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后我发现自己渣了超甜男友

作者:阿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大帝他又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动了动,抬头看了祖宗她眼,举步往仙殿里去。
      
      祖宗她已先自转身进殿忙碌,“大帝喜欢喝什么酒?我这里什么都有。”
      “随便吧。你弄的我都喝。”
      “那您就一样样喝着看吧,不过大帝您自己注意些,不然万一喝醉了不好回家家里神仙担心就不好办了。”
      大帝却一口回道:“我家里没有神仙。”
      祖宗她本在酒架上拿酒,闻言怔住,酒也不拿了便回头看大帝。
      
      四目相视间,大帝沉甸甸道:“四海里就我一个神。”
      
      闻此,祖宗她脸上表情霎时凝住,时光在她身上好像静止了般,忽然又倍速地往前走。
      她抱着几个小酒坛快步走到桌边,边走边笑道:“那你今晚就喝个够吧!若是醉了在这里休息便是,我里面床挺大的。”说着把酒坛放到桌上,又道,“你先喝吧,我去调下钟。”
      
      “调钟作甚?”
      她已调完钟回来,直接道:“这不紫微他改时间了吗,所以我这边也得找个东西提醒下,不然弄错就完了。”
      大帝笑起来,调侃道:“你就那么怕紫微。”
      
      祖宗她不把这调侃当回事儿地道: “何止紫微,六界里谁不开心了我都怕,因为我不开心的我更是怕到不行。其实也算不上怕,就是心里面难受,像有一块疙瘩似的纠在那里,倒也不会怎样,就是难受,酒也化不开的难受。”说着突然把手拍在酒坛上,很嫌弃似的道,“哎好端端的我说这些干吗!喝酒喝酒!”
      
      她不是个穷讲究的神,话音未落便抄起酒坛打开灌了口,灌完见大帝只是看着她却不喝酒,便问:“怎么?大帝不喜欢喝吗?”
      
      她说这话是有些忐忑的,毕竟是我酿酒一行的祖宗,旁的都不怎么在乎,但若有谁不喜欢她的酒,那可比要了她的命还严重。
      
      大帝只一双眼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半晌才道:“小五,同我讲讲你的过去吧。”
      
      这话却说到我心坎儿上去了。
      我也想听祖宗她讲自己的过去。
      
      但祖宗她谦虚,闻此只自嘲地笑了下道:“大帝是闲的没事找事了吗?我一个小仙,过去那么简单,有什么好讲的?”
      大帝又道:“那就简单地讲讲嘛。你的出生,你到天界的一路,你和诸神的关系,还有你和你的酒,都给我讲讲吧,我想知道。”
      祖宗她这才道:“既然大帝想听,那我讲给大帝听便是。”
      
      祖宗她是个低调的神仙,讲起过去来也是淡淡的。
      
      生于东南蛮荒,靠着酒斡旋在蛮荒各族之间。
      后来蛮荒剧变,她在青华大帝的庇佑下得以活下来。
      后来她被青华大帝带到乾元山,在山里同青华大帝住了些日子,又被天帝寻着酒香发现。
      
      天帝当时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自己没有名字。
      天帝又问她“青一”这个名字她喜不喜欢。
      她说她喜欢。
      天帝又问她那叫她“小五”好不好。
      她觉得这名字不错,就说好啊。
      然后她就有了名字。
      天帝同青华大帝打了声招呼,便要把她带去天界。
      
      祖宗她当时在乾元山还有想好的酒方没有付诸实践,又之一门心思想报青华大帝的恩,所以满心想留在乾元山,可把这意思同青华大帝说了后,青华大帝却道:“本君一生救命无数,若都留在乾元山,这偌大一山岂还有本君存身之地?”
      
      祖宗她没那个死乞白赖的性子,听大帝如此说便随天帝去了天界。
      
      她在天帝的介绍下认识了些神仙。
      那些神仙喝了她的酒,觉得很是神奇——
      怎么能有东西喝一下就会不去想那些烦心事了呢?
      那时候神仙们还不知道她是欢乐之气所化,所以她自己本身更教他们觉得神奇——
      怎么会有神仙说话办事那么让他们开心呢?
      
      祖宗她发现自己能让他们开心也很开心。
      于是乎神仙不开心了便会来找她喝酒,喝了酒便开心,开心了便把她介绍给身边的朋友,于是乎与她往来的神仙越来越多,于是乎她在在天界的许多年,便成了她不断让其他神仙开心的许多年。
      
      上古神卷载,太阳太阴陨落后,哀鸿之气遍六界。
      唯万乐华启神君生后,方渐有一二欢声笑语。
      只言片语,道尽了祖宗她的那些年。
      
      “那你呢?”扶海大帝突然问。
      “什么?我不一直在说我?”祖宗她看着大帝,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扶海大帝改口解释道:“我没有说你,我是说你不开心的时候。你不开心的时候,有没有神仙来让你开心?”
      
