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盛唐种牡丹

作者:又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钟鼓

      开元十七年的长安城就像一颗光耀天下的璀璨明珠,以最雍容的气度吞吐着世间一切的盛情,无论诗乐风流或狼子野心,无论金玉富贵或伶仃苦难。
      
      这样的长安,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傩舞满街,烟火不落,每一夜的宵禁都带去醉意与失落,每一日的黎明都来得隆庆而磅礴。
      
      五更一点,瑞雪仍在飘飞,巍峨的明德门前聚集起庞大的人群。肩背竹篓的河东书生,挥鞭赶骡的安州行商,过往无忌的川西侠客,远嫁门楣的苏杭女子,形形色色的来客,全都在悸动中等待着以燕雀之身进入京都的那一刻。
      
      嘈杂之中,一个身穿破衫的纤瘦男孩肩扛一个布袋,踮起脚尖朝那五道紧闭的圆拱形门洞里张望,突然,身边窜过一辆香木顶琉璃马车,男孩看都没看清,就像一片的叶子,登时被掀起的人浪给冲倒在了地上。
      
      “阿六,快给我个暖炉烤一烤。”马车的帘子掀开,露出一张白净而瘦的面容,少年裹着狐绒,声音细得似清涧流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进城?”
      
      马夫阿六的额头上渗满汗水,嘴里冒着白气:“贺连少爷,暖了手,快再练练曲子,千里迢迢接你来,要能被崔叔看中,留了长安,韶娘在府中也好过些。”
      
      满地是土,土像金粉与香膏,满地是脚印,印子像凤儿抖落的羽毛,坐在地上的男孩听着主仆二人的对话,颠三倒四地又站起来,手里抓起一抔长安的土。
      
      他生在岭南韶州,自幼身子孱弱,下田被水蛭一咬都能丢掉半条命,书更是一字读不进,唯一会的便是吹木叶。奇的是,他的耳朵极其敏锐,无论酒肆茶坊的莺歌,还是田间地头的吆喝,只要有个调子,定都能吹出一模一样的。
      
      有此绝技,加上近年来各地教坊广招乐伎,家里人都说他种田还不如从艺,好歹是一条活路,便给他取了小字叫叶奴。叶奴八岁离家,在韶州教坊得了一把五弦的木器,名琵琶。他也不知事,逮到什么曲子学什么,浑浑噩噩五六年,有幸被司乐看中,捡得一个进太乐署做长役乐伎的机会。
      
      回过神时,后面的人推着叶奴往前涌去,而前面人更密,如井壁一般,堵得他什么也看不见。他尚不及开口说话,突然,听到了一声庄严的鼓声从天而降。
      
      “咚,咚……”
      
      一阵又一阵的震颤天地的鼓声和钟声由远到近地聩响,按照既定的节奏在早春宁静的清晨激起交错的狂澜,淹没了人们的嗟叹。明德左右门洞徐徐敞开,叶奴眯了眯眼,见旭日透过狭窄的门缝,在乌泱泱的人海中刻下一道丹红的细线。
      
      浪潮再度翻涌,叶奴撩起袖子,利索地将手中的公验递给门吏,又经过一番激烈的鏖战,脚下一磕绊,终于闯入了这扇挤破脸面方才能踏进双足的城门。
      
      面前,一条笔直的朱雀门大街直通云霄,整座城里的数不清的里坊、高阁、阙楼、佛塔、流水、花林,全都笼罩在一团紫色的烟火气中,随之旋转而浮动。
      
      一路上,铺子边叫卖羊汤的吆喝,摊子炉里烙胡饼的噗呲,男子女子出门揽活的叫喊,孩童在街坊里奔跑的吵嚷,披獬豸甲巡游的侍卫的脚步,宿醉的游子口中高吟的诗乐,伴着钟鼓声萦绕不绝。
      
      叶奴从没来过长安,什么人也不认,什么路也不识,只记得韶州那边告诉过他,进明德门直走十里,若遇见一个平齐而森严的五孔城门,便是皇城朱雀门。
      
      到时,天还未全亮,一列又一列身穿公服的头戴进贤冠的官员分为两道,在掌灯侍从的引领之下,次序井然地与城门郎一一校对着鱼符和身份簿而入。
      
      叶奴站在门前徘徊,思忖要如何进去,一回头便看见那辆方才撞倒他的香木顶琉璃马车也停在了此处。风雪中,贺连的手里捧着金暖炉,一动不动,几个仆从扛着箱子跟在旁边。阿六走到门前,拿出一个看起来沉甸甸的红绸袋往门吏的怀里塞:“太乐署岁里招乐伎,可孩子还小呢,让咱送送。”
      
      门吏司空见惯地挡开。阿六道:“诶,你这……”门吏撇过脸,骤然一声暴喝:“你,做什么的?!”叶奴才知道在叫自己,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公验是韶州教坊开的,这玉镯……玉镯是假的,就给缴去吧,谢官爷包容。”
      
      门吏收下,一个咧嘴,手掌拍在阿六的肩膀上:“瞧见了?这孩子往后比你家的娇少爷有出息。”一扭头,又对叶奴道:“快进去,太乐署在太常寺,右边第一个坊里,令是李升平,丞是崔立。”叶奴连连称谢。
      
