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一米六八

作者:六月幺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观——贰

      主观里和之前后院看的风景,完全不一样。
      
      丹楹刻桷,神似明清宫殿,却带着浓厚的宗教色彩,夺人心神。
      
      宫殿峥嵘笼紫气,金渠玉砂五处仙。
      
      说一句金碧辉煌也不为过,满墙的金粉彩绘,鹿、灵芝、蝙蝠、扇、瑞凤纹样等等活灵活现,大红大紫大金的色彩配上对称式的旋转构图,给人以富丽堂皇之感。
      
      建筑却多为木质结构,以木的醇厚为奠基,容纳这些雕花彩绘,中和掉奢靡感,加以圆润轻巧的檐角上挑姿态,展开一副飘飘欲仙的仙居画面。
      
      主观里常年焚香,木头吸纳了本就不多的香味,使得檀香味道更出尘轻袅。
      
      姜仲筠进来后便是垂眸静坐在蒲团上,一缕轻烟从腮旁生起,整个出尘到了极点,在精致的彩绘下,依然夺目,反生并驾齐驱,隐隐胜出之势。很难想象一个及笄年华的孩子能够如此淡然沉静。
      
      姜仲筠一直是一个很好看的姑娘,哪怕是粗布短褐都难掩天人之资,就像一棵小青松般孤傲挺立。
      
      擢擢当轩竹,青青重岁寒。
      
      *
      
      青玄观观主笑咪咪地看着谢卿舟:“小朋友,这观里的景色不错吧。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爱玩坐不住,待会儿我叫仲筠带你玩。”
      
      姜仲筠依旧低眸没有出声。
      
      谢卿舟看了一眼仲筠,心想:这里的娱乐活动八成就是看经书。到时候和妹子大眼瞪小眼多不好。
      
      “不了,自己逛逛就好。”
      
      听到这句话,姜仲筠诧掀了眼帘,看了一眼谢卿舟,知道他想偏了,却也不解释。
      
      谢卿舟被看的满脸通红,连忙摆手在那儿拼命解释,生怕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不是,我,我……”
      
      姜仲筠看了莞尔。
      
      “好了,你们小年轻都有自己的想法,不爱玩游戏也是正常的。逛的时候小心,快下雨了,没有檐的地方就不要去了。”说着,观长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
      
      谢卿舟自己回到厢房里,用被子嫌弃地埋住自己的脸,心里忐忑:他们会不会以为自己嫌弃这里呢?
      
      谢卿舟在厢房里发呆,思绪散漫,一下想东一下念西。时间一下就过去,转眼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谢父谢母早就起来了,帮着姜仲筠打下手,三个人做在一起边剥豆角边聊天。难得的是姜仲筠一个小小年纪的女孩子竟然和两个算是文学圈的泰斗的人物聊的津津有味。
      
      谢卿舟觉得,“钟芸”真的是了不得。
      
      或许是真的爬山太耗费体力,谢卿舟巴掌大的包子一口气吃了三个,又就着素菜和鲜笋汤吃了一大碗米饭。
      
      道士举行过供养,思“十方供养,来之不易,无功享用,唯恐罪过”,结“三缘”后,在饭桌上也就与常人无异,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谢父谢母好像与观主是熟识,都在叙旧,偶尔也询问姜仲筠两句,姜仲筠都笑笑应着,却也不愿多提。气氛倒是融洽。倒是谢卿舟,一直一直在吃,嘴巴就没停下来过。
      
      谢父谢母看着谢卿舟这个样子,苦笑不得,只好在暗中拽了拽谢卿舟的衣裳。等到谢卿舟自己反应过来,才发现一桌四个人都看着他吃饭。
      
      谢卿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吃完碗里最后一口饭。
      
      姜仲筠等到大家都吃饱饭后,主动去洗了碗,把空间留给观主和特意来拜访的谢家三口。
      
      *
      
      谢父叹了口气,“你当真要守着这道观一辈子吗?”
      
      谢母没有说什么,只是攥着谢父衣角,红了眼眶。见观主笑而不语只摇头,便知道他没放下二十几年前的那些事情。
      
      观主弹了弹拂尘,“现在贫道已经是六根清净,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仲筠和卿舟。仲筠我从小看在眼里倒也无憾,只是卿舟,我只见过他两面呢。”
      
      语毕,观主在谢卿舟的充满怜爱式的脸上摸了一下。
      
      “好了,你去找仲筠吧,你们好好玩一下。”
      
      *
      
      姜仲筠正在自己的厢房中练字读《北斗经》。听见敲门声就搁了笔放下书,“进。”
      
      谢卿舟靠近姜仲筠的寝榻,看见姜仲筠手边的笔和书,觉得自己这是打扰到人家了,不免有些羞怯,嘴唇蠕动两下,双手反卷在身后,一副纠结姿态。
      
      姜仲筠看了想笑,在她眼里,谢卿舟只是一个不是很成熟的小孩。为了缓解谢卿舟单方面的尴尬,她主动开口:“你好啊,我叫仲筠,是皈依弟子,你呢?”
      
      “我,我叫卿,卿舟……”
      
      说完谢卿舟也就后悔了,这么结巴,估计给人印象很不好吧。为什么不可以像在学校那样淡定!
      
      这点小事姜仲筠没有理会,很熟练的从道袍里掏出手机,点开某款游戏,神色认真地朝着谢卿舟看了看。
      
      “王者荣耀上号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吃饭这个参考下全真派,经过了艺术加工,误代入现实。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