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君心上娇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妲己离开了灌江口,一个人在外游荡。
      
      在最初的忐忑过后,她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风俗人情,每到一个新地方,她都会玩得很开心——反正让她不开心的人,都打不过她。
      
      她方向感不好,走过的许多地方都是她随便选的,但冥冥之中,她总觉得有个地方她应该去却还没去过。
      
      其他地方有时候也会有零星的真君庙出现,但她一般就在门口看看,不出声也不参拜。
      
      她想,他可能还在闭关,她说了话也听不到,而且就算他已经出关,她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要说,还是不要打扰对方清修了。
      
      每个粉丝都怀揣着一颗躁动的心,她也不例外。
      
      但她也清楚,他纯属是圣父心发作才对她多有关照,她要是再拎不清,那到时候伤心的可是自己。
      
      又过了好几个月,她来到了一处陌生而熟悉的地界。
      
      说陌生,是因为她之前从未来过,说熟悉,是因为她站在城门口,心头就莫名升起一种亲切感。
      
      冀州。
      
      她摸了摸自己怦怦跳动的心口。
      
      她想起来了,妲己之父苏护,不就是冀州侯吗?
      
      莫非这具身体还残存着那冀州侯之女的记忆?
      
      她挠了挠下巴,走进了城门。
      
      商灭周兴,江山易主,但好在新主治国有方,各地看起来都比从前更繁荣了,冀州也不例外。
      
      她在城里闲逛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
      
      一抬头,侯府大门紧闭,朱漆零落。
      
      她愣了愣。
      
      这是……冀州侯的侯府吗……?
      
      她定定地站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
      
      “姑娘?姑娘?”
      
      她猛地回过神,看到一个老妇人挎着菜篮,正担忧地看着她:“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她一开口,才发生自己声音有些瓮。
      
      一抬手,抹到一指的眼泪。
      
      她惊呆了。
      
      “你一个人站这儿哭好久啦。”老妇人说,“你和苏侯家有什么渊源吗?”
      
      妲己低声道:“我……以前受过苏侯的恩惠。”
      
      “唉,那难怪呢。”老妇人感叹道,“要我说呀,侯府也算是倒霉。女儿被纣王看上了不说,还半途没了命,被狐狸精上了身。搞到最后苏侯也死了,侯府就这么没落了,唉呀,造孽呀……”
      
      妲己紧紧蹙起眉头。
      
      “侯府……还有别人吗?”
      
      老妇人想了想:“这我就不晓得了,都过了那么久了,该走的都走了。现在冀州也是新官儿在管啦。姑娘你要找人,不如再多打听打听?”
      
      “……好。”
      
      老妇人颤巍巍地走了。
      
      周围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妲己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情绪忽然变得极其诡异。她深吸一口气,足尖一点,跃上侯府墙头。
      
      侯府看来已经荒废多时了,半人高的杂草长得乱七八糟,蛛网一片连着一片。
      
      她跳下墙,缓步走近。
      
      好熟悉……好熟悉……
      
      纵然已经满是尘灰,布置也多有变化,但她依然一眼就可以确定,那是正厅,那是后堂,那是耳房……
      
      还有……她的闺房。
      
      她推开门,灰尘在阳光下飞舞。
      
      铜镜、帷帐、衣箱、妆箧、花瓶、木椅……一切都宛如她还在的样子。
      
      她想起来了,进宫的旨意传到侯府时,她正在梳妆,一个手抖,最喜欢的簪子就掉在了地上,上面的珠花裂成两半。
      
      她在镜子前坐了很久,最终只是叹了口气,跟父亲说:“去就去罢。”
      
      仿佛有什么东西攫住了她的喉咙,她重重地咳嗽起来,扶着墙缓缓蹲了下去。
      
      头痛欲裂,头痛欲裂。
      
      尘封的记忆被一寸一寸地剥离,那些遗忘的画面被重新翻出,清晰无比地闪现在她的眼前。
      
      她抓着自己的胸口,脸色惨白,难以呼吸。
      
      她从来都不是什么来自异世的游魂,她本就属于这个世界,她不是别人,她是妲己,她是那个冀州侯之女、被宣召入宫的凡人妲己!
      
      那个去往朝歌的夜晚,她夜半惊醒,看到了床头阴恻恻的一双妖瞳。
      
      她的魂魄被迫和□□撕裂,她漂泊无依,即将消散之时不知因何缘由去了异世,在异世生活多年之后,却又阴差阳错地再次回到了这里。
      
      可是,凭什么,凭什么啊!
      
      她被那狐狸占了身体,声名狼藉,万人唾弃,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却都不能光明正大地站在人群里,以真面目示人。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得替那狐狸精背负一切后果。
      
      她没有家人,没有朋友,现在连自己都没有了。
      
      狐妖元丹已经与肉身联结在了一起,她无法摆脱,将终生与它捆绑。
      
      一滴泪水滚入尘埃,她仰头尖啸,气浪四震,陈旧的房屋轰然崩散。
      
      她双目赤红,面容妖异,每走出一步,脚下的砖石便裂开一分。
      
      冀州城内的百姓们纷纷诧异地停住,交头接耳:“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好像是老侯府那里?”
      
