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夜引弓

作者:张灯启重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屉里蚊蝇
      
      -
      扯淡文/双非处/现实向
      不是啥好故事
      王鑫平x任畅
      
      -
      
      王鑫平起床之后去上厕所,路过铁门,眼一扫。
      苗粒一双油光锃亮的皮鞋整齐地摆在门口,和他那些灰土土的运动鞋拖鞋泾渭分明。
      他没细看,尿急。舒服了再回卧室,床上的苗粒也醒了,坐在床头开了盏灯剪脚指甲。
      他人长得很高,不干瘪的瘦,衬得整间房更加逼仄。
      苗粒长得有点妖气,嘴上还有一点张鑫平昨晚没舔干净的口红,铺在他泛白的嘴唇上,像电影里男主人公中毒吐在白床单上的雪。
      他不太会剪指甲,眉毛皱得死紧,捏着指甲钳的手指关节用力到发白。帕金森一样抖着剪了两下,他停手了,把指甲钳塞回床头柜的抽屉里,哗地往后一仰。
      王鑫平揿灭灯,爬进了被窝。
      苗粒揉着眼,说:“七点半了,你还不起。”
      王鑫平凑到他身侧,拿过他的手一看,“这几天没生意。”
      食指指甲剪得太过了,嫩肉出来好大一截,会疼的。
      苗粒掣回手,笑了,“你可别经验做事。”
      王鑫平:“没关系。”
      苗粒消停了一会,拢着手背过他,“我睡不着。”他去过理发店,留了一头栗色的半长卷发。
      王鑫平虚空里划了下他脑袋的轮廓,“闭目养神,再躺一会儿。”
      苗粒嘟囔:“我真不困。”
      王鑫平:“那打局王者。”
      苗粒来了劲,一个鲤鱼打挺身从挂在房门上钩着的皮夹克口袋里掏出手机,iphone8,手机后面那只被咬的苹果看着有些烫眼。
      王鑫平的二手手机被他被窝里的手攥着。
      “你打什么?”苗粒兴致勃勃。
      王鑫平刚下王者没几天,不太会玩。
      “你带我吧。”他含含糊糊地说。
      游戏打了两分钟,苗粒赶紧拉着张鑫平退出了。王鑫平实实在在的菜,不夸张。
      王鑫平心里察觉了,“我玩得不好。”
      苗粒的鼻尖擦了擦他的手臂,只说,“你硌到我了。”
      他问:“硌得疼吗?”真空,象征性地刮两下直接进去了。
      “不是指这个。”苗粒的声音被一股强力撞着,碎成了一块又一块,“你太瘦了。”
      他的指甲陷进了王鑫平的臂肉里,触到他硬邦邦的骨头,像针扎到了铁板。
      “你以后要多吃点。”苗粒嘶了声,“不要用骨头硌我。”
      沉默了一分钟。
      “你不是要结婚了吗?”王鑫平拿回了家伙,手还在忙活着撮弄两个点。
      “嗯……快了……”苗粒哼哼着,“下个月。”
      “女生长得漂亮吗?”
      “挺白的,方脸,腿挺长。关键是匀称。”
      “你这样不算骗人?”
      “草,你拿的主意——”苗粒含气回。
      “……我觉得还是算了。”
      苗粒扒开他的手,翻身和他对视。王鑫平平静地移开了目光。
      “后悔了?”苗粒咬牙切齿。
      王鑫平刚吐了个“没”字,苗粒起身拿桌上的一张纸抹了口红,套上皮夹克踩着皮鞋往门口走。
      王鑫平没有出言挽留,沉默地捡起那张夹了口红的纸。
      【十月水电煤缴费通知单】
      他抬起头,苗粒的发丝在清晨的阳光里划出一道金色的弧线,下一秒被铅灰色的铁门没去了。
      总会有这么一天的。王鑫平想。他从未后悔,只想分手,想得快疯了。
      漂亮的苗粒,总不能属于他这样的普通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020.9.11试水
    男主姓名来自网易云一条特不出名的评论:
    “王鑫平,我还是忘不掉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