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宝贝[娱乐圈]

作者:姑苏山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杀青宴当晚,张导组织饭局,中途去洗手间,偶遇到几个路人,都是穿着校服的高中小女生,围在一起商量着什么大计划,等贝筝筝一行人出来,一窝蜂拥上来,“贝筝筝你能给我们签个名么!”
      贝筝筝和善的点头。
      
      跟在身后的邹蔓揉了揉耳朵,追星girl的音量她服了,问题这几个小女生还不是粉丝,以为洗手间隔音效果好,学网上的键盘侠,八卦个没完,见到本人又礼貌问好求签名。
      
      贝筝筝以前粉丝数量在组里演员中排倒数,经过一次热搜,嗖的飞涨,大多数都是来她评论区抱团找不痛快的。回到酒桌,她成为饭局的中心话题。
      “现在的小朋友真好玩,老戏骨那么多经典之作没看过,就认识个贝筝筝。你们是没看到,找贝筝筝要签名的可好玩了,我没看错,有个小女生拿出一张贝筝筝的黑图,恶意P图隔着网线没什么,拿到你面前这不是故意的么?贝筝筝你还给人家签,我要是你就当场翻脸。”刚坐下就有人故意带节奏。
      ……呵呵,翻脸怕不是二次热搜安排起来。邹蔓刚想开口,贝筝筝撩了撩头发:“不行,我还在等漂□□洗白呢。”
      酒桌上爆发出笑声。
      
      邹蔓羡慕起贝筝筝的抗压能力,随口夸了她一句。
      贝筝筝没理,默默的又拿出一颗糖,剥开缤纷的玻璃纸,压在味蕾上尝了尝,这次是西柚味的。
      “又在吃糖?”邹蔓看了她一眼,“你这糖有点意思,挺像小时候吃的包装,这得停产了吧,哪儿买的?”
      贝筝筝鼓了股腮:“……酸。”
      邹蔓:“……我提醒你,要保管身材,万一你以后上镜胖了,我不是就又宣告失业了么?”
      “……我只想当扶不起来的阿斗,混吃等死。”贝筝筝说。
      邹蔓手一抖,酒杯没拿稳,溢出两滴,她拿餐巾擦拭着面前。
      “别紧张,”贝筝筝说,“开个玩笑。”
      邹蔓:“……”
      
      《初恋》官博庆祝杀青,当晚剪了个先行预告片发布,网上没有什么水花。评论的基本都是死忠粉。贝筝筝配合宣传工作,刚登微博转发了视屏,收到的私信和评论数不过来。
      她才发现,自己又上热搜了。
      全靠蒋英铭发了条原创微博,截了一张预告片里的女主剧照,刚好是剧里起冲突一幕,哭戏大特写,配字:-我哭了你们呢?
      评论区:
      -我宣布我也要实名制diss贝筝筝,这演技也能进娱乐圈,全是粉丝惯的,价值观有问题,我服了。
      -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不对,颜确实没毛病,看评论才知道在吐槽哭戏。
      -跟风黑的能自己照照镜子么,这也能上升到三观,你站在道德的高地上不冷么?
      -老粉弱弱说一句,关注妹子很久了,她为什么不好好跳舞,想不开要来演戏……
      
      贝筝筝回公寓泡了个澡,擦干净头发,捧着手机和邹蔓展开姐妹小夜谈。
      “换个角度想,好事啊。不是,我都怀疑蒋英铭是不是要做娱乐圈这块蛋糕,他给你发微博不是在送你流量么?”邹蔓说,“而且这段哭戏,没有联系到剧里情节,单独剪出来确实很突兀……”
      贝筝筝:“……嗯。”
      邹蔓:“我听说你问导演要了作废的底片,拍完的东西就别再想了。”
      贝筝筝问她:“你有系统的学过表演么?”
      “上过几个月。”“上课的老师也是个二把刀。”
      贝筝筝:“……”抱团取暖。
      
