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夜引弓

作者:泊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十五

      我的心里常年雨雪
      
      ·
      
      那天夜雨没有终止。
      “He was,and still is,my love。”
      
      ·老套暗恋文
      ·百分之六十爱情文
      ·BE
      
      *
      
      我是个独来独往的人,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小学初中高中都平凡地度过了。二〇一四年高考,我考上了一所勉强看得过眼的大学。
      在学校里呆了两周,和舍友起了矛盾。她们小圈子太多,我一个也混不进去。一个学期过半,我感觉自己越发抑郁。熬过了整个学期,和母亲商量了一下,搬出寝室改住学校附近的青年宿舍,三十平米一个月一千多。
      
      冬日搬家,我起得很早。呼着热气独自拎着七八个行李箱从出租车上下来。
      我租了403,要四层楼梯上上下下。
      
      最后一次上楼的时候,发现四楼过道里多了个异乡人。
      
      青年宿舍是走廊是半露天的,一半水泥墙,一半空荡荡。401门口外面有个男的倚着抵腰的矮墙抽烟,半截身子展在外侧。
      青年宿舍整套都是红棕色,他的头发却是白的,好死滴在红砖块上的白漆。
      过于灼目,令我印象深刻。
      他套着件宽大的外套,腿上就穿着件深蓝色的大裤衩,两条腿探在外面,病态的白,膝盖骨轮廓太明显。他的脑袋像路灯一样耷拉着。
      我拖着一大袋行李刚走到他旁边,“白毛”眼锋扫过来,抬了抬指间的烟。我惊怯地垂下脑袋,恰巧看见他拿脚下的人字拖划了划脚腕,又踏了踏,在瓷砖地板上很刺耳的几声。
      走廊过于窄仄,他徐徐欠开了身,让我过去。
      403门前摆了太多我之前堆上来的东西,乱得我羞赧得想钻地缝。我贴着他肩膀飞快地溜过去,掏出钥匙拧开门。
      
      “白毛”就抽着烟看我拾掇那铺了一地的大包小包,毫无出手帮忙之意。我倒饬得慢,他的烟也点了一根又一根,烟蒂像易秃头的人的头发一样地掉。
      
      我把最后一包东西放进屋里,扭头去关门。他抬脚随意地把这些烟蒂踢到楼道走廊边上,扬了扬头。
      视线对上了。
      
      他眼睛有点凶意,帅是挺帅。
      
      未完待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又又又来写暗恋文,重拾旧业。因为本人就在做这件事,带着大家一起丧(无情。
    2020.10.2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