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喜欢被她凶

作者:苏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同车

      “掌柜姐姐不必多虑,我家大人平日里喜小酌几杯,请姐姐进去乃是想问问有关酿酒之道的。”阑书笑容满面地道。
      
      卫凌月一听心下释然,正欲迈步,却听得身后传来两道声音。
      
      “我陪你一道去……”
      
      一道低沉,一道清澈,是卫玄与谢承玉同时开口了。
      
      阑书一听面上笑意更浓,他伸手指了指谢承玉,口中轻快着声音道:“你们既是不放心,那就让这位小哥陪着掌柜姐姐一道去好了……”
      
      谢承玉一听正中下怀,赶紧快着步子走到到卫凌月身边。
      
      卫凌月正准备开口说不必跟着,可是见那小书童不时瞄谢承玉一眼,一脸的殷切欢喜之色。她心里顿时有些了然,于是轻笑一声,示意卫玄在外面暂候片刻,自己则带着谢承玉跟在小书童身后进了后堂。
      
      “小哥,大人在里面等着掌柜姐姐,你就在这里等候一会,如何?”后堂的书房门口,阑书对着谢承玉道。
      
      “姐姐……”谢承玉有些不放心地看着卫凌月。
      
      卫凌月眼见书房的门是虚掩着的,朝他使个眼色,示意他不必担心,然后伸手推门走了进去。
      
      卫凌月进屋一抬眼,看见那顾县令正伏在案前写着什么。
      
      “卫掌柜,你来了?请座……”顾牧之抬头看见卫凌月,随即放下了手中的笔,又指指自己案前椅子道。
      
      “大人唤我过来,可是有什么话要问?”卫凌月没有坐下来,只站在案前两步远的地方问道。
      
      “哦,也没什么话要问,只是昨日喝了卫掌柜送的果子酒,觉得味道极好,想问掌柜的那可还有卖?”顾牧之笑着问道。
      
      “果子酒?难道说昨日大人也去了酒肆?”卫凌月抬高了一点声音,面上是一副惊讶之色。
      
      “嗯……昨日闲来无事去桃花镇走了一遭,得见卫掌柜的巾帼风采,实在是不虚一行!”顾牧之靠在椅背上,口中满是赞赏地道。
      
      卫凌月听得面上一热,心想昨日自己按捺不住脾气,任着性子打了那刘充两个大嘴巴,没想到自己那泼辣模样竟被这县令看得个正着,实在是有些尴尬。
      
      “凌月一时没忍住脾气,让大人见笑了!”卫凌月有些讪讪地道。
      
      “哪里哪里,卫掌柜这是真性情,我觉着甚好……甚好!”顾牧之看着她,一边大笑着,一边又指了指案前的椅子,示意卫凌月坐下,一副要和她长谈的模样。
      
      “大人,您刚才提到的果子酒,味道清甜酒味不浓,最是适合女眷饮用。大人若是喜欢,下次带着夫人去酒肆,凌月定当款待。只是今日不早了,凌月还有些事要忙,就不打扰大人,先行告辞了……”
      
      卫凌月说完之后福身一礼,正欲退出去。
      
      “夫人?卫掌柜真是说笑了,我尚未成亲孑然一身,哪来的夫人啊,哈哈……”顾牧之一边说着,一边自嘲似地大笑起来。
      
      “哦,原来大人竟还未成亲?那自行前去也是一样的啊……”
      
      卫凌月面上一窘,赶紧胡乱应了一声,转过身就欲出门去。
      
      “等一下……”顾牧之突然叫住了她。
      
      卫凌月脚步一顿,不知道他又要说些什么。
      
      顾牧之自座上起了身,走到卫凌月背后,先是静立片刻,突然间又开口了。
      
      “卫掌柜,我有一句话想问问你,我听你的是口音好似带有南方口音,你可曾在南州城待过?南州城当年有一种负有盛名的美酒名唤春满园的,不知道你可曾听说过?”
      