      “年轻人,谈个恋爱放松放松。”邹蔓说,“你是不是长时间没有做过爱了?”
      贝筝筝:“!!”
      邹蔓听到电话那头咕噜喝水的声音,然后贝筝筝才开口,“你觉得陆辰是个什么样的人?”
      “整个人都散发着十米以内、生人勿近的信息。”邹蔓说,“太高冷了。”
      “没有。”贝筝筝觉得,这点应该替陆辰申明一下,“陆先生明明很好相处,人也很有趣,有阅历有能力,我觉得他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
      邹蔓啧一声,“你现在说的话,宛若一个恋爱脑迷妹。”
      贝筝筝:“……”
      
      “你要是和陆先生在一起,晚上睡觉都能乐出声。”邹蔓结论道。
      贝筝筝:“……”至于么><
      
      第二天,贝筝筝收到邹蔓发来的信息:-昨天放你包里的,看了么?
      贝筝筝翻出包,拿出里面的小信封,拆开一看,才发现是一张画展的邀请函。想想邹蔓昨天确实劝过她,要她散心放松几天,再想工作上的事。
      
      贝筝筝配了一身偏休闲OL的衬衫加阔腿裤,出门前想了想,还是重新换了件小裙子,天天穿裙子什么的,才是人生的终极梦,她从小看电视就羡慕,以为大明星天天都像活在镁光灯里。
      实际上,真正出街都会往普通人的方向穿。
      
      画展上的人不多,贝筝筝赶到时,外面天气刚刚转阴,室内的空调温度比她想的低,幸好她机智的披了件酒红色的针织衫,裙子款式太招眼了也不太好。
      贝筝筝知道圈里有过全网黑的前辈,现在照样拍戏拍的风生水起,只能当鸡汤磕了。
      有工作人员友好的向她打招呼,问了一句:“你是贝筝筝么?”
      
      贝筝筝摇头:“身边很多朋友问过我同样的问题,觉得我长得像她。”
      她喜欢看新锐画家的作品,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以后要是火了,自己会有押对宝的成就感。贝筝筝想,真情实感追星的应该也是同理了。她这两天收到粉丝的私信也刷屏,估计是被虐出来的死忠粉,连日常几点吃饭都会给她发一句,贝筝筝挑了两个眼熟的回复了。
      
      “这副真好看啊。”贝筝筝停在一幅画面前。浓墨重彩的画风,梦幻主义的彩墨画。看画师的名字,像法语,应该是个征途星辰大海的男画师了。
      这幅画的名字叫《光芒》,内容里似乎有一颗缥缈的宝石。
      传神。
      贝筝筝又忍不住想起自己之前那段哭戏了,同样是艺术行业,什么时候她也能一样秀。
      
      离开时,天色阴沉,有雨丝划落。
      贝筝筝躲在商业街底下,借屋檐的小空间。尴尬了,她没有戴伞,一心扑在裙子上面不是好事。雨没有停的意思,贝筝筝在手机上玩了会儿小游戏,胳膊快酸了。
      贝筝筝刚点出通讯录界面,面前出现金属的伞柄,握着男人干净、俢长的手,骨节泛白,纯黑色伞面对外。
      
      电话铃响起,邹蔓的声音传来,“筝筝你安全回家了没?我说你该交个男朋友了,有时候男朋友就等于你的天气预报。”
      贝筝筝看进一对熟悉的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修饰,她第一次在日光中近距离的看过他,眼角微微上挑的走向,像工笔白描的墨线,淡淡的,揉碎在透澈而浓密的眼睫下。
      陆辰看她的目光,让她想起他拥抱她时的温度,贝筝筝能感受到他臂弯里的力气,她也想离他更近一点儿的。
      邹蔓在电话那头喂了两声,信号被掐断。
      