      祖宗她听了大帝的话,凝了脸上的表情沉思了会儿,却眨了下眼笑开道:“我不用谁来让我开心啊。虽然有时候确实会不开心,但我可以自己酿酒喝酒啊,只要有酒可酿有酒可喝,我便很快就好了。”
      
      说着又拿起酒坛。
      却忽然有只手伸过来把她胳膊打下来按在桌上,酒坛摔在桌上,里面的酒淌了出来。
      
      祖宗她看着压在自己胳膊上那只手,愣了半晌才沿着那胳膊看到他脸上,那白净的脸上一双碧蓝的眼委的太过突出,祖宗她一眼就看到。
      
      那双眼里倒影的祖宗醉眼微饧,满满的都是娇憨懵懂。
      “干吗?”祖宗她逞醉问道。
      
      那双眼这才眨了下。
      加在祖宗她胳膊上的力重了几分,在她面前,有声音沉沉响起:“以后不开心的时候别自个儿这儿酒酒酒的了。来找我,我来让你开心。”
      
      祖宗她听了大帝这话嗤嗤笑出声来,笑罢道:“你谁啊就让我开心?难道你也会酿酒吗?怕不是拿了我的酒来假做自己酿的陪我喝。”
      
      大帝他一句句认真回她道:“我是扶海。我不会酿酒。但我看得出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是开心的。”
      祖宗她垂下眼帘,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道:“扶海……扶海大帝……嗯。扶海大帝和其他神仙很不一样呢。他好像不用喝酒就会很开心的样子。”
      “嗯。”很是确定的一声。
      祖宗她却笑了声,含嗔带骂道:“你‘嗯’什么‘嗯’啊!你又不是扶海大帝!”
      
      大帝却沉着张脸,半晌才道:“你喝傻了。我扶你去休息。”
      
      ……
      扶海大帝,有件事我要郑重地和您谈一下——
      我酿酒一行的祖宗是不可能傻的。
      她只是喝醉了。
      喝醉了,神志不清,这样的事能说是傻吗?
      
      祖宗她若是想反驳大帝,不过随便几句话的事。
      叵耐她喝得烂醉,便只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
      她也不知自己怎么就躺在了床上。
      
      她只是躺在床上。
      突然间,有一瓣柔软落在她鼻尖,迷迷糊糊中她睁开眼,见到自己的脸映在汪澄澈的泉里。
      她还在想为什么泉水会悬在半空,便见那澄澈的水离自己远了些。
      显出一张白净好看的脸。
      
      原来那不是泉。
      是一双眼。
      
      那双眼看着她。
      她觉得奇怪,迷迷糊糊问:“你干吗?”
      
      那双澄澈的眸忽的栖栖遑遑乱转起来。
      “我、我没有、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
      他只是重复着却不继续,弄得神君她有些不耐烦,“你只是什么啊?”
      那双眼终于定下来,半晌,有声音从上面落下来:“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喜欢我……呵。”祖宗她提起唇角笑了下,往一旁歪了头道,“好啦。我知道你今天很开心了。你开心就好了。我好累啊,先睡了。你开心就好……”说着阖眼睡了。
      
      正在梦乡的入口徘徊时,有声音沉沉响起:“小五,你……”
      祖宗她又晃过头来,眼也不睁,只努力循着那声音余下的脉络问:“我怎么?”
      “没什么。”那声音道,默了一会儿又响起,“我可以抱你会儿吗?”
      “你抱我干吗?这床这么大,你抱我不就小了。”
      说着骨碌几下滚出去,滚到床中央。
      
      大抵是滚的位置不好或姿势不舒服,祖宗她翻了个身又滚回来。
      滚了几圈后突然撞到一结实的硬物,她刚要滚回去,却有条胳膊伸过来环住了她。
      她便再不能滚了。
      
      如她所言,床一下子便小了。
      可她却一点儿不生气,反低下头把下巴垫在那胳膊上,舒服地闷哼了声。
      “唔。”
      
      那胳膊应声收紧了些。
      
      祖宗她吧唧了声便再没声响。
      大抵入了黑甜乡。
      
      ……
      
      我看着这一幕,内心无比感激扶海大帝。
      大概由于我读史书一直刻意避开大帝相关的缘故,我并不知道原来上古时候竟有一个神这么好地对过我祖宗。
      
      虽然其实大帝他也没做什么,就陪祖宗她聊了聊天,然后抱着她让她踏实地睡了个觉而已。
      
      可我还是忍不住地感激他。
      
      然而感激之下,我还是忍不住地想提醒大帝——
      大帝,您都那么大一个神了,就不能诚实点吗?
      明明说的抱祖宗她一会儿,怎的您就抱了整晚!
      
      对于这种情况祖宗她是知道的。
      因为翌日鸡鸣她起床的时候,有只手从她胳膊上滑了下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