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年之约[西幻]

作者:兮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I.

      艾格尼丝垂眸:“失去你的消息之后,我们都很担心。母亲还为你哭了很久。”
      
      伊恩自然而然地顺着话头发问:“那么您呢?您没有为我哭泣?”
      
      这问题太过轻挑,其余骑士纷纷侧目。
      
      艾格尼丝下意识看向丈夫。理查以调侃的口吻打圆场:“为圣地的伊恩卿哭泣的女性据说都够凑一个军团了,也不缺艾格尼丝一个,这事上就饶了她吧。”
      
      伊恩噗嗤笑出声:“看来您与艾格尼丝女士情意深重,那么我就放心了。也请您原谅我的无礼,毕竟--”
      
      他看向艾格尼丝,浓绿的眼睛里含笑,态度坦荡:“您和亚伦于我都如同家人,哪个哥哥都不会希望妹妹嫁错人。”
      
      最后半句话中有话,艾格尼丝只当没听出来。
      
      理查在妻子手背上轻轻一按,好涵养地继续开玩笑:“如果艾格尼丝对我不满意,你就不准备向我效忠了,伊恩卿?”
      
      “您这问法太狡猾了……”伊恩委屈地眨眼,短促地叹息,“不能让感性干扰理性判断,这点身为侍奉主君之人的素养我还是有的。”
      
      理查哈哈一笑,一本正经地向妻子道:“艾格尼丝,之后可千万别向伊恩卿说我的坏话,否则我就白费功夫说服他来布鲁格斯了。”
      
      理查似乎尤为器重伊恩。艾格尼丝虽然感到疑惑,还是微笑着以俏皮话应:“这倒不难,况且你在这方面就那么没自信?”
      
      “唉,谁让我是个糟老头呢。”理查心情好的时候,常和艾格尼丝这么一来一去地互相打趣。他们从来不回避彼此之间巨大的年龄差,甚至常将这话题作为调侃的材料。“所以我喜欢和你们年轻人待在一处,好让我也变得有活力一些。”
      
      “理查大人,您太谦虚了,刚才的那手骑术让我等自叹不如……”
      
      “能为您效忠也是我们所有人的荣幸。”
      
      自然而然地,原本因伊恩的出格发言而手足无措的骑士们加入了对话。理查一边谈笑风生,一边率领众人向宣誓仪式所在的主厅行去。
      
      今日原本就是公爵出风头的舞台,艾格尼丝便识趣地让到一侧。有几名骑士虽然想向她搭话,但一想到他们目前还不是理查公爵真正的附庸,便将话语暂时收在热切而腼腆的注视中。
      
      只有伊恩坦然自若地放慢步调,不着痕迹地落到了人群最后端,与公爵夫人并肩。
      
      “艾格尼丝,”他恶意停顿片刻,才补上合宜的称谓,“艾格尼丝女士。”
      
      艾格尼丝犹豫着是否要对伊恩用敬语,回避对视:“你……您既然要来布鲁格斯,怎么事先不告诉我一声?”
      
      “不必对我这么客气,我依然只是个没封地的普通骑士罢了。”伊恩的话语中含着柔软的刺,怅怅的叹息也假得刻意,“而您……已经与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艾格尼丝没答话。
      
      沉默无法封死伊恩的话头。他浑不在意地微笑着,自顾自说下去:“那么,刚刚那个问题……我很想知道您的答案。”
      
      她是否为他哭泣过?
      
      艾格尼丝即答:“没有。”
      
      伊恩没料到她会这么直白,本能地轻笑出声,以向理查抱怨时一模一样的委屈口气哀叹:“您真冷漠。”
      
      “海克瑟莱一族冷血的名声在外,我的行事当然得配得上姓氏,不是吗?”艾格尼丝不想在人前与伊恩多纠缠,故意问得刁钻。
      
      伊恩却只眯了眯猫样的绿色眼睛,理所当然地抛出下一个问题:“那么,这么多年来……您有没有想过我的事?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伊恩的音量不低,幸而理查与走在最前的骑士们正因为什么哄笑,艾格尼丝与伊恩又与人群稍拉开了距离,才不致于让其他人听到他这逾矩的问话。
      
      艾格尼丝缓缓侧目,第一次认真地与伊恩对视。
      
      静止了十年时间会就此重新开始走动--无法否认,她有那么一瞬,心怀这样的期望。
      
      但如此戏剧化的时刻没有到来。
      
      十年很长,却什么都没来得及改变。
      
      伊恩的外貌并非全无变化,他的身量比以前更长,可艾格尼丝也拔高了,抬头看清他所需要花费的气力似乎都与十年前并无差别。她很难在他身上找到陌生的地方,他也一样。也因此,一开口,他们就轻而易举地坠入熟悉的文字游戏里:很久很久以前,两人第一次搭上话时,互相投掷的也是这样原地绕弯的话语。
      