      “天哪,侯府塌了!”
      
      茫茫烟尘之中,一个曼妙人影走出。
      
      “妖怪!那是妖怪!”有路过的修行者感觉到了妖气,立刻喊道。
      
      百姓闻言,纷纷四散着逃开。
      
      妲己眯着眼,朝那修行者歪头一笑:“怎么,想和我打一架吗?”
      
      修行者哆哆嗦嗦地抽出剑:“妖孽!休要猖狂!”
      
      她冷哼一声,拂袖一甩,那修行者便被凌空甩到了墙上,半天爬不起来。
      
      “蝼蚁。”她轻蔑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她只是很痛苦,很暴躁,她什么也不去想,她只是急需一个发泄口。
      
      由于轩辕坟三妖影响太大,封神之战后,各处都对妖怪很敏感。冀州一有异动,附近云游的仙人们就察觉到了妖气,立刻赶了过来。
      
      妲己舔了舔嘴唇。
      
      “你若不伤人,我们还可放你一马!”白衣飘飘的仙人说道。
      
      妲己扑哧一笑:“到底是你们放我一马,还是我放你们一马?”她伸出手,指尖虚虚一点,那几个仙人脸色便是一白。
      
      “好厉害的妖怪!”他们低声交谈,“看得出是多少年的修为么?”
      
      “少说也有八百年吧!”
      
      “这妖来者不善,诸位道友不妨一起结阵,还有赢的把握!”
      
      妲己眯了眯眼。
      
      几人飞快走位,结成一个她从未见过的阵法,白虹贯日,飞沙走石,她看着一张以法力凝结的大网当头盖下,眼神不由一厉。
      
      这几个仙人倒是聪明,他们联起手来,倒确实要让她费点心思。
      
      她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尖牙。
      
      三条赤红的尾巴从身后缓缓抽出,在风中款款摇曳。
      
      “是狐……狐妖!”
      
      几个仙人惊了一下。
      
      “此地为冀州,原冀州侯之女乃苏妲己……莫非这狐妖,是来给那九尾狐狸精报仇的?”
      
      几人正在思忖间,妲己已然震碎了那张大网,无数狐狸幻影从她身后奔涌而出,狰狞地扑向几人。
      
      仙人们猝不及防,逐渐落了下风。
      
      妲己深深地闻了下风中淡淡的血腥味,感慨道:“这世上从来都是强者为尊,根本没有什么公平之事,我说得可对?”
      
      “住手!”
      
      忽然一声疾喝,一道金光劈下,幻影们纷纷嘶叫着消散。妲己惊讶抬头,看见一人身着黑衣,朝她飞来。
      
      “道友!求道友相助!”仙人们连忙喊道。
      
      “你又是何人!”妲己恼怒道。
      
      “你疯了!”他闪至她面前,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妲己挣脱不开,咬牙笑道:“报上名来。”
      
      这人相貌平平,却气势非凡,周身的威压连她都难以抵抗。
      
      “你已经走火入魔了!”他低声道。
      
      她听不进去他的话,使不出法力,她就只能单凭蛮力,一低头,狠狠咬住了他的胳膊。
      
      黑衣人猛地皱眉。
      
      锋利的牙齿嵌入皮肉,鲜血顺着她的唇角流淌而下。
      
      她抬了抬眉毛,似有宣战之意。
      
      “道友!”几个仙人连忙道,却忌惮妲己的实力,不敢近前。
      
      “我无事。”黑衣人说,“此妖我先带走了。”
      
      “好好好!道友请便!”
      
      黑衣人看了妲己一眼,另一只手飞速掐住她的两颊,迫使她松了口。
      
      妲己对他怒目而视。
      
      黑衣人额前金光一闪。
      
      妲己脸色顿时惨白:“你是……”话未说完,她就昏厥过去。
      
      -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她的一生。
      
      她看见自己被母亲抱在怀里,咿咿呀呀地要糖吃;她看见自己坐在秋千上,要好的婢女推着她往前飞;她看见自己坐在书桌前,心不在焉地听着父亲讲枯燥的大道理……
      
      最后她看见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双幽幽的妖瞳出现在她面前。
      
      她甚至来不及发问,就感觉到一阵难以描述的疼痛。下一瞬她发现自己飘了起来,惊恐地看着父亲推门而入问她有没有事,而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坐在床上摇了摇头。
      
      “爹!爹!”她哭喊着,可是苏护听不见。
      
      那个鸠占鹊巢的人,看向她,微微一笑,冷到了骨子里。
      
      她眼前一黑。
      
      “明明醒了,为什么不睁眼呢?”
      
