱俗。
      这样的美,的确能够让某些色·欲熏心的男人按捺不住,做出丧心病狂的事。
      
      陈医生怀疑,杜昀西肚子里的孩子,很有可能是遭遇到不幸而来。
      当时她可能吃了某些药品迷迷糊糊没有记忆,也可能是记忆太过可怕,身体承受不住,选择性遗忘了这段记忆。
      实在是太残忍了!
      
      杜昀西在卫生间逗留了很久,陈医生一直耐心地在门外陪伴着她,并说了许多安慰的话。
      杜昀西听着那暖心的话,感受到人间真情的存在,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她走出卫生间。
      陈医生当即迎了上去,用关爱的眼神看着她:“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杜昀西不答话,手摸向了肚子,神色莫定。
      陈医生忙温声道:“你别太难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要勇敢去面对,你要相信,那些痛苦终究会离你而去。”
      
      杜昀西总觉得她话里有话:“陈医生,你是不是误解什么了?”
      “没有,没有,你别想太多!”陈医生急忙摇头,眼神中不自觉地流露出同情与怜悯。
      
      就这个表现还让她不要多想?
      杜昀西无言以对,沉默地看着陈医生。
      她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怀孕的,但隐约有种直觉,自己并没有遭遇任何不幸。
      所以对于怀孕,她没有感到痛苦,只是十分苦恼。
      
      她的家学渊源根本不可能允许她未婚怀孕!
      
      杜家是个有着百年传承的家族,在乡下老家甚至还留有一脉供守着家族祠堂。
      虽然并不是什么豪门世家,但百年前也出过那么几位秀才举人老爷,算得上书香门第。
      哪怕经过了新时代的改革,家里的老人某些思想与规矩却仍未改变。
      
      杜昀西一家从她爷爷那代便离开了乡下,到市里发展。
      杜昀西的父母还算开明,对她一向十分疼爱,两人思想并不陈旧,可自家女儿莫名其妙怀孕这事,搁哪家哪个时代都不是轻易就能接受得了的。
      
      杜昀西可以想见,一旦自己怀孕的消息泄漏,会为她的家庭、整个家族带来怎么样轰动的影响。
      而这样的结果,她很有可能承受不起!
      
      杜昀西头痛半天,思来想去,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在肚子还没显怀以前,将整件事扼杀在摇篮里。
      她决定打掉孩子!
      
      做了决定,她便不再犹豫,直接找到陈医生,向她陈述了自己的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当说完要做手术后,她突然生出浓浓的不舍与不情愿,甚至想脱口反悔。
      可她还是生生遏制住了。
      不说她家里的情况不允许她不明不白怀孕,就她个人而言,未婚怀孕也会让她平坦顺遂的人生走上一条曲折的道路。
      
      陈医生因为自己那些猜测,对杜昀西的遭遇很是怜悯,不仅没有说任何劝慰她的话,还以实际行动表示支持。
      她带着杜昀西一起询问了妇产科的医生,查清楚杜昀西的身体状况可以做手术,又花了半个小时陪着杜昀西办理了相关手续,将手术时间安排在了下午三点。
      
      短短一个小时不到,杜昀西便走完了全部流程。
      她拿着手术通知单很有些不知所措,中间甚至一度想要反悔,可是在先后接到来自父母、兄长关心问候的电话后,又坚定了内心。
      她的怀孕,不单单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更关系到她整个家庭。
      
      三点一到,杜昀西紧紧地闭上了双眼,认命地趟上了手术推车。
      再见了,我的孩子,不能让你出生在这个世界,对不起!
      
      抽空来送她的陈医生看到她眼角滴落的泪珠,不由红了眼。
      为什么要让一个年华正好的女性遭遇这么残酷的事?
      
      她默默注视着杜昀西被推走,眼见马上就要进入手术室,四个西装革履貌似保镖的健壮男人竟突然从她身后急速跑了过来,很快越过她,朝手术室跑去。
      “你们……”陈医生抬起手制止他们,可却来不及了,这四个高壮的男人已经跑到了手术推车面前,其中两人直接从护士手中夺过推车,推着杜昀西就往外走。
      
      护士医生们想阻止,却被留下来的其中一人眼明手快地拦了下来。
      双方不知交流了什么,很快,那些医生和护士便被安抚下来,不再愤怒,任由杜昀西就这么被推走了。
      
      陈医生看得心焦,有心想要阻止,却被同行劝住了。
      一个与她关系还算好的医生对她道:“别急了,这是孩子父亲找上门来了。”
      
      孩子父亲?
      陈医生一脸懵,同事们不知杜昀西的内情,她还能不知道吗?孩子就算有父亲,也不是什么好人!杜昀西这是掉入虎口了!
      
