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论龙是怎样灭亡的

作者:昭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阶下囚寡妇×掌刑狱高官

      夜色渐浓,黑暗中有什么东西伺机而动。屋内异香浮动,愈渐浓郁,嬴且慢慢睁开眼睛,神色清明,一双金眸在夜里熠熠生光。
      
      黑暗并不能遮挡他的视线,他低头看去,怀中的舒淡似是感知到了什么,眉头轻皱,嘤咛一声眼看着就要醒来。他眼疾手快地在她颈后一按,舒淡瞬间陷入沉睡,眉目安静柔和。
      
      嬴且慢慢松开她,替她掖了掖被子,自己起了身。他好像又做梦了,梦里的舒淡一身嫁衣如火,美得似人间仙子,但她右手却鲜血淋漓,正哭着说“对不起”。眼泪像雨滴一样落下,砸进他的心里,砸出一片深浅不一的坑洞。
      
      梦里他没有出现,就像是游离在场景之外的旁观者,只能眼睁睁在一旁看着她血流不止,直至影像消失。
      
      窗外传来轻微的窸窣声,嬴且烦躁地捏了捏眉心处,让自己心平气和一些。这些杂碎偏偏在今夜来打搅,怕是活得不耐烦了。
      
      床上的舒淡不知为何发出细细的抽泣声,声音细弱得像小猫一样,揪得人心里一颤。他赶紧坐回床沿,轻轻拍着被子,低头在她额上亲昵地蹭了蹭,轻声呢喃:“乖啊,没事的,别哭了。”
      
      你一说对不起,我就什么都原谅了。
      
      在他的安抚下,舒淡慢慢停下抽泣,只留一滴眼泪挂在睫上,稍稍一动,便顺着眼角落下,隐没在柔软的枕头里。
      
      外头突然传来咚的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嬴且猛地站起身来,满脸温柔瞬间消失不见,眉眼处戾气一闪而过,眼睛里金色的竖瞳若隐若现,周身散发着危险。
      
      他几步走到门前,手接触到门板时时下意识放轻了动作,迅速拉开房门,正跟门外一身黑袍的男人对上视线。黑袍人一愣,转身便要逃跑。
      
      嬴且轻嗤,现在才跑是不是太晚了?
      
      他漫不经心地扬了扬手,黑袍人便被定在原处不动了,整个人刚好是一个扭身逃跑的姿势,上半身歪向一侧,一只脚抬在半空,黑袍被牵起一角,显得狼狈又可笑。
      
      嬴且慢悠悠走过去,手指利落地掀开黑袍兜帽,月光下露出一张满布沟壑的脸,眼白浑浊不堪。脸上神情惊惧惶恐,一侧嘴角僵硬地歪斜着,甚至有一丝可疑的液体顺着嘴角蜿蜒而下。
      
      他表现出来的畏惧极大地取悦了嬴且,嬴且心情甚好地将他兜帽又搭了回去。怕就对了,真以为我不能拿你们怎么样?
      
      被兜帽盖住整张脸的男人微不可闻地松了口气,幸好……
      
      他还沉浸在劫后余生里,耳膜突然一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肚子上被重重打了一拳,整个人就像随手可掷的石块一样,飞腾而起砸向院墙,然后落到墙下的花圃里,发出一声闷响,被灌木丛盖了满身。
      
      黑袍人吐出一大口血,手捂着胸膛垂死不活。在他惊惧的目光里,月光下的嬴且俊美无俦好似谪仙,一步一步走近,带来无边威压,压得他忍不住又喷了一口血。
      
      嬴且神色没有半丝动容,走到他面前半蹲下,看着他的惨状恶劣而笑:“感觉如何?”
      