      “在附近逛街?”陆辰今天穿一件黑色衬衫,敞开一颗扣,她能看见他领口露出来的锁骨。
      “不是。”贝筝筝说,“我一个人。”
      说出口,她意识到自己的紧张,一个人什么的这种话说出来也太蠢了。
      贝筝筝低头攥着手机。
      她耳边一束发丝落下。
      雨下的更大了,顺着风刮向贝筝筝的小腿,陆辰朝她近了一步。
      贝筝筝闻到他身上清清凉凉的味道,有点儿像木质调的香水味,悄悄说了一句活雷锋。
      
      “……雷锋?”陆辰刚好看清她的口型。
      贝筝筝:“……”
      如果现在摆在面前的是选择题,她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毫无求生欲,选的全是错误答案。
      她想起塑料姐妹群里讨论度最高的一个话题,问在床上一般会叫对方什么?当时一堆人回答主人、哥哥、老公,有个二傻子回了一条:-叫雷锋。和她现在的情况,四舍五入可以说没区别了。
      贝筝筝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陆辰面前,她好像特随性,除了相处时状态感到放松,其他……
      她忽然想起什么。
      “我要回去一趟。”贝筝筝说。
      
      回到画展,询问了刚刚的《光芒》,工作人员抱歉的说:“这幅是非卖品。”
      贝筝筝感叹:“能画出这幅画的手,一定是人间精品。”
      “很喜欢?”陆辰问。
      “是啊。”贝筝筝错过他唇角的笑意。
      
      隔着一道几净的玻璃,外面雨停了。
      贝筝筝说:“走吧。”
      “等等。”陆辰说。
      
      三秒后,他朝她摊开手掌。
      安安静静躺着一条项链。
      重点在于项链顶端的光芒。
      贝筝筝一惊:“画里也有一颗……红宝石?!”
      陆辰嗯一声。
      得到肯定,贝筝筝眼睛一亮。
      
      越艳越美丽,红宝石的标语,在光源照耀下,能反射出动人的六射星光,俗称六道线,因为红宝石的晶体特殊。颜色也有鸽血红、玫瑰红等等的深浅类型。
      
      “鸽子血”是全世界公认红宝石中,最美的颜色。要想达到一定的色泽相当不容易,缅甸的抹谷百年才挖出一颗,真正的价值连城。
      
      陆辰手上这颗,色泽纯净、明亮。
      贝筝筝一眼就看出来不是凡品,具体就不清楚了。
      受童话故事的影响,在贝筝筝从小的理解里,宝石就是要bling biling的,不然就别戴宝石。
      
      “我觉得很适合你。”陆辰说,“小礼物。”
      贝筝筝无力反驳。
      惭愧。
      收下?她能一辈子不披头发!当然了,真的一辈子不披是不可能的,
      她有过一颗红宝石,攒了好久零花钱拍到的,偏浅的樱桃红,色调并不纯正。樱桃红也很有名气,当时别说小伙伴,她自己都宝贝死了。
      
      贝筝筝犹豫了,他对别人一直这么大方么……
      “晚上有时间?”陆辰说。
      他的谈吐和他的人一样,交谈起来意外的舒服。
      “有。”贝筝筝脸上发烫。
      明明知道他在问晚餐,她心思一飘又想多了。其实她也想问他有没有空,上次欠他的人情还没有还,她好像欠他不止一次人情了……
      
      “……替我戴上,好不好?”贝筝筝努力藏住小兴奋,在心里提醒自己,今天换成其他的,她肯定不会收的。看着应该不会特别贵重,人家都说了“小”礼物。对了,逛街!她还可以回礼嘛。礼尚往来一小步,拉近关系一大步。
      “好。”陆辰说。
      
      他伸手,替她戴上项链,贝筝筝配合的拨开发梢。
      陆辰低了低眼。
      看着她的一截后颈,发线弧度圆润的像海贝,清秀的过分。他想,《诗经》中形容女人的后颈洁白丰润,不是没有道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中秋快乐,抱一个~
    转发这个陆辰,明天你也能遇到一个送你宝石的男人233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