      陈医生更急了,就要去追推车。
      同事见状,忙拉住她:“我知道你心好,可是你去了也没用!”
      她往四周看了看,见大家都在谈论,没注意这边,便凑到陈医生耳边小声道:“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吗?说出来吓你一跳,咱们Z省首富骆晟的亲孙子,骆氏集团指定的继承人!”
      
      似是为了应证她的话,旁边的小护士羡慕地与人感慨着:“那个女人可真幸运,怀了首富的曾孙,下半辈子都有了依靠!”
      “我在娱乐新闻上看过骆少的照片,长得比很多演员明星都好,怎么就看上这么普通的一个女人了呢?”
      “该不是着了这个女人的道吧?”
      
      陈医生听她们说得越来越过分,甚至没有丝毫证据就往杜昀西身上泼脏水,实在忍不了了,走上前责问道:“手术中断就都没事了吗?全堆在手术室门口做什么?”
      护士们忙惶恐地作鸟兽散。
      
      等她们都走远,同事无奈地问陈医生:“你何必呢?好歹是要一起共事的同事。”
      陈医生轻哼一声:“我就是见不得她们污蔑人,杜昀西那模样还叫普通?”
      
      同事噎了噎:“……你在乎的是这一点?”
      陈医生摇摇头,叹了口气:“她们这些年轻孩子,以为找个有钱人就生活顺遂了?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一个商人好好的没上财经报道却上了娱乐新闻,能是什么正经商人?
      
      陈医生很担心杜昀西,但正如她的同事所说,遇到骆家,她一个小小的医生根本束手无策,只能在心里为杜昀西祈祷。
      
      ***
      
      杜昀西全程闭着眼睛,又因情绪低落,丝毫没察觉到,自己竟然在手术室门口,被当着众人的面截胡了。
      直到手术推车很明显被推进了某间屋子,四周却长时间没有动静传来,她的心里才隐约有了疑惑。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是手术室常用的无影灯,而是一盏寻常的水晶灯。
      怎么看,都更像在一间办公室里!
      
      杜昀西再往周围看了看,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医生护士。
      她忙从手术推车上坐了起来,还没来得及看清身处的环境,便听身侧传来一道略显冷淡的男声:“舍得睁眼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杜昀西总觉得这话中好似含着怨气一般。
      
      杜昀西转过身,只见一个面容精致的男人冷着脸坐在沙发上,翘着腿,潋滟的桃花眼仿佛看负心女一般直直盯着她。
      他穿着一件简单的白T恤,一条比较宽松休闲的浅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网面的黑色运动鞋,再加上手腕一块精美的金属腕表,整体搭配看起来清爽又悦目。
      
      杜昀西因着家里有个讲究的老哥,对男性品牌也有一定的了解,虽然牛仔裤的牌子她认不出来,但男人身上那件白T恤和黑运动鞋,她却是知道的,这两个牌子保底都要五位数,更不用说他手腕上一看就是高档奢侈品的腕表了。
      
      男人一看就身价不菲,杜昀西在脑海中翻来覆去回忆一通,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么一号人物,不由更加迷惑了。
      既然都不认识,为什么对方见到她后,却是一派熟稔的口吻?
      
      正想询问,男人却又一次开口了:“你这狠心的女人!”
      这些字分开来杜昀西每一个都懂,但合在一起,她却有些不明白了,这个男人凭什么骂她?
      
      男人见她不说话也不回应,终于等不及站起身,走到她身前,质问道:“要不是我赶到得及时,你是不是真那么狠心,就这么拿掉我们的孩子了?”
      杜昀西:“!!!!”
      她被自己的口水狠狠呛了一口,见鬼般望着眼前颇有些气急败坏的男人:“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男人很听话,就要再次陈述一遍,杜昀西清了清嗓子,语气森寒:“先生,有句话叫祸从口出,你最好想清楚后果再决定究竟该怎么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陈医生是个好医生,就是脑洞有些吓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