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匠娘子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卖花遇砍价

      赵晚冬听到这叫声一顿,以为他们父女现在的关系,关系都已经断干净了呢,连招呼都不用打了。
      
      真想不明白赵明渠这个时候叫住她做什么,难道是纯粹的打个招呼没这个必要吧。
      
      赵晚冬压根就不想理他,装作没听见一样继续往前走,既然把她们母女都赶出去了,还要这么惺惺作态给谁看!
      
      “晚冬,我在叫你,你没听见吗?”赵明渠面色有些阴沉,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分,十分不满意这个女儿现在对他的态度。转念一想,这个女儿连着她娘都被赶了出去,现在她的腿又瘸了,当时他就给了张氏三两银子,现在她们母女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但是这件事他不后悔,张氏进门这么多年没能给他生儿子,给江氏让位她也不愿意,这都是这女人咎由自取。
      
      这一回,赵晚冬就算是想要装作听不到都不行了,既然这样,那就……恶心恶心他。
      
      “你叫我干什么?”赵晚冬停了下来,抱着花盆望着他,眼睛里面充满了冷漠。
      
      赵明渠一身干净的书生衣服,布料说不上好,但是与赵晚冬身上穿的比起来,那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此时赵明渠朝着赵晚冬走了两步,温声问道,“你的腿怎么了?”
      
      赵晚冬冷笑了一下,“你不是都看见了吗瘸了!”
      
      “晚冬,再怎么说,我是你爹,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呢!”赵明渠虽然眉头皱起,但是也能理解小女儿现在的心情,但是他就是看不惯女儿对他这幅态度。
      
      看着小女儿那冷漠的表情,赵明渠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那可有看大夫了吗?”
      
      “我娘已经花光了所有的钱给我治腿,但是没办法,我们家穷,治不了。你问这个干什么莫不是想给我治腿?”赵晚冬继续说道。
      
      赵明渠一顿,“治腿这件事……容我回去跟你奶奶商量一下,毕竟这不是个小数目,我们家的情况也不好,晚冬你就再等等吧。还有,你瘸腿的这件事不能怪你奶奶,你奶奶也不是无意的,要是她知道你现在这幅模样,肯定会很难过的。”
      
      “呵!难过?”赵晚冬仿佛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虽然她是穿来的,但是原身的记忆却是清清楚楚的,钱氏踹她的时候那恶狠狠的眼神,那分明就是对她厌恶至极,赵晚冬怕是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天发生的事。还有赵明渠今天的这幅做派,这是要做什么男版的白莲花这花说的怎么那么想让人打脸呢。
      
      “你不是说你是我爹吗那你出钱给我治腿啊!大夫可是说过了,这腿要是只好需要花很多很多的钱,你不要只是在我面前说说而已,空口许诺。”赵晚冬小孩子般软糯的语气质问道。
      
      “晚冬!爹明年就要参加科考,家里现在暂时没有那么多的钱给你治腿,你奶奶毕竟是你的长辈,怎么能对长辈这么无礼!”赵明渠忍不住教训道。
      
      “呵,我的腿都这样了,难不成我还不能怨她了,这是什么道理还有,刚才话说的冠冕堂皇的,转眼就没有钱给我治腿了!你现在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没资格管我。从被你们赶出家门的那一刻,我们就不再是亲人了。希望你以后也不要来打扰我们,没有你们,我们照样可以活。”赵晚冬稚嫩的面容却说出如此绝情的话。
      
      赵明渠也是被赵晚冬的话给气到了,以前那个小女儿多么贴心,可是看看现在这副样子,整个人气得有些发抖:“看看你娘把你们教成了什么样子!哼!不知好歹的丫头!”
      
      赵晚冬随即大声的反驳道:“不要把什么责任都推到我娘身上,我娘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倒是你,我娘以前为赵家做牛做马那么多年,到头来却换得这么个下场,你这个做丈夫的就只会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吗?”
      
      “我是你爹,你居然敢指责我!亏我还想把你和你几个姐姐接回赵家,现在看来倒是没有必要了。”赵明渠被女儿的忤逆气的要命。
      
      “谁稀罕!”赵晚冬颇为不屑的说道。
      
      然后抱着花盆转身便继续往郡上的方向继续走去了。
      
      赵明渠虽然被气急,但是赵晚冬这么小的孩子到底是要做什么去?到底还是出于关心问了一句,“晚冬,你这是要去哪?去做什么?你一个小孩子不要乱跑,你娘会担心的。”
      
      “要你管!”赵晚冬头也不回的说道,一瘸一拐的缓慢的往前走。
      
      “你……”赵明渠被气得一甩袖子,站在原地愣了一会,看着赵晚冬的身影越走越远。
      
      赵晚冬一早上的好心情就被这么搅了。
      
      一路上,赵晚冬走的很慢,但是却很少停下来歇息,觉得撑不住了就会在没人的时候喝些能量水补充体力。
      
      当赵晚冬到了郡上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看到面前的古代都城的景象,还是有些震惊的,郡城门口还有看守城门的士兵,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足以看那出这郡城很繁华。
      
