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夜引弓

作者:泊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〇〇

      
      正是三月的美好季节,踏青的人们陆陆续续地出发了。只有一个少女低头慢慢地走进江韵楼,身上的破衣服与满堂艳丽形成明显的对比。老鸨母见了她这半吊子样,心中微恼,皱了皱眉头,暗道她是不是个要钱的,胆子那可是不一般,江湖中人自是都知道,他们窑子,是何人撑腰。
      
      于是便缓步走来,阴阳怪气的斥骂道:“哪来的叫花子?敢上这儿来乞讨,是不是想死啊!”
      
      “我……我是来卖色的……这是卖身契。”她伸手在衣服里吗摸索了一番,拿出一张暗黄色的纸来递给老鸨母,“给您。”老鸨母还来不及说话,她就抬起头来,擦掉脸上的尘土,意外的清丽:白皙水嫩的肌肤,明亮的秋水眸,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唇……小脸虽还未完但全张开,长大后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老鸨母心中惊讶了几分,随即变了个态度:“姑娘芳龄何许?”
      
      “小女子正是二八年华。”她的一颦一笑亦是那么的动人心魄。老鸨母赶忙问道:“可会抚琴?”“会。”她微微颔首。“那好。”老鸨母心中更是赞许了几分,“那待会子你上去谈几首可好?”“是。”她福了福身,老鸨低头看了眼她的卖身契,见上面是陆清瑶三字名,心中道:倒是个好名字。又说:“那今后你便叫清瑶了。”老鸨母叫了个妓子过来,又对她说:“清瑶,你随她去吧。”,又转头对那个妓子道:“她今后便住在清雨阁了,现在,你带她去换身衣服,一会儿就到她上台了。”“是。”那个妓子乖巧地点了点头,带着她下去了。
      
      随后,一个青色的曼妙身影上了台,抬了抬手,几位侍女便搬上了一架古琴。那少女轻抚上琴,一段婉转的调子似绸带般婉转,配上少女清脆的嗓音:“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一曲已罢,众人却还是沉醉在那仿佛无尽的梦境里,不愿离去。他们看见了翩翩少年郎无尽的相思之情,那春日里无尽的郁结与哀默。那抹淡淡的忧伤,或许是他们纵使风流放荡,也从来没有见过的。
      
      话说这世间冷暖,岂是他们所能理解的?大诗人心中所想,他们又怎能体会地出来?少女暗想,却向着台下各位盈盈一拜:“小女子多谢各位捧场。”场下呼声一片。
      
      一下了台子,老鸨母就走到她跟前,笑眯眯道:“清瑶姑娘琴弹得可真是好,甚至可以比得上我们的头牌春晓姑娘了!”她微微欠身,道:“不敢。听闻那春晓姑娘的琴艺可谓是京城中最为出色的,清瑶怎能比得上?”老鸨母身后的春晓暗自点头:这清瑶姑娘可谓是懂礼数的。老鸨母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真心的笑容,和气地问:“你可要卖身?”“小女不卖身,只卖色。”她微微怔了一下,轻轻一笑。
      
      老鸨母暗道可惜,面上却并未显出半分:“无妨。”清瑶欠了欠身:“那小女先回屋了。”老鸨母点了点头,清瑶转身走了开去。只剩下身后的春晓与老鸨母交谈盛欢。
      
      见清瑶走远了,老鸨母才将话转入正题:“确定了吧,她是陆右相的嫡出女儿。”“确定了。真是苦了她啊。”春晓颇为叹息的说。“若是陆丞相尚在的话,她的处境一定会好很多……”老鸨母语带同情,“不过,这回有了她,主子定不会失望了。”老鸨母顿了一下,“春晓,让姑娘们好生带着她罢,没过几天,她便是要踏上一条必死之路啊。”春晓擦了擦脸上的泪花:“春晓明白。”心中暗想:真是个可怜的姑娘。
      微微一叹,回屋去了。
      
      老鸨母脸色阴沉地看着春晓离开的方向,低声道:“看来是留不得春晓了。”
      
      话说善良的姑娘怎不会带来预想不到的危害?
      
      黑暗的色彩渲染了无数人的灵魂,就连那些纯真的人也失去了本来的面貌,张牙舞爪地嘶吼叫嚣着袭来。老鸨母便是这样的人。她自己定是想不到的,她的那一番话让陆清瑶听去了。
      萧寒吗那个只比她大两岁的屺小王爷?那个在她十四岁那年满脸调皮对她说要娶她的那个人?她的手缓缓垂下去,泪水小心地划过她的脸。没想到……
      
      几日之后的一天清晨,老鸨母谴散了江韵楼里的所有人,整个楼里顿时严肃起来。熟悉这里的人必当知道,屺小王爷——他们窑子的正主要来了。
      
      话说,那小王爷是个极为厉害的人,父母双亡,他能在这样的乱世中活着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偏偏他还是一个年仅十八的少年王爷,才刚刚及冠。只是他似乎不是个好龟婿,传闻中他从不亲近女人,除了一个人。
      那个他曾经信誓坦坦说要娶的人,丞相唯一的女儿——陆清瑶。可是,在那之后的两年中,丞相病故,清瑶不知所踪。
      
      传闻中,她是一个倾城的美人。
      
      其实是倾城倾国才对。
      
      萧寒微微抬起眸来,微微一笑,却让老鸨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略带玩味的声音回响在耳边:“哦?要来了?是哪家千金?”“王爷……是陆右相的女儿……陆清瑶……”“砰”的一声,茶杯猛然掉在地上:“是她?快给我再换个人!还有……”
      
      话还未说完,却听得门外小丫鬟的声音:“妈妈,人到了。”老鸨母脸色难看起来,走到了一边:“王爷……人到了……您看……”萧寒的脸上浮现了一抹诡异的懊恼,道:“罢了,让她进来罢。”老鸨母微微低下身来迎人,却又听到主子轻声嘀咕道:“真是,没想到是她,我还想着谁的长相能入了我的眼。”听得老鸨母心中一跳。
      
      言语谈笑之间,门已经被人推开了。门外的少女低着头,眉眼收敛,朱唇紧闭,只是当她抬起脸时,却难掩那风华。
      
      紫衣少年慵懒地靠着桌子,袖子底下的两只手紧紧地缠着。“清瑶……你…….不用来了,先下去吧……这青楼里的活你也别干了,跟我回王府。”他有些别扭地将头别向别处,嘟起了嘴唇。“哼。”清瑶走上前去,使劲用手捏了一下他的脸:“屺小王爷,这么久了,有没有想过我啊?”萧寒那万年不变的脸竟然有点红,他轻声道:“你猜,你猜!这是秘密。”
      
      “哼,什么破秘密!我还不稀罕听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6、17年试笔,不好,勿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