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

作者:笛鼓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改)

      我的同伴似乎……不太正常。
      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能拿着一张电饭锅的使用说明书津津有味的看一下午,然后还能够兴致勃勃的过来和我讨论科技对生活的便利之处。
      不是,你是在写小论文吗?
      
      星河慢慢磕着发硬能当锤子砸人的面包,旁边的库洛洛握着发黄的纸喋喋不休,“你看这个计量单位,去年数值在一百上下浮动,今年六月份却到达三百,横向对比前几年的数值可以粗略测量出——外面正在发生某种变化。”
      他撑着下巴,“这是到了某种特定时期开始井喷式发展了?”
      “好无聊。”
      星河含着面包,对库洛洛的发言不屑一顾。
      “就算外边的世界遍地黄金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依旧缺食物。”
      “不。”
      库洛洛仔细把泛黄的纸收好,将纸叠好放在自己的凳子底下垫凳脚。
      “这和时代有关。”
      “无聊。”
      “星河。你要重视我在这个团队中的地位。”
      “什么地位,小白脸吗?”
      
      虽然年幼但是肤色确实很白的库洛洛语气一顿,“我承认你对我外貌的赞美,但是我也希望你重视我的能力。”
      “好了,你不要插话,我要重新介绍一下,你觉得飞艇空投的垃圾数量换句话说——飞艇空投食物的数量会增多吗?”
      “……我希望会。”
      星河牙齿一合,硬邦邦的面吧被碾成渣子,他喉咙一动,将这些硌人的渣子吞了下去,“不过这和你那些垃圾有什么关系。”
      
      “我那几天看书,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
      “世界就像一个不断上升发展的螺旋体,会不断重复诞生、孕育、爆发、衰落这一过程。”
      库洛洛手边有一个小小的蜡烛头,芯子快要烧尽,光色越发昏黄暗淡,他面孔半明半暗,语调一如往昔的平静。
      “我不断收集垃圾山的文字经过推算觉得——那个大爆发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星河怀抱双臂,他藏在阴影里,倾颓倒塌的墙壁给他提供了遮身之地,“所以?”
      “外面世界物资极大丰富,他们丢到流星街的垃圾也会增多,食物丰富流星街外围的存活率增多,一些本该死但没死的人得以存活。”
      “被黑帮或者其他地下势力选中,前往外面的世界。”
      “他们或多或少,有意无意都在搭建一个上升的社会。”
      
      “可是,有能力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活的很好吧,哪怕是沙漠也能走出一条生路,那么物资丰富与否并不重要。”
      “但是不能否定丰沃的土地才能结出好果实不是吗?要不是流星街被污染的太严重,无法大面积种植作物,我们也不会这么依赖外界地下势力吧。”
      
      “等等?我们不是在讨论食物的事情吗?”星河突然发现自己悄然转移了话题,“你吃饱了吗?这么喜欢闲聊。”
      库洛洛摸了摸肚子,双手一摊,“刚刚想的太入神忘记吃了,星河,我的食物在你那里吗?”
      星河把怀里硬的和石头一样的面包扔出去,“接着。”
      库洛洛接住面包,尝试着啃下一些渣子,但很不幸他牙齿不如星河那么坚硬,“好硬啊。”
      “我来。”
      “麻烦你了。”库洛洛将面包递出去。
      
      只见星河将面包向空中扔去,随后抽刀,雪亮的刀光闪烁织出无数星辉,将硬面包切成许多小块。
      库洛洛接过包在布里的小块,夸赞说:“每次看你的剑术都觉得很美。”
      
      “一般般啦。”
      “我记得星河你说自己是古武道场出身?”
      “哎?我还说过这种事情?”
      “啊,大概是某一天我们捡了一瓶酒,星河你喝完以后就开始说话,什么七岁的时候尿床就把床单扔到池塘里去销毁罪证……”
      