      赵晚冬一瘸一拐的走进了郡城里,街上的小摊贩卖力的拉拢着客人,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
      
      赵晚冬一边往前走,一边四处打量着有没有她可以摆摊的地方。
      
      终于在这条街的尽头,看到了一家名叫云客来的酒楼,旁边就有一处宽阔的空地,而且经过这条街的人很多。
      
      能进出酒楼的都是不差钱的,赵晚冬立马就决定要在酒楼旁边摆摊了。
      
      这地宽阔,后面的高墙还挡风。
      
      在靠近路边的位置停下,将花盆放下,背篓取下,将里面的几盆小野花全都拿出来,一一的摆放好。
      
      从早上到现在,她一口东西都没吃,全靠能量水吊着,现在终于能停下来歇一歇了,赵晚冬赶紧从背篓里摸出一个地瓜。
      
      目光触及到墙角的干草,赵晚冬捡了一些坐在上面歇一歇,尽情的啃起了地瓜。
      
      这地瓜的味道还真不错,但是好像家里没多少地瓜了。
      
      飞快地啃完一个地瓜,顿时有了饱腹感。
      
      便开始像其他人一样吆喝起来,“卖花喽!快来看一看瞧一瞧,总有一款你喜欢!”
      
      “便宜还好看!”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声音太小,赵晚冬干脆站起来吆喝,“卖花喽!”
      
      吆喝了一会见有人朝这边看了过来,但是她们看着稀奇,但是也就看看,并没有打算买。
      
      路过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看着赵晚冬这花养的确实不错,笑着走过来说道:“小姑娘,你这些哪叫花呀,这都是路边的野草,随处可见的,哪值什么钱啊!再说了这天越来越冷,马上入冬了,买回去不立马就冻死了!”
      
      “你在这等了这么久都没人买,赶紧回家去吧!哎呀,这小红枫养的不错,长的挺精神的,这树买回去冻不死,姑娘,这盆多少钱啊?”
      
      估摸着现在的物价,但是按照前世的价格来算,这看上去好几年的树桩盆栽,怎么着也得五六七八百的,而且那些还没有这盆精致好看。
      
      但是一想到这是古代,物价低,赵晚冬想了想,笑着对这位大娘说道:“大娘,您是我的第一位顾客,我可以给您便宜一点,就一百文吧!”
      
      “一百文?这么贵!又不能吃,二十文,不能再多了!”那大娘果断的将价格砍了。
      
      赵晚冬心里咯噔一下,她这是遇上了混迹菜市场多年的砍价大妈了吗,一出口就这么狠。
      
      这么低的价格,她是绝对不可能卖的。这盆栽绝对值几百文,看这颜色和形状,多好看,普通人可养不出这么好的盆栽来。
      
      “大娘,您给的价格也太低了,你看我这红枫养的这么好,我这已经是最低价了。”赵晚冬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位大娘不买也没关系,但是她坚信,一定有爱花之人,一定有识货的,不愁卖不出去的,今天不行,那就明天。
      
      那大娘见赵晚冬不松口,便走了。还是有些惋惜的,她其实挺想要的,但是一百文买这不能吃的东西回家放着不值啊。
      
      赵晚冬在摊位旁边走了两步,看着行人吆喝两声。
      
      倒是有不少人凑过来看看,但是看了一会之后就走开了。
      
      根本没有要买的意思。
      
      “这么白净的小姑娘竟然是个瘸子。”
      
      赵晚冬听到了路上的行人传来的谈话声。
      
      “爹,我要花!”
      
      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牵着她爹的手,原本注意力还在小摊贩的玩具上,转眼间看见了赵晚冬面前的那些话,顿时来了兴趣,便央求着她爹。
      
      “来看看花吧,很便宜的!”赵晚冬面上挂着笑容朝那对父女说道。
      
      目光打量着面前这对父女,衣着虽然朴素,但是上面没有补丁,干净整洁,一看就是家境比较殷实的人家。
      
      “月月喜欢哪个?”那父亲耐心的问道。
      
      那个叫月月的小女孩选了一个粉色的满天星,“爹,我要这个!这个好看,月月喜欢。”
      
      “姑娘这个怎么卖?”那父亲问道。
      
      赵晚冬走两步将那盆花拿起来,葫芦瓢做的花盆,泛着金黄色,上面开了满满的小花,被修剪照顾的很好,递给了面前叫月月的小姑娘,笑着说道,“这个三文钱。”
      
      那人瞥了一眼赵晚冬的瘸腿,目光中有些同情,随即掏出三文钱给了赵晚冬。抱着女儿走开了。
      
      赵晚冬在后面能听见那对父女对话。
      
      “月月以后要听话,不要乱跑,看见刚才那个卖花的小姑娘了没,就是因为乱跑,腿断了!”
      
      “……”赵晚冬心里叹了口气,苦笑着,这瘸腿看来用处还不少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下章会出现哟?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