      乐行有多深,长安多大,皇城什么地方,叶奴全然不知,他是听着嘈杂鼓吹声音走近太乐署的,无人与他招呼,只有高阁飞檐下挂着的一串蟾蜍金铃在摇曳。
      
      叶奴坐下静候,不久就听到脚步声,原来是贺连好歹也从皇城外面进来了,和他一样,孤身一人,自己背着包袱,手里没有金暖炉,身边也没有仆从。
      
      这时,一个身穿石青圆领袍衫的尖脸男子路过,左看一眼,右看一眼。叶奴站起来,生涩地笑了笑:“崔丞,崔叔,我们来了。”崔立皱起眉头:“你们是?”叶奴指了指旁边,说道:“他是贺连,我和他一起来的。”
      
      “谁和你一起来的?我都不认识你。”贺连蹙起秀气的眉毛,拍了拍身上纯白的狐裘,嫌弃地站开,“一个田舍子,身上脏死了。”
      
      崔立笑对贺连道:“来,和阿叔去见李大人,他手里管着你崔叔还有数十乐正,数千乐工,一会你别胡说话。”叶奴抿了抿干裂的唇,死不要脸就跟了去。
      
      太乐署的正堂是一间六间进门的单檐歇山顶屋宇,正脊的两端雕刻凤与凰,四条垂脊尖端立有振翅问天的朱鹭。戗脊下的庭院中,摆着一坛六足金莲香炉。
      
      一晌,叶奴站在崔立和贺连身边,听殿内回响一声又一声由低到高的玉石之音。他偷偷抬起脸,见面前赫然是满墙的雕刻云纹的大小不一的倒钩形状的石头。
      
      太乐令李升平立在磬架之后,装束和崔立一模一样。他手里执着木槌和锉刀,轻重不一地敲击磬面,每听辨一个音,都要耗费一刻钟的光阴修磨棱角。
      
      “崔丞,你这样实在是让某为难。”李升平修完最后的音,抬脸扫了一眼,淡淡道,“太乐署,毕竟不同于教坊,这次新招八百长役,韦寺卿盯得很紧。”
      
      崔立鞠着腰,赔笑道:“升平,我这侄儿天资聪颖,三岁就会辨识调式……”李升平道:“某知道,贺家做天竺香料的生意,在东市开留仙堂,他是野子。”
      
      随后,几个小吏碎步而来,摆出几把形状不同的琵琶。贺连挑来四弦,在坐毡上坐稳,先行校轸,而后弹出一段黄钟宫调的旋律,为吴音名曲《虞美人》。
      
      叶奴既没有正统地学习过乐理,也从未见过如此精美的乐器,所以根本不敢多嘴,轮到他,只抱起五弦,弹出一支在韶州民间广为流传,却不知名的小曲。
      
      李升平道:“虽未闻名,还算好听,哪个司乐所教?”叶奴道:“我听过,自己就学来了。”李升平放下锉刀,顿了一顿:“平声羽调的第一运中吕调,是四声二十八调中最为婉转清丽的调式,也就是你方才所弹,记住,别再错。”
      
      叶奴的那对浓密的睫毛,轻轻扑扇了一下。待堂中的红香燃烧殆尽,李升平放下锉刀,甩袖而去。崔立道:“升平,这孩子……”李升平道:“下不为例。”
      
      登时,崔立一拍大腿:“叔就说能成的吧!”贺连这才明白,也跟着松口气。叶奴笑了笑,伸出手去拉崔立的衣袖,十二分亲昵:“多谢崔叔,往后我……”
      
      可世间的事就是这样,崔立先是面含春风地让几个小吏接走贺连,回过身时神色一变,瞬间笼罩了阴霾,一只铁手掐上叶奴的肩膀。叶奴只觉得锁骨都要被狠狠地拧出去,眼里抑制不住地闪出泪光来,“崔叔,疼,你弄疼我了……”
      
      “别哭呐,不是挺知道麻缠人?你有个好叔叔哩。”崔立咧了咧嘴,一把将叶奴推出去,邪笑道,“小可怜碎子,还不快去春院里写字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陪伴,希望新年里自己可以从容不迫地把这个浪漫的故事写好,小仙女们新年快乐鸭!
    本文是在开元至天宝年间的盛世大唐里成长与经历的故事,两位主角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原型是当时的一群太常寺乐工和一介寒门子弟,不改变历史主线和社会风貌。
    长安城司乐机构,主要是三个部分,一是教坊,即开元二年在蓬莱宫侧设置的内教坊,以及在宫外的左右二教坊,唐·崔令钦《教坊记》:“右多善歌,左多任务舞,盖相因成习。”
    二是苏安这里进的太常寺,其与音乐直接相关的机构主要有二:一为太乐署,一为鼓吹署,皆是负责宫廷音乐的创作与表演、乐人的培养与管理等,在初唐至盛唐时期以男性乐伎为主。
    三是苏安将来要去的地方,梨园。唐代帝王每个季节都例行在宫中举宴以待朝臣,用示君臣同乐,不同的季节选择不同的地点,梨园是春天的游宴处,所以原本就是一个果园,后来在玄宗的建设之下成为乐坛圣地,会很详细地介绍,内容极其丰富。
    五弦琵琶是唐代很有特色的琵琶,如今在大部分地区已经失传。
    O(∩_∩)O爱你们,喜欢的话,也可以移步专栏,看看我的【新文预收】战国背景年下师徒——《秦先生和他的剑》忘年行九州的相剑师×艺高平山海忠犬徒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