      星河抱着剑,“原来我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吗,家里居然还有池塘。”
      库洛洛吹熄了蜡烛,他交叉双手撑着下巴,“星河全忘记了?你是古武道场那一辈天赋最杰出的弟子,据说当时的门主已经决定好好培养你成为继承人,发布这个消息的第二天,你就被扔到了流星街。”
      他眨眨眼,“这不过是两年以前的事情,没想到星河这么快就忘记了。”
      “又不是重要的事情,记得做什么。”
      星河说的蛮不在乎,他语气薄凉,把外界的一切和自身的过往全部丢掉,轻飘飘的仿佛是丢掉一张纸。
      借着,星河说:“库洛洛啊,我记得你也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吧,穿金戴银,女仆成群,面包吃一口扔两个的豪奢人家。”
      “不,”库洛洛长叹一口气,“星河你不要随意炫耀成语,把我说的那么奇怪。”
      “只是一个稍有些财富积累的家族罢了,算不上累年盛名的老钱,也不是井喷般爆发的新钱,没有什么名声,很普通的家族而已。”
      
      星河摸索着刀身,像弹琵琶一样轻点,“将来你什么时候发达了要回去继承家业,记得拉兄弟一把。”
      库洛洛轻笑。
      
      星河的过去,不是库洛洛说的三两句可以诉说完整的。
      他记得初见时这个人高坐山顶,将所有图谋不轨的全部斩落,他手里的刀不沾血,人也如开锋的利剑,不染尘埃,只有冷冷刀光。
      或许是上天钦定优秀的人总会相遇,后来他们成了同伴。
      星河从不谈起他的过去,对无止的抱怨毫无兴趣,他天生就强韧,像铸刀的钢铁,是一块好胚。
      直到有一天他喝了酒,开始闷头大哭,边哭边脱衣服,还要把刀子往心里捅,说什么“你看看我啊,你怎么那么可恶”之类莫名其妙的话。
      把自己的老底掀了个彻底,在一旁吹冷风乘凉的库洛洛由此发现,这位同志是如此闷骚。
      原谅他的好奇心,他诱导着星河,一步步推测终于发现了一出狗血纠葛大戏——星河躺家里不用开电视就能看的饱的那种。
      事情是这样的。
      星河之前还有一个受众人爱戴的大弟子,他几乎已经成为钦定的继承人——如果星河没出现的话。
      但事实不可能更改,星河出现了,并且天赋惊人,惊到师父不愿意让星河离开宁愿推翻培养了二十年的大弟子。
      此事在道场内引起颇多议论,但师父的决定无人违背,他们在接受剑道教育的时候同样也接受了那近乎残酷的精神训导。
      然而星河的母亲却在命运的拐点重重一推,将星河推到了流星街。
      她受过大弟子的恩情,将大弟子视若救命恩人,知道星河的出现致使大弟子地位不保,十分后悔——发言宁愿星河未出生过,也不希望他扰乱大人的鸿途。
      于是一个夜晚,一杯迷药,星河体质特殊迷药没起作用,于是他趴在被子里,安静地听着母亲的安排。
      星河不懂,不过他一贯是不懂大人的想法的。
      他的名字叫星河,在运往流星街的飞艇上,他看了一晚上的耀耀星河。
      
      当星河讲完自己的故事以后,却发现库洛洛用看智障一样的神态看着自己。
      “等等,你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
      “因为我发现了很多不合逻辑的地方,比如什么样地恩情才能让母亲违背门主的意思呢,如果真心为大弟子着想把你送走岂不是更奇怪……”
      “够了。难道我会无聊到编这种谎话骗人吗?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说不定,毕竟你喝醉了。”
      
      库洛洛一抬头,发现星河神情恐怖,是那种你在说一边我就动手的大魔王状态。
      “好吧,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是真话,不过我觉得有些细节……”
      “你死定了——”
      
      说真的,库洛洛一边跑一边在心里解释,虽然深挖同伴痛楚不是好行为,但他觉得很多地方细节都有问题,不过看星河这幅样子……还是算了吧。
      毕竟他自己都说已经发生的事再探讨没意义。
      
      第二天一早。
      星河听库洛洛描述自己醉酒的样子,“哈?你说的那个智障是谁?”
      哦,库洛洛及时闭嘴,再说下去,怕是有人要恼羞成怒。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