      顾牧之的声音听着平静,但是细辩之下,却像是在压抑着什么难以说出口的情绪。
      
      卫凌月在听到“南州城”时,面上就是一震,再听到“春满园”三个字时,更是面色大变,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紧咬着粉唇,强忍着心中突如其来剧烈波动。
      
      “大人,我从未去过南州城,也从未听过什么春满园的。我自临南城而来,说话自然带有南方口音的,大人是不是太过向那江南的美酒了,所以竟生了这般臆想……”
      
      片刻之后,卫凌月转过身,看着顾牧之,面上带着一丝嫣然的笑意,口气中还带着一丝调侃之息。
      
      顾牧之听得她一口否认,倒也不是十分的意外,他往前踱了两步,站在了卫凌月的面前。
      
      “卫掌柜,你以一介弱女子之身,设酒坊开酒肆,还要是养着一双弟妹,实在是难为了,日后若有什么难事,尽管来县衙寻我便是……”顾牧之低沉着嗓音,说出的话却是真诚之极。
      
      卫凌月听得心里又是一震,心想他才来青城县不久,昨日才第一次去的酒肆,怎么就将自己的事打听得这般清楚了?
      
      “凌月谢过大人,大人有这般恤民之心,实乃是我青城百姓之福。”卫凌月转过身,又恭敬着行了一礼,然后便转身出门去了。
      
      “恤民之心,百姓之福?”
      
      顾牧之站在原地喃喃自语一声,过了片刻,抬眼看着卫凌月芊细却是挺得直直的背影,摇摇头有些无奈地轻笑开了。
      
      见得卫凌月推门出来,等在外面的谢承玉面上一喜,赶紧走近几步迎了过来。就这会儿功夫,那小书童一直缠着他问东问西的,还老拿双眼睛偷偷地瞄着他,他早就有些头皮发麻了。
      
      “姐姐,我们走吧……”谢承玉有些雀跃地道。
      
      “谢哥哥,我叫做阑书的,你记住了,以后来县衙记得要找我啊……”那阑书见得谢承玉要走,面上有些依依不舍地道。
      
      “这县衙是个打官司申冤情的地方,我没事来县衙干什么啊?”谢承玉有些没好气地回了一声,然后跟在卫凌月身边,头也不回往外走了。
      
      “你不来县衙,那我以后去桃花镇找你……”阑书在身后嚷了一声。
      
      卫凌月听得“扑哧”一声笑开了,谢承玉一听脚下就跟生了风一样,逃也似的出了后堂。
      
      回去的路上,卫玄坐在了车前赶车,谢承玉做在了他身边。卫玄一边慢慢赶着马车,一边和卫凌月说起了在城里看铺子的情形来,他一连看了两家,都不甚满意。与牙侩的说好了,明日还约好了几家门面,他再过来相看。
      
      “也罢,这事得慢慢看着,急是急不来的……”卫凌月慢着声音道。
      
      卫玄点头应了下来,扬起鞭子,马车便朝着桃花镇的方向飞驰而去。
      
      走至半路时,天上突然下起了小雨,正值三月天,这绵绵的细雨打上身上脸上,还是会生了一丝寒意。那谢承玉就接连打了两个喷嚏来。
      
      卫凌月自车内探出头来,看看外面的雨一时半会好像停不下来,她伸手取了车内的蓑衣递给了卫玄,又看看被雨淋得湿了大半身子的谢承玉,她微微拧了下眉。
      
      “你……你坐到车内来吧。”卫凌月说了一声。
      
      谢承玉听得一时愣住了,一时不敢自己听到的话,忙将眼神转向了卫玄的脸上,想看看卫玄的神色确认一下。
      
      “你没听到掌柜的让你坐到车里去吗?一会淋了雨生病了可不是又要让掌柜的操心吗?”
      
      卫玄脸色冷冷的,说出的话也不带一丝温度。谢承玉听到那句“掌柜的让你坐在车里”,心里顿时就一喜,哪里还注意到卫玄的口气好不好,他掀了帘子飞快地坐进了车内。
      
      车内空间有些逼仄,见得谢承玉进来,卫凌月朝车壁靠了靠,腾出了一片空地方出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按照惯例,同车而坐,总是要发生些什么事滴,嘿嘿,明天见→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