      况且,伊恩的恨意还是簇新的,艾格尼丝依然陷在同一片倦怠里。
      
      他们别离又重逢,中间经过三千余个日夜,再次眼神交汇时,那漫长的空白仿佛不存在。此刻的对峙只不过是十年前,那个伊恩不告而别的早晨的后续。
      
      “我经常记起你的事,”艾格尼丝弯唇,她知道自己不擅长假笑,但无所谓,“在噩梦里。”
      
      伊恩犹如被夸奖的少年,说着笑弯了眉眼:“三女神保佑,至少您没把我忘得干干净净。在圣地的时候,我可没少想起还在白鹰城时的事……”
      
      “圣地……”这空泛的地名滑过艾格尼丝舌尖时,她被猛然涌上心头的怯懦之情打败,突兀地直视前方,“圣地怎么样?”
      
      “对我这样无望继承家业的次子来说,当然是理想的淘金地。”伊恩看向悬挂在主厅门外的崭新地图挂毯,以目光丈量他返回阿雷西亚行过的距离,自嘲地摇头,“地图真是个好东西,不看都不知道圣地有那么远……”
      
      靠近主厅,人群步调渐缓,与艾格尼丝两人的距离缩短,走在前面的一名骑士似乎与伊恩相熟,便回身插话:“既然都走了那么远,甚至立了功有机会在圣地成家立业,你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地回来?”
      
      这位骑士个子比伊恩还高,蜜糖色的卷发乱蓬蓬的,眼下的雀斑令他看上去比实际还要年轻几岁。他与艾格尼丝视线相碰,明亮的蓝眼睛里浮上腼腆的笑意,却没立刻躲闪,而是大大方方欣赏了她片刻才别开视线。
      
      这青年与伊恩明明外貌迥异,两人站在一处时,给人的感觉竟然如兄弟般相似。
      
      伊恩在这位同伴面前颇为放松,看向艾格尼丝,促狭地眨眼:“您要不要猜一猜?”
      
      艾格尼丝对这邀约置若罔闻,转向另一人:“你是……菲利克斯卿吧?”
      
      对方立刻正色欠身:“正是,在下菲利克斯·劳伦佐,碰巧与伊恩卿同路自提洛尔前来。”
      
      “欢迎,”艾格尼丝有些感激菲利克斯;有赖他搭话,她终于能把公爵夫人的架子一点点拾起重新搭好,“理查和我都十分期待二位日后的表现。”
      
      “是!”菲利克斯利落应答。
      
      不止是新来的骑士们,理查麾下的旧人们也已然汇聚在正厅门前。
      
      理查回身看向艾格尼丝,人群便分出一条路来。伊恩自然而然地汇入人群,反而是菲利克斯慢了半拍,更为显眼。
      
      宣誓仪式向来由领主夫妇打头阵,理查向艾格尼丝伸手,她便走过去,每走一步,脑海中便多涂抹上一块空白。
      
      理查·拉缪的双亲都出身诸国数一数二的古老名门,布鲁格斯城中的各类正式仪式便格外复杂。艾格尼丝刚嫁来时,也曾经为繁文缛节所苦。但她很快发现,作为公爵夫人履行职责之时,什么都不想会轻松很多。
      
      再冗长的仪式,只要放弃思考,任由身体遵循规则行动,也就像是片刻间结束的事。这是艾格尼丝不需要任何道具就能释放的魔法。
      
      每年春季例行的新骑士宣誓式也不例外。
      
      号角吹响,骑士们列队,面向主座单膝跪下。
      
      布鲁格斯城的首席神官缓缓踱步,将荆棘枝条上的圣水撒到骑士们头顶。驱邪过后,骑士起身,前进半步再次在公爵座前半跪。每个人都谦卑地垂头,依次重复相同的誓言:
      
      “以三女神之名起誓,遵循主父的引导,”
      
      “我将对您忠实坦诚,”
      
      “我将爱您所爱之物,回避您所回避之物。只要您容留我在身侧,践行我臣服于您座下之时的约定,不论是意志或行动,亦或是言辞或举止,我都绝不会惹您不悦。”
      
      每聆听完一人的誓词,理查便会从妻子手中接过一柄佩剑--那是骑士们在进城前上交的武器,象征忠诚与臣服。每一柄剑都由侍官擦拭,再经领主夫人之手,剑与剑主人至此皆成为附庸。
      
      理查以剑身在骑士双肩各轻轻敲击一次:
      