      黑袍人不敢与他对视,慌忙低下头,战战兢兢道:“伟、伟大的尊神,我甘愿成为您的仆从,任您差遣……”
      
      不等他说完,嬴且就站了起来,毫不留情地往他腹部踢了一脚,语气漫不经心:“仆从?我不需要仆从。说吧,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月光冷冰冰地照在他脸一侧,另一边隐在黑暗里,辨不清面容神情。
      
      黑袍人挣扎着爬起,转而跪在地上,双手及前额都抵到地面,这是一个绝对臣服的姿势。他虔诚道:“伟大的尊神,身为您的仆从,只想让您重新醒来,主宰世界。仆等一直尽心于此事,只要取得您的灵魂碎片,假以时日便能将您的灵魂拼接完整。尊神大人,您……”
      
      嬴且感兴趣地扬了扬眉:“哦?如何取得我的灵魂碎片?”
      
      一听他似乎相信了,黑袍人语气瞬间狂热起来:“尊神大人,您的原身是龙,是伟大的龙神!只要将您的肉身摧毁,灵魂碎片便会自动出现。仆等定会妥当保存您的灵魂碎片,收集完全后,再为您打造一副绝对完美的新躯体,您就可以复活成龙了!”
      
      嬴且顿住,他恢复了一部分属于龙神的记忆,知晓自己确实不是人类,但此刻由他人说起,到底有些不适应。不适应之余也有几分感叹,这股邪祟倒还真有几分真本事,竟能查到他真身是龙。可惜呀,几次追杀只能激发他身体里属于龙的血脉,龙好记仇,就算复活后也只会将这群蝼蚁碾杀干净。
      
      原先他还以为是因为大理寺少卿的身份才引来杀身之祸,未想竟是一群微末凡人妄想摧毁他的肉身,获取他的灵魂,简直不知所谓。
      
      这群蝼蚁应该感激他如今还算有人类的正直良知,不喜无故杀人,否则,他们此刻都应该身处地狱,饱受业火之刑。
      
      “我说过,我不需要仆从。”他勾起嘴角,温柔笑意落在黑袍人眼里则透出几分可怖,“你若愿意任我差遣,今夜就跳下城中河,不要脏了我的地方。”
      
      黑袍人身子不住颤抖,垂头不敢看他。尊神要他死,他不能违令,可他真的想活下去。
      
      “滚吧。”
      
      安静的屋子里,舒淡睁着眼睛看着床顶,凭借着超乎常人的五感,她在黑暗里也差不多能看清床顶帐子,隔着门板也能听清院子里那人刻意压低的说话声。
      
      事实如她所料,嬴且恢复的不是前一世的记忆,而是属于龙神的部分记忆。在另一人说他原身是龙时,他语气没有任何波澜,显然早有预料。
      
      听那陌生男声狂热地说起复活龙神的大计时,她突然想起了那老道士,摸着龙骨说话时,整个人神神叨叨的,也是如此的狂热迷恋,似乎复活龙神就是他唯一的信仰,付出所有,在所不惜。
      
      当然,阴毒的老道士并没有付出所有,付出所有的是她,在所不惜的也是她。
      
      她有时候独自一人时都会忍不住想,为什么这种事情偏偏落在她身上,前路艰难险阻,后退不得。她以自己的生命做赌注,倾尽全力,拯救一条已经死去的龙。
      
      她甚至不知道这条龙真正复活之后还会不会记得她,会不会记起这九次夺取逆鳞之仇,轻而易举便杀了她。
      
      “你哭什么?”
      
      耳边突然响起声音,舒淡这才发现自己失神间,嬴且已经推门进来了。她哽咽了一声,半转过身将自己脸埋在枕头里,蹭了蹭,湿了一小块枕巾。
      
      “我做噩梦了。”
      
      嬴且站在床边,眼神晦暗不明,半晌无奈地低叹一声,话音缱绻里带着认真:“舒淡,我可能不是人,我知道你也不是原来的舒氏。如果可以,你能告诉我你从哪里来吗?”
      
      舒淡背对着他,因而也没看见他手背上慢慢附上一层鳞甲,喉头处金色鳞片渐渐显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气帅才念倒称昵”小天使灌溉的营养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