      她听到一个温柔而陌生的女声轻轻说道。
      
      一只柔软的手伸过来,替她擦掉了眼角的泪痕。
      
      妲己不说话。
      
      女声说:“我知道你是谁,但是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还记得自己之前干了什么吗?”
      
      妲己终于睁开了眼,望向说话的女子。
      
      她坐在床边,一身淡色罗裙,温婉动人。
      
      “我……”她张了张嘴,才发现声音沙哑得厉害。
      
      女子伸手把她扶了起来,递过一瓶玉露:“润润嗓吧。”
      
      她接过晶莹剔透的琉璃瓶子,看见里面的水一直在晃动,这才发现自己手是抖的。她抿了一口,低声道:“我去了冀州……然后……”
      
      然后她想起了一切,却又好像忘记了什么。
      
      女子拍了拍她的手:“记不得是正常的,我二哥说你是受了刺激,大悲或大喜之后走火入魔。”
      
      妲己愣了一下:“走火入魔?”
      
      “嗯。不过你不用担心,你现在没事了。”
      
      妲己犹豫道:“你二哥……”
      
      女子笑起来:“你认识的呀,杨戬。”
      
      妲己呆了呆:“你、你是三圣母……”
      
      “嗯,是我。”三圣母笑笑,“这里是华山,你放心,比真君府来的人更少。我平素都见不着能陪我说话的人。”
      
      “我到底干了什么?”她不能细想,一想又脑袋痛,“我怎么会来的这里?”
      
      “你走火入魔,差一点就暴露自己身份了。”三圣母唏嘘道,“要不是我二哥及时赶到把你带了回来,你恐怕现在处境就危险了。”
      
      “你二哥?”她愣了愣,“他不是在闭关吗?”
      
      三圣母也愣了愣:“啊,他之前是在闭关吗,难怪有阵子没来看我。”她摊了摊手,“不过现在肯定是出关了。”
      
      “那他现在……”
      
      “他把你送过来之后,交代我几句就走了。”三圣母说,眼底有揶揄之色,“能劳驾我二哥让我来看顾的人,你是天上地下头一个。”
      
      “你现在有办法能联系到真君吗?”妲己问,“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
      
      三圣母点了点头。他们是亲兄妹,自然有单独的联系法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否先告诉我一下?我二哥有时候很忙,你所说的重要之事,未必就比他正在做的事更重要。”
      
      妲己咬了咬唇。
      
      三圣母既然已经知晓她的身份,那必然也知道她不是真的九尾狐狸精,否则不可能如此淡定。
      
      “我想起来……我是谁了。”她说。
      
      三圣母好奇问道:“那你是谁?”
      
      “我是……苏妲己。”
      
      三圣母:“……”
      
      三圣母:“我知道你是苏妲己。”
      
      “不,我的意思是……”她攥紧了衣袖,“我是原本的那个、被夺舍了的苏妲己。”
      
      三圣母愕然。
      
      “此话当真?”
      
      她不问还好,一问,千愁万绪涌上心头,妲己顿时又红了眼眶。
      
      看妲己这幅样子,三圣母也不敢再多说:“既然你回来了,那便是再好不过。你且先休息会儿,我去通知二哥一声。”
      
      妲己哽咽着点了点头。
      
      她其实不是个伤春悲秋的性子,但飞来横祸,黄粱一梦,归来时身边亲友散尽,成为千夫所指,放谁身上也难以接受。
      
      她捂着眼睛,深呼吸几口,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哭有什么用呢?哭又不能解决问题。
      
      三圣母没过多久便回来了。
      
      “二哥暂时没有回我,应该是在忙——想是他闭关期间攒了不少事情。”她帮妲己捋了捋鬓发,“我陪你聊天好不好?”
      
      妲己闷闷道:“好。”
      
      “你知道吗,看到二哥把你送来的那一刻,我完全不敢相信。”她说。
      
      妲己吸了吸鼻子:“是因为真君不近女色吗?”
      
      “不是。而是因为,你是那九尾狐狸精。”三圣母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啊。”妲己说,“大家都很讨厌我。”
      
      三圣母垂眼:“不完全是这个原因。”
      
      妲己看着她。
      
      三圣母道:“我二哥有跟你说过吗,我们和那狐狸精有旧怨。”
      
      妲己愣了一下:“没有。”
      
      “我想也是。他从不喜欢跟人说那些东西。”三圣母道,“既然二哥从没告诉过你,那我也不便多说,总之你只要知道我们有旧怨就够了。”
      
      妲己绞着自己的手指,垂头想了片刻,问:“他很讨厌魅术,也是因为这个吗?”
      
      三圣母:“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我剧透一下吧。这篇带三圣母玩儿,后面还会有刘彦昌和猴哥。
    但是沉香是不可能的,宝莲灯也是不可能的。
    开什么玩笑我会让这种暴虐二哥的设定出现吗!我可是个甜文作者!
    PS昨天晋江抽得好厉害……死活刷不出我收到的和我发出的评论……
    感谢人情冷暖、shirokuma和失之我命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