      “除此两击之外,切勿令他人之剑近身。自今日始,务必铭记我等交换的誓言、汝身负的世系与责任,成为一位好骑士。”
      
      伊恩双手接过佩剑,规矩地以剑身支地,双手合拢包住剑柄。
      
      理查俯身,以手掌包裹骑士握剑的双手,口吐领主的誓言:“在此我接受你向我宣誓的忠诚,我将践行约定,不无故驱逐你,承担主君应有的责任。”
      
      “以三女神之名起誓,遵循主父的引导,我将……”
      
      下一位骑士立刻开始宣誓。伊恩悄然抬眸,艾格尼丝几乎就站在他面前,他却差点认不出她。当然,只是差一点。即便这样陌生的艾格尼丝他其实也是熟悉的。
      
      每当献身于某个身份,艾格尼丝便会暂时地放弃自我。这听上去艰难且不可思议,但艾格尼丝就是能轻而易举地做到。
      
      纵然她全身无一处不符合公爵夫人在眼下场合应有的表现,但不论是美丽还是端庄,都不写着艾格尼丝这个名字。她不笑时微微下压的唇被描得艳丽,本就苍白的北国人发肤便显得几近透明。
      
      与其说是艾格尼丝身着华服,更像是盛气凌人的裙袍以她为架。哪怕她此刻突然如晨雾般消散,这身贵妇的华服说不准也能独自完美地执行仪式。
      
      理查从艾格尼丝手中接过又一柄剑,她就势微微侧身,合时宜地看向接受誓言的骑士。但伊恩知道,她什么都没看见,甚至看不见就在正前方的他。
      
      再下一位骑士宣誓。
      
      艾格尼丝跟随理查迈开步子,裙裾在伊恩眼前拖曳而过。柔软的麻纱与丝绸如流水,令人本能地想抓住,却也明白抓不住。
      
      科林西亚公爵与公爵夫人一前一后地向队列的尽头走,直到最后一人宣誓结束,才齐齐转身,回到主座,接受观礼众人的喝彩。
      
      几乎是立刻,仆役们将挨墙摆放的长桌推到大厅正中,一鼓作气揭开覆盖其上的麻布:“三、二、一!”
      
      星尘般的细碎光辉顷刻间扬起又洒落,原本空无一物的桌面上突然摆满了美酒佳肴。
      
      新到谒的骑士们面面相觑,而后眼神发亮地欢呼:
      
      这是魔法!不愧是与白鹰城互为姻亲的理查公爵!
      
      不知从哪钻出来的乐手也开始拨弦奏乐。艾格尼丝像是被曲声唤醒,缓缓眨眼。
      
      魔法的时间结束了。
      
      她与理查坐在长桌上首,宾客也尽皆入座。艾格尼丝环视四周,任由鼎沸的人声渗进身体,令意识一点点地复苏。
      
      理查对伊恩青睐有加。伊恩坐在次席,与她隔了轻而易举可以踢到彼此的距离。菲利克斯坐在伊恩身边,而这两名新人的正对首席神官与卫队长。
      
      卫队长是理查的心腹,正和伊恩、菲利克斯谈论着战马的优劣。
      
      艾格尼丝安静地饮酒,倾听其余人谈笑。甚是矛盾的是,时至今日,她依然不习惯当这类宴会的主角,便向来寡言。
      
      伊恩俨然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没过一会儿,话题就又转到他身上。
      
      首席神官眯着浑浊的眼睛,笑眯眯地问:“你看起来还很年轻,却已经自圣地征战归来,远征时你才几岁?”
      
      “十七岁。”
      
      理查看向艾格尼丝,半是打趣地问:“伯爵居然舍得让伊恩卿那么早离开白鹰城?”
      
      艾格尼丝弯唇,没立刻作答。
      
      伊恩坦然剖白:“路德维希大人对我很好,是我不告而别。”
      
      此话一出,宾客们虽然依然在三三两两地交谈,却都悄然将注意力转到长桌上首。
      
      理查饶有兴致地追问:“哦?这又是为什么?”
      
      伊恩面带无害的微笑,毫无犹疑地答道:“当然是因为我在白鹰城待不下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冰雪璃柒和sleepy梅的地雷!
    见过向女主丈夫委屈地撒娇的男主吗0v0



    向太阳坠落
    黑暗童话



    失年之约[西幻]
    献给无法坦诚之人的故事



    我只是馋你的向导素
    哨兵向导青春小甜饼



    到哨塔去
    哨兵向导X双傲娇X大逃杀



    (西幻)病娇魔王爱上我
    其实是篇正经文



    (西幻)魔镜魔镜
    黑寡妇遇上万人迷



    [机甲]异类联盟
    搞垮星际帝国指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